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侯门之云溪 第192章,南月之死

时间:2018-05-24作者:深海无鱼

    这十七夫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南月。待侍卫来传唤她时,美人正在梳洗准备入睡。

    一听齐王召见自己,顿时大喜“王爷这是招贱妾侍寝吗?”

    南月激动的双颊微红,手抓了抓自己的大腿,这才确定是真实的存在。

    她自从跟了齐王,一路从南郡到京城后,这才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容貌和才情在这大周最繁华的临安城里,真是不值一提。

    齐王的府中,妻妾众多,她出生青楼低贱的身份入府,刚开始便被王妃打压了下去。

    她也想过欲擒故纵,也先趁机表达过情意可王爷自从南郡回来后就极少找人侍寝。

    更何况低贱的她,连请安的资格都没有,进乎一年没有看到那张俊美的容颜。

    南月以为是自己早上献上了珍珠和绣品,王妃高兴,所以在王爷面前提及了她。

    手忙脚乱的让丫鬟给自己换了身丝薄的睡衣,束发簪花。淡上胭脂后,一尊性感柔美的玉美人在铜镜中,一颦一笑皆是动人。

    “还请夫人快些,爷又催了”

    “走吧!已经好了!”

    南月怀着雀跃与激动的心情跟在侍卫的后面,她的丫鬟时不时的帮她整理一下被斗篷压乱的睡衣。

    “香儿,我看起来还好吧!”

    “夫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听得那天真的回答,南月一笑,同时感慨万分。

    这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哪里有最美的?只有更美才是,比如苏溪。

    不过,那佳人只怕此刻已经香消玉殒了,再美也那样了。

    当她出现时,油纸伞微微倾斜,并没有进到王爷的院子。反而远远的便看见灯火明亮的亭子中,粉衣翠裙,簪花戴玉的姬妾一堆的站在那。

    她顿时错愕,不是侍寝吗?只怕是王爷兴趣大发正在游戏也不一定。府中这样的闲情趣事也是常有的。

    “啧啧,你看那贱人穿了什么?”

    “真是急不可耐了,这大冷的天斗篷里只穿了一层纱衣。”

    伴随着小声的议论,孙氏这才注意到,十七夫人行动间若隐若现的**,白皙诱惑。

    红色纱幔在烛光下带着一层闪闪的金光,那腿,修长,笔直再往上是纤腰如柳。而最诱人的地方被三伞遮住,只见那青丝油光乌黑。

    她淡笑这把玩着手心的茶杯,轻轻的看了看在场的姐妹,果然大家都是一副鄙夷的神色。

    周景脸色凝固,一双桃花美目静静的看着来人“你就是十七夫人?”

    南月心里的弦一下子惊仄,爷,竟然不记得她是谁了?

    “贱妾南月,见过王爷,王妃。”她缓缓下跪,行礼,一头青丝如瀑。

    半张脸在烛光下,肤若凝脂,娇美如花,锁骨纤腰一大片雪白的春光乍现。

    要是换了平时,周景不介意与她**一番,可方才看见这人的嘴脸,他透过那张漂亮的脸皮,似乎——是一团乌黑。

    “本王且问你,你早上可是献过一颗珍珠给王妃?”

    周景的声音,一如方才的冷静,端坐着毫无所动。见此,孙氏内心松了不少,还好王爷没有被诱惑到。

    “珍珠?”南月一下子便联想到了珍珠的主人——苏溪。

    难道,是王爷发现了什么吗?怎么可能,天下珍珠一模一样的多了去了。

    不要多想,也可能是王妃喜欢,所以才问的。

    她挤出一抹微笑,看了看孙氏:“前几日妾身的兄长从临安路过,便送了我。我见那珍珠品质上乘,便送给了王妃做礼物。”

    “兄长送的,怎么只送了一颗?”孙氏蹙眉,难道南月这贱人自己留了很多,却只给了自己一颗?

    “这…。”

    “说!”周景冷然的笑了起来,站起身,居高临下的抬起她的下巴。

    她身上淡淡的脂粉香,还有触手的温热“怎么,很难回答吗?十七”

    “王爷…。不,不是一颗。是两颗,只是妾弄丢了而已”南月傻傻的看着那离自己一只距离的俊美容颜。

    由不得两颊变红,一脸的娇羞。

    周景嫌恶的甩开了她的下巴,擦了擦手,从腰间拿出了一颗:“是这个吗?本王中午在花园捡到的。原来是你的”

    南月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多亏了王爷,这珍珠失而复得,大喜。”

