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侯门之云溪 第266章 ,北疆异乱

时间:2018-07-11作者:深海无鱼

    林染受了伤,陆云齐特意准许她休假一个月。此刻陪着她的是粉黛,两人看着那蓝色天空中飞扬的风筝,忍不住有些羡慕。

    “夫人,这季节正好,有风。放风筝再好不过!”粉黛说着,便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放风筝的技巧。

    苏溪捏了捏酸痛的肩膀,有些心动“那么你会扎风筝吗?”

    “不行,夫人病还没有好!将军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粉黛一怔,真没有想到夫人竟然跃跃欲试的样子…

    “你这人最坏了,明明我这阵子闷得慌。你故意说放风筝,勾引我。我现在想玩了,你又说不可以。你这样,会没有男孩子喜欢你的!”

    苏溪说道,双手托腮暗自一叹,便犹豫的侧首看着院子里那灼灼的桃花。

    粉黛被苏溪这一番话说得脸红不已,她最近正暗恋凌然统领……思考了一番,粉黛只好点点头。

    当即,两人便开始活动了起来。扎了两只风筝,白色的菱形拖着两条长长的尾巴,似乎有些单调?

    苏溪灵机一动,让她把墨汁和毛笔拿来,素手一挥便画下了一个萌版的陆云齐。

    “夫人这人画的可真有意思!”

    “你喜欢改天教你啊!来,帮我把线缠一下,别绞在一起了。”苏溪抿唇一笑,在他身边也画了一个萌版的自己。

    看了眼熟睡的茵姐,也画上去。

    茵姐醒来时,她的风筝已经扎好了。在苏溪的怂恿下,母女两人一起加入了风筝大军。

    “粉黛你教茵姐,我自己来就好。然后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放。看谁放的风筝最高!”苏溪眉开眼笑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风筝。

    一旁的粉黛和茵姐也已经准备就绪,三张笑脸齐齐的看着半空的风筝。待风起之时,听见苏溪的声音,立刻往身后跑去。

    春风缭乱,风筝再半空中打了个旋,似乎极力想挣脱束缚,拼命上游。苏溪往后快速奔跑,一边放着手里的线,或松或紧。

    “飞起来了,快看!”茵姐欢快的笑声甜糯可爱,激动的看着自己的风筝比苏溪的高。

    “我们来比比看,哈哈哈”苏溪笑着,便迈开了步子奔跑。

    随着风,那风筝再半空中冉冉上升,左右飘摇。苏溪正想放手再让它高一点时,猛的脚下一空便摔了一跤。

    手里的线没有拉稳,风筝失去了束缚一股脑的向墙外越去,挂在了树梢再也不动了。

    “夫人,您没事吧!”粉黛见苏溪摔跤了,立刻跑了过来。苏溪摇摇头,目光落在树梢有些惋惜“线断了,怎么办?”

    “不过一只风筝,我们重做就是了!夫人脚怎么样!”粉黛说着,蹲下身子准备看一下苏溪的脚。

    “这风筝只怕也如我一般,闷在这小院子里向往外面的热闹。随它去吧”苏溪叹惋,粉黛已经撩起了她的裙子,脚踝处红肿起来。

    “夫人,您的脚扭到了,真的没事吗?外面还是先去找余先生看一下吧!”要是让侯爷知道夫人又受伤了,只怕自己要挨罚了。

    “无妨”

    “怎么回事?”陆云齐正巧回府,刚进院子便看见粉黛蹲在苏溪脚下。茵姐还拽着风筝,再看见苏溪那一脸惊讶的表情。

    “没什么,就脚扭伤了一下!不疼的”苏溪话落,陆云齐一记刀眼便丢了过来,一脸怒气的看着粉黛“你就是这样照顾夫人的?”

    “别,不关她的事。今日天气好,我看见外面在放风筝也手痒不已。”苏溪挤出一抹笑容,但是鬓角的薄汗还是让陆云齐知道她在忍着罢了!

    茵姐见父亲如此生气,害怕的躲在了粉黛的身后,一双眸子看向那高大的身影颤颤巍巍的道:“父…父亲”

    “你先抱小姐下去吧!”陆云齐应了一声,径自横抱起苏溪便离开了院子。

    忍不住低声数落:“你说你,风寒还没有好。就敢出来吹风,这也就算了。竟然还扭伤了脚,你这样,叫我如何安心的出门。”

    苏溪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听着他的小声数落莫名的觉得幸福,只是淡笑着抿唇不语,猝然听见“出门”两个字时,她立刻一怔。

    “去哪?”苏溪紧张的问道

    陆云齐把她轻轻的放在了桌边,厚实的大掌落在她柔软的发丝上,轻轻拍了拍“北疆来信,阿景失手被右贤王戈烈擒住了。新皇以扰乱军心为由,想治他通敌叛国之罪!”

