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84章、下本儿

时间:2018-06-22作者:力福海

    朱棣有些被气乐了,朱桂真是会说大话。这儿的练武架,朱棣看的到,是上好的铁木制成。自己这十三弟牛逼大了,敢说打坏它?

    “你要是能把练功架打坏,打碎一个,我赠你一个!”朱棣说道。为了以防万一,朱棣甚至说“打碎”,而不是打坏。

    说完这个,朱棣酝酿着说辞,对朱桂说道:“十三弟,想不到你现在的力气这么大。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四哥到北方耍耍。”

    朱棣的肠子是九转十八弯的。抛去兄弟间的小矛盾,他立即便看中了朱桂的武力,放在军中绝对是冲锋陷阵的好手。

    “没兴趣!”朱桂直接就拒绝了。

    他没有那个时间去北方打仗,有那个时间,他宁可选择跟着系统修行,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

    以朱棣的实力,北方有他没他,是没有多少区别的。更不用说接下来大明会削藩。这时候与朱棣走的近,只会让大侄子,未来的建文帝盯死了自己。

    付出时间,影响修炼,还会惹一身骚。

    最最重要的是朱棣是枭雄,而枭雄是讲利益,不是讲人情的。

    朱桂帮他。朱棣登基,朱桂实力低,朱棣照样削藩。

    相反,只要朱桂实力高,哪怕他们是敌人,朱棣也不敢动他。这就是枭雄,利益为先。

    “你再考虑考虑,别急着拒绝,你的身体素质真的非常好,我有信心你到军中,绝对是冲锋陷阵之将!”

    “不好意思,我没有那个时间!”朱桂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练功架前。

    全黑色的沙袋充满着质感,上面不仅有朱匠的雕花,还有皮匠包的兽皮。朱桂一直在外面修炼,今天竟然是第一次来,伸手轻轻按了按,软硬适中。

    这做工可真不错,肯定不便宜。打碎一个,赔一个,送一个,也不少赚了。

    “真的打碎一个就赔一个,赠我一个么?”朱桂向朱棣核实。

    朱棣可没有放弃游说朱桂。

    他是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行。只要把自家老十三弄到自己这边,肯定可以增加自己骑兵队的战力。

    打仗不仅仅是文人口中的计谋,还有军人的武勇。甚至在茫茫大草原上,两支骑兵相遇,计谋根本就用不上。比的反而是军队的武勇,军队死战不退的纪律。

    两支骑兵交错而过,没有足够的武勇根本凿不穿对方。

    “十三弟,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只要你答应,我可以向你保证,给你一支骑兵率领!”朱棣站起身,走到了朱桂身边。

    大战在前,手下越强,自己的功劳越大,这一点朱棣是懂的。

    朱桂没有理会他,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练功架,然后毫无征兆地挥出一拳。

    碰!

    巨大的力道,让练功架向后猛地倒去,整个架子发出惊人的声响,似乎随时会断似的。

    朱棣被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朱桂以那种不标准的方式击打练功架,竟然还能够拥有这般威力,这如果发力正确,岂不拥有更大的破坏力?

    “十三弟,你看你一身神力,不到军中可惜了……”朱棣惊过之后,继续劝说道。

    朱桂表现的越强,他越想要。在他看来,拥有如此武力的人,又怎么会不愿到军中辉武呢?

    而想去军中,自然他燕王是首选。

    郭惠妃有三子,蜀王,不用说了,是秀才,是文员。而小的那个,目前在凤阳。

    洪武朝的潜规矩,但凡朱元璋的儿子都要在凤阳过上几年的苦日子。朱棣住过,朱桂住过,自然谷王朱橞也要去。

    只要朱元璋没死,这就是老朱家的规矩。

    “不,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朱桂在说话的时候,调整着自己对力量的控制,又击了一拳,巨大的力道,好像要将整个练功架拔地飞起一般。

    转眼间已经是洪武二十五年五月了,太子朱标随时会死。而新出现的诡异,虽然她自我介绍是小乔,但朱桂总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在这样的时候,朱桂怎么可能离开南京,去为朱棣打仗。

    “十三弟,这可是改变你一生的机遇,你可要想清楚啊!你总不想一辈子都被圈养在南京吧。”朱棣心中急得不行。

    好的武将对一个枭雄来说,就跟色鬼见了美女似的。

    朱棣现在虽然没有造反的心态,但是他还是想要朱桂。

    “那个,你能不能往后面站一站,我想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把它打碎!”朱桂怕误伤到朱棣,忙说道。

    朱棣有些被气乐了,和着你还真想打碎它啊?

    这一瞬间,朱棣觉得自己家有点儿傻的十三弟又回来了。一如当年,自己稍稍挑衅他一下,他便非要跟自己打。

    当年自己十六岁,他才七岁。

    唉!赢的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不过自己这个当哥哥,也算不错了。当年是坑了你不少的钱,现在我不是来还你了。

    龙袍龙椅的事,待我见了父皇,代他求求情。这么好的猛将胚子,圈养在南京太可惜了。

    心中正这样想着,打算施恩的朱棣突然被“碰”的一声巨响吓一哆嗦。

    抬头看去,只见朱桂面前的练功架剧烈地摇摆着,好像要随时拔地而起。

    “质量还真是不错啊!”朱桂刚刚虽然没有用上全力,但也算是用上很大力道了,却仍旧无法把练功架打碎。

    “这不对。六式指枪是以点破面的招式……”

    朱桂看着练功架不仅没有破裂,反而在摇晃。他已经察觉指枪的修炼上,他用差了力。

    朱棣在一边,脑筋一转,说道:“十三弟,不用再打碎了。想要,四哥买给你。”

    军中耀武扬威,朱棣已经说过了。朱棣还会的招便是投其所好了。

    老实说,朱棣并不想用这招。因为投其所好是很费钱的。就朱桂的练功架,少说也得五百贯上下。而他一个王,一年年俸才四千多贯。

    就算是想拿钱收买,他也得有那个财力。

    当然,如果五百贯可以买到一员猛将,还是很合算的,所以朱棣才愿意下本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