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25章、太监能参一股吗

时间:2018-05-22作者:力福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桂还没出声,秦王却又道:“老十三,不要怕他。一芝麻绿豆大的官儿,敢管咱们的闲事。就是叫父皇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朱元璋的儿子们很牛比,基本上没人怕文官。这秦王也是,他被夺过国,剥过宗人令,甚至朱元璋亲自召其回京骂他,但是那又如何,他一直故我。

    不过按照历史,他的寿命已经不多了。

    洪武二十八年正月,朱樉受命率领平羌将军宁正前往洮州(今甘肃临潭县)征伐叛番,多有擒获,叛番畏惧于是投降。朱元璋十分高兴,对其赏赐甚多。朱樉在征伐过程中多次露宿山野时得瘴疠,同年三月,朱樉去世,年四十,在位二十七年。

    黄子澄这时候的老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黑,脖子都鼓起来了。

    在文官的立场,再大的战功也不是对他们不敬的理由,哪怕是皇帝也不行。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这本就是儒学的处世观。功,永远是不能与对“我”的态度相比。即便是全国人民的大英雄,对“我”不好了,也是我的“寇仇”。

    在黄子澄看来,如果不是有皇帝百般维护,秦王与十三皇子早圈养起来,而太监也敢瞎比比,真该打死……

    总之他们对自己不敬,就是最大的恶,是应该“依法严惩”的。

    而黄子澄从未想过,如果不是太子罩着他。他才早让人嫩死。

    然而他不懂,“世界围着自己打转的世界”,又有几人舍得坏了它呢?哪怕明知道是虚假的。甚至如果真有人嫩死他,他也只会认为错的是世界,不是他。

    沉默了好一会儿,黄子澄突然仰天大笑,红着眼睛道:“好,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说完,他转身上马,带着手下离开。

    望着黄子澄的背影,秦王轻蔑一笑:“不知所谓!如果这是本王的属官,本王非抽死他不可。也不知道太子哥是怎么受的了的。”

    黄子澄的身份,也就是太子属官,代表了太子,所以才听他瞎比比。所以他转身离开,自然也没人留他。连朝廷希望花小钱办大事的情况都不了解的蠢货,留他干什么?留下来恶心自己吗?

    相反,没有了黄子澄添乱,其他人检查了御道工程,他们都很满意。花钱不多,只用了五百工匠,没有惊动百姓,就把工程做好了,应当给朱桂记上一功。

    “说吧,小十三,要什么赏赐,本王去和陛下讨要。”秦王拍胸脯保证道。

    朱桂笑了笑,说:“二哥,我与父王是订了约书的,拿钱做事,干干脆脆,怎么能再要赏赐呢!不过……若是觉得我们做的不错,能不能给写两句话,几个字就行。”

    检查的细节自然是手下人在做。大佬们只要听下结果就好。所以一边等结果,一边闲聊的功夫,朱桂已经知道对面三人的身份。知道王袍的是秦王,太监是而聂,文官是刘伯温。

    这三人,前两个还无所谓,但是刘伯温,朱桂还是很有兴趣的。

    刘伯温原名刘基,是明初时期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诸葛亮差不多,他开始也是隐居的,还是朱元璋请他出山,才开始了他传奇的一生。关于他是如何触怒朱元璋的故事咱们不过多赘述,朱桂关注的是他的那四大预言。

    1、烧饼歌。别看这《烧饼歌》名字平平无奇,其实他预测了明朝往后发展的轨迹,总共40多首歌,基本上与之后发生的历史事件完全吻合……

    2、金陵塔碑文。这金陵塔碑文其实也蕴含着对未来事件的预测,关乎到后来的几次大战,全部应验。

    3、铁冠数。说的是关于刘伯温与铁冠僧人的对话,关于王朝更替要历经二百七十劫。

    4、救劫碑文。说的是未来将要发生的种种灾难,也几乎全部应验。

    不管刘伯温是怎么办到的。以系统的能力,朱桂相信只要可以收集到资料,点亮玄幻侧的技能,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而聂听了,皱眉头道:“殿下,你让我们写什么?”

    只不过朱桂的要求太奇怪,三人有的听,没的懂。

    “就是写你的评价,觉得我们做得怎么样,哪里好,哪里还需要改进,全都写下来,下次我们会努力做得更好!”

    朱桂当然知道他直接开口要,刘伯温恐怕不会给,就是他要拜师,刘伯温估计也不会答应。所以今天说什么,做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认识了,以及留下一个好印象。

    听朱桂的话,而聂写的是“聪慧有礼”,秦王写的是“治财有物”。

    一看就知道,而聂在拍马屁。秦王在瞎写什么几巴的大实话。

    倒是刘伯温公道,写的是:匠心机敏,进展神速。

    写完,他递给朱桂。

    “这样行吗?”

    朱桂看了看,笑着说道:“多谢刘大人好评。”

    说完,朱桂扭头,把三份评交给了手下工匠,吩咐道:“去,给裱好了,挂在咱们的客厅里,回头谁再来谈生意,就让他看看大人们的评价!”

    手下人立刻笑嘻嘻点头,“请殿下放心,就冲着这些字,也要涨一成工钱!”手下人扭头跑了。

    朱桂已经暗示的近乎明示了。作为朱元璋的谋主,把实力最弱,长的还溘渗人的朱元璋送上皇帝宝座的刘伯温,瞬间便明白了朱桂的打算。

    刘伯温一直觉得自己脑袋足够聪明,数一数二,可就在眼皮子底下,愣是让朱桂给坑了八个字,老脸无光啊!

    更重要的是,他这是头一回发现十三皇子的厚颜无耻。这样的事,也干的出来?

    刘伯温仰天长叹,这一世英名就给朱桂毁了!

    倒是而聂,他微微一笑,这个十三皇子,还真是个妙人。

    对太监这样不完整的人来说,能赚钱,会赚钱的,都是妙人。至于脸面……呵,下面的头都割了,还要脸干什么。

    而聂眼珠子一转,小声问道:“听十三皇子的意思,不只是修御道,还有不少生意了?赚钱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