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每天都在被暗恋 71.71

时间:2018-06-18作者:淡墨折枝

    ,精彩小说免费!

    订阅不足的小仙女们48小时后来, 么么哒!看不见的话,清缓存!  旁边的小平头一听就跳了起来:“阿晔阿晔!我也要借你的笔!”

    男生们的友谊来得极快, 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 小平头就用昵称称呼苏华晔了。

    “阿晔?”傅景斯眸色微沉, 又念了一遍,“阿晔,那我以后也叫你阿晔。”

    “那我可以叫你阿斯吗?或者阿景也可以?”苏华晔扬着笑脸, 指尖轻敲桌面, 最后决定下来, “还是阿景比较好听。”

    “好,你想怎么叫都可以。”

    “就阿景好了!阿景阿景阿景!”漂亮的少年连着念了几次, 嘴角的笑容甜甜的, 他捧着脸看着傅景斯, 亮亮的眼像小鹿般, “那以后阿景要多多教我做题目!”

    “嗯。”

    傅景斯轻声答应。白色的衬衫下, 心脏正在胸腔内跳得剧烈。

    “阿晔!你有了大佬就不要我了吗?”小平头拍了拍苏华晔肩膀,可刚触到对方皮肤,就觉得指尖发烫得厉害, 赶紧将手缩了回来。

    苏华晔却一把搂过小平头,将手搭在小平头的肩膀上,“这怎么可能?你在我心里也是大佬啊,学霸本霸!”

    明明是兄弟间最常有的勾肩姿势, 小平头却觉得浑身不适, 甚至生出了一种焦躁感。

    耳边温热的呼吸, 灼烧着他的皮肤,余光瞥见少年灿烂的笑颜,心脏仿佛漏了半拍。

    他微晃了晃神,直到身上莫名起了寒颤,才发现有人在看他。

    傅景斯盯着他,眸眼黑沉沉的。

    虽然傅景斯一贯是这般模样,但小平头觉得今天的傅景斯使人倍感压力。

    “……”小平头将自己的身子从苏华晔胳膊里拽了出来,想做些事情,改变一下现在令他不适的氛围,“那个傅景斯,以后我有题目可不可以问你?”

    他想着刚才傅景斯和苏华晔的对话,虽然傅景斯看起来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但今天看起来也蛮好说话的嘛——

    “不能。”

    有道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小平头因为在想事情,所以下意识忽略,等他反应过来后——

    “为啥不能?!”

    “因为不能,所以不能。”

    “那为啥阿晔可以?”

    “他借我笔了。”傅景斯微晃了晃手中的笔,黑色的笔衬得手指更加修长,英俊的少年眉目冷清,继续道,“所以他可以。”

    小平头:“…………???”

    这是什么奇怪的理由!

    他想说大佬你不想对我讲题目,就直说吧,也不用这样唬我?明明你讲题目在前,借笔在后的哎喂!

    然而所有的吐槽都在碰见傅景斯的目光后,灰飞烟灭了。

    傅景斯转了转笔,慢条斯理地说:“我只想给他讲题目。”

    明明是极为偏心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来,却生生有种理所当然的味道。

    小平头:“……”

    忽然,黑发少年微微弯了腰,张开胳膊,将他们两人的肩膀都搂了起来。含着温度的指尖灼烧了人的肌肤,轻柔的声音快速地突破了课间的种种嘈杂,挤进了他们耳中——

    “你们啊,真像个小孩子一样。”

    班上的同学,以苏华晔的心理年龄来看,可不就是一群小孩子吗?

    他听了傅景斯和小平头的对话,心底有点好笑,将傅景斯的脖子搂紧了几分。精致的笑颜凑近傅景斯的脸,琥珀色的眸子与墨瞳对视——

    “原来阿景对我这么好啊,你这样王全权要气死了。”

    王全权是小平头的名字。

    少年微勾的桃花眼在傅景斯面前放大,蓦地,傅景斯心底闪过一个念头。

    ——他叫我阿景,却叫王全权本名。

    **

    在上课铃声响起前,三人终于协调好。

    王全权舍不得放弃学神的大腿,在苏华晔的帮助下,他终于成功地抱上了。

    只是这个学神有点小要求。

    平时的学神话很少,今天的话却难得的多了起来。

    甚至听得王全权想打人。

    抱大腿规则第一条:王全权问题目时,苏华晔必须在场。

    抱大腿规则第二条:王全权不会写的题目,苏华晔也不会写,学神才会教。

    两条规则下来,王全权觉得自己的处境根本没有改变,绕来绕去不还是只想给苏华晔讲题目吗?

