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23章、办不到

时间:2018-05-22作者:力福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另一边,黄子澄暴跳如雷,气得把书房的瓷器都给砸了,一边砸一边痛骂。

    “该死!可恶!陛下这是干什么?竟然把工程交给他来做!”

    黄子澄刚刚升了官,正想做出一番事业。而大明洪武二十五年,可以做的事并不多。其中整修京城绝对是油水最大,也最易博取名望的工作。但凡有人进京,都会知道京城是谁重修的。

    这工作,黄子澄也想做。为此,他甚至做好了太子的工作。然而,太子还没有为他讨来这份工作,朱桂却截了胡,他当然生气。

    黄子澄虽然生气,但是他还真不敢随便把朱桂怎么样。

    两次在朱桂手中吃了瘪,而且朱桂是说打就打,一丁点儿情面也不给留。要说他不怕朱桂,他自己也不信。

    然而身为一名读书人,他可以不爱财,但是他绝对是爱名望的。只要修好了京城,每年多少人进京,又会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的名字。他怎么会甘心?

    更重要的是,他是太子的人。太子总有一天是要登基的。也就是说,理论上,他是不用怕朱桂的。只要太子登基,他甚至可以让朱桂有好果子吃!

    当然,那是以后。他明白,只要老朱在,他就不能彻底和朱桂翻脸。黄子澄只能暗中交代,让几处采石场拖延时间,同时行文同窗好友,不给朱桂配备足够的民夫。

    这是他可以办到的。读书人本就是个集体,而他又是太子人。这点儿面子,他还是有的。

    虽然御道修不好,按朱元璋的性子不会怎么处罚朱桂,但是只要让他吃瘪就够了。

    损人不利己,黄子澄历史上就没少干。现在,不过是提前了一些,提早对朱桂这个王下手罢了。

    太常寺卿是中国古代的一个官职名称,属于宗族祭祀的长官。本来一个御道工程,黄子澄是挨不上的,但是黄子澄身为太子心腹,整修京师这么大的事,他也是可以强势围观的。当然,他围观的目的,是为了看笑话,他也只能看个笑话,毕竟朱元璋还活着。

    他赶来之后,却发现有几个人已经先来了。

    其中有朱元璋身边的太监而聂,还有刘伯温,在刘伯温一边,有一身着王袍的中年男子,他是朱元璋的二儿子,秦王朱朱樉,懿文太子朱标同母弟,明成祖朱棣异母兄,母亲孝慈高皇后马氏(马皇后),宗人府宗人令。

    由于工程是朱桂负责,所以他也来了。可惜朱桂这时候不认识他。

    见黄子澄来了,刘伯温只是点头,而聂主动施礼,聊了几句,也闭上了嘴巴。

    至于朱樉,他一点儿也不喜欢这帮文官。就是这帮子文官向他父皇告状,说他在藩国多过失,召还京师。

    黄子澄哼了一声,这些个王,目中无人,待太子登基,本官一定上奏太子,一一削了你们。

    黄子澄一肚子气,而这儿的人一个个,没一个是一太子属官惹的起的。看了一周后,黄子澄指了指眼前成片的草苫竹席,怒斥道:“怎么?没有完工,拿这些遮羞,生怕别人看吗?你们就是这么为大明做事的?这么大的事情,尔等竟敢遮掩。”

    黄子澄啐了一口,怒吼道:“还不把草苫扯下来,让本官看看,究竟差了多少!”

    熟读史书的黄子澄是一点儿也不信朱桂可以一月完工。他不敢怼朱桂,但是对工部的工匠,他可就一点儿也不怕了。

    他手下的人,这一回他带来的人,是他亲自向太子请调,走了官方文件的。怕的就是朱桂找借口再揍他。只见他们如狼似虎冲上去,用力撕扯,成片的草苫倒下去,露出了里面的真容。

    整齐的御道,精致的雕刻,赫然出现在面前。

    朱桂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悠闲喝茶,冲着黄子澄道:“黄大人,快过来走两步,等验收之后,御道就只有皇帝能走,当臣子走就该砍头了!”

    翻修一条御道,朱桂觉得没什么挑战,虽说他没主持过什么工程,但是上一世普通百姓修房子,哪一个不亲自盯着看。

    这本身便与朱桂现在做的差不多。工匠命令他们把烧出的水泥活好,铺上抹平就行了。如果不是皇家御道需要雕龙刻花,一个月都不用,连铺带干,也就一个星期,顶天了。剩下的时间,其实全花在雕龙上。粗略计算一下,各种开销不到七千贯,雕龙却花了上万贯,其中多是损坏刀具的花费。系统出品,必属精品。高标号的水泥甚至硬过了这时代的刀。

    不过哪怕加上上万的损耗,两万贯,朱桂还剩下三千贯。

    当然,这点钱朱桂还不怎么在意。

    真正让他兴奋的是看到了黄子澄气急败坏的样子,比三伏天喝酸梅汤还舒服。

    知道历史的朱桂,又怎么会喜欢这个以后会搞自己的混蛋。也就是这混蛋志大才疏,历史上都没成功搞死原朱桂,熟人总比陌生人好,否则朱桂早先下手为强了。

    黄子澄对现在朱桂来说属于那种危害不大,弄死他吧,反而更麻烦,而看着却又恶心的混蛋。

    “怎么,黄大人,不来瞧瞧?万一偷工减料,你好上书参我一本啊!”

    黄子澄咬着后槽牙,他想把朱桂给生吞了!

    “本官倒要看看,你耍了什么鬼把戏!”

    人也是有脾气的,更何况是黄子澄这样的,觉得自己有张良之才,诸葛亮之智的大青巾。他又怎么会相信世上会有他都做不到,却有人做的到的事。所以他迈着大步,走到了御道之上。

    他一定要找出朱桂“祸国殃民”的诡计!

    他左瞧瞧,右看看,还用脚踩了踩!

    “怎么可能?这到底是什么石材?为什么这么光滑?为什么石头上雕刻的飞龙图案栩栩如生。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一个月就做出来的?有猫腻,肯定有猫腻。”

    黄子澄认定了朱桂有猫腻,想当然的道:“你说实话,到底花了多少钱?以本官的估算,没有5万人,50万贯,断然不会这么快完成,区区一条御道,要是花了这么多,哪怕是陛下也是饶不了你的!”

    智谋之士的黄子澄显然是认定了朱桂是花更多钱,更多人力的败家子!因为这是他也办不到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