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每天都在被暗恋 32.32

时间:2018-05-06作者:淡墨折枝

    ,精彩小说免费!

    他长相冷俊, 即便笑着,表情也淡淡, 凤眼里流露的光,却很柔和。

    苏父听了,立即反应过来:“你是晔晔的同桌啊?小同学叫啥名字。”

    “傅景斯。”

    “原来是傅景斯啊!”苏父笑容顿深, “我听晔晔提过你, 说你们现在关系挺好。”

    提过?捕捉到这二字,傅景斯眸色微深, 手指搭在台子边缘,道:“嗯,叔叔,我们今天刚调到一起坐,为了互相帮助。”

    晚上五点多, 正是吃饭的高峰期,短短交谈的时间内,傅景斯身后已站了三个人。

    苏父扫了一眼后头正在排队的人, 又看了一眼傅景斯, 当即就决定:“你给晔晔帮助那么多,这顿就算叔叔请你的!”

    “不了。”

    即使穿着宽松的高中校服, 傅景斯的外貌在人群中依旧拔尖,家庭底蕴酿出来的优雅, 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一举一动都透露着气质。

    骨节分明的手指, 从黑色钱包中抽出钱, 傅景斯将钱放在桌上,说:“开业第一天,当然要来捧场,后面叔叔要是请客,我再也不会客气。”

    桌上摆着的钱,数额刚刚好,这点是傅景斯走后,苏父无意间发现的。

    方才付账的人,越来越多,傅景斯也没点饮料,付完钱,打了招呼就走了。

    人多,苏父也顾不上和他寒暄,准备等送菜时候,再找人交换收银,去还给他。

    结果等稍微轻松下来,苏父发现这钱不是整数,再一算菜钱,刚好对上,心底彻底就明白了。

    华国人在人情往来上颇有讲究,比如吃饭请客这种事情,总是推来推去,抢着付钱。国内长辈给压岁钱红包,往往也要推脱几下,才能收下。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钱数额,恰好就避免了这种情况。

    苏父心里估摸着傅景斯就是想和他打个招呼,可不是嘛,世界上哪有看到好朋友的父亲不打招呼的理啊。可打招呼,长辈们哪好意思收小辈的钱,小辈们也哪好意思让长辈请客。所以傅景斯干脆在付款前计算好总额,聊天时候直接将钱给他,免了这些虚礼。

    苏父对傅景斯,印象一直不错。

    一般来说,家长们对班里排名靠前的学生,印象都颇深。何况,傅景斯可不止是班级第一,他还是年级第一啊!

    若是一次年级第一,也就罢了!从高一到高三,只有分班考试那次失过手,其他考试次次都是年级第一!哪怕是苏父,都听说过傅景斯的学神传闻。

    长得好,成绩好,家庭好,今日苏父一看,对傅景斯好感更高了,没有想到这个小同学,人还很有礼貌。

    不过再怎么好,苏父眼里都是自家孩子最好。儿子的朋友啊,果然都和儿子一样优秀!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还是儿子最优秀!

    *

    火锅店里人声鼎沸,店内食客与食客间觥筹交错,热闹的氛围感染着人的心情,人们的脸上几乎都带着笑意——吃美食,能够使人开心。

    坐在角落里那桌南中学生,却丝毫未被这样的环境影响,每个人抬筷落筷之间,皆是胆颤心惊。黑镜框偷偷瞥了一眼姜博砚,发现姜博砚低着头,不知在思考何事。

    忽然姜博砚抬头,看向某处,凤眼微眯,薄唇抿成令人心惊的弧度。他的食指不自知地摩挲着杯沿,手背被莹白的杯身反射着惨白的光。

    眼神幽暗,墨般阴沉。

    附近桌子上的客人,都是一同前来的兄弟。有个小伙子,吃得高兴了,喝得高兴了,举着一杯酒跑过来,喊了一句:“老大!”

    与姜博砚同桌的人,都知道他想敬酒,只是谁都不敢再看他一眼。这傻小子喝高了根本找不着北,没发现砚哥这时候心情不好吗?

    周围的气氛陡然安静,就连那傻小子,都察觉到气氛不对。笑容瞬间就滞在了脸上,手里举着的杯子,不安地悬着,看起来很是可怜。

    谁知,那名坐在最里面的少年,忽然发出一声轻笑。被光影描得极为英俊的五官,戾气逼人。他扬着一双凤眼,往杯里倒了满满一杯酒,站起身,举杯碰撞。

    一声清脆的响声后,杯中的酒在空中溅出来几点。姜博砚头微仰,下颚棱角分明,微垂的睫毛下一双黑眸冷如冰。

    酒,一饮而尽。姜博砚唇角微勾,笑得痞气:“喝,继续喝。”

