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40章、更痛

时间:2018-05-28作者:力福海

    ,精彩小说免费!

    不同的文明,称呼上会有所不同,但是系统的神河历史学,也初步让朱桂明白了其传承--来自神孽尸体的传承。

    按照系统的说法,暗能岂不就是神孽能?

    而神孽是不应该有的和没预见到的神力的产物。作为夭折的灵魂,神孽继续活着,从它们的近于神的的力量和对它们祖先以及一切自然产物的纯粹仇恨中吸取营养。神孽对大灾难有着邪恶的爱好。它们想把一切都消灭,把它们自己的苦痛以更大的规模投射到多元宇宙中。

    其实从一开始系统的介绍就应该想到,构成宇宙玻色子节点的暗能。

    除了介绍上多了分科学味道之外,其本质上并没有多少的不同。不同的也就是神河文明更先进,拥有捕获神孽体,研究、开发的能力。

    朱桂一边分析着,一边说:“开启异常分析。”

    “嘟--开启异常分析。异常分析开始……消耗暗能10。异常分析完闭。神孽体可能性0。禁忌可能性1%。诡异可能性49%。异常可能性50%。”

    “呃--联接我的大脑资料,翻译成我可以理解的语言。”听是听明白,但概念不足,朱桂想了一下又道。

    “嘟--联接,翻译。消耗暗能1。是否消耗?”

    嘶--这也要暗能。

    “好吧。给你。”系统规定如此,朱桂只能给它。

    系统:“嘟--宿主受教育水平过低,无法理解,系统翻译中,消耗暗能中……”

    嘶--到底是哪个混蛋玩意儿编的系统程序,这么会挖苦人!

    朱桂的心有点儿伤感。好好的大学生,受教育水平过低……真是要风中凌乱了。

    “嘟--暗能消耗1。翻译中,神王可能性0。主神可能性1%。神可能性49%。修士可能性50%。”

    “嘶--你这翻的也太随便了吧!修士与神的区别大了去了,好吧!”

    系统的翻译,简直是在耍人。除了修士外。这神、主神、神王,有多大的区别?都是理解不了的存在好吧!

    “嘟--需要更详细的分析,还请宿主更新资料。”系统说。

    朱桂明白了,这是没有资料啊!自己不理解神、主神、神王的力量划分,所以系统也就不知道。

    是了,它说过它联接不上暗网。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这下面是肯定有东西了。

    系统靠不上,只能使用一些老办法了。

    在新挖掘出来的墓坑外面,数十面硕大铜镜摆成一个圆形,折射阳光,照在墓坑中暴露的一面血迹斑斑的石门上,隐约还能闻到一种刺鼻的血腥味。

    还别说,土法子虽然土,没有法术对轰的特效外,并不是什么用也没有。

    朱桂发现,残留在工地表面的那些阴煞之气,消失的无影无踪,显然布置是真有用。

    早知太阳光这么有效,朱桂绝对会造玻璃镜出来。使用的铜镜,光线是暗了不少。

    站在墓坑之外,注视墓门。

    这龙门说的大气,实则名不副实,整个石门不过一米多高,外表雕刻了龙形图案。

    龙,皇帝专用,一般人可用不起,但一米多的形制,显然又不符合皇帝的形制。

    转悠了一圈,朱桂也没看出这是哪个皇帝的墓。

    南京建都的皇帝有东吴大帝孙权、东晋元帝司马睿、南北朝宋武帝刘裕,齐高帝萧道成、梁武帝萧衍、陈武帝陈霸先、南唐先主李昪,以及现在的老朱。

    老朱没死,这儿显然不是他的。其他七位,会是哪个?

    朱桂不是研究历史的,哪儿知道谁埋在了南京。上面也没有个铭文。

    不过没有看到铭文,朱桂却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一个关帝像,红脸的关帝像,里面残存的香火之力,朱桂可以看到,上面有如亮了灯泡的香火愿力。

    这个关帝像为什么在这儿?是镇压用的吗?

    “柯法师,你看一下这儿有尊关帝像。”朱桂把关帝像指给柯奇看。

    “咦?不应该呀!刘伯温为什么会用关帝像?用神君不是更好吗?

    虽然这关帝像看着不错,是几百年的老物,可是身上那微弱的几乎不可察觉的香火之力是几个意思?这玩意有毛用处啊?”

    柯奇仔细检查着,却是越看越不明白。一、刘伯温是道家,不可能用关帝像,关帝的封神是元朝开始,明清定型;在宋朝关羽并不是神,他只是“壮穆义勇王”,也就是英灵;二、哪怕关帝像只不过是个凭依体,用的还是香火之力、人心念力,但现在这上面的香火力也很稀薄。毕竟关羽的配享从唐代算,也才几百年,更不说北宋初年,关羽仍然不走运,宋朝皇帝曾以“为仇国所擒”为名,一度把他老人家请出了武庙的配享队伍。

    这么稀薄的人心念力,除非这人在布局的时候,便是故意想让这儿出事,否则根本不应该用关羽。

    然而这一个最大的可能,却也是柯奇万万不敢说的。

    “大师,你是说这是个古物?”突然,李景隆眼睛一亮,开口问道。

    朱桂看向他:“你想干什么?”

    “乱世的黄金,盛世的古董。”李景隆一边说,一边直接去搬那关帝像,也不嫌脏。

    面对这么个财迷的家伙,其他人还能说什么。

    不过如果关帝像真的是镇压这里的话,一会儿打开,里面的东西估计会报复。

    柯奇看了李景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倒是王复佐忍不住问道:“大,大师,难道这神像没用吗?”

    只要柯奇说有用,哪怕是李文忠的儿子,他也会把关帝像抢下来,摆回去。

    现在王复佐已经越来越相信当年的传言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现在已经不是空穴了。

    柯奇叹息道:“说没用也不对,制香火神像,佛门还是很擅长的。这关帝像看行制应是佛门高手所制,曾经也吸纳了不少香火,只是其积累不多,又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香火散去,效果微弱的很,用来护身还成,若是镇压凶煞,呵呵。”

    他这么一说,王复佐傻眼了,惊呆了,这关帝像可以护身?

    早知道自己先下手了。当然,他不是为自己拿,他是为朱桂拿。

    不说已经投效,就是没有。只要保朱桂没事,估计他就不用死了。

    然而慢了一步后,让李景隆拿了。他能怎么办?

    再抢回来?

    真当李文忠这武将与文臣之首是吃素的?如果因此伤了李景隆,他同样是有死无生。

    为什么不早说?

    为什么又让我知道?

    王复佐觉得自己已经够倒霉的了,已经倒霉到了极点。可是这心为什么又隐隐约约地更痛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