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每天都在被暗恋 83.83

时间:2018-07-07作者:淡墨折枝

    ,精彩小说免费!

    订阅不足的小仙女们48小时后来, 么么哒!看不见的话,清缓存!

    然而就在他踏出教学楼的那一瞬间, 附近一拥而上了一群人——苏华晔被人堵住了。

    堵他的人,大约有十来个,个个都穿着南中的校服, 一看就是本校的学生。

    为首那人, 皮肤白皙, 模样俊俏, 校服领口松松散散,露出一截精细的锁骨。

    他眉眼细长,皱眉时,平白透露着一股令人心惊的狠劲, 像极了正在狩猎的猎豹。

    那人见他来了, 斜斜地瞥了他一眼, 漫不经心道:“你就是苏华晔?”

    他说话时身上透露着一股傲气, 充满痞气的话语立刻赢得了身后人的拥护。

    旁边有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 听见那人的话,立刻凶狠地朝苏华晔吼道:“我老大问你话呢!”

    那人听了, 回头斜睨了黑框镜一眼。

    从苏华晔的角度,看不到那人的眼神,但他发现,自那人一眼后, 黑框镜立刻熄声, 安静如鸡。

    这群人, 很显然不好惹,为首的人,看起来很有威信。

    他记忆里,对他们还有点印象。

    领头的人叫姜博砚,是南中一霸,脾气暴躁成绩差,喜欢打架爱逃课。

    苏华晔前世和他们无一丝交集,他不知道他们此刻的目的,但已在心中做好了最坏的猜测。

    这群人来势汹汹,很可能就是来找他麻烦。

    思绪在此刻无比清晰,苏华晔瞳孔微缩,抿着唇,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打的准备。

    姜博砚见苏华晔还没回答,眉头皱得更深了,大步走上前,来到苏华晔面前,盯着苏华晔。

    他个子比苏华晔高半个头,气势很强,一皱眉,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黑色的眼眸深不见底,更令人感到惊惧。

    此时,两人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苏华晔漂亮的五官,清晰地落入姜博砚的眼里。姜博砚忽觉喉间有些干渴,不自在地错开视线,却不经意间看到了对方的脖子。

    少年的脖子很漂亮,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呼吸间,喉结不自知地抖动,温热的吐息,仿佛就在他的耳边。

    他猛地后退了一步,对着苏华晔抬高了音量:“你离我这么近干嘛!”

    说话间,姜博砚细长的双眼不禁微微眯起,薄唇近乎抿成一条直线,英俊的脸上充满侵略感。

    旁边的黑框镜一看到自家老大这幅模样,召唤着后面的兄弟:“快揍他!看我们老大都被气成什么样了!”

    苏华晔冷眼看了那人一眼,顿觉索然无味,原本想打一架的想法,也消失了。

    他思考着快速跑上楼,回到教学楼里,在没被他们追上前,找到老师的概率有多大。

    向老师求助,虽然有些丢脸,但也比和这些幼稚鬼打架好。才重生,他还不想招惹太多麻烦。

    姜博砚对上美少年淡漠的眼神,不知怎么的有些不是滋味。他狠拍了黑框镜的肩膀,眸里的冰冷令人胆颤:“打什么打!胆肥了?可他妈都给我闭嘴吧!没我开口谁也别想打!”

    紧锁眉头,忍不住又看了那少年一眼,他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你和姜妍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姜妍?”美少年眸色冷淡地看了过来,不经意间上挑的尾音显示出他的疑惑。

    “就是你女朋友。”

    “我有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苏华晔逼近姜博砚,抬头看他,长睫毛的暗影下,琥珀双眸含着浓浓讽意。

    “可能是误会。”姜博砚心底蓦地高兴起来,他脸色缓和了许多,只是看起来依旧阴霾,不知出于何种心理,又问了一句,“你真不认识姜妍?”

