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29章、一条河的暗能

时间:2018-05-24作者:力福海

    ,精彩小说免费!

    老朱勉强算是个明君,所以他带着朱桂,并没有去什么皇陵工地,而是在南京城里视察“农民工”们修浚城壕,一路走着一路看着,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引起他特别注意。所有人工作的工作,休息的休息。

    当走到三山门时,他们看到一个“农民工”光着身子,噗通一下跳进了冰冷的水里,来了个“裸泳”,本以为农民工兄弟是在冬泳,这样的事,二十一世纪并不少见。

    但看了一阵子,朱元璋他们就发现不对劲,那个农民工好像不是在冬泳,他一会儿一会儿地往水里钻,像是要找什么东西。

    老朱终于忍不住了,派了手下的人去问工地上的监工小吏:“那裸泳者是在找什么东西?”

    小吏说:“锄头弄到水里去,找不到了。”

    朱元璋叫人从别处取来一把,问那小吏:“这水中要找的是不是这样的锄头?”

    小吏说:“有点像,但那把要比您手里这把好,还要短些。”

    一听是这样,朱元璋就命令壮士下水去,帮着寻找那把丢了的锄头。找啊找,最后壮士终于找到了水中的锄头。朱元璋将两把锄头放在一起,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发现果然如小吏所说的那样,但是为了把锄头,就要下水,现在可是正月啊!

    小吏的解释可消除不了老朱的怒气,他瞪着眼睛跟小吏说:“农夫来这里服役一个月多,手脚都冻裂开,这已经是相当劳苦和疲惫了,你怎么还忍心加害于他?”话音刚落,他立即吩咐随行锦衣卫,将那小吏抓起来,痛打一顿。随后他回过头去,跟随行官员说:“今天我们都是穿着厚厚的裘皮出来的,可直到现在还赶到浑身发冷。何况这些役夫本身就贫苦无衣,他们所受的苦和遭的罪是说也说不出来的啊!”

    朱元璋心中不满。如果是过去,再不满,他也没办法,因为他手下的大青巾就是这么告诉他的--自古皆然。

    然而他听了朱桂的办法,也见到了石匠,所以朱元璋命令中书省:“今后凡是有工匠死亡的,官方一律给予棺木,送他回家,并免除他家三年的徭役。”

    然后,朱元璋想了一下,对朱桂说:“小十三,这南京河道也需要整修了,按你说的。你承包下来。”

    大明定都南京,营造宫殿和修筑城池工程十分浩繁,工匠们吃的不好,生活待遇十分差,有好多人因忍受不了繁重的劳作而死于非命。

    朱元璋知道哪怕他下旨,他手下的大青巾们也不会对工匠们好。而他,大明的皇帝,看在眼中,痛在心理,却无能为力,最多打一下小吏出气。

    至于真正的大青巾,是不能打的。再这么打杀下去,就没人给他老朱家干活了。更重要的是杀掉一批,下一批,他们还是这样--看不起泥腿子。老朱也无可奈何。

    这也是老朱信任儿子的原因。而朱桂最近的表现,让他觉得上阵父子兵,是一点儿没错的。

    老朱还没开口。朱桂便看到了。

    系统提示:河中发现暗能,是否采集。

    这河里竟然有暗能。

    朱桂是又惊又喜。只不过老朱问话下,他不可能跑到河里去采集,所以他只能先回复老朱,反正暗能也就系统丌以采集,又不会丢。晚上一会儿,也没什么。

    “父皇,您想让我修河渠?”朱桂一边问,一边整理自己的思路。

    “是的。你可能承办的下来?”朱元璋是在询问朱桂,但是他的眼神分明是让朱桂答应下来。

    而对朱桂来说,河中有暗能,他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但是……

    “父皇,修河渠的话,我是个什么品级?”朱桂想了一下问道。

    “你要是干的好,朕就恢复你的王爵。”朱元璋说。

    “父皇,您都说了是以后,那现在呢?修缮河渠,我总要个名目,不然这河道官可不会听我的。”朱桂说。

    “你这混蛋王八羔子,老子怎么不知道你还是个官迷。”

    朱元璋仿佛第一天认识他儿子似的。

    不过这也不算错。朱元璋这么多的儿子,除了太子朱标外,其他儿子,他还真不太了解。

    当然,朱桂的情况更加特殊一点儿。他要官位,可不是官迷,真是官迷,王可比官大多了,至少洪武朝是。

    朱桂要官是想试验一下暗能的获得渠道。每多一个暗能的获得渠道,朱桂的强大就快上一分。

    朱元璋不知道,他只是个皇帝,所以他只是从皇帝的角度分析:“不过你的担心也是对的。那帮子文人可与咱们不是一条心。”

    黄子澄的小动作,拥有锦衣卫的朱元璋是知道的,他之所以没动手,是因为老朱自以为了解自己的儿子。认为朱桂就不是干这类事的材料,而另一边他又想让儿子们做事,帮助他们的太子哥哥。

    太医都说了,太子是劳累体虚。

    所以朱元璋才没动黄子澄。一方面是留着给儿子背锅,一旦不成,这就是最好的锅。

    二就是万一成了呢?朱元璋是当父母的,他当然希望儿子成功。

    事实证明,儿子真的成功了,而且还提出了一个不错的主意。所以朱元璋就必须认真对待这个儿子,这件事了。

    他想了一下道:“这样吧!就封你为都察院都御史,河道总督。”

    老朱在封官,朱桂在看系统提示。

    “没有。暗能没有增加。难道说暗能与官位是没有联系的。”

    试验的失败,朱桂不免有些失望,于是……

    “哼!”老朱生气的哼了一声,走了。

    老朱走了,太监而聂却留下来劝朱桂道:“殿下身为皇子,看不上都御史,但陛下是为了殿下好,已经有不少大臣弹劾殿下不法……”

    朱桂有些懵,不过他回过神来,就明白了老朱的心思。

    这一个月来,系统没少行侠仗义。在对错上,系统干的是很好事,但是大人的世界是不分好坏的。不然也不会有“侠以武犯禁”的批判声了。

    这些天,老朱已经留中不发好多的弹劾朱桂的奏章了,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其中大半还是太子的人。老朱也很为难。

    老朱想了几天,终于让他找到了办法--御史。而且越想越是符合,哪怕没有河道的事,朱元璋也有封朱桂这个官的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