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每天都在被暗恋 30.30(补昨天第二更)

时间:2018-05-06作者:淡墨折枝

    ,精彩小说免费!

    亚马逊雨林的蝴蝶无意间煽动翅膀, 两周后美国的德克萨斯州就可能发生龙卷风。世界上的许多事情, 正如蝴蝶效应一般, 也许并不是偶然。

    三天前的苏华晔, 还未想到10月9日发生的事情, 可以引爆如此的效果。

    南中一个年级约有一千八百人, 一个年级一栋教学楼。还未放学时,苏华晔就发信息给夏晞, 要夏晞放学后在高二楼下等他,到时候一起走。

    发完这条信息后, 他也给姜博砚发了信息, 说他晚上有事迟点回家, 让姜博砚不用等他了。

    姜博砚问了理由, 苏华晔告诉姜博砚,今天是夏晞生日,他准备帮夏晞庆祝生日。然后……姜博砚就没回了。

    苏华晔猜到姜博砚有些生气,其实也隐隐察觉到这三个朋友之间的关系, 可能并不好。虽然他们四个总是一起行动,但其他四个人并不交流。好像他们能够聚在一起,仅仅因为他们是苏华晔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 有时候并不一定能成为朋友。苏华晔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所以不会强求他们。

    同样的事情,苏华晔也告诉了傅景斯。

    傅景斯知晓后, 神情淡淡, 墨色的眸里看不出情绪, 回复的语句只有短短的一个字:“嗯。”

    此后,再无其他话语。

    今天最后一堂课的老师,有点拖堂。等到苏华晔出了教室门后,离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了。他心底很着急,也很不好意思,老师刚离开,他就打开手机,给夏晞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夏晞那边的声音略嘈杂,少年清透的嗓音顺着电流响在他耳边:“学长?”

    “对不起,今天老师拖堂了,所以迟到了,你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就下来。”

    苏华晔一只手握着电话,书本只能由另外一只手收拾了,只是这不是很方便罢了。

    “学长,你还记得吗,你对我说过一句话,就是让我别说对不起。我现在告诉你,我也不喜欢这三个字。”

    “……好”

    苏华晔应和着,同时将书塞进包里,只是那书太厚了,他没拿稳,书掉下来了。掉在地上,发出沉重的一声“啪——”

    “我帮你。”

    傅景斯微冷的声音略过苏华晔耳畔,他弯腰,捡起书,将其他书摞在一起,随后把它们装进苏华晔的包里。

    “学长旁边有人吗?”夏晞瞳孔微缩,素来扬起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语气却叫人听不出太大变化,“他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傅景斯,现在是我同桌。”漂亮的黑发少年,浑然不觉他无意间吐出口的话,造成了怎么样的结果。

    “哦?”夏晞轻笑了一声,墨瞳里却未沾染一丝笑意,“这样学长问他题目时候,就方便很多了。”

    “挺好。”夏晞又补充了一句,握着手机的手指,却捏紧了几分。

    “等我啊,到时候一起走。”

    “我已经在高三楼下了。”

    “啊?”

    “你不过来,我就过去,总有一个人要主动。”

    窗外的微风晃得树叶哗哗作响,夏晞的嗓音仿若清风。

    教室内还有学生,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话,话语声将夏晞的声音遮盖了大半,苏华晔听不太清,又问了一遍:“我这边有点吵,你再说一次好不好?”

    此时,站在高三教学楼下的夏晞,垂了眼眸,睫毛在眼下的暗影给他增了几分阴郁。

    随后,将手机贴在耳侧的苏华晔,听见话筒内传了熟悉的轻笑——

    “我说!我在高三教学楼下等你!”

    “好。”

    书包已被傅景斯收拾好,苏华晔对傅景斯做了一个“谢谢”的口型,傅景斯低眸看他,轻点头,没说话。

    和夏晞又说了几句,苏华晔挂了电话,将书包背好后,苏华晔这才发现傅景斯还在站着他旁边——挡了他出去的路。

    推了推傅景斯,示意他让一下,傅景斯蓦地捏住他手,随即快速松开,“一起下楼。”

    “好啊。”

    走了三层楼梯,来到楼下,苏华晔一眼了夏晞。穿着天蓝色校服的夏晞,背着一把吉他,在人群中极为显眼。

    “学长!”夏晞看见他,对他招了招手,墨色的发丝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色,黑色的瞳子漾开一丝暖光,“我在这儿!”

    “好。”

    苏华晔也扬了扬手,他的笑意仿佛穿透人群,直达夏晞心底。

    夏晞状似无意地看了傅景斯一眼,然后背着吉他快步朝苏华晔走来,他的碎发随着动作荡在风中,眼角漾开淡淡温柔。

    自他看见那人后,一瞬间,那人身后的所有建筑以及人都变得朦胧,沦为背景。天地间,他心里,只余下那人身影。

    一步、两步、三步……直至面对面。夏晞将苏华晔脖子勾住,手搭在苏华晔肩膀上,道了一句:“学长一定给我准备了惊喜吧?”

