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71章、比试不要脸

时间:2018-06-13作者:力福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葡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细马驮。青黛画眉红锦靴,道字不正娇唱歌。玳瑁筵中怀里醉,芙蓉帐底奈君何!

    胡姬楼也出现在了朱桂的街道,也只能出现在朱桂的街道。因为大明逐元而建,色目人并不受大明待见。

    胡姬楼也与大明的青楼不同,不管是建筑风格,还是中原优雅内敛的内涵不同,这里红墙碧瓦、曲声明快,加上一些穿着明显更为开放的美伎与胡姬,直让人想流连其中,醉生梦死。

    看那个日本和尚与李景隆的表情便明白了。特别是李景隆,朱桂甚至觉得他特定找日本和尚,就是为了进入胡姬楼。

    胡姬,也就是色目人,以露乳为美。这是大明的青楼看不到的。当然,如果李景隆没有原因便到胡姬楼,他父亲李文忠肯定会打断他的腿。谁让他是国公之子。

    不过朱桂没有管他,反而随着殷勤的老鸨上楼时,想起与那卖艺汉子的约定,扭头对纪纲招了招手。

    “纪大人,我有个朋友一会也要来,麻烦你在门口等他一下。”

    原本约好是去青楼,现在却到了胡姬楼,虽然朱桂相信以那人本事,是可以找来的,但是为了表示自己的尊重,朱桂还是派纪纲到楼下去接。

    至于纪纲后来会成为明成祖永乐年间锦衣卫指挥使,又有多牛比,王爷也敢动。

    到了现在,对朱桂已经不再是什么问题。朱桂想熬死朱元璋与朱棣,仅仅是朱桂心中的道。而纪纲可不是朱元璋与朱棣。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他这个修道者真就被纪纲怼了,那么,这道不修也罢。

    无量光,无量劫,不斩天道不斩君,独留标锚是为人。

    而纪纲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后来有多牛比,但他却知道朱桂有多牛比。甚至朱桂干的许多事,哪怕他能干上锦衣卫指挥使,他也不会干,不敢干,也干不了。朱桂的身手绝对可以吊打他。他套过南斗的话,南斗也不是对手。

    他本以为南斗与将军们是大明最强,但自从监视朱桂以来。纪纲的世界观就已经支离破碎了,至少在个人武力上,是这样。

    另一边,老鸨子带来了一名皮肤白皙的漂亮胡姬,当然,关键是胸白。而那日本来的和尚立即便忍不住了,伴随着靡靡之音与之共同起舞。

    朱桂看了,啧啧感叹。

    外来的和尚会不会念经他还没看到。

    但他肯定是会跳舞的。这似乎很符合他的身份。在日本,贵族与和尚都是会跳舞的。他们出征,会跳上一曲;他们死,也会跳上一曲。

    兴致盎然地与胡姬共舞片刻,和尚便微笑着抽身出来,与一旁的李景隆站到一处,不再喧宾夺主。似乎他这样就已经满足了。谦谦君子风,又或是大德高僧的范儿很足。

    场中众人大多是李景隆带来禁军。这帮糙汉子,本来是奉命帮李景隆找人,但是那大白胸一看,没喝酒,便已微醺半醉,看着那和尚与胡姬跳舞,直接是口哨、掌声四起,纷纷叫好。

    只见那胡姬两脚足尖交叉、左手叉腰、右手擎起,扬起金色宽摆长裙,连连旋转,带着华丽头饰撞击轻碰而成叮叮咚咚的悦耳声音,翩翩回到宴厅的中央。

    她所跳的正是赫赫有名的胡旋舞。

    胡旋舞是通过丝绸之路传来的西域舞蹈,在隋唐时期大为流行。这种舞蹈节拍鲜明、奔腾欢快,多旋转蹬踏,故名胡旋。伴奏音乐以打击乐为主,与它快速的节奏、刚劲的风格相适应。

    哪怕是到后世,也还是色目人的必备舞曲。比如色目电视中常出现的转圈,便是胡旋舞。

    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更不必说这胡姬本身便舞得极美,直击当兵的心脏。

    朱桂有意无意地往日本和尚站立的地方靠拢了去,与他闲聊着。系统已经检测到了和尚身上的暗能,一半的可能和尚是会法术的。

    然而,刚刚认识,所以除了知道和尚是足利义满派来的使节,自己叫空幻之外,并没多聊任何更深入的事情。

    至于李景隆,他的眼睛已经不够用了。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场中,大白腿,大白胸……他完全不知道看哪儿好了。甚至他这时候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忘了。

    李景隆果然是更适合做二代,而不是工作。指望他找刘伯温,刘伯温真的可以凉了。

    甚至朱桂想尝和尚的法,也教李景隆这猪队友破坏了。

    “表叔,表叔,你看,你快看!行摇云髻花细节,应似霓裳趁管弦。艳动舞裙深似火,悉凝歌黛欲生烟。有风纵道能回雪,无人何由忽吐莲。疑是两般心未决,雨中神女月中仙。”

    李景隆拉着朱桂,非要吟诗,弄的和尚单身一人。

    空幻和尚微微颔首,示意自己不在意,脸上依旧是淡然的微笑。

    得!朱桂也不好与其再说话,只能看李景隆发飘。

    酒宴渐进高潮,李景隆已经不乐意只一边看着,他也七扭八扭地与胡姬共舞。只不过人日本和尚是练过的,而李景隆是草包,练“武”不行,更没练过“舞”。所以他上去,除了添丑外,完全没有任何的“美”感。

    “把他拉回来。跳的太丑了!”

    看不下去的朱桂,直接招呼锦衣卫拉人。

    大明上下,谁都知道,没人敢得罪锦衣卫。李景隆也不例外。

    “表叔,你也不帮着拦一下,人家跳的正好呢……”

    谜之自信啊!

    不说他的吃豆腐舞,除了丑态,没有任何的美感外。他又是哪儿来的自信,如果锦衣卫动他,自己会拦?

    明明是自己派锦衣服抓他下来的好吧。

    朱桂斜着眼睛睥他,笑了两声,十分政客的说道:“忘了,哈哈,忘了。”

    李景隆的脸直抽抽。他以为自己就够不要脸的了,明知道锦衣卫是朱桂的人,他硬是装不知道,抱怨。

    没想到这十三表叔睁眼瞎胡说,比自己还臭不要脸。

    李景隆愣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