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100.第一百章

时间:2018-07-12作者:明月珰

    小炉子道:“刚才我见姐姐有难,已经试过了。但是它们的戾气太脏太杂, 我刚吸了一口就把我给憋死过去了。”

    行。白得得总算知道了, 有些沮丧地对容舍道:“高级的东西就是这样, 要求太高。”白得得原本以为自己真的想出法子了呢,现在算是白欢喜了。

    “要净化这些戾气也不是没有办法。”容舍道。

    白得得还没开口呢, 小炉子就先高兴坏了,“有办法?这位小兄弟你赶紧说啊,我都饿坏了。”说完,小炉子还发出了一个吞口水的声音。

    小兄弟?白得得忍不住地笑出声。但是一看容舍朝她瞪过来,她就赶紧捂住了嘴巴,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应该乐的时候,可是没办法呀, 她就是这种性子。只要身边有“亲人”,不管是生还是死, 她都觉得只要在一起就好。

    容舍虽然跟她没什么血缘关系, 但是白得得心里从来就是把得一宗当做自己大家庭的, 跟容舍么,几番生死与共下来, 就算不是亲情也有其他情义了。

    相对于白得得的“忍不住笑”, 容舍似乎对小炉子的称呼没有任何不适, 继续对白得得道:“你的阴阳修容花就能净化阴阳二气。”

    白得得道:“不可能, 如果阴阳修容花有用, 我就不用燃烧自己的元神了。”

    容舍道:“独阳不长, 孤阴不生。这里只有死气, 所以阴阳修容花没有用,如果同时有生气的话就不一样了。”

    白得得嘟囔道:“那你说了不是跟没说一样吗?这种地方如果有生气,就不会称为鬼渊了。”

    “你道为何当初这些鬼物会在这里落脚?”容舍问。

    白得得没有急着回答,既然容舍有这样的问题,答案想来应该不简单。白得得略微思索了一下,试探地问道:“是因为这里有生气?”

    容舍还真点了点头,“并非普通的生气,当初秋原域的‘万物生源’就在此地。”

    白得得一脸懵懂地摇头,表示没听过什么万物生源。

    “星域最初出现时,本是没有生命的,机缘巧合下如果出现‘万物生源’,才会有生命诞生。不过万物生源的生气滋养万物,反过来万物又加强万物生源。”容舍道,“那鬼王是在秋原域的生命出现不久后因为某种原因落到秋原域来的,他发现后万物生源后,就领着鬼物占领了这里。不让生气泄露。”

    “那没有了万物生源,秋原域的生命为何能繁衍至今?”白得得好奇的问。

    “虽然繁衍至今,但等阶并不高,如果当初让万物生源成长起来的话,秋原域的等级会更高。”容舍道。

    白得得这下算是懂了,又问容舍道:“那万物生源在哪里你知道吗?”

    “就在鬼王寝居的蒲团之下。”容舍道。

    很好,这难免又让白得得想起当初要从葛半仙那儿偷乾坤囊的事儿,感觉真是差不多,都是以卵击石。不过那一次容舍还可以雕刻木偶,但鬼渊里灵气和元气都没用,木偶雕刻出来也不能化形。

    白得得道:“鬼王会来找你下棋,调虎离山倒是不难,可难的是一旦我开始动手挖万物生源,鬼王肯定会察觉的。”

    容舍点点头,“对,不过我有法子能绊住他一个时辰。”

    “你能有什么法子?”白得得好奇了,能绊住鬼王让他连万物生源都不管了?

    容舍道:“当初赌棋,我赢了他放我一个时辰,我输了则要给他演绎道之奥义一个时辰。”

    白得得一下就想起容舍是道胎来了,看着就很有道蕴,说不定真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难怪能令鬼王都不杀他。白得得难免又好奇地问了句,“道的什么奥义啊?”

    容舍道:“说了你也不懂。”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白得得道:“你以为天底下就你最聪明啊?”

    容舍盯了白得得一眼,“聪明人往往都不能得道。”

    白得得愣了愣,一边觉得容舍这是敷衍她,可一边又觉得这句话咂摸起来挺有意思的。

    “若是我们这次真能走出去,你能不能把道胎的道演绎给我看一看?”白得得的好奇心起了就灭不掉。

    容舍道:“我们走不出去的。”

    “为什么,不是想出法子来了吗?”白得得问。

    “鬼王居处离此地约有千余步,你有办法走过去吗?”容舍问。

    白得得走到洞口往外面望了望,虽然有鬼物不敢进洞,却一直垂涎三尺地围在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看得人头皮发麻。

    容舍提的问题的确是个难题,白得得低头想了想,回过身对容舍道:“我应该有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容舍问。

    白得得摆摆手道:“这你就别管了。只要你确定你真能绊住鬼王一个时辰。不过时间点却很重要,咱们现在都没办法传音,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输给鬼王,开始给他演绎道之奥义啊?”

