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94.第九十四章

时间:2018-07-10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白得得突破成功后,到如意珠里的温泉池子里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澡才出来。那温泉是她把莲花庵的灵泉引入如意珠而建的, 她素来是不喜欢清净术, 更喜欢泡澡沐浴。

    “老尼姑,我突破定泉境啦, 你说的话可以算话呀。”白得得还没进门就先嚷嚷了起来。

    梵无音没好气地道:“所有人都出发了, 若不是等你,我也不会留到现在。”

    “难怪呢,刚才我去找妙通都没找到。”白得得走到梵无音面前, 笑嘻嘻地道:“多谢你等我啦,老尼姑。”

    梵无音可没搭理有点儿讨好意味的白得得,“既然突破了就走吧。”

    “嗯。”白得得应了一声,便跟着梵无音出了门,一路又道:“老尼姑, 我这次进展如此大,你至少得帮我救百八十个得一宗弟子回来吧?”

    “你突破定泉境是为了去鬼渊,可不在我们的交易范围内。”梵无音道。

    白得得立时就不依了, “你怎么耍赖皮啊?”

    梵无音瞥了白得得一眼, 大有耍赖皮又如何的意味。

    白得得是气得跳脚,“你,你怎么不早说, 你早说我就不突破了,你知不知道我受了多大的苦?”白得得将袖子拉起来, 露出雪白的藕臂来, 指着还没被阴阳修容花修复的红痕道:“这个伤痕看到没?我的灵种修复能力那么强都还没修复好, 当时我感觉我都抓到我骨头了。”

    “不突破?看来你去鬼渊的心并没有你说的那么诚啊。”梵无音来了这么一句。

    “我就是心太诚了,才被你趁火打劫。”白得得气得跺脚。

    梵无音扬扬眉,召出自己的座驾,回头问,“你走倒是不走?”

    “走。”白得得气鼓鼓地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白得得跟着梵无音赶到大罡原和其他人汇合时,正是月上梢头之际。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轮圆月,白得得也好奇地抬起了头。

    这月亮却又和东荒域的月不同,月华更盛,然而今夜格外不同往日,那圆月光里起了一座格外清晰的楼台剪影,且另有数十只仙鹤模样的影子在飞舞,却是平日没有的盛景。

    “老尼姑,这一次的元神秘境是和月亮重合了,还是说本来这秘境就在月亮里啊?”白得得问道。

    “都不是。”梵无音阴沉着脸道。

    白得得以为梵无音还在跟她斗气,正想说两句好听的,不经意扫过常慧时,却见她也是一脸严肃,再观其他大佬,都是一般的阴沉。白得得心里咯噔一下,看来是有意外发生了。

    就在这时,人群里忽然有了些许骚动,白得得顺着众人的眼睛看过去,刚才那飞舞在月亮前的仙鹤黑影竟然渐渐地向地面飞来,后面还拖着那轮月亮,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这等奇观,就是白得得在梦里也没敢梦见过,不由倒抽了口冷气,往后退了半步,亏得后面有梵无音扶了扶她的胳膊肘才让她稳住脚步。

    那群仙鹤拖着月亮去的方向正是鬼渊所在,原本皎洁的月亮在靠近鬼渊上空时,渐渐被染上了妖异的紫色,呈现半白半紫的奇观,最后而至全紫,就像挂在半空中的一个洞穴般,让人望而生畏。

    没了皎洁的月光,整片大地都暗淡了下来,越发显得阴森诡异,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作祟,白得得总觉得自己听到了鬼哭狼嚎而浑身发冷,直觉就想往后退。

    “老尼姑,这是怎么回事啊?”白得得拢了拢自己的衣襟道。

    “今次元神宫与鬼渊重叠,而引出了鬼月来。”梵无音道。

    常慧闻言也转过了头来,“静默师祖,如今可如何是好?”

    梵无音看了看正朝常慧走过来的广渡寺主持玄真,没说话。

    玄真朝常慧合十行了礼,“庵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常慧闻言点了点头。

    不过商量的不止玄真和常慧,其他宗门的宗主、族长都有参与,不久后常慧便回转了过来,“师祖,今次元神宫凶险万分,鬼气弥漫,我们莲花庵和广渡寺不能袖手旁观,还要劳请你与我一同护法。至于门下弟子,孕神境以下都不能进。”

    白得得听了立即转头看向了梵无音。

    梵无音朝常慧点了点头,再给白得得传音道:“今次算是我食言。鬼渊之物最喜生魂,你魂魄不全,最易邪侵。原本用菩提念珠或能护全你,但如今元神宫加持鬼渊引出鬼月,鬼渊之物实力暴涨,你进去就是一个死字。”

