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34章、大风水局

时间:2018-05-26作者:力福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柯奇听了王复佐的话,满意的点点头。他这趟来,为的不就是这个吗?

    老实说,道家与佛门不同。只修来生,不修今世的佛门,由于对今世没什么太大的需求,所以他们可以走下层平民路线。

    但是道家就不行了。道家追求的是长世久生,不管是修炼,还是炼丹,都需要大量的财力才可以支撑。

    所以道家一开始走的便是上层路线。

    不管是秦始皇,还是历代君王,没少被他们坑过。

    对自家君王都坑,就更不用说对蒙古人了。

    从全真丘处机开始,上到蒙古大汗,下到蒙古色目贵人,被道士们坑的倾家荡产的,不在少数。

    毕竟炼丹这玩意儿,是有成功率的。

    而这个成功率还不高,约等于0。

    虽然蒙古人不到一百年的国运,但是道士们坑的狠了一点儿,这名声可就不咋样了。

    后来红巾军起义,道士们也是开心的,但是这开心了一年、两年、十年……

    尼玛!怎么是个鞋拔子脸赢了。

    每家每户支持的潜柯都没赢,最后赢的却是老朱。这是许多人都没料到的。

    不要看道士们常常吹牛自己掐指一算,谁谁是真命天子。

    尼玛!全是装逼。如果真有这本事,也不会元末各家支持各家了。

    最后各家都输了,只刘伯温猜对了。怎么办?

    皇帝会不会看重我们坑胡人,记我们一功?

    事实证明,道士们想多了。没办法,洪武二十年,众道士召开了常委会:道士下山开始了。

    所以并不是李文忠找到了柯大师,事实上是李文忠的人被找到了柯大师。

    既然是被找到的,这广告是肯定要打的。柯大师笑道:“修行界日渐式微,河渠通道关系天下万民,必须小心谨慎。这样吧,咱们一起勘察,到时还需大人们相助,解万民之苦,也是一场功德。”

    广告不是嘴巴上说,人家就信的。重要的是让人切实看到自己的本事。而这看到,再没有让官方的人参与进来,更直观有效的了。

    李文忠笑道:“柯大师胸怀广阔,解天下万民之厄,本官感激不尽。王大人、景隆,你们陪同大师一起勘察工地,柯大师有任何需求,你们都要一丝不苟的完成。”

    见柯奇是实心做事,李文忠捧了他一句后,就把工作安排了下去。他真心很忙,哪怕是关系京师的水路,也无须他亲自看着,也不能亲自看着。

    李文忠知道自己的功劳已经到顶了,再立功下去,他恐怕也会死,所以他不能留。不过他的功是到顶了,但是他还有儿子。

    今后是治理天下的功,而他儿子正好可以以此立功。

    李文忠分析过了。主事的朱桂是皇帝的儿子,只要他不留下,主事的就是朱桂。以皇帝对儿子的宠爱,这事儿,干的好,是功。干的不好,也没什么过。只有功,没有过,当父亲的自然愿意让儿子参与进去。

    当然,他是不能留的。因为他一旦留下,主事人就会自动变成他。作为大明的第三功臣,功勋摆在这了。哪怕朱桂是皇帝的儿子也没用。除非朱桂是太子,可他不是。

    李文忠主动离开,柯大师可以勘舆附近的风水。

    没了李文忠,李景隆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了。他悄悄和朱桂呆在一起,面露担忧道:“十三表叔,这位柯大师看起来不好对付啊。”

    朱桂愣了一下,问道:“对付?他得罪你了?”

    李景隆摇了摇头,说:“没有。”

    “没有,为什么要对付他?”朱桂奇怪了。

    李景隆没有出声,只得沉默下来。不要看他与朱桂自来熟,但是这事儿有点儿尴尬,他不太想说。

    另外一边,王复佐也在陪着柯大师。

    “大师,李大人的孩子真的会败坏家业吗?”

    这就是李景隆看不顺眼柯奇的原因。哪儿有人一见面便咒事主会败坏家业的。

    柯奇就这么干了。

    柯大师捻动玛瑙珠的手指一顿,笑道:“说他败坏家业,只是给他三分脸面,他要做的事可是大事。”

    “大事?”王复佐不懂。已经洪武二十五年了,还会有什么大事?

    柯大师笑而不答。

    王复佐想了一下,大惊失色,差点吓尿。“难道李家会是陛下下一次斩杀的功勋?”

    王复佐自以为想到了,哪儿还敢再问。

    而一直关注他们,偷听他们谈话的朱桂却在暗想:李景隆袭爵曹国公,常奉旨出京练军,后协助建文帝削藩。靖难之役时,李景隆被拜为大将军,率朝廷军队征讨燕王朱棣,结果先后在郑村坝、白沟河被燕军击败,丧师数十万,以致攻守形势逆转,最终被夺职召回。

    燕军逼近南京时,李景隆开金川门迎敌,致使南京失守。成祖继位后,封太子太师,赐功臣勋号,加柱国,增岁禄,列于群臣之首。

    但他的结局并不好,永乐二年,遭到周王、成国公、刑部尚书、吏部尚书、礼部尚书等人连番弹劾,被削爵圈禁。

    为了抗议,李景隆曾绝食十日,但却始终未死。

    历史书上就这么写的。至于绝食十日都没死,到底是修炼了龟息功,还是根本不想死,就仁人见智了。而这也不是朱桂所关心的。

    朱桂关心的是这个柯大师到底是真的看出来的,还是瞎忽悠的。

    如果他是真的看出来的,这本事真心不小。但如果他看出来了,又为什么会接受邀约。这是朱桂看不明白。要知道趋吉避凶,这本就是人的本能。以他们刚才的表现来看,也不像是可以托付生死的交情。

    难道他看的出李景隆是怎么败亡的?

    看的到具体事件。这可能吗?

    朱桂怀疑,没有进入玄秘侧的他,也只能怀疑,无法判断。

    这时候,柯大师登上高处,观望山势起伏,地脉走向,眼睛微微一亮,惊叹道:“好一个盘龙卧水,上吉之地,凭此山之力,就可保石城(南京也叫石头城)一方百年生计。”

    “无法窥其原貌,见大家布局。可惜,可惜了!”

    明时的南京城是朱元璋根据刘基建议,布下的一个风水大局。

    柯奇看出来,但是哪个也不敢给他看南京全貌风水局。因为这是皇城,大明的首都。除了皇帝外,开口要这个看绝是在找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