    “不认识。”三个字简短有力。

    苏华晔贴近了姜博砚的脸,两人鼻尖几乎碰在一起,少年声线清朗,叫人心间跟着微颤。

    “不认识。”他又重复了一遍,随后拍了拍姜博砚肩膀。细腻的指尖触感透过轻薄的布料,袭上姜博砚脑海,“既然是误会,就这样算了吧。”

    阳光似浪潮般落在他眸中,少年的声音仿若飘浮在朦胧的天光里。

    他眸里映着姜博砚墨色的眸子,眼角漾开的笑意似小勾子般,直勾人的心底。

    “嗯。”姜博砚不着痕迹地后退了几步,英俊的脸依旧板着,眉眼间含着化不开的狠戾,耳根处泛开的微微浅红像是错觉一般,“就、就这样吧,打扰了。”

    旁边的小弟见到姜博砚这么好说话,宛如见鬼了般。

    “他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啊……”黑眼镜框小声嘟囔着,随即他汗毛竖起,背部肌肉绷紧,似被毒蛇盯上般。

    姜博砚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

    黑镜框秒怂,低头不说话。

    此时,成绩素来很差的姜博砚,不知为何,记忆力忽得变好起来。

    他竟从脑海内抽调出一段记忆,那是他偶然间听到的一段对话:

    ——“苏华晔好像很喜欢喝奶茶。”

    ——“这样啊,那我以后就在奶茶店蹲他!”

    曾经模糊的记忆,在此刻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喝不喝奶茶?我请你。”姜博砚勾着嘴角,显得有些痞气,他盯着苏华晔,目光不容拒绝。

    “不了,今天有事,谢谢。”少年的拒绝也令人生不出一丝恶感,笑得弯弯的眼眸里落入阳光,眼底仿佛盛满了金色。

    “老大,我也想喝啊。”旁边的小弟们热热闹闹地叫嚷了起来,像一群跳跃的猴子。

    落入姜博砚耳内的声音顿显嘈杂,音色不好听,一回头映入眼帘的小弟们的长相也不尽如意。

    真是……令人心情不愉快啊。

    “滚。”干脆利落的一个字顿时让这帮男孩子集体熄声。

    “好了,再见,我先回家了。”

    “我送你。”

    高大英俊的男生语气很随意,殊不知,站在他后面的小弟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校霸美少年的组合果然很吸睛,一路上不知俘获了多少女生的视线。

    苏华晔浑然不觉,一是习以为常,二是对他来说,立刻赶回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想到呆在家中的父亲,苏华晔眼睛不禁酸涩,心脏一抽一抽地疼痛起来。

    前世的他,根本不知懂事二字,尽数把破产的结果怪罪于父亲。他是个被宠坏的人,从小生活富裕,又天生一副好皮囊,生活顺风顺水,从未遇过挫折。

    家境败落之后,他也只是个普通的十七岁少年,无法接受现状,平日里对着温和的父亲冷言冷语,家庭氛围一度结冰,直至父亲意外死后,才渐渐融化。

    成长的代价终究太大,往后的许多年里,苏华晔时常想冲进时光里,将年少的自己拎起来,狠狠揍一顿。

    还好,上天又给了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眼泛桃花的美少年不经意间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哪怕他和姜博砚都属于长得好看的类型,但少女们总是喜欢将视线投在他身上。

    星孰敢与月争辉?长得好看与长得好看之间,也是有比较的,不管和谁比,苏华晔永远是胜出的那一个。

    临到公交站牌前,姜博砚脸色愈沉。他扫视了一圈盯着不放苏华晔的小女生,眸里含着惊人的锐气,似刀锋般令人胆栗。

    接触到姜博砚视线的南中少女们,纷纷低下头,不敢再看苏华晔一眼。

    待到姜博砚离开后,她们互相对视着——

    “!!!”

    “干嘛那么凶嘛!”

    “是啊,必须要看看苏学长压压惊!”

    “……”

    苏华晔回家要坐的24路公交车十分钟一班,此时,他已经等了几分钟了。就在他遥遥看见远处公交车的红色车标时,忽然他附近站定了一个人。

    那人遮住了一点光线,侧脸轮廓氤氲在暮光里。

    “给你。”

    伴随着别扭冷淡的声音,温热的奶茶毫无防备地塞进了他手里。

    “叮——”

    24路在他面前停下,车门打开,司机看着他等待着他进来。

    “还不上车?”还是那个别扭而又冷淡的声音。

    苏华晔拎着奶茶袋子,踏上车,他坐在靠窗单人座位,对着车下的姜博砚说道:“谢谢。”

    阳光如发亮的光纱漾在他身上,少年的桃花眼里现出暖光,不经意间拨动了某个人的心弦。

    车缓缓启动,最后在姜博砚视野里离开车站,姜博砚的视线却迟迟未收回。

    “老大,人已经走了。”黑镜框对着姜博砚说道,他摸了摸头,总结了一句,“我觉得你今天很不对劲啊?”

