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18章、互黑的开始

时间:2018-05-18作者:力福海

    ,!

    齐泰看了下手下的兵丁,很清楚的认知了自己现在的伏态。他明白,哪怕他命令手下士兵保护自己,其实际上也保护不了自己。

    “你想怎么样?”

    齐泰恨不能打死朱桂,但是他不能,他反而只能平静问道。

    “受罚。鞭20,罚银20两。”

    系统转身面向锦衣卫。

    这一回,锦衣卫们不用纪纲命令,便主动送上了鞭子。

    看到自己同僚带着鞭子,另一个锦衣卫忍不住道:“你怎么会带鞭子。”

    “呵呵。”带鞭子的锦衣卫笑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带鞭子,只不过一双眼睛看着朱桂打他们,他觉得很是解气。

    当朱桂打完,并罚了银子,付过饭钱离开。黄、齐二人都快气炸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只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

    “无法无天!无法无无!”

    齐泰浑身气的发抖道:“大明皇子如此无法无天,真是大明的耻辱!”

    他的低吼,有如野兽一样,让人心生恐惧。

    一个锦衣卫忍不住低声道:“哼!你们高高在上,肆意妄为,就是正人君子。十三皇子处罚你们就是无法无天……”

    他是不服的。在过去,由于受教育,以及身份地位的不同,他们说什么,没人敢阻止,也阻止不了。今天,朱桂不仅阻止了,还处罚了他们。在锦衣卫的心中,真心很开心。

    不过他的低声却还是让齐泰听见了。

    齐泰怒瞪他一眼,他有心瞪回去,纪纲却让他低了头。

    见还有懂事的,还有臣服于自己高高在上官威的,齐泰哼了一声:“哼!本官这就去报太子,非治他罪不可。”

    命人带上自己与黄子澄去见太子了。

    “大人,咱们可是锦衣卫。”纪纲的退缩让手下人不服。

    纪纲看了眼手下,无奈道:“十三皇子是很提气,但他们毕竟是太子的人。太子登基,也许十三皇子不会有事,但是你觉得他们能不能弄死你……”

    这些话,纪纲并不想说,但是不说,队伍就不好带了。

    另一边,朱桂在查系统提示。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暗能采集。

    在百户官身上,系统采集到了两点暗能,齐泰3,黄子澄0.5。

    “系统,为什么黄子澄只采到0.5?”朱桂问。

    系统:“暗能是一种自旋为零的玻色子,能吸引其他粒子进而产生质量的玻色子的存在。这种玻色子是物质的质量之源,是电子和夸克等形成质量的基础,其他粒子在这种粒子形成的场中游弋并产生惯性,进而形成质量,构筑成大千世界……”

    “目标人物是会对宿主做出什么,这便是可采暗能。当对方放弃,可采暗能自然也就降低。”

    朱桂明白了,齐泰与黄子澄在历史上都是伤害朱桂的人,这是历史,同样也是世界的暗能。当而系统是可以采集了这暗能的。

    这应该是世界构成的另一面。用玄学的说法大概便是命运,或是气运类的存在。

    系统:暗能转化中……

    宿主身体素质:

    力量:5.2(军体拳修炼+0.2)。

    体力:5。

    敏捷:5.1(军体拳修炼+0.1)。

    智慧:3(大脑临时+1)。

    精神力:12。

    素质平均过5,自主锻炼开启。剩余暗能可选择继续转化身体素质,可用于解析武学。目前可解析武学:海军六式。

    岚脚,已解析。后续解析技,岚脚(合体技)岚脚(四刀流)岚脚“线”岚脚“白雷”岚脚“乱”岚脚“周断”岚脚“莲华”岚脚“孤狼”岚脚“群狼连星”岚脚“麒麟时雨”岚脚“龙断”岚脚“螺旋白刃”岚脚手里剑岚脚“凯鸟”岚脚(非斩击)。

    解析形态确认,攻击形态确认,可消耗暗能解析。

    指枪,可解析。

    铁块,可解析。

    剃,可解析。

    月步,可解析。

    纸绘,可解析。

    “剃。”

    朱桂想都没想便选择了自己的第二武技为速度技。地球人都知道攻击力再强,如果打不到也没用。

    “剃武技,解析中……解析,请稍待……”

    在系统消耗暗能解析剃时。朱桂继续看提示。

    系统:战五渣达成。赏金猎人上线,目前等级,朝阳群众。

    赏金猎人,赏罚分明。处罚违法乱纪,罚金20两。

    处罚违法乱纪,罚金20两。

    处罚违法乱纪,罚金20两。

    支付餐费5两。

    嘶--把这样的提示放在一起,让朱桂一瞬间有了黑吃黑的感觉。不过,无所谓了,反正黄子澄与齐泰,他一点儿也不喜欢。黑他们,是一点儿毛病也没有。

    朱桂认为没毛病,然而老朱却是气炸了快。

    “逆子!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想气死你太子哥,你好登基吗?”

    齐泰与黄子澄阴险小人,当天就告了状,都不带过夜的。而太子为了手下干将,只能出头找老朱。带着病的找。可把老朱心疼坏了。于是朱桂又进宫了。

    朱桂一看,这锅他可背不起,虽然都是老朱的儿子,但是很明显太子一系更得宠,所以朱桂义正词严道:“父皇,主辱臣死。父皇给他们官做,是让他们为太子哥哥解决问题的。而他们现在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为太子哥哥带来了问题。更是打扰了养病中的太子哥哥。父皇,犯罪的可是他们,不是儿臣。”

    朱元璋是更疼朱标一系,但是如果黄子澄他们想与朱桂比,又是差的远了。谁让他们不是老朱的儿子。

    而且,朱桂可不是打骂不过手的性格。他们可以告状给太子听,朱桂就敢直接在老朱面前黑他们。如果能直接黑死他们,说不定就没有了朱棣的造反。

    朱允文当他的皇帝,其实也不错的。朱桂的身份决定了,皇位不会是他的。不管是朱氏,还是朝堂都不会乐意让郭氏集团重回中枢。

    所以,与其皇帝是个暴君,不如是个废物的好,不是吗?

    更重要的是朱桂的“黑”完全站在了“法”上。虽然只讲“法”,没有多少的人情,但至少朱桂不是在无理取闹。

    朱元璋不在乎儿子们胡闹,只要儿子们不背着自己,不欺骗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