    苏溪闻言,脸色大变“怎么会这样?前几日不是刚传来消息说,夺取龙城了吗?”

    “战场上,变化莫测。你可知道监军的乃是楼大人,而统领将士的孙将军。阿景只怕,是遭到出卖了。”

    陆云齐沉声道,单膝跪下将苏溪的腿搁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的褪去她的鞋袜。

    果然那粉白的脚踝处红肿起来,看的他心疼不已。

    苏溪正思考着北疆的战事,突然那只手便握住了她的脚踝,轻轻按了几下,猛的一扭。

    “啊!陆云齐,你不会先打个招呼吗!混蛋”

    杀猪似的尖叫声,震耳欲聋,陆云齐无辜的看着她,眨了眨眼“你现在走走试试看!”

    苏溪瞪了他一眼,扶着他的肩膀缓缓站了起来,尝试着走了两步。惊奇的发现,果然是不疼了“以后你要是解甲归田,说不定可以开一股医馆专治跌打损伤。嘿嘿”

    “哈哈,不是还有你这个地主婆在吗?我何必操心那些”陆云齐见她脸上舒坦的表情,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小脸此刻灿烂不已。

    “你都说我是地主婆了,你得好好干活,不然,没饭吃!”苏溪调侃的道,手捏住他的耳朵落下一吻。

    “不吃饭,吃你也行”陆云齐薄唇微扬,抓住她作乱的手禁锢在胸口,凤眸明亮而幽深。

    “唔,言归正传!你贸然离开巴蜀,这里怎么办?朝廷那里又怎么交代?再者,就算你到了巴蜀,言不正名不顺如何出师?”

    陆云齐剑眉轻蹙,“这里便交给百里将军和子临,出兵北疆的事情,势在必行。”

    “什么时候出发?”苏溪知道他主意已经定了,自己再怎么劝也是枉然。可毕竟是这两人婚后第一次分开,忍不住有些不舍。

    “明天”

    “怎么这么紧迫?”明日便要走吗?苏溪恍惚了一下,抓住他的衣袖“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胡闹,前面打仗,你一个女子去做什么?”陆云齐剑眉紧蹙,沉声冷喝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苏溪的建议。

    “你就安安心心的在家好好等我,把身子养好,照顾好自己和茵姐。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不去就不去,你这么凶干什么!我这不是担心你吗!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苏溪红唇轻撅,哼了哼。

    “好吧!是我错了,不该吼你。我现在得去书房一下,你叫丫鬟帮我整理一下衣服行李。”

    “嗯嗯,我亲自去!”苏溪万分不舍的送他出了院子,转身回房。突然觉得有些坐立难安,空荡的衣柜也仿佛在告诉自己,留下他。

    可是,周景此刻生死未卜,活着回来也难逃责罚,死了,便更是要背负这骂名一辈子难言。

    这帝王之家,为了那么一把椅子争得你死我火,可真的坐上去就高枕无忧了吗?不管如何,新皇绝非是善类,天下未定战火四起。自己要不是遇到陆云齐,只怕在这颠沛流离的世界中,不知归处。

    想到这,苏溪也想起了宋府传来的家书。前几日,王老在朝堂上公然顶撞新皇,被罢免了官职,病入膏肓的他将年幼的孙女送回了江阴老家。

    而宫里,宋花嫣刚刚怀孕被封为了嫣妃,就传出轻妃娘娘流产。种种流言指向了嫣妃娘娘。

    皇上罚她去皇觉寺养胎,只怕是变相的打入冷宫罢了。

    苏溪整理着陆云齐的衣服,顿时觉得有些累了。窗外虽然春光明媚,鸟语好像。可她心里隐隐不安,只觉得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和以往的日子一样,临走之前陆云齐狠狠的弄了她一番,淅淅沥沥的春雨滴答滴答的唱了一夜。

    屋子里的旖旎之音也是断断续续的毫不停歇。苏溪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身,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之上,娇软濡湿的红唇一口咬去。

    这温热的触感更是刺激得身上的人虎躯一震,狭长的凤眸颜色深沉了几许,沙哑的声音便在她耳边霸道的下达了命令“圈上来。”

    苏溪娇声嗔嗤,有些羞涩的避开他灼热的目光,但是想着两人明日就要分离了心里的不舍也变成了心软。

    “唔,……”

    这一夜,过得如梦似幻,春雨点点滴滴打在花心上,毫不留情的鞭跶着娇嫩的小花。那粉嫩的花朵娇声细细的哭泣了几声,不甘不愿的绽放自己的芳香。

    一阵又一阵的暴雨袭击,终于,花朵不堪重负吐露出自己珍藏许久的佳酿,迎着春夜的雨水,浸湿大地。

    这是陆云齐走的第一日:想他!

