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67章、一份产业

时间:2018-06-11作者:力福海

    朱桂在纳气,系统没有出声。宿主的路线,它并不会过问。神河文明的神既有批量制造的,也有因材施教的。批量制造形成的是底蕴,是文化,但是真正强大的永远是因材施教。

    石头山由于南北斗的阵局变的引来了许多的天地元气。

    这是朱桂选中这里的原因,但同时也难免召来了其他的存在。

    一只黑猫趴在一块石头之上,它在观察朱桂“纳气”的过程中,同时心中也在判断着。。

    “他怎么会那么弱?难道那真的是关羽上身?”

    黑猫的眼睛不禁眯了一下,它是因为朱桂的强大而来,但是它来了,却没有看到朱桂的强大。甚至如果不是它一直跟着朱桂,它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同一个人了。

    “啊,好舒服,明明什么运动都没有做,却是出了一身的汗!”

    这时,响起了朱桂的声音。

    只见他站起身,伸展手臂,在原地简单地活动了一下身体,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

    “这‘纳气’还真是神奇呀,竟然可以将身体的疲惫一扫而空,果然中国人还是要修炼真气。”朱桂的一张脸,挂满了兴奋的神色。似乎是对这很满意似的。

    “差的实在是太多了。”黑猫却是越看越是不满意。

    “我感觉只要再这样‘纳气’下去,身体会发生神奇般的改变,这便是成仙作祖吗?”朱桂一脸期待,以及向往。

    “这不过是在‘纳气’的过程中,进行淬体而已,想要真正地完成初步淬体,他这种速度实在是太慢了。”黑猫的判断愈发的精确。

    黑猫看了一会儿,觉得它已经知道了朱桂的实力,舒展下身体,那猫离开了。

    “系统,它真的离开了吗?”朱桂向系统问道。

    “嘟--诡异已经离开。”系统提示。

    黑猫自以为自己的跟踪术很厉害,然而它还是被系统发现了。

    “不知道刘伯温的失踪与它有没有关系。”朱桂心中想着,却无法肯定,因为黑猫是诡异。如果朱桂多给系统暗能。击杀,是有可能,但是抓活的,问口供,却难了。

    大明的南京是一个非常繁华富庶的大型都城,由于刘伯温的失踪,大量巡逻士兵的出现,这里已经实行了严格实行着里坊制和宵禁制。

    老朱办事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不过,老朱的行为却加快了朱桂建成的饮食一条街的繁华。朱元璋的儿子总是有特权的。在这儿,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罢,都可以尽情消费与活动。

    当然,朱桂的身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这儿一旦发生违法活动,朱桂总会第一时间出面惩罚。

    虽说朱桂的目的是采集暗能,但是却也确确实实让街市井井有条。

    井井有条的察华永远是大国彰显自身的窗口。这个窗口的存在,除非皇帝发话,否则是没有不开眼的敢关闭它。

    当然朱桂也不是不做事的。他是派了人四处搜集情报。

    世界各地的情报都有。近的,是日本的“铜钱将军”足立义满对大明自甘称臣,这也是大明与日本唯一的“蜜月期”,到宁波争贡后倭寇来袭的“冷战期”,最后到丰臣秀吉侵朝,真刀真枪地和明朝大战了七年。终明一朝,两国的官方关系,完全是“隔海相忘,老死不相往来”的敌视态度。

    远的自然是这个年代吊炸天的帖木儿帝国,打败中亚无敌手,还顺道灭了差点灭亡欧洲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历史上帖木儿帝国的统治者帖木儿在永乐二年组织东征,想要灭亡中国,没想到次年就死了,东征计划就此流产。

    但现在才洪武朝,帖木儿帝国无疑是强大的。

    京城的爷们儿永远八卦这样的大事,不管这个皇城在哪。

    只不过这都不是朱桂想要的。关于刘伯温的事,从头到尾,一件也没有。

    对朱桂而言,唯一的收获也就是他的街区愈发繁华了。南京最大的青楼也搬了过来。毕竟青楼吃的就是晚上这口。唯独可惜的是,哪怕是南京最大青楼的头牌姑娘虽然发型时尚、衣着鲜艳、妆饰华美,可就是这个长相嘛……对一个后世见惯了各种天然与人造美人的朱桂来说,实在都只当得上一个“姿色平平”的评价。

    不是青楼方便打听消息,朱桂都不乐意的来。

    后来和其它才子们混熟后才知道,大青巾们追捧名伎往往并不看重相貌,而是更重才艺。

    明初是大明的特殊时期,是大明敦厚期。文人士大夫比较活跃,经常在青楼雅集宴饮,诗文唱和。

    琴棋书画?唱歌跳舞?

    那都是基本功!

    至于后来,像书上说:“西门庆又脱下他一只绣花鞋儿,擎在手内,放一小杯酒在内,吃鞋杯耍子……”

    这种畸形的审美观,在明初是看不到的。

    以至于朱桂到了这儿,也不得不做了回文抄公。

    当然,这绝非是装逼打脸之类的狗血。朱桂是老朱的儿子,也没人敢来打他的脸。

    事实上不仅没人打脸,反而是青楼老板送钱来的。只不过人家送的隐蔽一些,毕竟还没人敢当着朱元璋的锦衣卫送钱。

    老板的借口是要皇子的诗词做宣传,给的润笔费。

    当然,由于是皇子。这润笔费自然不会是一次性的多少的银子,而是干股。老板是想找个靠山。

    对送上门的干股,朱桂收下后,自然要写好一些。像什么“人生若等如初见”,这是肯定要写的。

    不装逼,也没人想当草包。

    只不过经典就是经典,这样十数日过去,他的“诗作”直接便四处传播了。老板甚至想让朱桂多写几首,为朱桂出诗集。直到朱桂说他要用青楼收集情报,老板才消停下来。

    只不过消停不久,朱桂便见到了一个没想到会出现的人。

    “莫非他不是失踪,而是死了?”

    来的人不是外人,竟然是朱桂的便宜舅舅郭老舍。而且这青楼也是他的。

    不,说是他的不算准确。应该是开在大明的许多青楼都是郭家的。青楼本就是郭子兴建立,收集情报的机构。郭老舍只是继承了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