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侯门之云溪 第176章,宫闱

时间:2018-05-22作者:深海无鱼

    高大巍峨的城墙,古老而肃穆的宫殿,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和随处可见的奇花异草。

    苏溪一路走来,皆是天子富贵与威严。这让她想起了远在清溪的乡民,国家富而民穷,这大周的贵族好奢华**之风而边缘地带却是连米都吃不起的群众。

    现在因为皇上病重,整个皇宫进进出出都极为严格,苏溪和端王妃进了宣和门在太监的带领下从御花园的左侧进入一栋独立的宫殿。

    早早的,门口便已经跪着了几名衣着华丽的女子,那些人穿着宫装年纪从十几岁大到三,四十皆是绫罗朱玉,富贵牡丹的华美妆容。

    “见过丽妃,李妃还有郭美人”端王妃带着苏溪一同行礼招呼道。

    那三名女子都是宫妃吗?那郭美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小,可皇帝却已经是古稀之年了!

    “端王妃今日怎么来了?”位份最高的丽妃款款大方的打量着来人,看见苏溪时忍不住多停留了几秒。

    “这倾国倾城的美人是?”

    “她是陆侯爷的未婚妻,今日随我一同进宫给太后娘娘谢恩!我见她年幼,便顺路带一下她!”端王妃从善如流的在三个妃子中介绍问候。

    “苏溪,见过娘娘!娘娘万福”

    丽妃轻笑,扶起苏溪:“原来是陆大人的未婚妻,看起来好年轻”丽妃看着苏溪,只怕是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多少,竟然要嫁给陆侯爷了。

    陆云齐的大名她早就有耳闻,眼前这花一般的少女真是可惜了。

    苏溪款款起身,嘴角噙着一抹温和的笑容:“丽妃娘娘那才是牡丹真颜色”

    “听闻,苏姑娘家里时经商的的?”李妃看了眼苏溪的穿着,虽然不是很华贵,却胜在款式新鲜,剪裁得体在她身上当真是更添几分艳丽。

    头上那缠枝花鸟金冠,竟然点缀了四颗东珠,真是出生商户品位也俗到极致。

    那般的好东西,都放卧室里珍藏了,哪里有人用来点缀金冠的?

    苏溪闻言,并没有出现不满或者胆怯的姿态,大方的点头承认:“是的,民女家中是经营布匹的,也兼有一些首饰胭脂类。”

    “呵,那可真是奇怪了?怎么苏姑娘进宫却穿了一身月锦纱?”要知道这种布料,都是中下品的也就赏给下人用做彩头。真正的贵族,那都是万花锦和蜀地产的蜀锦,或者革丝。

    苏溪喜欢这个月纱锦,单薄,凉快,又比较飘逸穿在身上轻盈方便。

    陆云齐虽然给自己准备了一柜子名贵的衣服,可是她第一次进宫还是低调的好。

    “苏家是商户,自然不能逾越规矩。是吧!李妃娘娘”苏溪有意的看了下李妃的衣服,按照位份李妃也穿不了大红,可偏偏她今日是一身银红色襦裙来拜见。

    不就是仗着李家和三皇子的关系吗?现在三皇子极有可能登上宝座,是以李妃也嚣张了不少。

    那李妃娘娘与原本是想讽刺一下苏溪的出生低下,却没有想到反而被一个乡下人呛得说不出话来。

    丽妃也最是见不得那李妃整日里的姿态,现在看着对手吃瘪自然是高兴不已。

    看向苏溪的目光多了一丝赏识和热心,拉起苏溪的手便亲切的道:“不知道苏姑娘和陆侯爷怎么认识的?

    你们一北一东的相隔你们遥远!”

    就连端王妃也来了兴趣,那一双双八卦的眼睛看得苏溪有些头皮发麻。

    原来!从古至今,八卦——便是女人的天性。

    我可以说是陆云齐被媳妇戴绿帽子的时候恰巧碰上的吗?

    苏溪犹豫了一下,随即想了个绝好的理由:“苏溪去北疆验货时,恰巧匈奴犯边被士兵追捕,刚好遇上了侯爷。

    是爷救了我,苏溪虽然出身小户识字不多,但是也明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

    所以,上天垂怜,让我可以有幸嫁给侯爷。”

    “原来是这样!”众人一愣,还以为是下面的人给推荐的,没有想到竟然是救命之恩。难怪这小美人会嫁给陆云齐。

    “嗯嗯”

    “好了好了,再不进去就迟了,各位娘娘,我先带苏溪进去拜见太后。改日再请各位一同听戏斗诗”端王妃笑道,示意苏溪差不多可以进去面见太后。

    却没有想到,两人刚刚到了大殿门口,里面传来一阵叮当碰撞的碎片声音,门口的太监宫女各个战战兢兢的,气氛异常的凝固诡异。

    “龚总管,这是怎么了?太后她老人家发如此大的火气?”

    那老总管发须皆白,手持着一拂尘站在门口,神色无奈的轻叹:“还不是因为长公主的事情,公主不想嫁,在这长和宫里哭了好些天了!

    你们,是来谢恩的吧?不用等了,太后早吩咐杂家在此等候。苏小姐和端王妃先行回去吧!”

    那公公说着,叫人端上来了一个红木托盘,用红色帕子盖着递到苏溪面前:“这个是太后娘娘赏赐给苏姑娘的,接下吧!”

    苏溪正犹豫时,里面传来一记怒喝:“你还要闹什么?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儿臣……。呜呜”

    “姑娘快拿着吧!老奴要进去看看了”龚总管急切的道,把东西塞到苏溪的手上。

    后者点头接过,俯身谢礼:“有劳公公了,还请事后和太后她老人家说一下,感谢赏赐。”

    “放心吧!”

    这一次的觐见就这样无疾而终,苏溪抱着满腹的疑问同端王妃一同出了宫城。

    等待分开时,端王妃极力邀请苏溪去王府一坐。

    苏溪借由尚且有事情,推辞改天上门拜访。后者本来想要坚持的,却看见那枣红色大马上的人,顿时明白了。

    捂唇一笑:“既然如此,那么改天母妃再给你下帖子。溪儿早些和侯爷回去吧!要是再陆府住不习惯,就到王府来。刚好争鸣也整天念叨着你!”

    后面那句话,她故意说得大声一些,正好下马赶过来的某人听的一清二楚,脸上一黑上前把苏溪挡在了身后

    沉声道:“今日,多谢端王妃了。苏苏是我的未婚妻,我自然会照顾好她。不劳费心!”

    端王妃冷冷一哼,甩袖转身,未了对苏溪挑眉一笑:“记得来喔!”

    “好的,母妃路上注意安全。改日必定上门叨扰!”

    得到满意答案的端王妃踏上了马车,徐徐的离开。

    滚滚的车轮伴随着铜铃的清脆声响,在烈日下朱色的马车走远,留下两行清溪的印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