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102.第一百零二章

时间:2018-07-12作者:明月珰

    该文发表在晋江文学网,其余网站皆为盗文网站, 请支持正版。  白得得气得咬牙, “白元一, 有你这样坑孙女儿的吗?我要是去了被人欺负怎么办?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流血、受伤, 你难道心不会痛吗?”

    白元一肉抖了抖,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心痛,但是再心痛也得狠下心,“这件事宗主已经做了决定,不容更改,明日你们就出发,由宗主亲自送去。”

    “我不去!”白得得都快上吊了, 白元一也没松口。以前白得得不修炼那是没开气机,现在再不修行就是在说不过去了。

    第二天白得得抱住院子里的树死不松手, “老头子, 你明明知道我种的就是朵鸡肋花, 一点儿战斗力没有,怎么可能打得过七宝宗的人, 你是不是这辈子都不想看见我了, 才这么狠心甩掉我啊?”

    这一次去七宝宗对白得得简直就是有去无回, 因为回归得一宗的条件是, 她必须在七宝宗的弟子比试里进入前一百才能回来。

    需知, 七宝宗可是东荒第一宗, 门下前一百的弟子, 最差的也是开田境大圆满,但却并不是大圆满就能进前一百。

    白元一颇有些不舍地道:“胡说,爷爷就在这里等着你回来,你呢,就看你想不想爷爷,你要是想爷爷,就努力点儿,早日进入前一百。你不在的这些日子,爷爷赚的灵石都给你存着,等你回来了,想买什么就买是什么。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头孔雀坐骑吗,等你回来,我就给你买。”

    白得得觉得白元一这老头子变聪明了,居然拿话反刺她了,她不回来就成了不想他了?准时被容舍那混蛋教坏了。

    白得得其实也知晓这件事是没商量了,她现在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抹着眼泪道:“好,既然你这么狠心,我去就是了。可是你居然什么都不给我,连西器和东食也不许跟着,我一个人怎么生活啊?”

    白元一道:“她们跟着你去,你还怎么修行啊?”

    “那灵石呢,法器呢,你把我的灵石和法器都收走了,我现在连只鸡都打不过,你就不怕我早夭啊?你是不是其实是希望我赶紧死了,我爹娘好生二胎啊?”白得得又开始哭。

    白元一气得胡子直飞,“你胡说什么呀,我是这样的人吗,我是怎么养你的,白得得,你有良心没良心?”

    白得得当然有良心,也知道自己说得太过分了,“爷爷,你就把乾坤囊还给我吧。”

    “不行,宗主有交代,你们这次去,什么也不许带,不能有任何优待。”白元一道。

    “我上辈子是杀了容舍他爹还是他娘啊,他怎么就专跟我过不去啊?”白得得大吼道。

    “你还没那么大脸。”容舍的声音在白得得面前不远处响起。

    原来容舍前来是来送白得得走的。

    白得得一见容舍就来气,头一扭,拿后脑勺对着他,表示连说话都不屑跟他说。

    最后白得得是被容舍让人用网鱼的那种网兜强行拖走的。

    白得得在网兜里挣扎得跟鱼似的,哭喊着,“爷爷,爷爷。”一边哭一边朝他伸手,希望他能救她。

    白元一可再也忍不住老泪了,他也知道白得得这一去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可是容舍说得对,他现在溺爱孩子就是害孩子。只是白元一实在有些舍不得,想着白得得从小娇生惯养,穿衣吃饭都有人伺候,这一去可就抓瞎了,身边两个跑腿的人都没有。

    “宗主,你看得得年纪还小,修为也低,是不是让东食跟着她去啊,免得她吃不好饭。”白元一向容舍求情道。

    “不行。”容舍断然拒绝道。

    “宗主,弟子也想跟着师傅去。她是我师傅,师傅去哪儿,弟子就去哪儿。”杜北生对容舍道。杜北生这样说可不是因为对白得得的感情深,他虽然感激白得得,却还没有到生死相随的地步。

    只是他看得出来,白得得一走,他也就没人管了。白元一事务繁忙,根本管不到他,而其他人见他与白得得亲近,都有嫉妒之心。因为白得得就是三脉的公主,谁能巴结上她谁就能得到无比的好处,而他杜北生,一个新来的小残废,不知道碍了多少人的路。就是凤真还有周金龙,对他也多有防备,怕被他夺了宠。

    容舍看了看杜北生,这一次居然没反对,“去吧。”

    杜北生朝容舍跪地一拜,再拜辞了白元一,“长老你放心吧,弟子一定会好生服侍师傅的。”

    “好孩子。”白元一摸了摸杜北生的脑袋,想着白得得收的这小徒弟品行倒还行,也算是跟白得得甘苦与共了。

    因为容舍亲自送白得得等名位修三代前去七宝宗,所以动用的是宗主座驾——琼鲸舟。舟以千年琼鲸骨为架,浑身洁白如玉,泛着宝光,缩小时可置于掌心,放大时可纳万人有余。而且琼鲸骨架坚硬,非普通法器可伤,筑台境以下难以轰开这艘琼鲸舟的防御罩。

