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侯门之云溪 第200章,身份论

时间:2018-05-28作者:深海无鱼

    雕花的木窗,清风拂过,带来一丝秋夜的凝寒。

    陆云齐打了个冷颤,随即惊醒。感受到那寒冷的夜雨,黄叶潇潇的愁闷之音。

    不可多见的蹙起了眉头,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按上窗户,轻然的关上。

    “这么冷,可别加重了病情”就在陆云齐喃喃的念叨着这鬼天气,担忧苏溪时。

    一道模糊的哭声在背后响起,伴着嘈杂的雨声听得朦胧。

    玄衣高大的男子惊喜的侧首,一双漆黑无如井的凤眸便如同夏夜的星空般光彩夺目。

    大步的跨向床边,果然是——她醒了!

    陆云齐龇牙一笑,急忙坐在她身边,俯下身子去听那细微的声音。

    苏溪努力的想张开眼睛,却是一片刺目的昏黄,只能用手划拉这摸到一片冰冷的布料。

    “水……。水!”

    陆云齐大喜,急忙用脸贴了贴她的额头。温度已经没有之前高了,满目柔情的看了眼她苍白的脸温柔道:“乖,我这就给你倒水来!”

    径自绕过那插画的屏风,外屋的桌子上放着一套茶具。陆云齐拿起茶壶,和一个杯子便准备倒水时,这才发现竟然是一片冰凉的。

    “去他娘的!是谁值夜的?”低声的咒骂,在这安静的屋子却显得格外清晰。

    门外,值夜的丫鬟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看着窗户上的倒影也猜到了是侯爷,吓得冷汗淋淋。

    战战兢兢的回应:“爷,对……对不起,奴婢一时失察!我。这就换茶去”

    “不必了”陆云齐闷声冷哼,想来应该是小夏走了,林染生病苏溪这一时还没有得心应手的丫鬟。

    等她好一些,自己得去找两个训练有素昆仑奴过来照应一下才是。

    陆云齐端着茶,边走边用内力催热,等到苏溪唇边时特意自己先抿了抿,感觉温度适中才继续给苏溪送去。

    “水……”

    苏溪迷迷糊糊中,感觉一只手温柔的抱过自己,带着微微的粗粝。

    那感觉,和她四年前刚刚重生到这个世界一般无二。

    小心翼翼,温暖心田的疼爱感。

    是陈氏吗?苏溪就着他的手喝下了水,终于感觉火辣辣的喉咙里舒服了一些。

    秀眉轻轻舒展,小口的吞咽着杯中的水。

    陆云齐温柔至极的看着她,见她喝水时,顿时油然而生一种自豪的满足感。

    大手托住她的身子柔声问:“还要吗?”

    苏溪点点头,后者轻然的把她放在床头,用枕头垫在她的后腰这才离去。

    不多时他便折了回来,一如之前的耐心。

    苏溪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男人,他低垂的眼睫轻然的擦过自己的脸,酥酥痒痒的。

    透过微弱的光芒,那一眼,全是温柔如水的欢喜与宠溺。

    苏溪鼻头酸涩,一双杏目含水的看着他,:“啊……齐”

    “可是还要喝水?”陆云齐停止了动作,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在怀中,耳厮鬓磨的问道。

    “不,你……你怎么都长胡茬了?”粗短的胡须让他整个人略显沧桑,凤眸却是明亮不已,直视间两人皆是温柔满怀。

    陆云齐闷笑,将杯中剩下的水一口饮尽,濡湿的薄唇在她额上落下珍视的亲吻,仿佛那是一件稀世珍宝般的喜爱。

    磁性十足的声音,沙哑,带着勾人的魅惑:“被你这小妖精吓的。可不要再有下次了,我——不能没有你!”

    这是他第一次那么温情的对自己说着情话,苏溪哽咽着点点头,一双明亮的眸子很快便被泪水浸湿。

    下一刻,那晶莹的泪水被薄唇一一含住,咽下。

    “原来,泪水是咸咸的,涩涩的。以后,你流多少泪,我就把它都吃下去。你的脸上,只能有笑容。”

    陆云齐动情的道,双手捧起苏溪的小脸,额头对着额头,两唇相接轻轻的摩擦,舔舐着。

    苏溪伸手抱住他粗壮的腰肢,埋首他宽厚的肩膀,想起前两日的种种也是心有余悸。

    “啊齐,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宽容和宠溺,谢谢你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糟糕总是拖后腿的我。

    陆云齐虎躯一震,手指穿过她的长发,缓缓的低首凑近她的耳边轻轻舔了舔她圆润的耳垂,一路下移,沉声:“傻瓜。”

    窗外的雨小了许多,淅淅沥沥的滴落在青石的阶梯上,一夜未明。

    那一双璧人耳厮鬓磨的唇齿缠绵着,清秋的霜夜也抵挡不住火热的情感,悄然融化。

    苏溪这一病,便是全部人眼里的宝贝疙瘩了,走哪都有人陪着,跟着。

    陈氏干脆连绣活都搬过来做了,苏三林离不开媳妇干脆也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拿了一本书在旁边陪着。

    苏溪无数次看着窗外感叹,转身看见林染时,秀眉拧起小脸顿时一蹙“我不喝!”

    林染咬咬牙,上前将药递近了几分无奈耸肩:“小姐,您要是不喝!奴婢们可就要挨板子了!”

    陆云齐下令,苏溪一次不喝药伺候她的仆人就打五十大板,依次累加。

    虽然这个方法显得很不近人情,可陆云齐知道苏溪就吃这一套,连苏家两老也很头疼的问题轻轻松松便被陆云齐解决了。

    陈氏对于这个未来女婿很是满意,可转念想到苏溪今后难以孕育子嗣的问题时整个人都颓废了。

    “溪儿,侯爷说的很对!你这身体哪能不喝药。要是娘再发现你把药到了,不用他,我自己来。亲自盯着你喝下去!”

    陈氏板起脸色,那严肃的神情还真有几分威严的模样,苏溪顿时怂了。

    认栽的捏着鼻子,一手抢过药碗,闭上眼心一横猛的灌几口。

    苦得令人头疼的漆黑的药汁入腹,口腔里也满满的苦涩,这古代的药真是难喝得紧。她宁愿住院打点滴……

    苏三林看着苏溪都皱成一团的小脸,也是心疼不已,摸了摸胡子道:“既然溪儿不想喝,那么就等等再喝也行!”

    话刚落,陈氏冷脸一瞪:“等会?再等等就都浇花了!”

    “哪里有!”苏溪不满的娇嗔,心虚的看向窗外的盆栽心想:难道就那么一点药渣都被发现了?

    “你当你老娘好糊弄不成,刚到走廊一股子药味就闻见了”陈氏放下针线,用手摸了摸苏溪额头,没有早晨的烫了。

    “等你好了,我们就回清溪去!去之前再去看看你外祖母……”陈氏叨叨的念着

    苏溪好一阵错愕,傻傻的抬头:“外祖母?不是…。死了吗?”

    “呸呸呸,你这丫头说什么呢!你真正的外婆是宋老夫人,你失踪的那天娘刚刚找到你外婆!”

    陈氏这巨大的内容吓得苏溪差点从床上倒了下来,她娘是宋老夫人的女儿?

    那个三朝元老的宋阁老是她外公?那个名震塞外的宋老将军是她外公?那个当朝皇后的叔父是她外公!

    1527489658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