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70章、欢迎“本事君”

时间:2018-06-12作者:力福海

    卖艺人刚才听到了和尚的点破之语,所以在快到了和尚面前时,那拳头大小的水蜜桃直接掰开,走到和尚和李景隆跟前。

    “这位大师,要不要吃桃儿?”

    粉红的桃肉不断流下香甜的蜜/汁,看上去,便很想尝一尝。

    “没有带钱。”和尚淡淡微笑着。

    “桃儿要钱,幻术不要钱。你既然看透了,当然不敢收你的钱。”

    卖艺人倒也豁达,直言自己就是幻术。

    “这桃子是真的吧?”

    和尚是个未学成佛法的,还不懂人艰不拆的道理。

    “嘘!”卖艺人竖起一根指头,左右瞟了一眼才说道,“听你的口音是倭国人吧?既然有缘,这桃就送给你了。”

    说完,热情地将西瓜塞入和尚的怀中,豪爽大笑着转身而去。

    那桃子竟然是真的?!

    和尚的表情变了一下……

    没了变戏法的,李景隆终于跟朱桂汇合了,并介绍了自己的情况。

    李家是马皇后的人。

    皇家本就这个样子。当皇子们都是皇帝的儿子时,不同的也就是母亲了。

    马氏是皇后,朱标是太子。李文忠与其走的近,很正常。

    不仅是李文忠,其实大明上下,不敢说是全部,但是至少有一半儿以上的人想投在太子、皇后的门下。只不过他们想投,太子与皇后却不一定想收。

    也就是李文忠、刘伯温这样的才有资格。这就是名分的重要性。

    像是朱桂,只要是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没戏的,甚至可以说是未来皇帝严防死守的皇子。所以,没人投他。所以,他病了,也没人来探病。

    只要想在政坛上混,这点儿道理没人不明白。

    至于李景隆……这就一坑货,所以他是把什么都说了。

    刘伯温是马皇后的人,刘伯温失踪,最急的便是马皇后。

    如果说朱桂是朱元璋派出来找人的,那么李景隆这坑货便是马皇后派出来找人的。

    当然,马皇后倒是想派李文忠,毕竟刘伯温很重要。然而哪怕再重要,也没理由让大明的三军总司令,并总理大臣去找一个参谋长。

    所以她找了李景隆。毕竟李景隆再坑,这点儿事总办的成吧。她又哪儿知道李景隆只有更坑,而没有最坑。

    他竟然一点儿保密意识也没有,找了个日本和尚帮忙,更是告诉了朱桂。

    朱桂可是皇子,只要朱桂跑老朱那儿告刁状,让老朱知道马皇后绕过他,指挥他的大臣。哪怕马皇后再得宠,也不会好过。

    就好像历史上汉武帝的卫子青一样。她就是那么得宠。汉武帝起了疑心,照样杀太子,杀了她。

    这就是帝王。

    那么告不告这刁状呢?朱桂想了一下。

    马皇后派出的是李景隆,而不是李文忠。如果她派李文忠,朱元璋肯定会担心。因为这代表了朱元璋的三军总司令已经听令于太子。然而,李景隆却是差了把意思。

    更重要的是,这对朱桂有什么好处吗?

    完全没有。哪怕朱元璋废后废太子,得利的只会是不知哪个幸运儿,反正不会是自家。

    而且修炼有成后,自己不见得就比坐皇帝差了。只要熬死了朱元璋与朱棣,大明还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管哪个当皇帝,敢不听?抽他丫的,顺便采点儿暗能,蛮好的。

    这儿是中国,长辈抽晚辈,那叫“为晚辈好”,但是反过来就不行了。

    儿子抽老子,这叫“遭雷劈”。哪怕朱桂想抽朱棣都不行,除非他跟秦王换一换,从老十三变成老二。不然他这当弟弟的真心不好抽朱棣。所以努力修炼,熬死他们,这反而是最高利效比的“躺赢”。

    既然是注定了什么都不干,以后的皇帝也要听自己的,那么干什么还要多事。

    就像是朱允文,绝对的是躺赢的代表。如果他什么都不干,他绝对是大明的皇帝,朱棣也不敢反他。朱棣八成可能会继续在辽东,在棒子身上寻找他土皇帝的优越感。

    然而朱允文身边的人却是一大帮子权力狂,总觉得这权力交自己手中,才是对这个国家好。

    真真是谜之自信。儒家上千年的忽悠,不仅忽悠瘸了皇帝,也忽悠瘸了自己。哪怕是玩崩了一个又一个的王朝,不管是汉人的,还是胡人蛮族的。他们的谜之自信从来都没变过。

    这也是朱桂不参与的原因。比起“国家落自己手中才会更好”的谜之自信。朱桂现在连修炼都没有理清啊!

    有些东西朱桂愿意重新定义,但是有一些他却不愿意动。这个世界,对可以是错,错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情况下,也可以是对。那么,总要保留一些作为锚,作为人心道心的标。如果没有所有的标锚,一切都是新的,重新定义的。那么到那时,到底是朱桂修了“道”,还是“道”重新定义了他。

    当李景隆介绍说这是日本真言宗的和尚,朱桂便立即起了兴趣。

    日本的真言宗祖师是空海和尚,他作为遣唐使来大唐求学,拜在惠果大师门下,并在长安学习密教,回国后创立佛教真言宗,在11区历史上的地位非常之高,甚至和唐僧一样属于超级大ip。

    而且更牛比的是空海和尚大唐话不太好,所以在惠果法师口述九字真言时,把九字真言抄错了。然而,虽然他抄错了,但是却依然有效。这就牛比了。也是朱桂正需要的。

    学习,掌握,重新定义。这本就是朱桂的道。也是系统教导的神河文明的道。

    虽然真言宗从一开始便抄错,也就是说学都没学好,就更不用说掌握了,但是人家弯道超车,直接定义对了,便值得朱桂接触,采集他的资料。

    日本的和尚与其他和尚不同。日本的和尚不仅可以结婚生子,甚至连庙也是子承父业。所以与日本和尚加深感情,一定要去青楼,也就是日本的红灯区。

    当然了,虽然说是去青楼,但是朱桂绝对是不会带日本和尚上中国的青楼,只能上歪果仁,也就是古代统称胡姬楼的青楼。

    这不是朱桂在歧视大明的国际友人,而是因为古代的中国在歧视他们,古代的中国也有这歧视的本钱,所以大明的姑娘是不接待国际友人的。看不上,真接待了,这姑娘以后就没大明人要她,非失业不可。

    也正是这样的背景下,也才会有日本国“借种”计划,这样不可思议的计划。

    所以真不是朱桂在歧视他们,是中国在歧视他们。

    大势所在啊!

    朱桂真心不是歧视,这叫入乡随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