    白得得对座驾是没敢想的,她想要个坐骑,都贵得离谱,白元一都没点头给她买。而容舍呢,拼爹成功,直接就跨过了坐骑到了座驾。

    所谓不患贫患不均也,白得得看得眼热,对容舍的不满就更多了几分,哪怕这人帮了她的大忙,她也还是对他喜欢不起来。

    而此刻白得得正坐在琼鲸舟的食堂里吃着大锅饭,却见两名白衣清纱的美人捧着飘香一品锅及碗筷送往容舍的精舍。

    白得得放下筷子,追着那两个美人而去。如果她鼻子没闻错的话,那一品锅里肯定有香山菌、真龙菇、八宝鱼、定山羊。这几样可都是好东西,在惊云城要吃这样一锅,大约需要一万下品灵石,而驴微一条裙子也不过才就这个价。

    这样奢靡的吃食,白得得以前也是享受过的,可是现在身无分文,只能闻之流泪。

    白得得跟着那两个美人穿过舟中花园,绕到月洞门后,却见有一汪碧池,那碧池中央的岛台上坐着一人,不是容舍又是谁。

    容舍正斜靠在矮榻上,一名青纱正为他揉捏肩膀,另一名则在斟酒。而池畔的白石台上,八名美人露脐美人正扭腰摆跨地跳舞。

    白得得躲在月洞门后偷看,牙齿都快咬碎了,容舍说她们几个好逸恶劳,要将她们等送去七宝宗受罪,而他自己呢,花天酒地,骄奢淫逸,怎么不先反省反省?一宗之主居然只是开田境,还不修炼,真是气煞人也。

    “出来吧。”容舍的声音从池心传出。

    白得得心知被发现了,整了整衣裳昂首挺胸地从月洞门后走了过去,朝容舍行了礼,“宗主可真是会享受。”走进了白得得才发现,容舍今日穿的是一整套奢香的定制袍服,价格贵得令人发指。

    结果却听容舍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下次若再乱闯,就请执法堂执法。”

    得一宗上下尊卑分明,哪怕白得得在讨厌容舍,在他面前其实也不敢太放肆的。而宗主居处更是弟子不得窥视之所,因此容舍有此一言。

    白得得却是没想到容舍这样下她的脸,忍不住问道:“宗主可是在针对弟子?”她感觉自己讨厌容舍,其实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讨厌她在先,屡次损她颜面,因此有这样一问。

    “的确。”

    容舍居然应下了,这下白得得可傻眼了,根据她的经验,这人和人之间只要没有彻底撕破脸,总是需要蒙着遮羞布说话的,而容舍这是要跟她撕的节奏?

    “宗主为何如此?”白得得问。

    容舍扫了白得得一眼道:“没什么为什么,就是不顺眼尔。”

    其实这句话白得得也经常对别人说,没想到今日风水轮流转,居然被容舍扔到了她面前。

    “你……”白得得那尊老敬长的虚伪可再也装不下去了。

    “所以才把你送去七宝宗,但愿你再也别回得一宗。”容舍道。

    白得得指着容舍的鼻子跳脚道:“你,你居然敢这样说,我要告诉我爷爷。”

    “你除了会告状还会什么?”容舍目含讽刺地看着白得得。

    “你……”

    白得得还没来得及回答呢,就听容舍更欠揍地道:“你告状也无妨,你爷爷又奈我何?”

    这句话实在太伤人了,白得得都快哭了,拼不过爷爷,就是这么惨。最后白得得咬牙切齿道:“容舍,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回到得一宗的。”

    容舍轻蔑地冷笑了一声,显然是不相信的意思。

    白得得回到自己的屋子,撕了一件衣服做了个乱七八糟的布偶,拿着针就往那布偶上戳,“北生,你说这世上怎么能有这么讨厌的人啊?我诅咒他早死早超生。”

    杜北生在旁边擦着桌子道:“我觉得宗主用的可能是激将法。他也是为了师傅好。”

    白得得转头看向自己的小徒弟道:“你当你师傅我真是傻子吗?我知道他是在用激将法,可是我绝不会感激他。他这种人生得人嫌鬼厌,即使做好事,也依旧那么讨人嫌。我是不会喜欢的。还有,你也不许喜欢他,不许说他好话,师傅骂他一句,你就得骂他两句,师傅戳他一下,你就得戳他两下。”

    白得得将小布偶递给杜北生,“喏,拿去,你也戳几下,然后垫到床脚下,看我不压死他。”

    杜北生迟疑地接过小布偶,没敢往上扎。他这段时日虽然读了几本书,但还没开始修炼,他只知道修行者神通广大,说不定他戳了容舍的小布偶,容舍能知道。

    “怎么?你不听师傅的话?”白得得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性子,可容不得人反对。

    “弟子不敢。”杜北生鼓起勇气往小布偶上戳了几下,虽说容舍他不敢得罪,但白得得他就更不敢得罪了,何况好歹也是她师傅,叫他读书念字,还要教他修行。杜北生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