    “是吗?喜从何来?你到时说说,说的好——有赏。若是,说的不好——把你打入天牢”周景径自坐下,接过孙氏递来的茶,轻轻的喝了一口。

    不急不慌的声音响起,那感觉,仿佛是谈论天气般稀疏平常。

    不,王爷怎么是这样的?她记忆中的齐王,风流倜傥,却温柔多情。对女人极好,就是她这样的青楼女子也毫不嫌弃。

    可是现在,这一脸漠然,轻轻松松说出要把自己打入天牢的男人,除了容貌和她记忆中的人相同,却判若两人。

    南月跪下,吓出了一身冷汗:“妾身…。不知”

    “你自然不知,只怕,这东珠是你偷来的!”孙氏气愤,一个茶杯狠狠的砸到了女子的胸前,滚烫的茶水四溢。

    她的衣服极薄,很快那层雪肌烫的红肿一片,却只能咬牙忍住,梨花带雨的无声流泪。

    周景微微蹙眉,在抬头时,寒光一片:“手脚不干净,按照府中规矩办吧!”

    “不,王爷。这珍珠不是我家夫人偷的,是我捡到的”香儿没有想到,因为一颗珍珠王爷竟然如此对夫人。

    王妃更是趁着机会落井下石,她只好自己站了出来,抗下一切。

    南月没错愕,香儿这一出现,岂不是更加说明自己说谎了?

    “你在哪捡到的?如实说来,要是胆敢有一句谎话,本王便诛你全家!”

    香儿大惊,满头大汗的跪下,直磕头求饶:“回王爷的话,是在大街上。”

    “胡说八道!这珍珠价值不菲,会丢在大街上?”

    孙氏呵斥道,目光看着南月,意图再是明显不过。

    “奴婢没有说话,那日奴婢陪着夫人上街。人群中一辆马车赶过,然后就看见了珍珠”

    “那马车什么样?朝哪里去了?”周景没有想到,真的是自己府中的人。

    他乘胜追击,急切的想知道答案,可香儿那日只顾着保护南月,忙乱中并没有看清马车什么样,去了哪里?

    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来,见此,周景也磨光了耐心:“拖下去,杖毙!”

    “不,不要!”南月一听齐王要杖毙了香儿,立刻出声阻止。

    小声的说:“那珍珠是在《云溪斋》门口捡到的,马车通体乌黑,向西门的方向走了。”

    “你既然知道是谁的珍珠,为什么不上报?”周景大怒,美目阴狠的看着南月。

    后者脸色煞白,立刻否认:“不,我不知道那是苏溪姑娘的”

    “本王何时说过那是苏溪的?”周景冷笑,继续道:“你知道是苏溪对吧!也知道她当时情况危急,却隐瞒真相,私自占有线索。说,为什么?”

    南月轰然跌倒在了地上,地面潮湿,她的心也一点一点的下沉,濒临死亡的沉闷感在她四周蔓延。

    为什么?因为王爷你爱的人其实是她。自从回到临安,再也不亲近任何人便是最好的证据。

    南月哽咽,红了眼嘶声道:‘我…。没有想她死,我只是嫉妒。我嫉妒她同样是南郡人,身份卑贱。凭什么可以得到王爷的垂怜!’

    齐王喜欢苏溪?

    这个消息一出,众人大惊,孙氏也是惊讶得合不拢嘴。

    苏溪,不是陆侯爷的未婚妻吗?这段日子传得神乎其神的女人。难道,爷真的喜欢了兄弟的女人?

    这自古以来便是朋友妻不可欺,若是传了出去,不知道要闹多少笑话。

    心思被戳穿,周景最后一点利用她的耐心也被磨光了。

    毫不犹豫的伸手,“咔擦”清脆声响后,那美人缓缓倒下。

    她一张美目微张,带着晶莹的泪珠,缓缓落到地面,溅开水花。

    背对着她,高大,俊美,如仙一般的男人冷冷杨唇,轻然的擦着自己的手。

    动作细致而优雅,如行云流水的赏心悦目。

    目光一转,看着亭子里的人,一如平日的温柔道:“今日的事,你们若是胆敢穿出去,下场——便是如此。明白吗?”

    “妾身明白”瑟瑟发抖的姬妾们低下头颅,不敢看向地上的南月。

    连武将出生的孙氏也被吓得一身冷汗,嫁给齐王快十年了,这十年里,虽然他姬妾无数。

    可也总是一脸潇洒的翩然优雅,对她也相敬如宾。

    今日的周景,让她刷新了一个认识度,夫妻十年——自己竟然一点也不了解他。

    今日之事?只怕指的不是珍珠,而是……苏溪。

    她不知道是该喜自己的王妃身份没有那么容易死,还是同情刚才还妄想着争宠的女人,或许是这齐王府所有的女人,自然也包括她——孙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