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15章、继续炼体去

时间:2018-05-16作者:力福海

    ,!

    有个疼儿子的爹就是幸福,因为可以明目张胆的黑人。

    当然,这也是因为这是洪武朝,朱元璋本身便对文人们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老朱他们是大老粗,没办法马上治天下,就根本不会有文官什么事了。

    所以看来这件事的严重性远远没有想象中严重。自制龙袍,跑去坐龙袍,看上去是不要命的行为,但是只要原朱桂没有起兵造反,朱元璋都会原谅他的。

    当然除了老朱的疼爱外,必要的背锅侠还是要的。自制龙袍,坐龙椅这事儿并不小。而且反正黄子澄是未来的仇家,先下手为强。

    ……

    “父皇,坏我大明江山者必文臣!”

    ……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再问话的必要了。朱桂咬死了文官不放,而有朱元璋的大明,黄子澄根本就插不上话。

    而且,说了也没用。朱元璋不是朱允文,并不听他们的。

    朱元璋吩咐道:“来人,将朱桂送出去。”一边叫人,一边又对朱桂说道,“你先回去,但是不准离开府邸,在处罚措施下来之前,你要是再敢乱跑,老子就命人打断你的狗腿。”

    朱元璋威胁着,却根本威胁的不到位。如果朱桂的是狗腿,那么朱桂的老子朱元璋是什么?而且他在这时候破口大骂,其实已经代表了朱桂没事。

    以老朱的为人,他在干掉文臣武将前,哪一次不是面色和睦,褒奖不断。真的这样,才是要凉啊。

    朱桂领命,然后退了出去。

    “陛下,桂儿要不要交与我调教?”马皇后问道。

    “不用了,”三代答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朕派锦衣卫调查已经取得不少真相,朱桂回答只是确认罢了。关于太子的事,朕觉得他就是一时的闹别扭,虽然具体原因朱桂还在闪烁其词,但这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不用深究了。”

    朱元璋很疼儿子,而且对郭惠妃的儿子,他是有愧疚的。毕竟按照古人的礼仪,做皇后的应该是郭惠妃,而不是马皇后。

    虽然马皇后是郭子兴的义女。但是战乱年代的义女与义子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比如那有名的王允义女,根本就是间谍,是没有继承权的。

    “即使这样也一定要严厉处罚,影响实在太坏了。”突然开口的老者是孔家的衍圣公。

    “嗯,我会处理的。”朱元璋并不待见孔家北宗的衍圣公,随口敷衍着。

    “我认为应该将这种不良行为严惩,这种肆无忌惮的行为有损皇家的声誉。”衍圣公似乎没有察觉老朱的敷衍,不依不饶说道。

    当然,他应该是察觉了,否则他一孔家非嫡系之人,也成不了衍圣公,但是他只能开口。因为他是衍圣公,代表的便是礼仪,便是君君臣臣,愚民卑服,皇座不倒。没了这些,儒家也就再难登天子堂。

    总之,这是屁股决定脑袋,非说不可。

    一旁的刘伯温插言道:“犯了错的王子也是陛下的孩子,这是陛下的家事。”

    “陛下为天子,陛下的家事也是天下事。”孔胤植反驳道。

    刘伯温没有争辩,只是看着朱元璋。刘伯温明白朱元璋的心思,同样也明白孔家与朱桂无冤无仇,所以他说了自己应该说的,也就不再说了。

    夹在中间的朱元璋思索着,然后叹了一口气:“着锦衣卫严加看管。看看今天的话是哪个给他出的主意。”朱元璋双瞳闪现嗜血的杀机。

    朱桂很有名,这是一个爽直到粗暴的孩子,今天的话一点儿也不像他会说的。老朱可以原谅儿子的犯浑,但是他绝不会原谅挑唆之徒……

    出了皇宫,外面已经大亮,不知不觉日头再度升了起来。虽然很疲惫,但是朱桂真正的可以松一口气了。既然没有当场押去拷问部,应该就逃过了老虎凳辣椒水,剥皮抽筋等等锦衣卫的酷刑了。

    只要自己安稳几天,不要让朱元璋发现自己搞死了他儿子的魂,相信美好的未来便会像自己招手了。

    而且朱桂异常自信,自己不是什么残暴的人。哪怕是穿越做了王爷,也不会惹人注目。只会老老实实过自己的日子。

    当然,这不等于朱桂就没有谋划了。相反,他有。刚刚坑了一把未来皇帝的红人黄子澄,而据历史上说朱允文的心腹可没一个心胸宽广的人。

    为了不被报复,朱桂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取得军权。至少自己没有成就仙神前,还是很需要军队保护的。至于自己成就了仙神……呵呵,还用担心吗?

    不过怎么坑老朱的军权呢?这需要好好想一想。而且刚刚闯祸的自己也不好直接要军权啊!算了,反正现在没危险,以后再说。

    想到这些,朱桂不禁加快了回家的脚步,终于可以安心睡一觉了,不到一天的时间,烧死的脑细胞比一年都多。不过过了这一关后,想必也不会再有像这一次这么棘手的事情了。

    朱桂是这么想的,然而……

    “嘟--上学时间到了,宿主应该去上学了。”

    “哈?上什么学?”朱桂问道。

    “嘟--宿主没有去学校。判定,逃学。系统强制执行中……”

    怎么就“判定逃学”了,这系统也太不智能了。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当然,朱桂也讲不了。因为“被逃学”,“被强制执行”的朱桂,又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并看着自己的身体奔跑起来。

    这么被强制,朱桂还真有了一点儿强制上学的感觉。

    他上学时就有过,浑浑噩噩的过完了早自习,与现在何其相似。

    唯一的不同就是,上学那会儿,朱桂跑个一千米,都会累的趴下,然而系统接管后,体内却是一股股气流浑身涌动,从里到外,躯体无一处不感到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就算最高级的按摩师傅也别想做到这点。有点像泡温泉,但比那舒服太多了,毕竟那只能泡到皮肤,内脏骨骼可感受不到。

    这就是修炼吗?真是舒服啊!

    仅仅不过两次,朱桂便喜欢上了这感觉。

    由系统支配,看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啊!

    朱桂是不是坏事,但是一帮子锦衣卫可就懵逼了。

    “纪大人,怎么办?”

    十三皇子朱桂是个麻烦人物。因为麻烦,所以没人愿意背锅,所以监视朱桂的还是纪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