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侯门之云溪 第258章 ,你——很有眼光!

时间:2018-07-06作者:深海无鱼

    营帐外面宋争鸣和白子临正站在那等着。看到林染等人归来时都轻舒了一口气。

    “将军呢?”白子临并没有看见苏溪和陆雨齐,左右环顾了一下。

    “将军和夫人说话,马上就到了。这人刚才想欺负我们夫人,可真是不长眼!先把他给我绑在校场,暴晒三天三夜!”林染说完,一脚踹去。

    宋争鸣本来还好奇怎么出去找苏姐姐却是带了个脏兮兮的男人回来,这一听原来是想欺负他姐的坏人。

    毫不客气的便一拳头揍过去,那清脆的声响吓得大家一惊。

    黄三吐了一口鲜血,几颗牙齿也随之落在地上。

    白子临咂舌,这看上去和竹竿一样的少年,竟然如此猛!!!

    “竟然敢欺负我苏姐姐,你就做好被剥皮抽筋的准备吧!”到军营的这些日子,什么残忍的手段他没有见过,却是最喜欢剥皮抽筋这种。

    毕竟,够刺激。

    黄三立刻求饶的双膝跪地,连连哭喊“大人饶命啊!小人也是安人钱财替人消灾!是一个姑娘给了我银子让我跟随你们主子,玷污她。我黄三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碰她,你们夫人那么剽悍,差点把我给废了还!”

    黄三委屈的哭喊道,确实也不假。林染抓到他时,男人正猥琐的捂着自己的下半身在药店求医。

    白子临脸上优雅的笑容顿时挂不住了,冷冷的瞪了一眼叫人把他的嘴堵上。

    先压下去,等云齐回来再做打算,假如他猜的不错那雇主便是丁倩倩无疑。

    原本以为也就是个固执痴缠的女人,没想到竟然心思如此恶毒不堪!

    宋争鸣绑着黄三下去了,正巧陆云齐骑着马带着苏溪回到了营地。只见男人怀中包裹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翻下马背,往腋下那么一夹住另一只手便把缰绳丢给守门的士兵。

    这!是哪里找了怎么件衣服?大家疑惑时,便听见黑布下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放我下来,这样很丢人啊!我又不是麻袋”

    这声音,不是苏溪又是哪个?

    白子临噗嗤一笑,只见女人黑黝黝的青丝散落,紧接着便是那双溜溜直转的星眸。

    “你们没事就都下去吧!”陆云齐面无表情的道,大步踏进营帐。

    “唉!”本来还想问问苏溪有没有事的,可是陆云齐那张脸上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方才匆匆一瞥,男人虽然是颇为疲惫,但是脸上的春光还是显而易见的。

    那种疲惫,是男人都懂。白子临暗挫挫的顿了一下脚步,看来,没他什么事情了。

    营帐里,苏溪被他丢在了床上。疼得蹙眉,反手摸了摸后背也是刺痛不已。

    “可是伤到了?”陆云齐说着,强行拉开了大氅。苏溪那玲珑曼妙的身子便这样**的呈现在他眼前,还留着他刚才留下的印记。

    将她翻过身,果然后背红了一片,怎么这么娇气?刚才她特意给垫了好几层的衣服了。

    “你...别看,我害羞”苏溪说着,把脸埋在被子上。这被子上满是他的气息,忍不住多躺一会。

    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什么。你身上哪里我没有见过”说着,大手毫不客气的捏了把她挺翘的圆润。

    拉过被子给她遮住,这才叫人烧些热水来。

    苏溪惦记着他的伤口,哪里肯乖乖的躺着,裹着被子坐了起来伸手便剥着他的衣衫“我想先看看你的伤口,可别又严重了。”

    陆云齐捉住她的手,落下一吻淡声道:“我没事,换一下药就好了。你帮我换药”

    “好”

    那小将士送水来的时候,真是不知道看哪里好。将军袒胸露乳的坐在床畔,夫人正给他宽衣。

    “放桌子上就好,你下去吧!”苏溪笑道,甜美的声音让那孩子脚步有些虚了起来,差点摔倒幸好及时抓住了一旁的柱子红着脸急忙退下“属下告辞”

    “哈哈哈,那小哥真有趣”

    苏溪忍不住发笑,银铃似的笑声让陆云齐很是不满意,苏溪这小妖精还是快点回山上去,只要她在这里自己总是会分心。

    冰释前嫌的两人这一晚睡得很是香甜,陆云齐已经许久没有这样踏实的睡过觉了。早上醒来,耳边是士兵操练的声音,怀中是娇软可口的媳妇。

    他看着眼前熟悉的营帐,一扫半月的疲劳,深深的把头埋进她的起伏连绵之处轻咬了一口。

    苏溪被他弄醒了,惺忪着睡眼看着他的俊颜“要起来了吗?”

