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63章、被打傻了吗

时间:2018-06-09作者:力福海

    “腻?”朱桂想笑,等对方吃腻了,钱他也赚到了,只不过这不是朱桂的目的。“太子兄长说的没错,什么吃多了都会腻。不过我这家饭馆达官贵人从来都不是我的目标,因为我的定位就是亲民廉价美食。”

    朱桂看的明白,虽然老朱、蓝玉这样人身上都有几十的暗能,远超普通人,但是老朱蓝玉才有多少。而他,不过建了一个御道,便每天可得一点暗能。

    普通人虽然仅仅有一点暗能,彰示着他们在这世界上的存在,但是那是因为他们仅仅是工具,是因为他们吃不好,穿不好。

    说白了,也就是说他们从生物上的人,到社会性质的人,从一出生,就被限制死了。没有自我的发展,自然也就不会有暗能生成。

    “廉价?能多便宜?”

    “一只20文,半只10文,另外正式开业之后,会有鱼汤和咸菜赠送,对了,面饼管饱,吃多少随便加!”

    “你疯了!”

    太子与秦王几乎是异口同声,全都不敢置信。这时代的肉有多贵,一个饼1文,一只烤鸭才收20文,也就是20个饼。然而20个饼,根本不可能养大一只鸭子。就是老朱,也仅仅一天吃一只。正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了爽朗的笑声。

    “外甥,听说你开饭馆了,舅舅来捧场了。”

    朱桂往门口看去,是郭老舍。

    郭家是为王前驱的存在,在残酷的战争岁月里,郭部许多将领先后战死,幸存者如邵荣、赵继祖等人等人也在至正二十二年被朱元璋以谋反的罪名处死,其姓名功绩与其遗骨一起,湮没于历史的荒野之中。

    到郭天爵一死,朱元璋便以郭子兴的亲信、部将和爱婿的身份,成为郭氏眷属的保护人。

    而郭老舍能活下来,是因为他母亲,也是郭惠妃的母亲。郭子兴有两位张姓夫人,其侧室小张夫人,育有一女,是郭子兴最小的女儿。当初郭子兴与妻子商议,要为朱元璋择配,是小张夫人说:“方今天下大乱,正当收揽豪杰,一起成就功业。我观此人举止异常,我不收之,一旦为他人所亲,谁与我共成事业?”提醒了郭子兴,才决定将好友马公之女许给朱元璋,使之成为自己的养婿,有了这样一层关系,朱元璋自然不会跳槽了。而反过来,朱元璋也由此成为主公之婿,上升之阶亦顺畅了。

    郭子兴一死,小女儿也成了老朱的惠妃,老朱与郭老舍也就成了亲郎舅。

    当然了,也是郭老舍会做。他从未表现出对权力的争夺。相反,他还一直帮忙压制自己的亲外甥们。

    就连朱桂犯了那么大的错,他也没有帮忙求情。

    现在朱桂做起了生意,他反而亲近了过来。

    “有什么好酒好菜,都给我们拿上来,放心,一定按价格付钱,你的规矩我懂!”郭老舍笑呵呵说道。

    他吃了饭,送了钱,也就离开了。似乎他就是为送钱来的。

    太子与他客气了两句,但也是毫无营养的话。

    其他人都客气一句,便甩开腮帮子,一是肉确实好吃,二是他们面对郭家,确实没多少好说的。郭老舍说白了,就是老朱展示自己仁义一面的一面旗帜罢了。

    埋头吃,自然是吃的很多。

    朱桂很体贴,让伙计给他们添饭。而蓝玉更加不会跟朱桂客气,烙出的饼子,蓝玉一个足足吃了一斗!

    烤鸭没了不说,就连咸菜和一大盆汤都没了,就这样,蓝玉还意犹未尽呢!

    他拍着鼓鼓的肚皮,笑呵呵道:“十三皇子的饭馆好,价格便宜,量给的也足,烙饼好吃,我以后一定常来!”

    他擦了擦嘴巴上的油,乐颠颠又道:“不光我要来,还要招呼其他兄弟,一起捧场!”

    这是记恨砸场子的?

    听蓝玉这么说,太子父子俩的脸色都不自然了。

    一个饼,至少值一文钱,一只鸭就不说了,还要油盐调料,锅碗瓢盆,还要请厨师伙计,还有店面装修……全都加起来,朱允通算都不用算,要都是蓝玉舅姥爷这样的军汉,能把饭馆吃关门了。

    “父王,十三叔会不会赔死啊!”朱允通小心提醒太子。

    但是他朱允通都看的出,朱标又怎么会看不出。

    作为大明的管家,这帮子军汉们多么能吃,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单是为了养他们,大明便吃穷了。这也是朱元璋搞出卫所制的原因。

    朱标觉得蓝玉做的过了,他不得不提醒朱桂道:“十三弟,我算了一下,如果加饭不加钱,你赚不到的。或者说,你有别的办法?”

    他觉得朱桂肯定另有打算,不会干赔本的买卖。自己这帮兄弟,包括他父皇,都是这样的人。

    朱桂却伟光正,装了一波逼道:“兄长,大明的百姓太苦了。蒙元近百年的收刮下,百姓困苦无依,到处都是低矮的土坯房,昏暗肮脏,小孩子一个个黑瘦黑瘦的,连衣服都没有,光屁股到处跑。”

    其实鸭子这玩意儿,真心用不了多少成本。就像后世,菜市场一只鸭,50元。然而买一只烤好的鸭,15元,甚至扫扫二维码,免费送你吃。

    二十一世纪的养鸭法,都如此强大,更不用说系统给出的营养餐直达鸭胃,不仅拥有鸭子成长的营养,更有着镇定的作用。

    按照能量守恒,运动越少,能量消耗越少,越容易长肉。就像养猪,吃了睡,睡了吃,长的就是快。

    当然,这是朱桂的商业机密,朱桂就没有告诉太子的必要了。他们的关系还没那么好。

    而且为了保密,制鸭食与填鸭的都是朱桂手下那帮子工匠的家人。

    这时代,没有多少敢出卖主家的工人。皇帝的儿子,更是没人敢了。

    “十三弟,我说真的!”朱标的表情更怪了。

    朱标心说:我关心你,你却跟我瞎比比,说无私奉献。父皇以一国之力都养不了这帮子大肚汉,你这是逞什么能?

    朱标甚至忍不住地去想,自己的十三弟,是不是让父皇一脚踹傻了?

    仔细想一想,还真有这样的可能。因为自打朱桂醒来,他所干的事没一件是正常的。完完全全不像个王爷会干的。不!正常人都不会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