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6踪4章、刘伯温失踪了

时间:2018-06-09作者:力福海

    做人,本就是要占领道义的至高点。更何况朱桂确实有法子,哪怕说的伟光正了一些,不要脸了一点儿,但绝对是真话。

    但是,太子却是愈发的不信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更何况明知不可能,还要听其瞎比比,太子没这么闲。

    太子一行人离开,朱允通忍不住问:“父王,十三叔会不会是在收买人心?”

    “允通。”

    “是,父王。”

    “以后少看些勾心斗角的书。这样的收买人心,就是你皇爷爷也收买不起。”

    太子朱标叹了口气,他今天听多了自家十三弟的说法。朱标甚至希望朱桂是在收在人心。

    当然,他是不信朱桂可以赢利的。他甚至怀疑朱桂撑不了多久。

    “唉!老十三,今天的一切,我会如实上报父皇的。希望父皇可以看到你的心,恢复你的王爵。”

    大人的世界是利益的世界。朱标明白朱桂是与皇位无缘的,因为朱桂是老十三,他前面的哥哥们实在是太多了。

    既然不是为了皇位,那么只有一个了,他的王爵。

    人,总是有一个目的。

    至于朱桂说的让大明百姓吃好穿好……哈?我信你瞎咧咧。

    连年征战,中原凋敝,水利工程荒废,百姓一年所得,甚至不够支付朝廷的税收,大家纷纷逃亡。中原必须休养生息了。

    休养生息是黄老之说,每当天下疲惫,几乎每个人都挣扎在生死线上。便是使用黄老之说的时候。

    看看百姓们衣不蔽体,吃的更糟糕,比牲畜都不如。他这太子也是心痛的,必须休养生息,绝对不能再压榨了。

    可话又说回来,不压榨百姓,哪里有钱养兵?

    更不用说蒙元未灭,还是要动用大军。哪怕是开始了卫所制,犒赏三军,还是要上百万贯。

    这么大的开销,愁死个人!

    一个国家都做不到的事,他凭什么做的到?既然是做不到,却还要做,必然有其目的。

    按照常理,朱标猜出了朱桂的“真正目的”,只能写下这份奏折给老朱。

    朱标甚至忍不住道:“老十三,你就这么信不过我这兄长吗?”

    至于朱桂说的什么住宅房,朱标更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同时,得了太子的奏折。朱元璋把朱桂叫进宫里,直接训道:“小王八羔子!你是不是闲的蛋疼。又给你太子哥找麻烦?”

    “哈?父皇,我找什么麻烦了?”朱桂有些懵逼。他们不是吃好,喝好吗?找什么麻烦?难道是自己揍了蓝玉,太子告状了?

    “小王八羔子,你还不承认是吧!你小子,二十文,烤鸭吃到饱。怎么,你就这么不喜欢钱?让人吃穷了你,丢你老子我的面是吧?”

    随着老朱的叫骂,朱桂是听明白了。当然不是说老朱骂自己王八羔子,他自己是王八的明白。这种明白是早明白了。已经习惯了的说。

    “父皇,我开这个饭馆,一是解决乡亲们的困难,二是给大家伙提供便利。尤其是军中的兄弟,很多人还是光棍汉,军中的伙食也不算好,大家过来敞开了吃,我最多亏几文钱,却让大家伙吃得高兴,多好的事情!再说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大肚汉,薄利多销,总能赚点辛苦钱,而油水这东西吃多了,人也就不再那么能吃了。回头我准备增加送餐业务,还能多招募一些跑腿的,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踏实!”

    骂归骂,朱桂还是实话实说。他不可能骗老朱说亏钱。因为老朱是有锦衣卫的,这时候按照他们的“常识”说了。以后锦衣卫查出来,老朱是绝对不会承认,不赚钱是自己蠢的。到时候,还要朱桂解释,反而更麻烦。

    “赚钱?好,里面还有老子的股份,记好了,月底,老子要见利钱。”

    “是,父皇。月底一定送进来。”朱桂同意道。

    “你,你……”

    朱桂答应,老朱却是更生气了。因为“常识”,朱桂是亏定的,他却还要交钱。这是干什么?赌气吗?

    老朱此时的心态不是皇帝,而是中国千百年来的老农思想:

    一、他想让朱桂认错。

    二、他绝对不允许儿子丢人。他是大明的皇帝,皇帝的儿子却破产了,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涨价,必须涨价!”朱元璋下了命令。

    比起儿子低头,他还是先处理了有可能的丢人。

    “涨价?涨多少?父皇,军中与大人们的俸禄可不多,涨的多了。他们也买不起。”

    其实朱桂也不想卖这么便宜,这可是肉,也没人会与利润过不去。然而大明的国情摆在这了。就那么点工资,鸭子卖贵了,得有人买的起啊!

    就算是有钱的吃货,面对老朱的锦衣卫,他们也不敢天天来吃。

    所以薄利多销什么的,根本就是老朱逼的。

    面对“买不起”三个字,老朱窘了。自己开的工资是个什么水平,他又岂会不知。不知道也就不会有太监而聂的一番真心话了。

    他是皇帝,但他也变不出钱来。

    “每一份涨五文。”朱元璋的声音小了。

    “是,父皇。”涨的五文是朱元璋的面子,朱桂不会不给。

    老朱招朱桂进宫,本来很生气,因为这个儿子太皮,老怼他太子哥哥。

    然而真的召来,一训。问题的源头竟然是出在自己身上,是自己的工资开低了。

    老朱自己一琢磨也就明白了,不是儿子不想卖高,而是价高了,没人买的起。就像老朱自己,一天最多一只鸭,因为吃的多了,太贵了。

    是的,这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因为工资开的低,所以鸭子不能卖贵,卖的贵了,买不起。老朱的官相当一部分还要靠着家里的资助才能在京城里租房子过日子,贪吧,又有锦衣卫盯着,没人想剥皮填草。至于加工资……老朱也穷啊!他连自己的军队都养不起。

    “不行,得给这小子换个差事,不能让他瞎折腾了。”

    涨工资,老朱没那个财力。儿子破产,丢面子,也同样不愿意。所以重新给朱桂一个差事,让朱桂从这泥泞中脱身,绝对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小十三,你既然想做事。那父皇就给你个差事。刘基,朕已经多日不见人了。锦衣卫也找不到人。你说你是修炼的,帮父皇找找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