    百般无聊的苏溪对着窗外那颗芭蕉发呆了许久,经过昨夜的洗礼,那一拢青翠越发的精神起来。

    “娘,你在看什么?”茵姐坐在地上,用手里的狗尾巴草逗弄着苏小三。

    苏溪淡淡回首,思考了一会这才笑道:“我在看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是不是很美!”

    茵姐哪里知道什么潇潇不潇潇的,看了眼芭蕉树,“没有连筝姨姨家的绣球花好看!”

    “其实,鲜花固然美。可绿叶也有它的好处。它甘愿奉献自己的绿衣,称托鲜花的娇媚。做人也一样,茵姐还小,以后就懂了!”苏溪伸了伸腰酸背痛的身子温柔道。

    茵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将地上的小木块递给苏溪“娘,陪我玩这个吧!”

    “好啊!来”苏溪盘腿坐下,笑盈盈的结果积木,一大一小就这样在地上玩了起来。

    无聊的日子,苏溪便带着茵姐到霍连筝的小院子串门。白子临暂代巴蜀太守一职整天忙得不见人影。

    对于苏溪的到来,霍连筝求之不得。已经快五个月的白君越长得白白嫩嫩,样貌上像极了父亲白子临,也不惧生谁抱都可以。

    苏溪每每到了这,第一件事就是抱一下他,小君钺一见苏溪也流着口水笑得眼睛咪成一条线,伸手主动求抱。

    这狗腿的模样,惹得白子临吃味不已,他儿子似乎只对漂亮的姑娘感兴趣!

    这导致小小的白君钺未来还不到三岁便被他爹拎到书房读书写字了,直到成亲身边都一直是小厮伺候。

    木曦因为年幼,也留在霍府,苏溪会带着茵姐还有木洵过来看看。小家伙已经开始学走路了,摇摇晃晃的身子小短腿走向苏溪。

    却是一转,拉住了茵姐,咿呀咿呀的手舞足蹈着。茵姐补明白他在说什么,敷衍这应和了一两句,将手里的拨浪鼓送了出去。

    “对了,连筝姐姐。我这几日闲着,有一个想法。像木曦这样的孤儿只多不少,我想成立一个孤儿院。专门收留这些孩子,你看如何!”苏溪笑道,将自己手里的宣纸递了过去。

    “你说的没错,只多不少。往日也有善堂会收留,还有一部分便是那些权贵之人会收留些骨骼清奇的孩子培养成杀手。不过,训练之残忍,你还是不知道的好!”霍连筝感慨的道,看着苏溪的计划只觉得眼前一亮。

    “我创办孤儿院只是想让那些可怜的孩子能活下来,更多,是想收留因为战死家属的遗孤!但是我一个人,对巴蜀也不是很熟悉。想着你毕竟在军中,想让你帮我问问白大哥。”

    “行,这也是一件好事。等他回来我就和他说一下!这样吧,你一个人做也很累,我认识几个姐妹,人也很好。不如大家集思广益,一起把你说的这孤儿院办起来。”霍连筝也来了兴趣,提出建议。

    苏溪闻言,也惊喜异常。人多力量大,若是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那自然是最好。

    “那么还麻烦连筝姐姐代为引荐”苏溪笑道

    “夫人客气了,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明日我就写信邀请她们一同前来商量。”霍连筝拍着胸脯保证,豪气干云。

    “不急,你看什么时候有空都可以。左右最近将军不在家,我一个人也闲。”

    “说起来,将军也出门快一个月了。还没有写信回来吗”霍连筝见苏溪那一脸的愁思,忍不住问道。

    苏溪叹息了一会,摇摇头“巴蜀距离北疆遥远。这会估计还在路上,一来一回最少也要三个月。”

    这要是在现代,坐飞机也最多一天。古代交通不便,就算快马加鞭也得一个月路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