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100章、古代渣男

时间:2018-07-05作者:力福海

    ,精彩小说免费!

    她应该担心的,因为历史总是会出奇的相似。

    安培家的家族史从来不是益材娶了白狐,生了儿子,一家人和和美美过一辈子。

    这故事还有下文。

    当晴明五岁时,意外地见到母亲狐的原形,分离的时刻于是到来。葛叶抛下哭泣不已的幼子回到森林中。“如果思念的话,就来寻找吧……和泉最深处信太森林,葛之叶……”反复复诵的歌谣,那是母亲送给孩子的最后话语,晴明日后依循此歌的指示,得以再至森林隐秘处见母亲一面,学习法术,从此成为真正的大阴阳师。

    只不过这个故事从来没说为什么五岁的晴明会那么巧看到母亲现原形,以及她为什么现了原形就要走。

    一如玉藻前嫁给泰亲。

    自从安培晴明亡故后,整个安培家便不免衰落了下去。

    安培家的底蕴来自妖鬼,也就是式神。

    泰亲也是一样,他必须捕捉自己的式神,越厉害的妖鬼,可提供的法力越多。

    这种方法虽然凶险,但至少比天地元气衰落,修炼几十年都凑不够施展一次法术的法力要好的太多了。

    可在一次捕猎时,家主和泰亲他们就再也没有回来。

    在没了家主与继承人的安培家。

    此时辈分最长的大长老正在静室里打坐,他已年迈,脸上皱纹纵横,但是那双眼睛却依旧明亮,仿佛可以透过人心一般。

    “什么事?”大长老突然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说话。

    一道蒙面的身影由虚变实,单膝跪在地上,恭敬说道:“大长老,害了家主与困住少主的妖物已经追踪到了。”

    大长老沉默片刻,然后挥了挥手,说道:“你自行去家族里挑选些好手,务必保证万无一失。”

    “是!”

    “三日后便是新任家主的接任仪式,泰亲是近几十年来我们安培家中最耀眼的天才,为了救回他。你让为少夫人打扮一下,送她去王那里。红颜祸水。不是他,王不会对我们安培家下手。”

    “是!”身影恭敬行了一个礼,随后又凭空消失了。

    ……

    她看着窗外的小雨,心情有些低落。

    据说日国王看中了她。只有她愿意嫁,泰亲才可以平安回来。据说这个国家的鬼怪全都听那个王的话。

    对于嫁人这事,她也是充满了忐忑。

    她从还是一只小狐狸时,便有一些阴阳师总是会找到她,试图把她抓住或者杀掉。

    虽然似乎嫁过人,又似乎没有……

    她开始痛恨自己的不记得。如果可以她愿意亲自去救他。

    但是不知为什么。每想到亲自出手,她就怕了。仿佛她的出手,会带来极为可怕的事似的。

    她心乱如麻,思绪开始混乱,以至于太阳穴突突直跳。

    仿佛有一些陌生的记忆正在试图破壳而出。

    乱了。

    她不记得自己杀过人,可为何身旁会有这么多尸体?

    不!她不应该杀人的。娘娘吩咐过的。

    她面色苍白,斗大的冷汗不停滴下,浑身不住战抖。

    然后,她嫁了。她改名为玉藻前。

    王兑现了他的承诺,泰亲回来了,并成为了安培家的家主。

    ……

    安培家新任家主继位。

    四处都是热闹的人潮,仿佛整个京都来为他庆祝。

    泰亲今天穿着一袭大阴阳师衣袍,手中是一把折扇,据说那是大阴阳师安培晴明的遗物。

    上面雕饰着一个大阴阳师的道纹。

    泰亲神情肃穆,对着灵堂中的祖先牌位恭敬的跪拜。

    她也去了,为他的归来而喜,为他的成长开心。

    音调奇特的乐曲响起,随着乐曲泰亲也一同高声唱喝。

    “为什么?”

    乐曲声中,泰亲看向她,质问着。

    “什么?”

    那里站着玉藻前,以前爱的是他,现在却是王的女人。

    “为什么你要嫁给他?”

    玉藻前抬起头,看到泰亲那对双眸已然血红一片。

    玉藻前有些不知所措,正准备开口说清楚。

    “是她!她是来自中国的妖狐,获得鸟羽天皇的宠爱与信任。害得天皇得了怪病倒卧床榻!”大长老的暴喝在耳边响起。

    “什么?妖狐!杀了她!杀了她!”

    远远近近地地方陆续传来这样的呼喊。

    就连王派来保护她的武士,也横刀相向。

    “等等!”泰亲的声音在嘈杂的环境中显得无力。

    他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只知道父亲死了,他回来继承家业,所爱的女人却成为了王的女人。

    “为什么?”

    她质问泰亲。然而王的人并没有给他们时间。他们杀了上来,人也越死越多。

    “小九,你先住手!听我说……”泰亲高声喊道,“所有人都住手!”

    话音未落,他就看见家中他最敬重的大长老爷爷操纵着几个最强的式神攻向小九。

    “为什么?”

    她眼睛一片死色,毫无波澜。

    随手一挥,烈焰从大长老的体内窜起,几个式神瘫软倒地。

    “我让你住手!”泰亲抽出妖火长刀,合身扑上。

    长刀毫无阻碍地刺进她的心脏。

    她举起手掌,并没有挥下,只是痴痴地看着他。

    一行清泪流下,晶莹剔透,不沾任何的血腥。

    “我当年咬了你一口,你如今刺了我一刀,从此我们两清。”

    一地尸体中,她转身离开了这处伤心地。

    ……

    故事很长,朱桂听完后,喳了喳嘴,意由未尽道:“真可怜。”

    “就这样?”玉藻前问。

    朱桂努力想了一下说:“你放心,只要你不乱来。我不会对你出手。如果你想回去报仇,我也可以帮你准备船。”

    “你是认真的?”玉藻前问。

    “那是当然。我撒没撒谎,你看的出。”

    作为玉藻前这种从神话时代活下来的老怪物,朱桂觉得还是送她去报仇的好。

    一个是,可以活下来本身便说明她有保命的底牌,不然也不会搅得印度佛教灭绝。二个就是,她报仇,关自己屁事。

    一个王看中了一美女,然后硬抢了过来。后来玩够了,玩腻了,玩病了,发动大军征讨……

    这样的渣男,死了活该。

    “你……与其他男人不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