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79章、李景隆不想死

时间:2018-06-17作者:力福海

    ,精彩小说免费!

    “十、十三叔,他们到底念的是什么啊?”李景隆又问道。

    “你……真的不知道?”

    李景隆点了点头,有些尴尬,为自己解释道:“我又不用考科举,读诗干什么。”

    这可真是,真是让人无语的厉害。

    “大师。”朱桂看向和尚,示意他来说。

    日本和尚本就是佛法东传,所以对中华的文化很是重视。

    灵帝胸无韬略,东汉王朝更加风雨飘摇……周瑜离家避难两年后,周瑜由一个书生变成了一个典型的游侠,骑着快马,背插长剑,脸上挂满了风尘,疲倦沧桑中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坚毅,眼里闪动着野性的目光,看谁一眼,仿佛就有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对方的心。在他的马后还有一个大书箱,沉甸甸的,陈旧却纤尘不染。

    这两年,他有一半的日子是在马上度过的,不经意地练就了一身好骑术。

    在最初的游历期间,天天看到的都是陌生的景色和面孔,令他十分思念故乡和亲人。两个月之后,思念由浓转薄,心中充满了胸怀天下的豪情和好男儿志在四方的悲壮。

    天下即家,家即天下。天当被,地作床,何等的胸襟和气魄。

    然而周公谨是个聪明人,游历天下让他发现了对刘家天下忠心耿耿的,只有无兵无权的文臣和读书人,那些世受皇恩的人,只要手里有兵有粮,无不想割据一方,甚至是取刘家而代之。

    像袁绍、袁术和曹操等人,祖上三代都是朝廷的重臣,但他们手里有了兵,都利用朝廷的信任和祖辈们的影响,招兵买马,勾引地方豪强,壮大实力。如果他们齐心协力,天下会这么乱吗?……

    回到家乡的公谨很苦恼……

    某一天,一股清香飘了进来,好醉人,是灵秀绝俗的少女特有的香气,随后是轻碎的脚步声,竟然在他的书房门口停住了。

    公谨深知欲擒故纵的妙用,就控制住强烈的回头欲望,静观其变。

    站在门口的少女果然中了公谨的计,先说话了:“你是周瑜吗?”

    公谨这才回头,刚想说话就怔住了。

    在他眼前的这位少女肌肤如雪,一袭红衫鲜艳极了,裹着她婀娜多姿的身体,并把她的脸映得娇媚无比。她的眼睛神气飞扬,眼神就像水波流转,更精彩的是一双黑黑浓浓的眉,女孩子的眉很少有这般英气勃勃的,看起来好不威风,并且眉毛有致,有眉锋。她的鼻挺、直、秀气,直直的鼻梁衬托下,鼻头到鼻翼的曲线十分别致美观。

    美貌少女,公谨见过不少,但眼前这位少女美得是那么纯静、那么清雅、那么细腻,几乎是毫无瑕疵。他惊呆了,想说什么话都忘了。

    公谨还觉得她的美很亲切,没有丝毫的陌生感,仿佛他和她相识很久了,甚至觉得她是他的亲人。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事后,公谨一遍遍地问自己?

    原来,在他内心深处,早就隐藏着一个女孩,朦胧的,时隐时现的,连他自己都忽略了。在他的梦里,这个女孩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出来,在他的意识里越扎越深,成了他的梦中情人。当他看到这个红衣少女时,一下子就激活了这个梦中的情人。二者很快地重合在一起。

    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那少女落落大方:“我是乔公的女儿,你叫我小乔吧。”

    ……

    “这就是第一首诗。”

    和尚讲述着周瑜与小乔的初识,竟然不似一个讲述者,反而更像是一个参与者。只不过当年乔公拜访周家,小女儿与周瑜相见于后院,除了当事人外,是没可能有第三者在场的。

    朱桂看着和尚,对他的身份更好奇了。

    李景隆听了之后,仰着脸道:“他们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

    嘶--这货身上恶臭无比,还是让他洗澡去吧。诗的事,不懂就不懂吧。

    不过,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地听说了那三首诗。同时对闻诗却不明其意的李景隆多有嘲笑。

    而李景隆甚至没有办法解释。他总不能告诉别人,有妖花钱让自己办事,自己却听不懂诗吧。

    比起真实的原因,李景隆宁愿让人传自己不懂诗。不懂诗又不会死。

    李景隆不想死。

    “十三叔,我想修道。”李景隆找上门来。

    朱桂知道李景隆并不是真心想修什么道,他只不过是不想死罢了。

    不要说朱桂还没有收徒的打算,就算是有,这样的弟子也不会收的。

    只不过这一次上门,李景隆是有备而来。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来他的好朋友朱棣。

    李景隆与朱棣是发小,他们一起玩到大,一起读书。后来朱棣被朱元璋送去打仗,他们才分开。

    这一次上门,朱棣也来了。

    “四哥,你不是在北边吗?什么时候进的京?”朱桂与其见礼问道。

    朱棣看到朱桂见礼,眼神有些变化。朱棣是真正的主角。因为是主角,所以朱棣的母亲并不是马皇后,他只是一个身份低贱妃子的儿子。

    甚至因为这位母亲早产,朱元璋怀疑她来到自己身边前已经与人私通,于是赐“铁裙”,将她放置在火上烧死。这位母亲就这样被剥夺了拥有儿子的权利,她永远也不能如同其他母亲一样,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子女成长,并在他们长成后自豪的对周围的人说:“看,那就是我的儿子!”

    在所有的官方史书中,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妃子,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值得骄傲的子女,平凡的活着,然后平凡的死去。

    朱棣并不喜欢自己的出身,所以他一直宣称自己是“马皇后”的儿子。

    但是这个宣称并没有为他带来任何的好处。反而从小便纠缠进了马皇后与郭惠妃的恩怨之中。

    其中便有这豫王朱桂。朱桂从小到大可没少骂自己。

    当然,自己也没有少揍他就是了。

    身份的尴尬,为了不被自己兄弟欺负,朱棣自小习武。虽然不是兄弟中国术最高的一个,但是朱桂绝不是自己的对手,他被自己打的很怕才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