    “你在睡会,我得去看校场了。乖”陆云齐说着,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轻轻的起身,迅速的穿好了衣服。

    苏溪也很困,便倒头又睡着了。

    校场上,经过一夜的寒风,黄三已经冻得不省人事了。

    猛然的一盆冷水将他从睡梦中拉回现实,一张眼便看见昨夜那恶魔般的男人黄三顿时没有了睡意,清醒异常。

    “大人...你就饶了我吧!我有眼不识泰山,万万没有想到会是您的女人。”

    陆云齐负手而立,一双凤眸冰冷的盯着他,杀气十足“你说说,出钱的那女人有什么特征?”

    黄三沉思了一秒便毫不犹豫的道:“那姑娘带了面纱,可是她身边的丫鬟我认识。穿着紫色的比甲,手里拿着的是丁府的灯笼。”

    陆云齐也猜到了是她,转身离去。只剩黄三一个人在晨风中凌乱不已,这到底是放还是不放,说一句啊!

    不多时,黄三在感觉自己要死掉的一刻昨日那红衣小将又来了。这一回,还带了一壶酒。

    “你们说话不算话,骗子,全是骗子!”不说说好了只要找到那女人,就会饶自己一命吗?怎么现在却是带了毒酒要毒死他?

    宋争鸣冷冷一哼,搬开他的嘴,便把酒全倒了进去。最后嫌弃不已的拍了拍自己的手。

    “你们看好他,千万别死掉了!”

    “是”

    很快,黄三便感觉不太对劲。自己喝的是毒酒,怎么会热起来?全身无力就算了,下面那处更是痛楚万分。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两个小将不由分说的便解开了他的链子,将他拖到了营帐之外的一个破庙里。

    狠狠的一丢,他便砸在了茅草之上。不多时,一个女人出现了。

    她穿着蓝色的襦裙,身材高挑,皮肤雪白走路的姿势极为优雅,那俏丽的臀一不步三摇的。

    “将军...将军,您在吗?”丁倩倩看着这破庙,陆云齐怎么会约自己到这种地方来?想来是昨日苏溪那蠢女人出事了,他肯定是失望了然后想起了自己的好。

    女子忍不住俏脸含羞,一双眼睛打量着这个破屋子,嫌弃之余又想起陆云齐的怀抱,男人精壮的身子和俊美的脸,还是利大于弊吧!

    黄三迷迷糊糊之间,整个人变得奇怪异常。他此刻别说是个活生生的美人站在眼前,就是个粗鄙的老太他也忍了。

    又听见这颤巍巍勾引人的声调,哪里还忍得住。一下竟然爬了起来便扑向丁倩倩。

    丁倩倩没有想到陆云齐没有等到,却等到了一个丑陋的男人,脏兮兮的看起来令人恶心。

    这...这不是自己找去玷污苏溪的人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怎么是你,你别过来,滚!”丁倩倩慌忙之中,拔出了簪子准备插像男人的心脏。可惜,黄三原本就是略有拳脚此刻又被下了烈性春药,力气和意志力强的惊人。

    一个反手扣住她的皓腕,将簪子丢在一旁。淫荡的双目紧紧的盯着她半露的胸脯:“大冷的天穿成这样,能是什么好人?装什么贞洁,等爷上了你,你求我还来不及!”

    黄三说着,大嘴便凑了上去,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女儿。那滋味,简直是妙不可言。

    丁倩倩大声的辱骂着他,却全被他吞入腹中,形成破碎的只言片语。

    衣衫被全部撕破时,男人恶狠狠的便掐住了她的喉咙,嘴里全是污言秽语的羞辱。

    丁倩倩还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泪水直流,这男人恶心得令她作呕。

    想起苏溪也被这样粗鲁的对待过时,她突然觉得说不出的爽快。里面断断续续的声音也令门口的人脸上一红不敢上前。

    原来小姐竟然是私自到破庙里面约见情郎。

    不知道里面持续了多久,两人站的开始昏昏欲睡时,太阳已经挂在了半空了。

    其中那绿衣的丫鬟揉了揉眼睛,看着禁闭的门有些好奇“小姐怎么还不出来?这再不出来,只怕老爷要发现了!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也好”

    蹑手蹑脚的两人推开门时,第一眼便看见满地撕裂的衣服。那是小姐最喜欢的浮光锦,可是千金难求的好东西怎么撕成了这样?