    姜博砚回过头,对着黑镜框道:“嗯?”

    旁边一个小弟忽然惊呼道:“老大,你脸怎么这么红?”

    “闭嘴。”

    苏爸刚将汤碗放在桌子中央,就听见了儿子的声音。

    加好友?当然不行!

    他这个爸爸还是想要一点隐私,不然又出现虚荣炫耀被拆尴尬拆穿的情况怎么办?

    拒绝,肯定要拒绝了。苏爸心头早已编好了拒绝的话语,板着一张脸,摆出父亲的威严,没想到抬头时恰好对上了儿子期待的眼神——

    “……!!!”忍不住话头一转,笑容满面,声音温柔,“加好友啊!当然可以啊,你这孩子,爸爸以前想加你,你还不给。”

    立刻掏出手机,递给儿子,看着今天格外乖巧有礼貌的儿子,苏爸心里感动得不成样子。

    视线不禁微微模糊,苏爸不自在地低头,做出摆弄饭碗的模样。

    “加好了。等会我回房拿手机同意一下。”

    “好。”

    室内气氛融融,头顶上的电风扇送出凉风,一家人开始了今天的晚饭。

    苏华晔抬眼看去,餐桌上总共有五道菜,两荤两素,四菜一汤。

    毛豆炒红辣椒,香菇炒青菜,是苏华晔极喜欢吃的两道菜。颜色好看,翠绿青葱,吃起来又容易开胃。

    荤菜,酸菜鱼加炸鸡腿。

    鱼汤上飘着红色的尖椒,鱼肉雪白,汤汁泛红。炸鸡腿色泽金黄,外焦里嫩,酥香扑鼻。

    两道荤菜都需要繁复的准备工序,父母肯定早就在准备,绝非从他回家时才开始做菜。

    想到菜背后蕴含的父母爱意,苏华晔心底忍不住感动又酸涩。

    前世的自己,竟把这些好当成理所当然,总是用尖锐的话语刺痛父母的心。

    他夹起一个鸡腿,抬手放在母亲的碗里。

    苏母发现碗里突然多了一样东西后,立刻抬头看向苏华晔。

    对上儿子温润的眼神,母亲唇角勾起笑容,眼底笑意满满,儿子长大了,孝顺了。母亲就是这样啊,孩子一点小的体贴,都能让她非常喜悦。

    她给苏华晔夹了一个鸡腿,随后炫耀式地看向自己的丈夫。

    苏父:“……”

    他低头,快速地扒了几口饭。心里想着不就是一个鸡腿嘛,看把你得意的。

    放下碗,准备给自己夹个鸡腿。

    鸡腿嘛!他想吃!自己就能夹!

    就在这时,苏父碗里突然多了一个鸡腿——抬头一看,是儿子夹过来的。

    抬头,对上儿子笑盈盈的脸,苏父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自家孩子就是好看、孝顺、可爱!像他!

    乐滋滋地给儿子夹了三个鸡腿,看见儿子碗里被装满后,才开始美滋滋地吃饭。

    苏华晔:“……”

    他的碗被塞得满满,甚至都看不见米饭。只是不知为何,唇角却不自知地勾起。

    咬了一口鸡腿,酥脆的口感立刻充满味蕾。南城本地人都嗜辣,苏父的炸鸡腿又辣又脆。将外面裹得那层面皮咬下去,苏华晔细长的眼眸忍不住眯了起来。

    “好吃!”

