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74章、没记住

时间:2018-06-14作者:力福海

    ,精彩小说免费!

    “这……这……”

    李景隆不过是个官二代,而且还是最无能的那种,此时见到一地呻吟的禁军与锦衣卫,口中呐呐得说不出句整话。

    至于朱桂,是深受打击啊!

    他学习了海军六式,领悟了气……竟然连人家神河文明幼儿园一年级生都比不了。这打击有点儿大。

    只不过朱桂不知道的是神河人在还是小蝌蚪时,便是基因优化过的。出生后,什么基因液、营养液,更是没有断过。

    而这些,朱桂都没有。

    没有这一切,朱桂还悟出了气。系统对其评价是:气潜力上上。

    之所以朱桂很受打击,很尧能似的,其根本的原因还是系统的无智能。

    系统只是忠实的程序,并不是个真正的老师。谈心什么的,更是不用想。

    如果朱桂向系统打听神河文明在他这年龄都是什么水平,那才真的是虐心。

    就像是神王与神后的孩子,人家还是小蚪蝌时,就是主神级的力量。一出生便是天女散花,天地共鸣。

    怎么比?

    妥妥的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而地球与神河文明的区别就是这么大,甚至更大。所以系统的话,听听就好,只参考,甭较真。除非想自虐。

    朱桂被打击的不轻,但是身为草根之一的好处便是--“习惯了”。

    哪个草根没被人打击过?当花儿争奇斗艳时,草根的日子还不是要照过。

    “李景隆,你不说说吗?”朱桂看向李景隆。

    “十三……十三叔,救我救救我!”李景隆很慌张。面对这样的事,他的抗压能力并不大。直到现在他还在惊慌失措。

    日本和尚空幻脸上的微笑总算收敛不见,但也没有多少惊慌。

    “听说大师是倭国出了名的除妖师,今晚这妖邪伤人之事,不知大师怎么看?”李景隆太慌,只能等他安静下来,所以朱桂又问和尚道。

    日子想照过,这个至少诡异级的存在,就必须捋清了。

    李景隆也从惊慌失措中镇定不少,双目灼灼看向和尚。

    朱桂是有本事,但是这种时候还是和尚更能安抚人心。

    就见空幻和尚表情依旧淡淡的,说道:“都是幻术,真真假假罢了。”

    这波逼装的,可以给满分了。

    “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李景隆立即问道。

    “人眼所见的女人是假,伤人是假。”空幻也不着恼,有问必答,“可人心之中嫉妒是真,恐惧是真。”

    嗯,说的很有佛偈。

    可惜空幻和尚是作戏给瞎子看了。李景隆的文学修养不高,佛偈什么的,更是听得有些晕乎,嘴巴张合数次才呐呐问道:“那这女子该如何捉拿?”

    “它现在的目标很明显就是李公子,只有先弄清楚它所图为何,才能找到对付它的办法。”

    空幻说得含含糊糊,只是语气笃定,是让李景隆心安的同时,却也更怕了。

    人怕到了极点,反而会没了“怕”的概念。所以“怕”从来都是冷静之后,回过味后的概念。

    “大……大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找我!”

    “李公子先冷静下来,与我们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和尚的声音有一股安抚人心的作用。

    “嘟--发玩异常。分析归纳中……暂归入佛音。”

    被安抚下来的李景隆这才说起自己怎么认识的那女子。

    故事倒是简单,某一天,李景隆开心,喝多了,然后就认识了这女子。这女子说她愿意给李景隆一笔钱,请李景隆帮她个忙。

    “那天酒醒,我真的有了一大笔钱……”

    李景隆说他真的有收到钱,然后……就如这几天的传言一样,李景隆开始大手大脚起来。

    “哈?你就直接花了?”朱桂有点儿不可思议道。

    “是啊!我当时以为是十三叔给的,当然花了。”李景隆理所当然道。

    “你干脆不要姓李,姓赖好了。”

    朱桂给他钱,是因为他与朱桂一起下了地穴。正所谓见者有份儿,地穴中的金银陪葬,当然要分他一份了。

    但是,李景隆就是再眼瞎,也不应该把自己看成女子吧。

    不过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朱桂问道:“她问你提了什么要求?”

    “她……”李景隆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认命道,“我忘了。”

    “哈?!”

    不要说朱桂,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对李景隆是真心墙都不扶,就服他了。

    李景隆也知道自己有些离谱,立即解释道:“我当时喝的烂醉。以为是十三叔给的钱,哪儿记的住她说什么。”

    “十三叔,救命啊!您可不能不管我啊!”

    “她说了明晚她会去我的府中,十三叔不来,侄儿非死不可。”

    得!这会儿,他倒记的清楚了。死死抓住朱桂,死都不放手。

    “我刚才见大师几次看向胡姬端进来的西域美酒,想必大师不是馋那味道,不知是发现了什么问题么?”

    没人施法搅乱精神,修有内功的锦衣卫最先恢复正常。今天,他们失职了。如果十三皇子在他们的保护下出了事,他们只能以死谢罪了。

    他们清醒之后,瞬间回忆起了不正常。当时的酒,只有两个人没喝,一个是朱桂,另一个便是这和尚了。

    朱桂,肯定不是他们怀疑的对象。他们自然要怀疑这和尚了。

    而且以锦衣卫的资料,这日本和尚本身便是个法师。

    空幻终于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反问道:“大人不是在怀疑贫僧吧……不知大人觉得那杯酒中有何物?”

    “蛊。”锦衣卫天府星眼睛眯了起来,吐出一个字。

    系统:“嘟--异常与蛊相似度90%以上。宿主是否要把其定义为蛊,归入土著‘蛊’的资料。”

    “是,归入吧。”

    这是必须要归入的。不然地球文明一个叫法,神河文明一个叫法,而他又处在地球文明中,不转换不就成了鸡同鸭讲?

    而且从这些天的见识中,朱桂不觉得地球文明,准确来说地球的神话文明真就不如神河文明的基因文明。

    虺影按照系统的划分,就已经拥有神河文明一代神体的威能了。

    但是,要知道虺影的诞生仅仅是刘伯温的阵局罢了。

    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更高端的力量,朱桂并不知道,但是就他已经知道的,就已经足够他融入这个世界,远离胡咧咧了。说一些不明觉厉的名词,吸引人,又或者被什么诡异盯上。就这么有意思?

    反面的例子不就在这儿?李景隆不过是胡咧咧几句,答应了什么,那个存在就盯上他了。

    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老师诚不欺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