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76章、都来了

时间:2018-06-15作者:力福海

    李景隆收了诡异的钱财,却没有为其做事,只想着花天酒地,甚至忘记了约定的内容。 这心也是够大的。

    心大如此的家伙,人家来讨债了,才会怕,才硬拉着自己来救命。

    临时抱佛脚,真有用?

    朱桂打量着自己的变化,身满是匀称而结实的肌肉,原本有些小肚子的地方,被八块腹肌替代,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的皮肤光滑而细腻,连肩膀处那块丑恶的伤疤,也变得淡淡的,不注意看的话,根本难以发现。

    除此之外,朱桂的头发也变得更加黑亮,一双眼睛深邃而有神,与之直视,会有一种身陷其的错觉。

    与这些外部变化相,朱桂更吃惊于内在的变化。

    他感觉自己全身下充满了力量,在刚刚,他还亲自测试了一下,不是系统,人他自己。单手轻易地将校武场的千斤鼎给抬了起来,要知道李忠是武将,他的校武场的千斤鼎是绝对达到千斤的。而不是样子货。更不是八百斤、五百斤便称千斤的面子货。

    这便是海军六式,超出人体极限的成。

    单他身体的成,妥妥的小超人。是到了战场也是猛将一员。

    然而,为了帮李景隆,这次面对的很可能不是物质类的存在。也是说,海军六式再超出人体极限也没用。找不到,又有什么用?

    如果像在胡姬楼里一样,找不到真身。哪怕春秋二哥身,也没用。

    所以朱桂不得不消耗暗能,把已知的资料堆在了“气”的感知。现在他的双眼,此刻竟然可以无清晰地看到千米之内发丝还要细小的事物。

    如果不用眼睛看,而是用强化的“气”来感应,对于空气零散分布的“气”,也能够很清晰地感知到,千米范围,整个李宅已经完全在他的感应。

    太不可思议了,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朱桂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兴奋和激动的心情。

    连李景隆躺在卧榻还是辗转反侧,也可以轻松感应到。

    没错!为了让那诡异出现。朱桂与和尚一致商定,用李景隆做饵。

    这样不仅可以降低对方的警戒心,同时也是为了避免误伤无辜。

    像那蛊。李景隆蛊,不冤。其他人,可冤枉了。

    至于李景隆的诉,直接无视。

    这货拿人家的钱,漫天撒的时候,他应该想到今天。

    然而他没有,甚至都不记得自己与其有这约定。现在倒是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或许我可以把她的钱还了?”

    虽然这些天,他花钱如流水,花的很多,但是他是李忠曹国公的儿子。大不了,他向他父亲要。最多也是挨顿打,总被人放虫子,丢了小命要好。自己的爹总不会打死自己。

    不过他心是有这个想法,但是还是更希望这顿打都不挨,那才是真的再好不过了。

    “或许,他们可以呢?”

    不到黄河心不死,看着外面的道观高功,李景隆又起了搏一把的小心思。

    当然,有小心思的不只他一个。李景隆请来的道观高功,只有香火力,没有法力灵力,对付不对付的了诡异,实在不好说。

    至于和尚。朱桂一直在怀疑和尚别有目的。所以和尚也是朱桂怀疑的目标之一。

    如现在,朱桂通过气可以感应到空海和尚静坐一旁,饶有趣味地欣赏着院假山、花木。仿佛他不是来帮忙,而是来做客游玩似的。

    这么黑的夜,月华与星光皆无,伸手不见五指。他倒是好兴致。

    夜入三更,还是没事发生。

    李景隆已是哈欠连天,他甚至觉得对方不敢来了。连那些站岗执勤的家丁也有着同感,起了懈怠心。

    在此时,一阵夜风骤起。

    远处门边传来厉喝之声,朱桂与锦衣卫急忙起身望去。

    在锦衣卫们看来,此时正有一秀发高挽,发际插着一支挂翠的银钗,一张粉面若晶莹美玉,鼻梁挺直,樱唇点点,那双黑白分明的瞳孔似一对寒星般闪烁着深邃的光华。她走过一路,杀过一路,但凡遇,便有人脖颈喷血,软软倒地。

    在朱桂的感应看来,则是没任何血液喷出的气流流动,有的只是人软倒于地的气流。

    朱桂看向和尚……

    可惜气流没有读心术,无法知道和尚看到了什么。

    同一时间,主宅一楼的走廊同样传来惨叫,接着是一楼道士所在房间……

    朱桂完全忽略那些杂乱叫声,偏着头细细感受四周的气息。

    两处?

    有两处的异常是同时发动的。

    朱桂面色一凝,身形疾动。

    “我去保护李景隆,空幻大师你帮忙救人,……”

    说完便以极快的速度奔至大宅楼下,几个轻巧的攀爬借力翻了二层走廊,再往李景隆的卧室冲去。

    对方两处同时发动,哪处是虚,哪处是实。虽然猜都猜的出来,但是朱桂还是与和尚分开行事。

    人要救。同时朱桂也不放心和尚与李景隆单独相处。

    空幻和尚并没有反对,他依言而去。

    惨叫声、呼喝声、兵器碰撞之声在李府四处响起。

    同时,浓浓的血腥味也出现了。

    锦衣卫们想也没想,便跟了朱桂。在这个夜晚,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保护朱桂。虽然也许朱桂不一定需要他们的保护。

    和尚看着朱桂与锦衣卫离开,若有所思。

    突然一只黑猫掠过。和尚二话不说,追了去。

    追的远,才隐隐约约可听到日语的“猫又”二字。

    朱桂撞门而入,一个女子,美丽的女子,衣服歪斜而露出了大片春光。

    “李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女子冷静,而又带着阴寒的语气。

    “啊!救……救命!”

    李景隆很怂,他已经吓的大小便失禁不说,一股子恶臭在其身下升起。看到朱桂,想求救,但是脚软腿软的他,根本起不来。

    怂的好啊!

    如果他不是怂的起不来。他一身的恶臭扑过来。到时候朱桂是拿脚踹呢?还是用锦衣卫的刀鞘拍飞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