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86章、朱棣的疑惑

时间:2018-06-22作者:力福海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一边检查练功架的朱棣有些发愣。如果仅仅是架子散了,还有可能是质量问题,可是整根铁木都断了几截,这就不是一句“质量问题”,可以解释的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气的运用罢了。”朱桂对朱棣的解释很客气。

    他客气,不是因为朱棣是未来的永乐帝,而是因为自己打坏的东西,有人买单。

    是,朱桂是不差这几百贯,但自己打坏东西,有人买单。对买单者客气一些的人情事故,朱桂还是懂的。

    更不用说朱棣还教了他国术,其独有的发力技巧与控制力,让自己终于掌握了海军六式的三式,其结果甚至有些超出朱桂的预期。

    朱桂本以为自己不能打出海军六式是缺少系统的控制力,自身的身体素质也比不上海王世界的人,然而事实证明他只是缺了临门一脚--一种独特的发力技巧。

    而国术,不愧是用来接档内功的力量体系。事实证明,国术的发力技巧确实是更适合他。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有系统在身,可以快速分析、理解,不然他也打不出那一拳,更不用说发出指枪的威力了。

    现在再回头去看,系统一开始给的修炼法不是不行,修炼下去也是可以成功的,但是其更重视身体素质的利用。

    以朱桂现在的身体素质,想使用海军六式,需要发挥出90%以上,也就是20点以上的力量。

    朱桂是人,控制自身90%的力,绝对是地狱级难度。

    但是有了气,与国术的发力技巧就不一样了。气可以增加杀伤力,也就相当于增加了朱桂的身体素质,而国术的发力技巧,又让朱桂可发的力更大更多了。

    两相一结合,无疑是降低了朱桂的修炼难度。成功修炼出了海军六式。

    而从系统的只言片语中,也可以系统的无智能,造就了系统的按部就班。幼教就只重视幼教,身体的基础素质,就连奖励也是奔着基础去的。

    但这不意味系统就没有好东西。比如心境掌握,系统便说是小学课程。概念体,是中学裸程。那么大学、硕士、博士,是不是会有更高更好的能力?

    绝对会有。十几万年一个文明的研究成果,绝对不可能这么差。

    如何引导出这些教学,对朱桂同样重要。

    主观上来说,由于被系统判定为逃学生,被控制了身体修炼,没有自由,朱桂是很需要跳跳级,解除系统的控制。

    客观上来说,他的母妃,也就是朱桂的娘要为朱桂找媳妇了。十五周岁,已经不小了。朱桂的兄弟,有的比他还小,就已经结婚了。

    如果到时候真结了婚,朱桂一点儿也不希望有第三者观摩他的表演,哪怕它是系统。

    更不用说,谁敢保证神河文明没有对两性有研究。万一系统认为他的啪啪啪不合格,又控制他的身体教学怎么办?

    当然,对于啪啪啪不合格什么的,朱桂是不会承认的。是男人都不会认。

    但是你备不住人家是神河文明。谁又知道一个十几万年的文明,啪啪啪的标准是什么?是一小时?一天?还是一周?

    要知道银河文明的地球都是有生理卫生课的。

    所以,朱桂是很有必要引导出以后的课程,不管是什么文明,幼儿园都是绝不会讲啪啪啪的……呃--说错了,应该是引导出以后的课程,更强大。

    嗯--这么一想,果断是正人君子多了。怪不得都说四眼最闷/骚。

    朱桂有一点儿理解学霸的世界了……

    嘶--这可真是无所事事的联想了。

    朱棣如果知道表面光明正大的朱桂,其实是在想啪啪啪,他只会说……

    “果然是我的十三弟。这才是我的十三弟!”

    无他,大明的王。没事干,不啪啪啪,干什么?而且朱桂都十五了,轮也应该轮到他想啪啪啪了。

    反倒是朱桂有这么强的实力,又一直这么一本正经的,朱棣有些不适应。

    老十三啊!逛个青楼,惹恼一下父皇……都是朱棣认识的十三弟。唯独不惹事,这修炼的十三弟,朱棣不认识了。

    更重要的是他似乎还真的修炼出来了。

    “这就是气吗?这才是传说中气的杀伤力?”朱棣不由问向一旁的李景隆。

    此时的朱棣,虽然刚刚目睹了全过程,并检查了一遍,可是,他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只是看到十三弟很是随意地挥了一下,也没见多用力,然后便见到练功架“砰”的一下子爆开了,就像里面放置着一个火药一样。

    这绝对不是杀人技。杀人无须这么大的杀伤力。割喉咙,劲打心脏,人就死了。

    难道真的是气功?

    这怎么可能!

    文,他们兄弟几个,前有太子,后有蜀王,朱棣排不上号。但是武,以朱棣现在暗劲的境界,他称第二,哪个敢称第一?

    然而今天,他的这个十三弟,不仅打碎了他都不可能打碎的铁木练功架,更重要的是他不是以力打碎的,而是用什么“气”。

    “确实是被打破的,可能是质量问题!”

    朱棣没有听李景隆回答,便自言自语。说这话的时候,朱棣很没有底气,轻飘飘一掌,如果不是“气”,那是化劲的层次。他只说了几遍,十三弟便从明劲进步到化劲?

    朱棣绝不会说什么妖孽的天赋,他只会说“不可能”。因为他是朱棣。

    “看来铁木做练功架也不一定就好!”朱棣没有自言自语。而且没有提赔与再送一个的承诺。

    帝王的承诺,果然都是没谱的!

    只不过朱棣想赖账,也不容易。因为朱桂不会答应。

    “十三叔!”

    而李景隆……

    朱棣不信是朱棣不信,李景隆这个练功怕苦的家伙是巴不得信。

    立即狗腿子一样的跑过去。

    “十三叔,十三叔。我,我拜师!教我教我!”

    李景隆恨不能推金倒玉,纳头就拜。

    李景隆想:如果自己有这本事,哪里还会怕什么女鬼。不!如果有了这本事。李爷要让那该死的女鬼跪着唱征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