    服。

    王全权真的服。

    他觉得自己的面子正被人按在了地上摩擦。

    可能学神觉得这还不够,傅景斯将书本还给苏华晔时,对着苏华晔说了一句——

    “以后有不会写的题目都来问我,我都会。”

    啪——

    学霸的小骄傲在遇见学神时彻底碎完了。

    还当着自己兄弟的面!打他脸了!

    王全权:“……”

    小平头坐在苏华晔旁边的位置上,委屈巴巴地盯着苏华晔。明明是一米八身高,有着黝黑皮肤的汉子,可怎么看都有种可怜兮兮的味道,像极了苏华晔前世养的那只哈士奇,一遇到难过事情就摇尾巴向他求助。

    “乖啦。”

    伴随着熟悉的嗓音和淡淡的薄荷清香,一只手抚上了小平头的脑袋。

    自觉铁骨铮铮的小平头顿时僵硬了:“……???”

    what?

    这是在哄小孩吗?

    王全权扭了扭头,仰起脖子看向站着的苏华晔。

    少年迎着王全权的目光,侧脸被光雾映得朦胧,光线将他的眸子染上灿金色,就连嘴角的笑意,也带了一丝阳光的味道。

    “……”

    一米八的王全权乖乖地低下头。

    得了得了……摸就摸吧!又不会少块肉……

    夏日的温度本来就高,窗外的虫鸣接连不断地响起,王全权觉得电风扇屁用都没有。咋……咋他越来越热呢?

    本来除了天热以外,一切都好。

    直到王全权察觉一道极冷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使他背部发凉。

    抬眼朝着视线方向看去,果不其然对上了傅景斯的眸子,如夜空一般的墨色,沉压压地令人喘不过气。

    “……”

    王全权低头,觉得真尼玛死亡凝视。

    本来想吐槽的心顿时歇了,还是闭嘴不哔哔了。

    “啪——”

    有道声音在他脑洞上方响起,虽然很小,但像是硬物敲击人时的响声。

    忍不住好奇心,再次抬头,却见到苏华晔拿着一支笔,细长的手指捏住笔尾。

    一下两下地敲着学神的肩膀,动作很轻,明显是男孩子之间的玩笑。

    阳光将他的胳膊映得莹白,夏风送来了他的声音——

    “怎么老是欺负小孩子?”

    王全权的视角看不清苏华晔的全脸,唯能看见那只在光线下白得近乎反光的胳膊。

    他第一反应就是:卧槽!好白!

    第二反应:老子和苏华晔坐在一起,不就显得我更黑了吗?

    随即,脑海将刚才的话语彻底反应过来,王全权一拍桌子:“你说谁小孩子呢?”

    “啪——”

    笔敲在他的额头上,耳边传来少年含笑的声音——“说你。”

    “……”

    傅景斯眸眼微沉,轻轻拽过苏华晔的笔,将那支笔持在手上。

    随后用笔轻敲了桌面,低头试图掩盖唇角的笑意:“你才是小孩子性子。”

    王全权一听,不高兴了:“你说谁小孩子呢?”

    傅景斯连头都没抬,更没说话。

    感觉空气突然静下来的王全权:“……”

    他觉得自己宛如智障。

    好像……傅景斯说的不是他?

    忽然,他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激动起来:“卧槽!大佬!你笑了啊!我他妈一年多来第一次看你笑,我还以为你天生面瘫?”

    “……”

    静,彻底地静。

    傅景斯顿时敛了笑意,表情冰冷。

    王全权:“……”

    倏然,苏华晔的嗓音也响了起来——

    “原来阿景会笑啊,笑起来真好看,以后要多笑笑啊。”

    他将胳膊倚在桌面上,用手拖着下巴,凑近了傅景斯。

    “嗯,好。”

    傅景斯微勾嘴角,答应了。

    *

    认真做事的话,实在总是过得很快。对苏华晔来说,他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总觉得时间不够多,希望时间可以走慢一点。

    学习了一整天,直到放学,苏华晔也只堪堪将书本刷了一小部分,离总的目标还差得太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