    他说话时,眼底似有流光洒过,温热的吐息落在苏华晔耳边,蹭的苏华晔皮肤微痒。

    “今天你生日?”冰凉的嗓音划破了这份亲密,傅景斯启唇,眼神微冷,“生日快乐。”

    “很快乐,学长要给我过生日!”夏晞弯了唇角,眼里斑驳着星光,“我也想好了,想弹吉他给学长听。”

    苏华晔看了傅景斯一眼,傅景斯也在盯着他,眼瞳深邃,却叫人看不出丝毫情绪。

    “我和夏晞先走了。”

    “好。”

    “再见。”

    “嗯。”

    苏华晔走了,走了几步后,余光却没瞥见傅景斯的身影,回头一看,傅景斯还站在原地。

    落日余辉将傅景斯的倒影拉得极长,傅景斯英俊的侧脸被光线映得更加立体。他忽然勾唇,对苏华晔一笑,宛如寒冰炸破、冰雪初融。

    “玩得开心。”

    尽管距离微远,苏华晔还是听见了这句话,他点了点头,也勾了嘴角。

    “好。”

    他停下来说话时,夏晞也停下,在苏华晔看不见的视角里,夏晞沉了眸色,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原本温柔的少年,空出来的那只手,不自知地捏紧,骨节处现出惨白,像极了他抿唇时唇上泛起的颜色。

    说完话后,苏华晔就转身了,在他转身的瞬间,傅景斯敛了笑意,眼神冰冷沉如夜色。

    这两个人,要单独庆祝生日吗?

    做梦。

    *

    苏华晔带夏晞来到了火锅店,临近饭点,火锅店已经坐了一批人,刚走进门,坐在收银台旁的苏母就打了一个招呼:“晔晔回来了啊。”

    她看了夏晞一眼,满脸笑意:“这是你朋友吗?小伙子长得挺精神,挺帅的啊,听说你和我们住一个小区,有空常来咱们家玩啊。”

    “阿姨好,有空一定去。”夏晞对着苏母笑,“谢谢阿姨。”

    “这么客气干嘛?你这孩子。”苏母指着角落里的一个桌子,“专门给你们留的空位,快去吧,想吃什么,尽管开口啊,今天阿姨请客!”

    顺着手指的方向,夏晞抬眼看去,一个蛋糕盒摆在桌面,四四方方。

    鼻间萦绕着火锅的麻辣味,他口中却仿佛沁出了蛋糕的甜腻味道。

    好久没吃过蛋糕了。

    耳边响起了苏母的声音,和记忆里母亲的声音一样温柔——“晔晔,带着朋友去吧,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啊。”

    随即胳膊被人拽住,将他渐渐往一个方向拉,一边走,一边不太好意思地说:“我也只会这样庆祝了,感觉有点普通……”

    他被苏华晔拉过一个个桌子,桌旁的座位或满,或空。余光偶尔不经意间瞥到了火锅店内的场景,他的视线几乎都停在苏华晔身上。

    舍不得移开。

    “不,这是我最近几年,收过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夏晞垂眼,神色温柔,认真地盯着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心底被某种过于细腻的情感填满。

    “认识你,真好。”他说,“其实我今天,就想找一个地方安安静静地弹吉他,当然有你这个朋友陪着我,那就更好了。”

    他顿了顿,又说:“我突然发现,现在这样更好。火锅店很热闹,我喜欢这份热闹。”

    此时的两人,已经来到了预定好的桌子庞。苏华晔坐了下来,将菜单递给夏晞,道:“喜欢就好,快来点菜,我好饿。”

    “好。”

    夏晞勾起嘴角,随后当他的视线落在门的方向时,眼神微沉,随后又快速恢复成原来模样。

    苏华晔察觉到夏晞神色有异,也回头,恰好瞥见傅景斯朝着他的方向走来。

    很快,傅景斯走到他附近,坐在倒数第二张桌子旁的椅子上。穿着南中校服的俊冷少年,手拿着笔,低头翻开菜单。

    “傅景斯。”苏华晔忍不住喊了一句。

    “嗯?”傅景斯抬头,如点漆般的眸子透着淡淡疑惑,“有事?”

    “你和朋友来吃火锅?”

    傅景斯放下笔,将手搭在桌子上,眸色冷淡,“我朋友,正准备和其他人吃火锅。”

    苏华晔:“……”

    就在这时候,店内又拥进来一批南中学生,为首的那人,五官英俊,眉眼间透着一股狠劲。

    他看见角落里的三人,冷笑了一声,随即回头,对着自己的那帮朋友道:“今天我请客。”

    一行人在他的带领下,也来到那个拐角,黑镜框看到座位后犯了难:“砚哥,你说我们要不要搞个包厢啊,这块座位都是四人坐,我们这么多人,也挤不下啊。”

    姜博砚抱着肩,冰凉的眼神刺得黑镜框一个哆嗦。

    “不会分开坐?”

    说完,站着的他居高临下地睨了苏华晔一眼,眉眼如剑锋,锐利逼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