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72章、不是人

时间:2018-06-13作者:力福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是其他任何人与自己比不要脸,李景隆都绝对不会给面子。

    但这是朱桂,是他十三表叔。更重要的是他十三表叔连蓝玉都打。

    李景隆出身于将门,是深知这帮粗胚打人有多重手。特别是对方不在乎你身份的时候。

    李景隆不再与朱桂瞎比比,他的眼睛跟着场中的玉莲,手中轻打节拍。

    被朱桂的臭不要脸恶心到了,又如何?自己至少没挨揍不是吗?

    打不过,便认怂,是丢人。但是对方是自己长辈就不一样了。

    李景隆很快便一脸忘情地死死盯着玉莲翻飞旋转的金色裙摆,当然,他是真的在看裙摆,还是在看裙摆下的雪白。这就是见仁见智了。

    正所谓坏蛋看人,所有人都是坏蛋;而好人看人,世上的人又都是好人。

    比如空幻和尚,依然挂着谜之微笑,兴致勃勃地看着舞蹈,以及饮着葡萄酒。他看到的又是什么?

    说句题外话,这葡萄酒是朱桂提供的。胡人自己自然是有葡萄酒的,只不过他们这胡姬楼可以在这儿开起来,自然是有代价的。

    干股,是这世界的规矩。只不过朱桂更喜欢自己的规矩。酒的利益可比干股大多了。

    所以,干股他留下。酒,也要在他这拿。

    而且这还真不是在欺负他们。至少胡姬楼的老板,比起要至少从西域运酒过来,他是非常乐意不用万里迢迢,便可以有货卖的渠道。

    而朱桂邀请那卖艺汉子,其目的之一便是汉子的种植技术。

    像朱桂,温室,他多少知道一些,但是具体怎么种葡萄,怎么长的大,怎么汁多糖分多?

    作为一个两辈子都没种过地的朱桂来说,他就所知不多了。

    当然,朱桂是可以用系统花暗能解析。

    但是,如果要花暗能解析,不说他还是需要找一会种葡萄的拿资料。有那功夫,他还不如让系统检索他的记忆,直接上工业制酒法不是更好。

    要知道工业制乙醇,就在他的大脑中。但凡后世上过学的,化学课本上都有,甚至不只一次的考过。

    朱桂频频回头望向门口,等待卖艺汉子的到来。

    “这是西域来的美酒,葡萄所酿,你尝尝。”

    老鸨子又带来更多的胡姬。这些胡姬不是舞姬,而这后世的劝酒妹。她们说着广告词,向李景隆劝酒。

    李景隆看了眼杯中通红剔透的美酒,略一迟疑便伸手接过。

    “吾闻昔日西凉州,人烟扑地桑柘稠。蒲萄酒熟恣行乐,红艳青旗朱粉楼……”

    李景隆在装比,明明这就是大明南京的葡萄,他硬是品出了西域的味道。

    这诗吟的,好多人都信了这是西域的葡萄酒。一如后世八二年拉菲,中国一年开的八二年拉菲便是人家几年的产量,但是为了装逼,依然在开着八二年的拉菲。

    不要说八二年拉菲了。是超市的中国制造,还是法国进口,恐怕都没人喝的出。

    李景隆就是在装比,转身冲着刚刚舞毕的胡姬说道:“来,喝酒。”

    然后又挥挥手,大喊一声“赏!”

    立刻有跟班家生子掏出银钱撒向空中,禁军和美伎们大笑着捡拾,乱作一团。

    “李公子这么大方,你们也去吧!”

    朱元璋很扣,锦衣卫的收入也不高,而朱桂也不可能给锦衣卫钱。除非他们效忠自己。不然,这边给了,他们那边上报皇帝。这会坑到自己的。

    而李景隆要装逼就不一样了。最多朱桂不拆穿他也就是了。

    “多谢十三皇子。”

    只不过锦衣卫是皇家的私军,所以他们哪怕下场捡了钱,也只会谢朱桂,而不会谢冤大头李景隆。

    李景隆出了钱,被感谢的却是朱桂。老实说他是不大开心的,一股子冤大头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唯一庆幸的是,禁军与姑娘们没有顺大流去感谢朱桂,否则这“冤大头”的感觉会更浓。

    “嘟--系统发现异常,是否分析?”

    系统在这时候,提示了朱桂。同时有风穿堂而过,屋内的许多烛台同时一暗,复又亮起。

    屏风,中国传统建筑物内部挡风用的一种家具,所谓“屏其风也”。胡姬楼也有屏风,而且上面的画就是一女子在西域舞。

    烛光亮起,那西域,那女子竟是活了过来。

    一字新声一颗珠,转喉疑是击珊瑚。听时坐部音中有,唱后樱花叶里无。汉浦蔑闻虚解佩,临邛焉用枉当垆。谁人得向青楼宿,便是仙郎不是夫。

    除了朱桂和空海和尚,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女子唱完,舞闭,清脆悦耳道:“李景隆,你的钱花完了么?”

    场中众人一愣。朱桂看向锦衣卫,李景隆是李文忠的儿子,锦衣卫应该有他的资料。

    这时锦衣卫立即报告了,李景隆最近出手阔绰,动不动就撒钱打赏。

    不过锦衣卫也报告说了,他们本以为李景隆的钱是李文忠给的,毕竟已经打下了天下,武将们开启自污模式,本就是正常的操作。就是锦衣卫也没想到钱竟然不是李文忠给的。

    “十三皇子,这是我们的失职。我们立即去调查。”锦衣卫说。

    朱桂摇了摇头说:“只怕你们查不到什么。”

    南斗天府星愣了一下,立即又明白过来。那处地下,他们也是进去了的,所以他们已经明白这个世界不是他们想象的世界,而朱桂的本事,他们也是心服口服。

    不然,朱桂接了皇命后,出现在他身边的也不会是天府星了。

    天府星,陽土、南斗第一星、先天八卦:震、後天八卦:艮。傳承、堅硬的岩石、保守穩健。而朱桂身边的这位天府星,也是一个個性堅強有毅力,也很有自己的想法,好比堅硬的岩石的人。

    像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他真心认可,是不会出现在朱桂面前听令的。因为他们的主人从始至终,只会有一个,朱元璋。

    朱元璋不会随便选人的。

    所以才会有历史上的朱棣命令纪纲重建锦衣卫。像这样的秘密组织,他们效忠了一个,就不会再全身心的效忠第二个。因为他们在建立那一天起,只效忠一个,便是他们选拔的基础。

    朱桂看了一眼锦衣卫,笑侃着对李景隆说道:“大侄子,竟然有人给你送钱花。你可真是好命!”

    朱桂没有帮锦衣卫的义务,只不过他也很想知道对方是什么,所以就问了。

    李景隆见对方直接这么出现,脸上有些挂不住,怎么说,他也是国公之子。拿外人的钱……他还是要脸的。低声对朱桂解释了一下说:“十三表叔,它不是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