    “鬼渊之物暴涨?那我们宗主怎么办?万一他本来没死,这一次却被元神宫连累怎么办?”白得得急道。其实她已经察觉出鬼渊对她的克制了,所以才会瑟瑟发冷,但因为挂记容舍,还是不肯轻易就后退。

    “你就这么想作死啊?你们那宗主在鬼渊里待了半年了,就是没死也成了鬼物,就是被你找到也不过徒伤心而已。”梵无音道。

    白得得什么性子啊?梵无音越是这样说容舍,她心里就越难受。感觉容舍也太可怜了,被他家族驱逐无人惦念不说,到了东荒域为救她而跌入鬼渊,万一下场真如梵无音说的那么惨,白得得就更不能让他那样的人在那等腌臜的地方待着。

    “如果他真成了鬼物,我就更要救他。他若是心里清楚的话,被逼当了鬼物,不知会多难过。我知道你要说我异想天开,但是咱们不是出家人吗?大不了我就真出了家,天天念经净化他。”白得得道。

    梵无音拿白得得无可奈何,“庵主刚才不是说了吗,只有孕神境以上弟子能进入。”

    白得得看着梵无音双手合十地求道:“老尼姑,你就让我去吧。若是不让我去这一趟,我将来肯定无心修炼,道基不牢的。而且宗主于我有大恩,如今我说什么也不能置他于不顾。”

    “你别说了,你这纯属找死。你自己的命,你倒是轻飘飘就给出去了,可你不是说你还有爷爷和爹娘吗?你若真出了事儿,他们怎么办?”梵无音道。

    “我爷爷从小就教我有恩必报。”白得得道。

    梵无音还是不许。

    白得得也是没办法了,她不敢跟梵无音犟着来,万一她出手控制了自己,就真没机会了。所以她咬了咬牙,“咚”地一声就给梵无音跪下了,“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求师傅恩准徒儿前去。”说罢“咚咚咚”就是三个磕得诚心十足的响头。

    最终梵无音还是没拗过白得得,在常慧面前替她说了情。

    常慧有些担忧地看着白得得,将缠在自己手上的菩提念珠取了下来,却没完整地递给白得得,而是把那九颗念珠拆了下来,递了一粒过去,“今次你们一共九个弟子进去,这菩提子有佛力护持,应能护你一时。”

    白得得谢过常慧,又蹭到明显不悦的梵无音身边,“师傅,你有没想过借我一点儿什么法宝防身?”

    梵无音没好气地看着白得得,“你有没有想过,你们那什么宗主未必会希望你去救他?”

    白得得瞪圆了眼睛道:“这怎么可能?谁会不希望被救啊?”

    多所无意,梵无音只道:“虽然给了你机会,但你未必能进入元神宫。每一次元神宫显世,都会引来无数争斗。看到那三十三只乌鸦了吗?”

    “呃。”白得得摸了摸下巴,“是乌鸦啊?我还以为是仙鹤呢。”

    梵无音对白得得那叫一个无语啊,“那就是能引有缘人进入元神宫的使者。现在这边一共有两百余名弟子,都要抢这三十三个机会。而且魔修还没露面,一旦那些乌鸦从鬼月里飞出来,你务必要小心魔修偷袭。”

    白得得点了点头,梵无音递给了白得得一件尼袍,“本来是要给你加个元神盾的,但为师答应帮常慧驱逐鬼月,后面就顾不上你了,你是死是活全靠自己了。这件尼袍有佛家真言加持,可驱邪避污,守你灵台。”

    白得得接过尼袍换上,回头对梵无音轻声道:“师傅,如果我真有不幸,我在天上一定会保佑你找个又听话天赋又好绝不惹你生气的徒弟的。”

    “谢了,为师不会记挂你的。”梵无音已有所指地道。

    白得得朝梵无音灿烂地笑了笑,难得地没有跟她斗嘴。

    梵无音果然料准了,当那三十三只拖月亮的乌鸦一旦脱离桎梏,就从黑暗里暴起数百条人影。

    梵无音和其他道修这边的渡劫仙人全部腾空而起,魔修那边自然也有人接招,白得得这可是第一次看到道、魔大火拼。

    彼此攻击的都是对方那些欲要抢夺乌鸦的弟子,难怪龙族要联合各方了,如果只龙族一族来,估计得被魔修给一锅端了。

    不过人都是有私心的,各派势力自然只照顾自己门下弟子,比如龙世基就有龙族长老和他爹力护,而成为了抢夺到乌鸦的第一梯队的弟子,那一波直接就少了十三只乌鸦。

    白得得是铆足了劲儿地往空中飞去的,可是梵无音对她没有任何特别照顾,反而先帮妙通给占了一只乌鸦。

    白得得气得朝梵无音直挥拳头,她算是看出来了,梵无音这是打定了主意要让她知难而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