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69章、支锅

时间:2018-06-12作者:力福海

    朱桂听懂了系统的介绍。也就是说,在法术上,汉子的儿子施展的是走阴。在科技上,能达到同样目的是生命本质传送。

    科学与神学,本来便是大道上的两条路。

    众人一片叫好,哪怕是被汉子骗了,他们也不希望那小孩子真的死掉。

    这是真正的叫“好”,人性的叫“好”。

    唯独身旁一个和尚,对着一位穿着讲究的男人轻轻说道。

    “这是幻术。”

    “嘟--发现异常能量,定义资料幻术。”

    呃--好吧。系统有时候就这样,会慢上个一拍半拍的。运算速度慢,就这样。朱桂甚至可以感觉到系统从自己大脑中调用的资料,《水浒》:“偶游崆峒山,遇异人传授幻术,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

    除此之外,系统在记入“幻术”的同时,也在归纳总结:手插油锅,运气伤人。

    同时就连朱桂记忆中,还流着鼻涕的时候,就有人将整个世界交给了他:你是朝阳,你是花朵,你是接班人……

    在系统这儿,尽皆归入了虚幻。是错觉,不真实的幻术。

    比如爱情。

    比如接班。

    ……

    看了下系统的提示,朱桂便把目标投注在和尚身上。

    和尚,朱桂没见过,但是和尚身边的贵族,他认识,是李景隆。

    “表叔!”李景隆看到朱桂,立即开心的跑了过来。

    自从跟着朱桂一起下墓,李景隆便对这些神神秘秘的事感兴趣了。可惜朱桂不教他。

    朱桂不教,李景隆是不敢逼的,但是柯奇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

    出了地穴,李景隆便点上一班人马,对柯奇进行逼迫。害的柯奇连赏赐也不要了,连夜逃跑。

    李景隆就是一坑货,现在就是。

    不过朱桂看到李景隆,嘴角却是扯出一丝微笑。这是因为李景隆如果敢坑他,他是绝对不介意揍人的。李景隆身为大明第一坑货,他的身上也是有暗能的。

    只不过他的暗能品性不好。

    俗话说得好,虎父无犬子,而李景隆正是堂堂的虎门将子出身,由于其父的开国威名,他一继任曹公之位,便受到了皇上的极大信任与赏识,即便本人丝毫未做出什么贡献也肩负重职。朱棣发动靖难之战时,耿炳文首战不捷便被朱允炆撤下,令李景隆担任将军带兵与燕王抗敌。谁知李景隆为人自负,又丝毫不懂用兵,不把老将放在眼里,撤下良将,没有谋略,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却最终大败而归。

    朱棣上位后,重用降臣李景隆,但最终由于群臣不满,将其弹劾,软禁在家中。

    以至于后世的高端黑,称其为“大明第一战神”。

    这就是李景隆的暗能之源。

    老实说,朱桂哪怕揍李景隆,也不会采集他身上的暗能。毕竟是修玄的。这就像是炼气,霉气也是气的一种,然而除了姜子牙的老婆之外,又何尝有第二个人专修霉气。

    或许霉气本身并不会太过伤害修士的身体,但是心灵,甚至是心境,就不一定了。用句老话来说,就是“胳应”。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李景隆。李景隆无能是事实,可是使用李景隆,黄子澄这帮成事不足,坏事有余的朱允文,其实也是一种无能。

    人以群分。朱允文配李景隆,没什么不对。反倒是最后,李景隆成了“大明第一战神”,而朱允文却是获得了同情居多。

    无能的朱允文用了无能的李景隆,最后只李景隆成了无能的代表,从这个角度上说,朱允文也是够坑的。如果不是他瞎搞,就朱元璋的布局,李景隆又怎么会“遗臭万年”。

    不要忘了。李景隆是无能,是不是朱棣的对手,但是换一个人上场,就干的过朱棣了?

    只要是干不过。0分与59分,在历史的记载下,都是不及格的。

    0级,从未上过战场的李景隆,打的赢99级,打老了仗的朱棣,才是真的不合理了。

    打不过是正常,打的过才是不正常。

    而且,就允文朝对武将态度,万一……只是说万一。如果李景隆打赢了朱棣,恐怕他在朱允文手下的结局只会比历史上更惨。

    朱允文削藩成功后,绝对会打死走狗。

    也就是说,不管李景隆有能,还是无能,他的历史结局都好不了。

    所以朱桂只对李景隆点了点头,便又转向艺人汉子。

    这时,围观群众已经忍不住伸手摘桃了,反季节水果,这时代还是很新奇的。就是朱桂也好奇。

    忽然眼前一晃,桃子消失不见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又是一阵叫好,有阔绰者往场中掷些银钱,算作给卖艺人的打赏。

    众人打赏,卖艺人一个个去捡。

    到了朱桂身前,朱桂笑着说道:“先生真是好本事啊。”

    “雕虫小技,上不得台面的。”卖艺人抬头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口中连连谦虚道,“也就用来博大家一乐,公子看得可还高兴?”

    朱桂从腰间钱袋掏出一点碎银递过去,诚恳说道:“不仅看得高兴,还很希望再和先生多聊聊这幻术,想在晚上宴请先生,不知可否赏脸?”

    卖艺人停下手中活计,站直了看着朱桂,仿佛在揣测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男人的真实意图。

    看了一会儿,没有同行的气息,倒是一身的华贵,更像是个好奇的富家贵公子。他突然咧嘴一笑,问道:“有酒喝吗?”

    “有。”

    “有肉吃吗?”

    “不仅有肉,还有女人。”朱桂冲卖艺人眨了眨眼,给出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哈哈,好。在哪?”

    “傍晚,那儿。”朱桂笑着,一指身后的青楼。

    汉子的幻术,汉子的走阴,甚至汉子的反季节水果。朱桂都是感兴趣的。

    卖艺汉子答应了,然后继续去讨要其他人的打赏。只是在离开朱桂身前,汉子抱拳念叨了一句:“锅支吕梁,路走长洛。”

    朱桂没有回应,汉子也没有多说什么。放下抱拳的双手,继续去讨要赏钱去了。倒是汉子的儿子对朱桂笑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