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54章、钱啊

时间:2018-06-04作者:力福海

    朱桂一边听着自己的母亲絮叨这些他完全没有记忆的事情,但是心却还是忍不住的发酸。

    皇帝的亲生儿子,连油水都要逢年过节才能吃到,那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大明的大青巾真的是拿皇家不当人。真以为人可以像泥塑一样,每天吃香就可以了?

    “母妃,您放心。以后每月儿子都会给一份供奉到宫里。”朱桂下了决定道。

    怎么说都用了人家儿子的身体,给些财物,不过分。

    “我儿,母妃在宫中不用什么钱的。而且皇后保持节俭朴实的生活作风,册后以后,仍亲自带领公主、嫔妃刺绣和纺织。她自己也是以身作则,平时粗茶淡饭,缝补旧衣。嫔妃皆敬服,都将她比拟为东汉时的明德皇后……”

    郭惠妃可不是为自己要钱,毕竟宫中提倡俭朴,她也不想被人说闲话。

    “凭什么皇家就要当做过苦日子的榜样,而那帮大青巾却是个顶个的有钱。”

    屁股决定脑袋。如果朱桂不是穿成了皇子,大青巾的屁事儿,他是一点儿也不想管。

    可他现在是皇子了,他不为别人考虑,也要为自己考虑。就像他知道的,凭什么大明的王爷但凡干一点儿什么,他们便喊打喊杀的。

    而他们自己,玩凉了一个又一个的王朝,屁事儿没有,依然高高在上。

    这是一个大问题,后世都解决不了,朱桂也没有解决它的信心,但是至少,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可以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

    “桂儿,你要怎么做?千万别乱来!”郭惠妃担心道。

    在她看来,她的这个儿子,除了乱来,是没可能有钱的。

    “母妃,您放心好了。这个世界的钱,很好赚的。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朱桂自信满满的走了。郭惠妃只能向老朱求情:“陛下,这孩子也是一番孝心,还望陛下不要处罚他。”

    “处罚?不会的。”然而朱元璋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道,“如果他可以往宫中送钱,朕不仅不会罚他,还会奖励他。”

    “奖励?陛下愿意封还桂儿的王位?”

    这是郭惠妃最关心的事了。虽然大明的王爷不值钱,清朝的王爷,能达到一万八千两白银,有些特别受宠的亲王享受双俸,就是三万六千两,简直不知道怎么花完。至于其养八旗入关人口不多的时候每年一百多万,后来发展到每年五六百万,从康熙万年开始年收入就超过两千万两,到了乾隆年间已经能达到六千万两,清末达到了上亿。

    而明朝的历史也随着我大青果不断的花银子,加着“0”,甚至有清编明史的史官对我大青圣皇说,这点儿银子还赶不上明朝道士皇帝炼丹的燃料银。

    然而问题来了。大明一朝的税自始自终,也就最高三五百万两。这一年上亿银子的燃料费,又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大明朝真要这么有钱,还会有野猪皮什么事儿。

    总之,清编明史太玄幻,一会儿几十万两,一会儿上亿,而且是随着我大清的花费,不断在明史上加着“0”。

    不过郭惠妃可不知道我大清会玄幻了他们。她只知道别的妃子的儿子们是王,她的儿子不是。这是她必须为儿子争取的。

    “当然可以,只要他干的好。”

    朱元璋笑眯眯道。比起郭惠妃,老朱才是老油条。

    别人不知道商人多有钱,他朱元璋可是知道的。

    当年,沈万三帮朱元璋犒劳三军,朱元璋说我有100万军队。沈万三说:每人1两黄金!

    朱元璋要修南京城,政府没钱。找到沈万三,沈万三说,一半城墙我包了!

    结果,国家修的那一半南京城墙,完工迟,质量差。

    沈万三包揽的那一半工程,质量好,进度快!提前完工

    朱元璋冷冷一笑,把沈万三抄家杀头!

    这一抄,老朱便抄上瘾了。整个江南的富商都倒了霉。

    其抄家得了多少。我大青的明史太过玄幻,已经不足以采信,但是到老朱死,这笔钱都没花光,是朱棣迁都北京,才帮老朱花光的。

    虽然老朱有存钱,这一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但是一直从洪武朝存到永乐朝,这钱也是不少的了。

    当然,朱桂是他儿子。朱元璋没可能抄家自己儿子。而且江南被他抄的厉害了之后,也让他明白了活商人比死商人的好处更大。

    于是,朱桂前脚回家,后脚宫中太监便来了。

    来的是老熟人,大太监而聂。

    “老奴而聂拜见殿下,请殿下恕老奴皇命在身,不能行礼。”

    朱桂冷笑了。

    “我可不是什么殿下。如果你是来要三十万两的,没有。我已经全花了。”

    朱桂说的是真话。他从郭惠妃那回来,后脚便用银子买下了大量的公家土地。

    这已经是朱桂的让步。老朱的衙门得了银子,他得了土地。反正让他平白还回去,门儿也没有。

    在郭惠妃宫,他就知道老朱躲屏风后面,80点的暗能,不是朱元璋,又是哪个。

    但,也就这样了。

    所以而聂上门,朱桂是一点儿好脸色也没有。

    而聂叹了口气:“殿下。老奴也不想来,可老奴有份子,陛下已经知道了。”

    “怎么,在后悔吗?”

    朱桂发问。

    而聂摇头:“老奴不曾后悔,如果可以重新选,老奴依然会入份子。”

    “咦?你被父皇发现,有可能杀头的,你死到临头还不后悔?就这么贪财?”朱桂问道。

    “殿下不以老奴残废,愿意带着老奴赚银子,这是对老奴的抬举。老奴这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后悔?”而聂摇头道。

    “呵呵,孔夫子教的阿堵物,全忘了?”朱桂有些好笑道。

    哪怕是再不看历史,也明白大明是不讲“钱”的。现在,哪怕而聂奉了皇帝的命令,想抢自己的钱,朱桂也要把其挡回去。

    不就是嘴遁技吗?

    虽然朱桂知道自己没有主角命,完全不具备嘴遁大反派的实力,但是他是有系统的,多练练,还是有可能点亮“嘴遁”技的。

    没法子。老朱不仅是皇帝,还是朱桂这一世的老爹。除了努力练习,点亮“嘴遁”外,他也很无奈的。

    当爹的死盯上儿子的一点钱,这爹还是个皇帝,除了大明,还真没几个这样的皇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