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73章、学习课

时间:2018-06-14作者:力福海

    ,精彩小说免费!

    “呸!我乃是国公之子,你以为你那点儿钱就可以收买我吗?”

    被人要债要到这个份上,李景隆很生气。

    这是侮辱,怎么说他也是国公之子。虽然李景隆没什么钱,但这面子他还是要的。而对方一开口,直接揭穿他这些天的富贵,不是自己的钱,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屏风上的女人没有出声,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你这是不打算履行与我的约定了。”

    “约定?什么约定?”

    李景隆当然是没打算履行任何的约定。这很正常,因为他是李景隆。

    屏风上的女人似乎明白了,自己这是遇上了渣男,阴恻恻地说道:“吃谁好呢?”

    烛灭。

    屋内有案几倾倒声、有盘碟破碎声、有呼喝喊叫声……

    还有一声凄厉的惨叫。

    一直伺候在旁的小厮赶紧点燃红烛。

    光影摇曳,有一红衣禁军在场中起舞。

    跳得并不好,跌跌撞撞兜兜转转的。

    更多的蜡烛亮起。

    他一个旋身,终于摔倒。

    这时大家才终于看清他的面庞。

    两个窟窿。

    两行红泪。

    女人还在肆虐。

    她的身影从屏风上走出,又出现在顶上烛台、屏风附近、案几之下,又如闪电般在人群间穿梭。纷纷拔刀呼喝的禁军与锦衣卫们或颈侧喷血或胸骨折断,躺倒哀嚎一地。

    李景隆脸侧也有三条血印,看上去正是被那女子所伤。

    李景隆自身的本事低微,只伤而未死,是对方没有杀他,留他一命。

    “明晚,我再去你家找你。”

    女人留下这么句话,却又走回屏风,重新成为了画。

    “嘟--系统发现蜃界,蜃界消失。”

    系统对异常的“入乡随俗”的描述,在对比了现在的情况后,直接归蜃界。

    蜃界也就是幻术,只不过是比幻术更强一级的幻术。因为幻术很难杀的死人,人受伤时的痛苦会让人惊醒。然而蜃界不一样,蜃界是会死人的。

    就像是海市蜃楼,它不是蜃界,仅仅是蜃景,是一种因为光的折射和全反射而形成的自然现象,是地球上物体反射的光经大气折射而形成的虚像。其本质是一种光学现象。

    然而哪怕是知道是什么,但是每年的沙漠依然有人死在海市蜃楼下。

    而蜃界不仅仅是看到景,听到、闻到,甚至是触觉都会被改变。

    朱桂没事,是因为系统。

    蜃界是高等可杀人的幻术,但是不管有多高等,只要没有达到虚中生实的地步,都只是作用于精神的幻术。

    而系统在身的朱桂,除非对方的蜃界可以改变机器对世界的检测,否则对朱桂是没用的。

    不仅没用,系统更是一直扫描着厅中情况,发现众人都是干干净净,并没有被暗能入侵的迹象。

    甚至就连后面进来的佳丽也是干干净净。

    朱桂浏览着扫描记录,只发现了两处异常。一处是酒,一处是女子出现前夕,也就是烛火明灭的那一刻,场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暗能,就是这一丝的暗能,勾连了酒,从而形成了蜃楼。

    之后便是屏风画面变活,女子跳舞,并与李景隆对答的场景。

    与目瞪口呆的大家不同,在这个时候朱桂是相当无语的。他暗暗花费了暗能,进行系统扫描。

    扫描的结果是,他们所有人都仿佛身处3d电影院里,周围所有人都沉浸在曲折的剧情和精彩的画面中。只有朱桂,他有系统的保护,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他只能浏览系统扫描,知道有异常,有暗能,以及所有人都不动了。甚至在系统没有总结翻译为蜃界前,朱桂只能干看着。

    就这么尴尬盯着空处片刻,就见到蜡烛一黑,一个惊慌起身的禁军生生用手指戳瞎了自己的双眼。

    没有附身、也没有外力,自己无端端将两个眼珠抠了出来,嚼碎,咽下。

    其余人也是如此,互相攻击、冲撞,人仰马翻。

    唯一真正是被女子袭击的,只有李景隆脸上的那几道血印。

    而系统为保护朱桂,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前,系统是不会拿自己宿主的命去冒险的。所以朱桂只能看着这一切。看着一个角落突然窜出一道黑影,擦着李景隆掠过,然后如风一般消失在门外,根本追之不及。

    “这就是蜃界吗?”朱桂问系统。

    “是的。按照系统分析,对方的蜃界并不高级,与宿主脑海中影视资料上被夸张后的催眠类似,那抹突然出现的暗能就像钟摆或者响指,只不过是一个指令,就让受术自己接受了一些信息,并通过催动放大例如恐惧等情绪,让他们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系统为什么不出手,难道说对方的行为没有犯法吗?”朱桂问道。

    系统没有出手,朱桂知道是有保护自己的因素,但他知道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

    “是的。神河是神的世界。除了法,神的世界还有契约。对方是与本地土著约定了契约的存在。按照神河文明法,契约拥有高于法的优先级。

    在宿主没有下达指令前。系统决定让宿主做一个观察学习者……”

    朱桂一边看着系统新出现的提示,一边翻查着前面的。果然在前面的一段文字括号中找到了“(暗能观察与学习)”的文字。

    也就是说,系统是在以整个蜃界为朱桂的学习场景了。

    而且,这次学习是有考核与学分的。

    像是什么胡姬佳丽心中的嫉恨之心被放大,所以才主动,还是被动地端来了异常之酒。

    再比如女子的本体,压根就不需要出现在场。

    ……等等。都是划了线的考试重点。

    这就是系统,冰冷的执行着它的程序:所有非受教育的对向,只不过是它教学的素材。

    “系统,这事我要参与。”朱桂看了,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说道。

    “为什么?不管是宿主的海军六式,还是宿主的气,都没办法对不存在物质世界的存在造成伤害。这样的考核对目前的宿主来说,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那我什么时候拥有对付其的能力?”一时的热血后,听到系统的分析,朱桂不免有些退缩。

    朱桂只不过是二十一世纪普劳大众的一员。为陌生人牺牲自己的圣母心是真的没有。

    “嘟--系统分析,幼一毕业,宿主就可以了。”

    朱桂:“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