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99章、历史的相似性

时间:2018-07-05作者:力福海

    ,精彩小说免费!

    他,现在在哪?小狐狸当然不会回答他的话。她在回忆。当年的天地不像现在的天地,她本以为报了仇,她就可以去找他。然而她却再没有找到他。世界已经变了,而她没有登上末班车。

    小男孩再一次拿出了饭团,小心翼翼的递给小狐狸。

    “你是饿了吗?这个给你吃。”

    小狐狸轻轻嗅了嗅饭团,然后晃了晃毛绒绒的尾巴。

    他看到它的腿上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已经染红了腿上的绒毛。

    小狐狸舔了舔自己的伤口,随后转身一瘸一拐的想要离开。

    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伤是从哪来,许多的东西她都不记得了。

    小男孩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

    他跑到小狐狸身旁,一把抱住它,焦急地喊道:“你不能走!你伤的很重,要去看大夫!妈妈说受伤了要看大夫,要不然会死的!!”

    小狐狸被他抱在怀里,突然间变得很狂躁,她不喜欢这陌生的气味,她奋力挣扎,想要脱离。

    他一边轻声保证一定不会伤害它,一边用力抱住不让她跑。

    商朝叛军的丞相,夺了她的修为。天竺的和尚削了她的神通。现在的她,除了道与理外,并没有超凡的力量。

    小狐狸挣脱不开,于是张开嘴,狠狠咬下。

    然后这血,为什么他的味道那么熟悉,而且有一股厌恶的味道。

    伤让她身上的道与理交织的愈发强大。没了法力,没了神通,肉身已经无穷弱的她忘记了太多太多。报了仇的自己为什么要从西方到东方来。她已经不记得了。

    小男孩手上吃痛,手一松,小狐狸掉在地上,随后小狐狸纵身一跳,跳上了一棵樱花树。一阵沙沙声后,小狐狸没了身影。

    也不知道是因为看见小狐狸跑了,还是手上的伤口疼,小男孩咧嘴大哭,带着哭腔喊着:“我讨厌你,讨厌你!”

    小男孩并不知道,狐狸其实也在讨厌他。讨厌他的血。似乎是拥有相同血的什么人阻挡了她,打伤了她。

    ……

    (小男孩)

    平成二十八年,五月二十日,天气晴。

    如十年前一样,东京开满樱花。

    我不知道幼时与你的相遇是缘是孽?幼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情,我只是感觉你可爱,柔软,好想永远抱在怀里。

    还记得我想抱你时,你狠狠咬了我一口,这一口很疼,却也咬在了我心里。

    再见时你已亭亭玉立,我一眼就认出了你,手上的伤口见到你时隐隐作痛,我知道就是你。

    几年来,我俩聊天、欢笑、携手走遍了日本。

    如今我一定要紧紧拥抱你,哪怕你在咬我,我也不会松手。

    ……

    时间是最好的催化剂。哪怕是她讨厌那血,但是只要不让他再流血,不就好了。我真聪明。

    “小九,别跑呀!我错了还不行吗?”

    名叫小九的狐妖在前头跑着,泰亲在后头追着,两人都是一脸笑意。

    一对年轻男女在樱花树下奔跑,如同一副意境优美的画作一般。

    赏花的人们微笑着看着这对男女,有些老人眼神中透着追思与羡慕。

    他们年轻时也如同这对男女一般,有过打闹,有过温情。

    几载寒霜过,当年一同玩闹的人早已不在身旁,说好生死相依的两人,一方已经失约先走。

    每个人的人生路,微观上纵横交错,宏观上却并行。

    人与人之间从来都是重复又重复。几千年,几万年,基本没有改变过。

    “小九,别跑了,我道歉!我不就是说你晒黑了一些么……”泰亲追上小九,脸上的无奈表情下藏着狡黠。

    “哼,你还说。”小九嗔道。

    “嘿嘿,小九,你看这是哪里。”

    泰亲打着浪漫的主意。

    小九有些疑惑,打量了四周一会,才感到有些熟悉。

    “这里是……”

    她的记忆力越来越不出色了。不过是十年,她就记不清了,不像过去,哪怕是千年、万年,她依然记得。

    “对,这里是你十年前咬过我的地方。”泰亲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很暖。

    她默默低头,拉过泰亲的右手,轻抚那道早已不见得咬痕。

    “对不起。”

    “现在有时下雨天还会疼。”

    “嗯……我以前下口是有些重。”

    “这样吧,你让我也咬一口,我们就算扯平了。”

    “啊?”

    不待小狐狸反应过来,泰亲的手指就已经触碰到她的脸上。

    手指间传来的温度热乎乎的。

    她眨巴眼睛看着泰亲,眉眼如画,晶莹的双眸带着泪光,显得楚楚可怜。

    两人的唇渐渐触碰到一起。

    长吻过后,泰亲神色凝重的看着小九,他这幅样子把她吓了一跳,她问他怎么了?

    只见那个过去的男孩,现在的青年用浑厚认真的声音说:“小九,我要娶你。”

    “可是,我是狐狸……况且你还是阴阳师后代……”

    泰亲一把抱住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不在乎,我只知道你是我爱的人。我只想问,那你愿意么?”

    这句话让靠在他怀中她俏脸一红,声音细如飞蚊。

    “嗯。”

    真好!又有人愿意娶自己了。这个场景很熟悉,熟悉的总是让自己很暖。

    而且她真的很幸福,男孩的家族本就是狐狸与人生有的家族。

    他们应该会接收我的。似乎,我本来便是来找她的。

    但是,为什么呢?

    想不起来了。

    算了,反正我已经这么幸福了,又何必再苦恼过去的记忆。或许我也可以开创一个家族。我与他的家族。

    泰亲姓安培,是东瀛国大阴阳师安培晴明的孙子。

    安倍晴明的父亲,是大膳大夫官的下级贵族安倍益材,母亲是一只白狐,名叫雨之凯。

    安倍益材自恶右卫门手中救出一只白狐,这白狐是和泉国信太森林中修行多年的狐仙“葛叶”。后幻化为人与益材相恋,之后产下了晴明。

    历史如此相似,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安培家族可以接受白狐,定然也可以接受她的。

    这是一个对妖极好的国家,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