    没有再多的话语,苏华晔继续对着鸡腿咬下去。这样的动作落在苏爸眼里,即是对他厨艺的最佳赞赏,苏爸忍不住得意地笑道:“那当然,我的厨艺在我的朋友圈里面都有名。”

    吃完了两个鸡腿,餐桌上的酸菜鱼片又在对苏华晔发起美食攻击。夹了一片鱼肉,肉片沾着汤汁,将肉送入口中,细腻鲜美的鱼香迅速包裹味蕾。

    肉质滑嫩,没有多余的鱼刺,口感极佳。

    前世的记忆忽然跳入脑海,苏华晔有些失笑,重生回来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他竟然把这件事情也给忘记了。

    “爸,妈。”他放下筷子,认真地盯着父母,郑重地说道,“我觉得你们手艺这么好,完全可以去开店。”

    他父母的手艺确实不错。

    年少时,因为父母不太忙,所以苏华晔经常能吃到父母的饭菜。

    后来他家有钱了,父母也忙了。爸妈没空做饭,苏华晔也就吃不到父母的菜了。

    偶尔逢年过节,父母兴致来了,下厨露几手,可把亲戚们给高兴坏了。

    父母做的菜,一经端上来,很快就会被亲戚们扫荡得干干净净。

    亲戚们也不是什么美食评论家,面对佳肴也只能夸出一句&“真好吃!&“,然而他们贪食的动作无疑是对父母厨艺的最大肯定。

    前世,苏华晔上大学后,苏母和家里其他亲人合开了一家小店。

    在母亲好手艺的支持下,店生意越来越红火,也越开越大,口碑和业绩一样好。

    待到苏华晔刚进入娱乐圈时,母亲已经靠着开店赚的钱还清了债务。

    既然前世可以走这条路致富,那今生何尝又不可?

    苏父苏母听见了苏华晔的话,互相对视了一眼,沉思了片刻后,苏父笑道:&“我们会考虑的。&“

    母亲也笑着说:&“晔晔长大了,会担忧家里了,妈妈很高兴。&“

    岁月的痕迹渐渐爬上母亲眼角,尽管如此,母亲的美丽依旧还在。

    苏华晔笑了笑。

    那双和母亲极为相似的眉眼,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父母在他心里,永远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

    他们从来不会因为他的年纪而不尊重他的话语,也不会像其他父母一样,拒绝孩子参与商量问题。

    孩子也是家庭的一部分,孩子的话同样重要。

    年纪小,并不是不聆听其话语的理由。

    许多同龄人明明处在成长飞翔的年纪,却硬生生地被父母束缚了翅膀。

    他的父母给了他足够的宠爱,也给了他足够的教育和人格培养。

    乌鸟尚知反哺,何况人?

    重生一回,对苏华晔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家庭了。

    家好,比什么都好。

    吃完了饭,苏华晔不仅主动收拾了碗筷,还洗了碗。父母本不让他洗,但硬拗不过他,只得同意。

    洗碗结束后,苏华晔准备进房学习。

    进去之前,他还特意强调了一句。关房门是想专心学习,门只是带上了,根本没锁。

    “好好好!”苏母连说了几个好字,眼底的笑意根本挡不住,“晔晔想吃宵夜,随时说啊!”

    “嗯。”

    在轻微的响声后,门关上了。

    房间隔开了父母与儿子,可父母却笑得更开心了。

    看着关闭的房门,苏父苏母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见了一抹湿润。

    许久未见到如此懂事的儿子,竟令他们心底生出许多感动。

    &“擦擦眼泪吧,我觉得儿子说得挺有道理。&“苏母对苏父说道。

    本来惦记着自己硬汉形象的苏父,此刻彻底忘记了形象二字,满脑子都是开心。

    哭有啥丢人的!

    儿子长大了!老子高兴!

    *

    已经进房的苏华晔,根本不知道门外的事情。

    此刻的他,正在认真地制定学习计划。

    他先定下对高考成绩的目标:数学100分、语文100分。

    苏华晔英语基础很好,因此对高考成绩的要求也就很高,定为140分。

    文综三门课,他的要求是达到了190分,也就是及格线。

    前世的他语文成绩一直不太突出,只能说在六门功课里不拖后腿而已。

    现在重生回来,他才发现,那些需要背诵的古诗词,基本都忘记了。就连语文试卷的题型,也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印象。

    曾经深入脑海的答题模板,现在也只是脑内浅薄的掠影。

    这一切要重新抓起来,都需要许多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