    衣服堆里,杂草散落一地。原本风华俏丽的丁倩倩此刻玉体横陈极为狼狈的的躺在茅草上,睁大着双眼满是恨意。

    玉白的身子上还覆着一个男人,紧密相连。

    “小.....小姐!”绿衣服的丫鬟首先反应过来,一把推来了男人。看到那丑陋的面容时忍不住把头扭了过去。

    “死人了,啊!死人了...”原来,男人竟然是兴奋得断气了。

    丁倩倩嘶哑着声音,看着自己满身的污浊却是异常的平静,狠狠的拽过丫鬟的手:“把衣服脱给我!还有,今天啊的事情,今天就当没看见知道吗?不然......我定要你们全家陪葬!”

    这样的丁倩倩,令两人害怕不已,哭泣着连连点头答应了下来。

    她看着自己满身的痕迹,突然计上心来“你们,扶起起来。绿棋,你回府去请老爷还有夫人到军营。蓝颜,你陪我一起。”

    “好(好)”

    苏溪自然不知道丁倩倩打着这样的算盘,她一觉睡到了中午。发现身上的里衣时便知道是他准备的。

    拿起一旁的男装穿了起来,军营中没有女儿家的衣服。这套士兵服和争鸣的到是有几分相似。

    “起来了,过来吃点东西吧!”陆云齐正看着手里的底图,余光扫到苏溪时眉头一蹙,苏溪,还是别出去见人的好!

    “好的,对了。你伤口换药了吗?今天有没有好一些?”

    陆云齐对她不洗漱就扑在自己身上的行为表示很无奈,但是也很欢喜她的主动。

    “好多了,早上余蓝又给我换了药!”

    军中的物资匮乏,别说是将士了,就是陆云齐自己也是用冷水洗脸的。但是水抬进来时,陆云齐却是剑眉拧着“换热水来!”

    “没事,不用麻烦跑这么多回了。我又不是千金大小姐,没那么娇贵的!”苏溪笑嘻嘻的接过水。

    那小将脸红的看了一眼她,呆在了原地。竟然还有比宋小将军还像女孩的人!

    “没事就下去吧!”冰冷的声音响起,比秋夜的寒霜更是冷凝。

    “是”

    苏溪刚准备伸手进去拧帕子,陆云齐已经抢了过来一只手熟练的加过帕子,握在手心略略用内力温热了一下才给她擦脸。

    并没有想象的冷,苏溪看着他的眉眼,感动不已:“你堂堂一个将军,竟然如此大材小用。你的将士们知道,会哭死的。让我还他们高冷的男神。”

    和苏溪生活了那么久,也知道男神是说长得俊朗的人,这是在夸自己?行,便受着吧!

    “心情好了就调侃我,不好就冷着脸不理人。果然常言说的好,女人这种生物,翻脸比翻书还快!”

    听得他一本正经的埋怨,苏溪噗嗤一笑,捧着他的脸落下一吻:“心情不好还不是你的错!”

    “今日,便送你回山上吧!下面始终不太安全!”

    突然说道如此严重的话题,苏溪沉默了。终于在他的目光中点点头:“我知道了,可是...我...舍不得你!”

    陆云齐薄唇微扬,一把抱住了她沉声道:“快了,等巴蜀稳定了,我就接你们母女回家!”

    回家!多温暖的词语,自己那三进的小院,还有那片菜地。刚刚种下去没多久的葵花,苏溪怀念无比的秋千和陆云齐给她的画卷。

    杏目湿润了几许,乖巧的点点头“放心吧!你不用担心我。我苏溪可是地主婆啊!那片山头现在都是我的了,想想就激动,还能给你们捣鼓些好玩意出来也不一定。”

    这话讨喜,陆云齐见她豪气万千的口吻,原本郁闷的心情一下子明朗了。

    “你现在可不得了,哪里只是地主婆,分明是占山为王的女大王了!”

    对于他的调侃,苏溪白眼一翻,揪着他的耳朵轻轻的吹着热气:“那,我是不是可以抢个美男做压寨相公!”

    该死的,这是在玩火!陆云齐手里的书简捏得咯吱咯吱的响,凤眸漆黑不见底拉下她的头狠狠的吻了上去“你想抢谁?”

    “自然是闻名天下的陆云齐陆将军,一看就是个英武不凡的男人”这一波讨好真是让陆云齐很受用,轻拍了拍她的脸,面色严肃的道:“你——很有眼光!”

    苏溪“......”

    见过这样夸别人其实是拐着弯夸自己的吗(笑哭\/笑哭\/笑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