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60章、真就一个实验啊

时间:2018-06-07作者:力福海

    蓝玉鄙夷朱桂的见识,大明王朝,朱元璋也好,常遇春……包括他蓝玉,哪一个起兵的时候不是驱逐鞑虏,解放奴隶。但是解放,解放着,他们自己却变成了奴隶主。

    朱桂干的这些,其他人,哪个没干过。朱元璋干过,徐达常遇春也干过,甚至他蓝玉也正儿八经的弄过契约,可惜不管他们怎么弄,看起来用处都不大,比如朱元璋命令图子监生为工匠扶棺,不仅没有提高匠户的身份地位,反而显得是矫情随意。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是大老粗,直到大青巾们告诉他们这是“奴性”,儒家说奴性,认为,天下人就是帝王的奴隶。儒家认为人生意义,就是成为“人上人”。“人上人”就是“奴上奴”的婉词,“人下人”是“奴下奴”的婉词。

    儒家还进一步把“人上人”美称为“君子”,把“人下人”贬称为“小人”。把同为奴隶的“君子”、“小人”强作分别,然后以“君子”自居,以示有别于“小人”,不过是儒家的自我贴金而已。

    这样的解释,似乎是很妥当了。

    老朱他们信了,虽然不甘心,但他们别无他法。他们的见识决定了,他们只能去“信”。

    可在朱桂眼里,这不过是一个概念的问题。儒家用自己的学说制定了善恶对错,所以《春秋》不是史,是儒家的经。

    但是哪怕朱桂是这时代的人,估计他也不会去认可。儒家可以制定的,他也可以。

    更何况,他来自后世,从管理一个国家的法度,到管理一个企业的规矩。应有尽有。

    这些现成的法规制度,他完全可以放开手去试。因为后世的这些,都是已经证明过的,有利国家民族的。

    朱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到了关羽忠义的影响,但是身为一名中国人,在做实验之余,还可以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好,双赢,为什么不去做?

    至于不符合大青巾们的善恶观,世界观……

    老子不是他们的爹。老子管他们去死!

    “蓝将军,父皇几次三番释放奴隶?父皇志在天下百姓,就要立规矩,建法度,终结礼坏乐崩,恢复秩序!”朱桂晃了晃手里的契约书,说道:“我订出来的东西,是废纸一张,可是父皇接受了,颁行天下,那就是法度,就是金科玉律,所有人都要一体遵守!没准过些年,家家户户,要聘用丫鬟家丁,都要先订一份契约,规定年限和工钱,主人再也不能随意打杀奴婢,而奴仆也有自己的尊严!到了那一天,蓝将军,你还敢说我这份契约书是一纸空文吗?”

    朱桂还真不是吹牛,老朱这人也许毛病一大堆,但是对下层穷苦大众,还真不是盖的。只要朱桂的方法行之有效,老朱就会推行。

    历史上的老朱就是这么干的。

    上次老朱见识了他的施工效率,回头就开始减了大量的劳役,这次弄出了契约,不知道老朱还会不会跟进,不过朱桂对老朱有信心。

    朱桂朗声宣布:“从此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工人了,我是你们的老板!我会根据你们的表现,安排不同的位置,享受不同的月俸。总而言之一句话,只要努力做事,用心学习,就能过上好日子。我预计,在三年之内,你们当中,有一半的人就能在开封买房安家,十年之内,我要让你们都富裕起来!”

    朱桂的目标是老朱,搞定了老朱,其他人是没有价值的。当然了,这五百工匠敢为了自己,冲击太子的亲军。奖励还是要给的。

    忠心是怎么来的?不就是这么来的。

    而对石匠来说,这次的行动,他们不仅没有受罚,反而又得了奖赏。十三皇子的命令这是高过了太子了吧?简直跟圣旨差不多,大家伙欢欣鼓舞,喜笑颜开,跟过年了似的,有人提议,立刻准备酒菜,好好庆祝。

    朱桂是他们的主子,朱桂越强势,他们的信心越足。

    自由什么的,还是任重而道远。

    不过朱桂不介意,反而很大方,拿出了钱,让大家订购酒席。

    而这帮子工匠刚刚从奴隶变为朱桂的契约工,哪儿舍得下馆子,一盘算订酒席太贵了,还是买菜自己做吧!大家伙商量妥当,全都忙起来了,有人去买酒,有人去杀羊,有人架锅烧火,忙得不亦乐乎!

    秦王受了影响,傻呵呵的挺高兴,还挽起了袖子,要跟大家伙一起干。

    太子命人把他揪到了面前,老脸阴沉沉的,目光格外犀利可怕!

    在他看来老二是王爷,过分了。不成体统。

    秦王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嘟囔道:“你说不过老十三,也别拿我出气啊!”

    秦王不觉得自己有错。他是老朱的儿子,同时也是大明的将军。

    历史上说他洪武二十八年正月,朱樉受命率领平羌将军宁正前往洮州(今甘肃临潭县)征伐叛番,多有擒获,叛番畏惧于是投降。朱元璋十分高兴,对其赏赐甚多。朱樉在征伐过程中多次露宿山野时得瘴疠,同年三月,朱樉去世,年四十,在位二十七年。

    朱元璋命礼部尚书任亨泰定丧礼谥“愍”。祖母刘,愍臣孤弱,躬亲抚养。——李密《陈情表》。

    也就是说,秦王是一个与军士同苦的主将,所以他才会病死,所以他也可以与工匠打成一片。

    “呸!”

    朱标狠狠啐了他一口:“老二,老十三刚才说了什么?你们在打什么鬼主意?”

    太子朱标的语气很不好。秦王肝颤,有一种当年抢民女,被太子抓包的感觉。

    秦王很认真地回忆着朱桂的话,眨眨眼睛,非常认真道:“老十三说了挺多,我觉得都有道理!”

    “有个屁!”蓝玉质问道,“你知道南京的房子有多贵不?这是京城,天子脚下,大邦之地!别说一帮臭石匠,就算是宰相将军,也买不起房子。长安居不易。我这大老粗都明白的道理。二位皇子不会不知道吧?“

    蓝玉是代太子说的。有些话,下面的人可以说,太子却不可以。

    比如“屁”。蓝玉可以说,因为他是武夫。他说过燕王是屁,现在又说屁。但是太子却不可以。不管是对燕王,还是秦王,甚至是没王爵的老十三,他也不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