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55章、读《春秋》

时间:2018-06-05作者:力福海

    “孔夫子?殿下不会真的以为那些俸禄只要足够让孔氏门人吃饱穿暖就够了吧?殿下难道真的认为俸禄只要让人吃饱穿暖人就满足了?饱暖思**啊!吃饱穿暖就自然而然会需要其他东西,可这个时候却发现手上没钱了。

    殿下,他们是官,官者,管也,为陛下牧民,手握一方职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们又怎么会不要钱呢?只够吃饱穿暖的钱如何能满足人?永远也不会满足人的,不管是官还是民!永远只想要更多更多。

    大明王朝只给那么些俸禄,但他们是官,官有权,这是贪污的便利。然而,贪念是没有止境的,只会想要更多更多,收不住手的!

    ……”

    嘶--

    真是忒不要脸了!

    老朱派来了而聂,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了。真真是为了钱,什么脸都不要了。

    “唉!”

    叹了口气,朱桂只能答应了。

    ……

    “老十三,喜事,喜事啊!”

    秦王乐颠颠冲到进了朱桂的家,没人敢拦。虽说他们都是朱元璋的儿子,但是秦王是老朱的二儿子,同时还是宗令。不管是长兄如父的道德,还是宗人令的法。他都有足够的资格闯进来。

    “二哥,有事?”朱桂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与他一起高兴。

    “怎么?老十三,父皇抢了你的钱,不开心了?”秦王明知故问道。

    “嗯。”朱桂点了点头。

    “哈?老十三,你还真为此生气?”秦王愣了。

    当他知道朱元璋硬占了干股后,他便立即跑了过来。

    一方面,是为了自家的利益。老朱占了多少,他还剩多少。这都是钱。

    另一方面……幸灾乐祸。

    虽说他们是兄弟,虽说他们是利益共同体,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来看朱桂的笑话。

    当哥的怎么了。当哥的也是可以看弟弟笑话的。

    说白了,他就是强势围观的吃瓜众。只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十三竟然真的为此生气。

    “怎么?不行?当爹的就可以硬抢儿子的钱?”朱桂翻了下白眼。

    老朱强势占干股,这事朱桂并不是无法接受。他不开心的是有人跑来当吃瓜众。

    “行!你牛!”

    面对自家老十三的“二”,秦王华丽的败退了。反正老十三连龙椅都坐了,现在又算什么。

    “对了。二哥说的好处是什么?”朱桂想了想问道。

    “是了,是了。差点儿忘了。老十三,你二哥我可是帮了你个大忙。我从太子哥哥那儿为你,不,为咱们多要了个工程。”

    “咦?什么工程?”朱桂态度变好了。

    “哈哈,老十三啊老十三,人都说你掉钱眼里了。本王还不信……”

    仿佛是抓住了机会似的,秦王忍不住的嘲笑。

    “二哥到底是什么工程?”朱桂却打断他,“你再不说,父皇占的干股就由你那出。”

    这个威胁很有效,秦王瞬间便白了脸,再顾不上嘲笑朱桂贪财。“老十三,你也知道太子哥哥的为人,本王是磨破了嘴皮子……”

    “二哥,什么工程?”朱桂一点儿也不想听他废话。

    不知道他现在很忙。除了修炼海军六式外,他现在又开启了概念修炼。

    关公英灵并不是关羽的阴魂成灵,而是春秋概念的化身。也就是说,关公是春秋,春秋却不是关公。

    说的再白一点儿,激发关公的英灵,不过是春秋概念的初级阶段,也就是“众生大义”,即众人认可的春秋大义。

    然而神河文明的教育,本身便是神,又怎么可能认可凡人,不,土著的认知。

    神就要有神的样子。也就是说,朱桂在《春秋》上必须有独有,高于众生的认知。

    这已经被系统划了重点,成了朱桂的考核项目。除了海军六式,这样锻炼身体极限的修炼外,阅读《春秋》,也成了朱桂的功课。

    又多了一本功课,朱桂哪儿有时间与秦王瞎比比。

    他最希望的是,秦王说事儿,说完滚蛋,他继续读书。

    “老十三,本王可是秦王,你不会以为本王会去详细打听某个工程吧?”秦王骄傲道。

    朱桂拿眼看着他说:“二哥,你的意思是说,你找太子哥拿工程。然后太子哥也没告诉你是什么工程,就把你打发回来了?”

    朱桂按照自己捋出的思路,是一点儿也不觉得秦王有什么好高兴的。因为这明明是在敷衍二傻子好吧。

    “喂!老十三,你那是什么眼神?告诉你,本王可是王爷。这些琐碎,当然是下面的人干了。”秦王不开心了。

    唉!朱桂很想告诉他,老朱家的猪就是这么养成的。

    大青巾们不断告诉皇帝,让皇帝不用为琐碎的事操心。但是,当皇帝真的不操心了,也就脱离了地气。

    皇帝也就成为了皇宫里的傀儡,任人操纵,大青巾说什么,他们也就只能听,只能信了。至于事物本来的样子,哪怕是接地气,参与其中,都很难了解真相,更不用说远离了。

    当然,这些不是朱桂要说的。嘴遁技能没有点亮,连个太监都没遁赢,说这些,又有几人会听。

    所以朱元说了秦王更关心的,钱。

    “二哥,不知道是什么工程。我怎么安排人手,又怎会计算这笔生意可以赚多少,又分二哥多少?”

    “可以分钱?”秦王一愣。

    “你说呢?”

    不说秦王,就是朱元璋都逃不开这“钱”字。

    “好!老十三,你等着,你等二哥一会儿。”

    秦王一边说,一边撒腿向外跑。很明显他找太子去子。

    没了秦王添乱,朱桂继续看《春秋》。

    “系统,《春秋》,即《春秋经》,又称《麟经》或《麟史》,中国古代儒家典籍“六经”之一。也是周朝时期鲁国的国史,现存版本由孔子修订而成。

    这是历史,有什么好悟的?”

    原版《春秋》,以朱桂的古文底子,不是那么看明白的,但是谁让朱元璋是个大老粗呢?

    朱元璋的存在,真的是间接推动了中国的白话文。为了讲的史,可以让朱元璋听明白,白话是免不了的。一如朱桂现在手中的,就是大明讲史官笔录的白话版《春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