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95章、十三皇子大骗子

时间:2018-06-25作者:力福海

    李惠宁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五万贯钱,相当于大明一品一辈子的薪水了,还得是十几岁为官,干到九十岁才能拥有这么多的工资。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去学习子虚乌有的“气功”。

    “李惠宁,你不要这么激动,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求求他,也收你为弟子,五万贯钱真的很值得!”李景隆小心向李惠宁建议着。

    父亲上了前线,母亲照顾父亲去了。家中财政大权是在姐姐手中。

    虽然身为长子,有点儿丢人,但是谁让姐姐是家中最本事的孩子。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李景隆,你怎么还能够这么高兴,你知不知道,你被骗了!”李惠宁很激动地提高音量。

    “被骗了?”李景隆先是一愣,旋即笑着摆摆手,“这不可能。”

    “李景隆,你是怎么回事,从小到大,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那些所谓的内功,其实只是评书里面虚构出来,现实当中根本不会存在,你怎么还会花五万贯钱上这种当?”李惠宁一拍额头,她已经快要无语了。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弟弟吃不了苦,身为武将之子,连自己都打不过。

    但是花钱……五万贯啊,那可是父亲一辈子的薪俸啊!

    “大姐,你们从小就对我说世上没神,没气功。练功不是打坐调息,是夏练三九。我一直以为你们是对的,但是我现在知道了,我才是对的!世上真的有气功。”李景隆的脸上,流露出向往的神色来。

    李惠宁被气得胸口一阵剧烈起伏,好半天才说道:“跟我好好说说,昨晚我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知道骂没用。李景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小时候听过崂山道士,就学过一段时间穿墙术。只有证明了是假的,他才会放弃。

    李景隆忙将父亲安排他去跟工程,如何遇到朱桂,又如何见证地下的神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朱桂?十三皇子?景隆,很明显你被十三皇子给骗了。”李惠宁说到十三皇子,一副咬牙切齿的神情。

    “这怎么可能,那虺影,我是亲眼所见的。十三表叔与那道士都跟它交过手!”

    “你还不明白么,那些都是设好的圈套,十三皇子过年时,干过什么。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出的龙影,但是坐不上皇位,便斩龙泄愤,这绝对是十三皇子的性子。

    而且你想一想,那可是龙。十三皇子不仅斩了,还没封你的嘴。他就是想借你的嘴告诉满朝文武。他,十三皇子已经斩了太子的龙!”

    “不……不会吧?”李景隆心里的自信,开始有了一些松动。

    “景隆,你被套路了,清醒吧!

    十三皇子连龙袍都自制了,他还有什么不敢的。为了那个位子,使出什么花样不可能?你如果没有警惕心,很容易上当。父亲说过,咱们家支持的是太子……”

    李惠宁说的振振有词,作为家中出息的孩子,她一眼便看穿什么地下,不外乎是十三皇子扬名的手段。

    这样的事,历史书上太多太多了。陈胜吴广学狐狸叫,刘邦斩白帝……等等。

    更稀奇古怪的手段都有。也就是李景隆不爱读书,也才会觉得稀奇。

    李景隆沉默了,皱着眉头,思索着:难道自己真的被骗了?

    “你没有把地下的事告诉别人吧?”李惠宁见李景隆不说话了,话锋一转又道,“说了也没关系。看皇上对十三皇子的宠爱,最多训其胡闹。”

    “可是那东吴女鬼怎么说?”李景隆说道。

    皇权之争,李景隆是一点儿也没有参与的心思,但是女鬼,他关乎他的性命,他怎么也要问清楚。

    “什么女鬼?”李惠宁皱了下眉头。怎么好好的权位之争,又蹦出了什么女鬼。

    “就是东吴的大乔……不,好象是小乔……”李景隆如实说道。

    他把自己的经历的女鬼都说了,包括他拿了女鬼的钱。当然关于带和尚去谈判,然后丢下和尚,自己单独逃回来的事,他是不会说的。

    太丢人。也不仗义。

    “啊——”

    李惠宁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自己的弟弟怎么这么笨,他怎么可以拿钱。如果这一切都是十三皇子搞出来的,那他们李家……

    “走!带我去找那个女人!”

    李惠宁作为父亲留下守家的大女儿,她是绝不愿意让李家稀里糊涂便上了十三皇子的夺位计划的。更重要的是,十三皇子根本没可能坐上那个位子。

    ……

    乔府。

    李景隆、李惠宁和空幻和尚在饮茶。

    李景隆拧不过他姐姐,只能带她来找女鬼。幸运的是,他们不仅找到了女鬼,还找到了他丢下的空幻和尚。

    空幻挂着那副永远的微笑,端着茶碗先闻其香,然后才放至唇边细细品尝。

    台上一女子拨琴低唱:“画楼影蘸清溪水。歌声响彻行云里。帘幕燕双双。绿杨低映窗。曲中特地误。要试周郎顾。醉里客魂消。春风大小乔。”

    自从李惠宁逼着李景隆找“女鬼”,来到这,李惠宁便后悔了。

    她坐在空幻和尚对面,本以为“女鬼”是假的。哪怕是真的,有和尚在,也不用怕。

    然而从李惠宁的双眼中。这儿哪儿是人住的,他们现在简直就身居一个蜘蛛洞府一般的地方。所谓的乔府分明是布满了藤蔓和灰尘,肮脏的圆桌上摆放着三个茶碗,里头全是蛛网和树枝,甚至还有一只黑色蜘蛛在慢慢爬行。

    而作为依靠的和尚偏偏就像没有看见一般,面不改色地端起茶碗就喝。

    李惠宁眼睁睁看着蜘蛛趁机爬入嘴中,甚至还有四只脚露在嘴巴外头,不停屈伸。

    然后咕噜一声,被和尚咽了下去。

    “来,请用茶。”抚琴女子坐在桌子对面,很客气地向李惠宁他们招呼道。

    什么皇权,什么女鬼……

    李惠宁已经是完全没有了大脑,她想哭,想起身,离开这儿去撒尿,但是腿却是软的,动弹不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