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75章、后怕

时间:2018-06-15作者:力福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蛊?什么是蛊?”关乎自身的安全,李景隆还是很关心的。

    “蛊,相传是一种人工培养而成的毒虫。起源于隋朝南诏国。云南苗族人民养蛊成风,极其擅长巫术和制蛊。传说放蛊是我国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湖南湘中及湘西一带的梅山教蛊术传得非常厉害,谈蛊色变。”由于身体受系统的控制,朱桂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吸收这个世界的传闻,而且由于身魂无法统一,他的瞎话是张嘴就来,“不过我看得出,却解不了,还需要大师出手才行。”

    就朱桂刚才没有中术的表现,和尚并不信的过朱桂的假话,只是没有证据,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答应下来。

    对于现下发生的一切,李景隆完全没有了处理的能力。只能由朱桂作主。

    胡姬楼的混乱,朱桂没管,只是让在场的人,包括胡姬在内重新开了一个厅。

    对这样的要求,胡姬楼的老板没有拒绝。

    受伤的,没受伤的锦衣卫们随后全都来到房间,精神尚有一些恍惚。

    和尚简单解释了几句,就接过取来笔墨,撩起一个胡姬的裙摆就在她白皙小腿上抄写起《般若心经》。

    对这个起“色心”的和尚,不少锦衣卫都是不满的,如果朱桂这时候下命令,他们绝对不会介意帮忙打死这个流氓和尚。

    特别是那个胡姬,语言不通,根本不知道中蛊的事实,只以为是和尚的轻薄。只是她不过是伎院里的胡姬,哪怕就真是轻薄也不能反抗的,反而要表现出非常受用的样子,以讨客人的欢心。

    只可惜和尚通的外语也不多,一点儿也不明白胡姬的任君多采撷。

    当小腿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和尚更是用针尖刺破胡姬大脚趾,拿起一块早已让人取来的生肉接住滴下的鲜血。

    胡话:“大师,你喜欢玩针扎?好痛的!”

    胡姬欲拒又撒娇道。

    然而鲜血入肉,立刻变成条条黑色蛆虫,不停扭动。

    “啊!”

    胡姬尖叫一声,直接昏过去了。

    “这种蛊虫若不去除,几日后患者就会全身溃烂,然后内脏全被吃空,凄惨而亡。”和尚将手中布满恶心蛊虫的肉块仍入炭火中,面向众人解释道,“所以只能用佛经将其逼到一处,再以生肉诱出。”

    这一下,再没人觉得空幻是流氓,而是真正的大师。

    “十三皇子,快让大师施法。”

    看到人体中果然有虫,锦衣卫立即让朱桂先解。

    “你们解就可以了。我没中。”朱桂平静道。

    和尚并没有拖延,而是继续为其他人解蛊。直到差不多全解完,他路过朱桂时,顿了一顿。

    “朱大人,你中过术么?”

    空幻和尚低声说完这句话,也不停留,施施然继续解蛊。

    中过术吗?

    指的是刚才女子作祟的场景?

    可那时只有他和和尚保持清明,对此两个人各自心中都很清楚,两人都没有刻意掩饰。

    和尚突然来这一句,是试探?是提醒?又或是在展示自己的见多识广?

    老实说,对空幻和尚。朱桂并非没有怀疑,首先他法号空幻,而真言宗的祖师叫空海。不管真言宗怎么起法号,都不应该用“空”字。

    只不过派锦衣卫去查,锦衣卫回报说足利义满在洪武七年起曾数次向明朝派遣使节。只不过当时大明一心北征,顾不上他们。

    足利义满并没有放弃,六年后,足利义满以“日本征夷将军源义满”的名义向明朝朝贡,要求与明朝贸易。然而大明的大青巾们内斗内行,外事无知,拒绝了室町幕府的要求,理由是明朝认为“大觉系”的“日本国王怀良”(或作良怀)才是日本正统君主,而“持明系”则是乱臣。足利义满是“持明系”的军官,更不应与之通交。

    以个人的喜恶和自身的道德标准来决定国家大事。除了大青巾们,这么干的人是真心不多。

    朱桂摇摇头,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做大青巾。即便是不喜这和尚,也还是要用他的。

    比方接下来到李景隆家去处理诡异,便一定要用和尚,大用、重用,让他去当头阵。

    “皇子,所等之人还没有来。”一行人下楼回去,守在外面的纪纲立即回报。

    今人是“恰巧”遇见了李景隆与和尚。朱桂邀请的正主反而没来。

    朱桂看了看天色,有些无奈地说道:“想必今晚他是不会来了吧……”

    对这个玩弄偷桃把戏,却拥有法术的卖艺人,是有很大研究价值的。只不过朱桂没想到他第一次邀请,人便没来。

    “十三表叔,你不要走!去我家,一定要去我家!”青楼惊魂的李景隆哪儿会放朱桂走?手抓的牢牢的,恨不能抵足而眠不说,更是苦苦哀求。

    而空幻和尚也在帮腔说道,“我见朱大人对幻术和蛊术都有所研究,不妨和我们一起去李大人的家中,争取将那妖孽拿下。”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看的出他对那女子很感兴趣。

    “好,我也很好奇那女子是何方妖孽,明晚同去便是。”

    李景隆:“十三叔,不要明晚。现在就走。”

    ……

    第二日。

    夜空阴霾,月黑天高,正是杀人夜。

    李府里外还有许多人轻轻走动,一副紧张戒备的神色。

    刘伯温失踪,原本坐镇转运粮草的工作,转移到了李文忠手上。李文忠已经赶去了前线。

    不过李家门口、院落都有家丁站岗、巡逻,两人一队,交接无隙。这些人说是家丁,其实都是从边军退下来的老兵,上过战场见过血的,虽然不一定站得笔直,但偶尔瞥过院中暗处的眼神却是狠厉非常。

    除此之外,李景隆居住的两层楼的主宅,现在每层靠楼梯侧的房间皆是香烟淼淼,各有一个黄袍道士在诵经做法。这是他白日里高价从城郊道观请来的高功。

    昨晚他要求朱桂一起回家。朱桂没有答应。心中不安的他,便自己找了城郊道观高功来保护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