    容舍淡淡地道:“你如意珠里有铜漏吗?”

    白得得有点儿记不住了,她翻了翻如意珠,然后点了点头,因为她如意珠空间大,所以什么都往里装,姑娘家本就是看到什么好看好玩的小玩意都容易买,然后顺手就扔如意珠里了,自己都不记得买过些什么。

    “你估计,你大概多少时间能走到鬼王居?”容舍问。

    白得得道:“如果真的是千余步的话,我尽量半个时辰吧。”

    “好,从现在开始,半个时辰我就会输给他。”容舍道:“你就可以开始挖万物生源了。”

    白得得点点头又问,“可是我不知道鬼王居在哪儿啊。”

    容舍道:“有纸笔么?”

    白得得赶紧从如意珠里拿出纸笔,“你的乾坤囊被鬼王拿走了么?”她这是想到容舍的宝贝可不比她的少,心有点儿疼。

    容舍道:“无妨,只要能出去,我就能召回我的乾坤囊。”

    白得得眨巴眨巴眼睛,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乾坤囊,又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召回,她对炼器也有专研的,心里又痒痒了。

    容舍在和白得得说话时,已经提笔在纸上匆匆画起来。这幅画画得很简易,就是一片白骨堆。

    “鬼王居很隐蔽,等闲是进不去的。你记住这片白骨堆的特征。”容舍又在那堆白骨里用朱色点了一个点,“这里就是鬼王居,设有结界,你得感受到那结界的节律,然后调节自己身体的节律,才能进去。”

    白得得知道这个法子,当初容舍就是用这个法子进入日月谷结界的。

    “可是我现在元神基本没有,没有办法感知啊。”白得得垂头丧气地道,眼看希望就在眼前,却就是差了那么一点儿。

    “你太低估你的星体了,万物不用则退,用则进。”容舍道。

    白得得没想到容舍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可是就算我有神识,我也不懂怎么感受节律啊。”

    容舍道:“很简单,敞开你体内所有的禁制就行。”

    白得得眼睛就瞪大了,若是以前她可能不懂禁制是什么,定泉境之后却明白了。周身所有穴位都是人的禁制,而连接那些穴位的“泉”交织成了密密麻麻的网,既可以保护自身,也能抵御外侵。

    一旦放开了就是任人宰割的地步。就好比人也不会向另一个人完全敞开心扉,便是白得得,对她爷爷和爹娘也是有自己的秘密的。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许多了,反正不敞开禁制也是死路一条。她只是想起,当初容舍在日月谷外破解结界那一刻,为了让自己感知他的节律,岂非也是完全向自己敞开了所有禁制的?

    只是那时候太过危险和紧张了,白得得都忘记观察了,现在有点儿小遗憾。

    白得得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鬼王差不多该回来了,那我去咯。”

    “你到底想的什么法子走出去?”容舍再次问了一遍。

    白得得却不愿意说,生硬地转换话题道:“那个这次我来救你,就只是因为你是得一宗宗主,而得一宗的复兴需要你哦,你千万别自作多情以为我是喜欢上你了。”

    容舍意有所指地道:“我不会像你一样自作多情的。”

    白得得摇摇头,感觉容舍的注孤生是没救了。

    恰这时,鬼王从外面走了进来。白得得立即瞪向容舍道:“容舍,你别不识好歹,我真是有眼无珠,居然会费劲千辛万苦来救你。你竟然,竟然还嫌弃我打搅你下棋。我……”白得得越说越生气,提起裙摆就往外跑,“我算是看透你了,我今后就是死也不要你管。”

    白得得说话间已经跑了出去。

    鬼王虽然没有眉毛,但下巴却动了动。容舍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白得得演戏真的是用力过猛了,漏洞百出得让人牙疼。

    鬼王却没把白得得一个小卒子放在心上,强者本来就容易过度自信。“怎么?小丫头出去想法子救你去了?”

    容舍笑了笑,“总要她自己见了棺材才懂掉泪。”

    “啧啧,你可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鬼王道。

    容舍半真半假地道:“就是以前太怜香惜玉了,她才会不顾危险地跑到这儿来。”

    (捉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