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68章、偷桃

时间:2018-06-11作者:力福海

    惊讶,一闪而过。 朱桂瞬间便想到,青楼在古代,从诞生的第一天起,便被赋予了细作的功能。

    郭家作为起兵的反王,拥有青楼实在是太正常了。除了朱桂一句话,引出他,惊了一下外,其他的人也没什么好好的,历史书都有写,所以朱桂知道他才是真正的大老板后,直接便问了。

    “死了?这个还真说不准。”

    当朱桂说出“打探消息”,郭老舍便脑补了朱桂已经知道一切。作为这时代的人,他只会以为朱桂发现了什么。至于穿越,了解历史……除非郭老舍是个穿越客,否则,脑洞真心开不了。

    既然朱桂知道了一切,却没有向他动手。郭老舍便只能出现,并配合朱桂。

    而在郭老舍的心目,朱桂城府不浅。这应该是他长大了,要构筑自身的势力了。

    对此,郭老舍并没有不满。因为郭老舍从不是个野心家,如果不是朱元璋疑心太重,青楼他都会交出去。

    可是朱元璋建立了锦衣卫,说明他对情报的重视,以及疑心。

    如果不是朱桂偶然说了打探情报,青楼只会是青楼。

    “刘基为博位,以阵局助陛下,可是得罪了不少人……”

    郭老舍没有隐瞒,把他知道的,全都说了。

    只不过他的情报一给,情况也更复杂了。

    因为这是争龙。而争龙便有扶龙的。

    如果说刘伯温扶的是朱元璋,其他人,像是陈友谅与张士诚,甚至包括郭子兴,小明王都是有人扶的。

    这么多的势力,朱元璋是最弱的鱼腩,他杀出来,杀了多少人,又坏了多少人的谋划,又有多少人想他死。分析都分析不出来。

    太多了。

    这么多的死对头,弄的朱桂也有些懈怠,想着干脆把青楼的资料报去算了。当然,朱桂不会见过郭老舍之后,便去见朱元璋,那只会害了郭老舍。

    舅舅给自己消息,自己却害的舅舅被杀。哪怕那不是朱桂的舅舅,他也不会这么干。

    这便是人性。也是他愿意保留的。不然,连人性都没有了,哪怕是成了神,那神还会是自己吗?

    所以朱桂不再去青楼,而是在街市闲逛了起来。由于朱桂这儿没有宵禁,治安还好,很是热闹。各行各业做生意的,还有抬着彩楼,吹吹打打的。

    虽然大年已经过完,但是朝廷的管制,年过的并不好。直到朱桂这儿开了个口子,所有人立即拥挤过来,热闹起来。

    入驻的商家多了,游人也多了,人们把四面围得像堵墙,水泄不通。

    跟着人流,看着热闹。只听得人声嘈杂,突然鼓乐喧天,震耳欲聋。街市一角有一个人,领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童子,挑着一副担子,好像说了一些话,只是人声鼎沸,哪怕朱桂体质超过常人,五感敏锐,想从这么噪杂的环境听清他兄什么,也不容易。

    仅隐隐约约听到这是个要变戏法的。

    那人刚要表演,有人先问道:“耍什么戏法?

    那人回答道:“我能颠倒生物的时令,生长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大过年的我要表演的是种桃。”

    这可是个新鲜事。大明的冬天很冷,冰雪都未化尽,这时却有变戏法的要变桃子,当然是受众人欢迎的。

    耍戏法的拱手作礼,脱下衣服盖在竹箱,故意装出一副埋怨的样子说:“乡亲们委实不明白事理,眼下冰还没有化,叫我哪里去取桃子呢?不去取吧,怕惹得乡亲们生气,这可叫我怎么办?”

    他的儿子说:“父亲已经答应了,又怎么好推辞呢?”

    耍戏法的人为难了一阵子,说道:“我认真想过了,眼下还是初春天气,冰雪还未融化,在人间哪里能找到桃子啊?只有王母娘娘那蟠桃园里,四季如春,兴许会有桃子。可是,必须到天去偷,才能得到桃子。”

    儿子说:“嘻!天可以像有台阶似地走去吗?”

    耍戏法的说:“我自有办法。”

    说完,打开竹箱子,从里面取出一团绳子,大约有几十丈长。他理出一个绳头,向空一抛,绳子竟然挂在半空,好像有什么东西牵着似的。眼看着绳子不断升,愈升愈高,隐隐约约地升到云端,手的绳子也用完了。这时,他把儿子叫到身边,说:“孩子你来,我老了,身体疲乏、笨拙,不去,你替我走一趟吧。”

    接着把绳子头交给儿子,说:“抓着这根绳子可登去。”

    儿子接过绳子,脸显出很为难的样子,埋怨说:“爹爹真是老糊涂了,这样一条细细的绳子,叫我顺着它爬万丈高天。假若途绳子断了,掉下来也是粉身碎骨。”

    父亲哄着而又严肃地说:“我已经出口答应人家,后悔也来不及了,还是麻烦儿子去走一趟。不要怕苦,万一能偷得来桃子,一定能得到乡亲们的赏赐,那时我一定给你娶个漂亮的媳妇。”

    儿子无奈,用手拉住绳子,盘旋着向攀去;脚随着手向移动,活像蜘蛛走丝那样,渐渐没入云端,看不见了。

    过了一会,从天掉下一个桃子,像碗口那么大。耍戏法的很高兴,用双手捧着桃子,游走一圈,让围观的人看个真切。

    所有人都伸着脑袋看了老半天,却没人说的清是真是假。这时,绳子忽然从天落下来,耍戏法的惊惶失色地喊道:“糟了!天有人把绳子砍断了,我儿子可怎么下来啊?”

    又过了一会儿,又掉下个东西来,一看,原来是他儿子的头。他捧着儿子的头哭着说:“这一定是偷桃时,被那看守人发现了,我的儿子算完了。”正哭得伤心时,从天又掉下一只脚来;不一会,肢体、躯干都纷纷落下来。

    耍戏法的人很是伤心,一件一件地都捡起来装进箱子,然后加盖说:“老汉只有这么个儿子,每天跟我走南闯北。如今遵照乡亲们的请求,没有料到遭到这样的惨祸,只好把他背回去安葬。”

    然后,他又跪下哀求说:“为了去偷桃子,我儿子被杀害了!乡亲们可怜小人,请赏给几个钱,也好收拾儿子尸骨。日后,我死了也当报答各位乡亲的恩情。”

    围观的游客很惊骇,他们只是图个乐,根本没有想过“天”的悲剧,现在人死了。同情加内疚之下,各自拿出许多银钱赏他。他接过钱塞到腰的长布袋,这才用手拍打着箱子,招呼说:“八八儿啊,不赶快出来谢谢各位大人的赏钱,还等到什么时候!”

    忽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孩用头顶开箱盖,从箱子里走出来,朝堂叩头。一看,原来是他的儿子。

    “嘟--发现术法,走阴。发现阳烈科技,生命本质传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