    又喝了一杯,姜博砚坐了下来,视线移向某个方向。

    视野中,坐在角落里的两人,正在开心地交谈着。他听不见他们的话语,可他们的笑容刺得他眸色更沉。

    嘴角的弧度不禁延展得更深,少年虽然笑着,浑身却散发着一种逼人的压迫感。像是刚出鞘的利刃,锐气惊人。

    “苏华晔!”他忽然朝着那个方向喊了一句,灯光洒进了他眸底,眼中好似闪烁着繁星。

    他见苏华晔停了动作,琥珀色眼眸的少年漫不经心地投过来一眼,凉得他心底生寒。

    张苏火锅店拐角处——

    “怎么了?”夏晞问了一句,锅内不断升腾着的雾气,模糊了他的表情。

    苏华晔摇了摇头,随后又问了一句:“你生气吗?”

    问了之后,他又觉得这是在白问。应该所有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生气吧,今天明明是夏晞的生日,他已经说好要和夏晞单独庆祝了,其他两人却来了。

    虽然不坐在同一处,但也足够让人不太舒服。

    “生气?”夏晞放下筷子,盯着他,“才开始当然会生气,可后来想到,如果学长单独和其他人一起过生日,我也会生气。”

    他们所坐的位置,正好挨着窗户,窗外路灯明亮,车水马龙。行在街上的人,或成群,或成对,亦或者单人行走。

    夏晞看了一眼窗外,继续说道:“哪怕是朋友,也会想做朋友心底最重要的那一个人。学长,你应该知道,吃醋这种事情,从来就不会分性别,男孩子也会吃醋。这辈子,我们三个人都不可能成为朋友,所以学长,你总有一天,要作出选择。”

    夏晞见苏华晔没有说话,轻笑着,灯光如发亮的星纱覆在他身上,夏晞眉眼柔和,像极了某种温柔而没有攻击性的绒毛小动物。

    他用筷子从锅里夹出一片土豆,咬了一口,辛辣的味道顿时爽到喉间。

    “学长,我只是开玩笑,我怎么会让学长为难?”

    “其实你说得也没错。”

    “那我对学长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人吗?”夏晞忽然放下筷子,问道。

    温柔的人,问话时也很温柔,苏华晔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却也没有办法拒绝这个问题。就好像玩国王游戏,明明他抽到了“国王”,拥有了裁决权,可依旧无法做出任何判断与选择。确定,或者是否定的答案,总会对其他人来说不公平。

    哪怕,他现在还在生那两人的气。

    夏晞原本搭在桌上的左手,不自知地攥紧。等待的时间不长,只有短短几十秒,却犹如过了半个世界般漫长。

    直到不远处传来又一声“苏华晔!”,安静才被打破。夏晞突然想笑,勾了勾嘴角,却又发现笑不出来。他从锅里捞出一筷子牛肉卷,肉已被烫成棕色,上面还沾着几颗花椒。夏晞直接咬下去,辛麻的味道刺得他差点流下眼泪。

    也不知道姜博砚到底和苏华晔说了什么,周围闹哄哄的,夏晞也没仔细听,他将自己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投入火锅中。

    反正,也等不到回答了,不是吗?

    一顿饭下来,最后却是沉默。

    吃完饭,苏华晔对夏晞说:“等我忙完店里的事情,再一起找个地方,单独庆生吧?”

    “好啊。”

    “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暂时没有想到。”

    于是这庆生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至于地点,没定,但已经有了计划。他们两人准备文青一把,背着吉他,坐上公交车,凡事随心,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吃完饭后,苏华晔找父母要传单,准备趁着晚上人流量大,发一把。只要接过传单,扫了一下上面的图文,对“张苏火锅”这家店有印象就行。

    苏华晔站着店门口发传单,夏晞就背着一把吉他,安安静静地站着他身后,开始弹奏。月光如银链,洒在少年们的身上,两个美少年的组合,绝对吸睛。路上的行人只要往这边一瞥,就彻底移不开眼。

    才开始,苏华晔碰见人就递传单,到后来,还没等他发,就有一堆人找他们要传单。

    有大胆的女孩子,扬着一张青春美好的脸,问苏华晔:“小哥哥,有没有联系方式啊?”

    几年后的网络流行词语,在苏华晔老家这儿是搭讪时常用的称呼。

    姜博砚坐在店里,看着店外的两人气得发慌。板着一张脸,走了出来,墨色的眼里溢着冷意。他视线一扫,看见店门前的苏华晔,被几个女生围着,姜博砚眸色顿沉。

    让那几个女生让一让后,姜博砚从苏华晔手中抽出一叠传单,道:“小爷我十分钟就能发完!”

    十分钟后,苏华晔手里的传单全被抢完,人却还是被小姑娘们围了起来。

    姜博砚盯着自己手里厚厚的一叠传单,脸色更臭。

    “草!”他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