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89.第八十九章

时间:2018-07-06作者:明月珰

    “你不空, 我帮你空,你不净, 我助你净。”梵无音道。

    白得得这回是连摇头带摆手, “不, 不, 晚辈没有向佛之心, 入了佛门也只能成为逆徒。”

    若是放在平常梵无音未必会为难一个没有佛心的人, 但她渡劫在即。这渡劫境修士,虽然号称仙人, 但实则也是血肉之躯。能顺利通过九大雷劫而突破跨虚之境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 至今秋原域也不过只听过一人成功而已。

    梵无音自然也要做出最坏的打算,所以她需要一个弟子,传承她的衣钵。但这弟子也不是随便挑选, 梵无音寻觅多年, 也没能找到一个有慧根, 合眼缘的, 却没想到在最后关头看到了白得得。岂非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至于白得得的意愿,梵无音现在可没时间管了。

    “你生得这般貌美,修为却不过开田境, 还是从下等星域来的逃奴,你若是不肯入我佛门, 你觉得前面等待你的会是什么?”梵无音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下等星域来的?”白得得问道。

    “你的口音。”梵无音道。

    白得得就知道会是这个。虽然秋原域和东荒域的语言似乎同出一源, 却有口音上的差别。白得得被俘虏后也听过秋原域的口音, 想学的话也难不倒她,只是不屑为之罢了。

    但现在可就不一样了,她若是不想暴露下等星域的身份,就必须学秋原域的口音。

    白得得试着模仿了梵无音的发音道:“这个不难,过几日我多遇见些人,就能学会你们这儿的口音。”

    “你的口音能变,气质可变不了。”梵无音道。

    白得得低头看了看自己,不是她自夸,可还从来没人从气质上挑过她的毛病,“我气质怎么了?有什么不一样吗?”

    梵无音道:“即使你不说话,我也能一眼看出你不是秋原域的人。”

    白得得对梵无音的话是将信将疑,但却偏向于相信。就好比在东荒域,瀚海的人和东边的人她也一眼就能分辨出来,没什么道理,就是给人的感觉不同。

    “师太,你不用多说,反正我是不愿意当尼姑的。”白得得道,说着还看了看梵无音光秃秃的脑袋,她可不愿意。

    但白得得的这点儿小动作哪里瞒得过梵无音,她手一伸从白得得头顶抚过,白得得就看见自己的满头秀发,簌簌地往下落。

    “你做什么呀?”白得得抱住脑袋道:“哪有强拉人当尼姑的呀?你们就这么缺人啊?”

    “贫尼缺一个弟子继承衣钵,能看上你,你应该感到荣幸。”梵无音道。

    白得得怒道:“我一点儿也不荣幸,头可断,血可流,你不要以为你是上等星域的人就能随便欺负人,天理循环,报应昭彰,迟早会有更上等的星域来收拾你们的。”

    “什么天理循环,报应昭彰?这是弱者才会说的话。我等了两百年,怎么也没见兰华有报应呢?最后还是要我自己来了解这段因果,所以天道在我。”梵无音道。

    梵无音袍袖再次轻拂,白得得就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头发从手指缝里溜走,再摸头时,就是光秃秃的触觉了。

    白得得也顾不得怼梵无音了,她赶紧拿出一面小镜子来照,果然她的头发一根儿都没有了,只留下一个圆不溜丢,白得反光的“蛋”来。

    “你这个疯子,不要以为被男人负了,这天下人就都负了你。亏你还是出家人呢,居然干出这种强买强卖的事儿来。你这样的人,佛主怎么肯收你?”白得得一边怒骂梵无音,一边继续照着镜子。

    虽然这新形象乍看有些难受,但多看几眼,又发觉人生得美真是怎么都好看,连成了秃头,都依旧美得那么清新脱俗,有种焕然一新的新鲜感。

    “你没了头发反而更好看。”梵无音在旁边道。

    白得得瞪着她收起镜子,“那又怎么样?看久了就没感觉了。不像有头发,可以变换各种发式,还可以买很多头饰。”

    梵无音扬了扬眉,“那又怎么样?反正你头发也长不出来了。”

    白得得气得直眨眼睛,“老尼姑,你不要得意,你就是强行收了我当徒弟,我也是不甘不愿的,迟早得叛师。你这样收徒弟有什么意思?”

    梵无音道:“无所谓,你要是有能耐叛师,这说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我教得好,我也算衣钵有传。你若是没能耐叛师,我又何必烦恼?”

    这道理这样掰的话,貌似也说得通。

    白得得见梵无音是认真的,不由急道:“可是我有宗门的,我宁愿死,也不会背叛得一宗,你就别想了。”

    “得一宗,你在下等星域的宗门吗?”梵无音道:“韩家那几大家族下去,你们得一宗还能在吗?”

    白得得听梵无音这口气,似乎对韩家的事儿还挺了解的。“不在了又怎样?只要我还在,得一宗就还在。何况我们得一宗弟子并没死光,只是被俘虏到了这里而已。他日我一定会重振得一宗的。”

    “一个开田境修士倒是挺敢做梦的。”梵无音道:“得一宗弟子还没死光吗?那你信不信我转头就让他们都死光?”

    “你这个老秃尼!”白得得气得发抖。她还是涉世未深啊,不懂人心之险恶,脑瓜子虽然还算聪慧,但很容易就被人套出了话。“你跟韩家那些人就是一丘之貉,我是绝对不会当你徒弟的,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别以为能威胁得了我,大不了我们得一宗到地下去团聚,将来一起投胎,再一起报仇。”

    梵无音笑了笑,“你这性子的确干净,不愧是我看中的人。”

    “我倒了八辈子霉才被你看中呢。”白得得垂死反抗道。

    梵无音道:“这样吧,你做我的徒弟,到你重振得一宗那天,我就让你出师如何?”

    白得得心想这等缓兵之计也想忽悠我,做梦去吧。

    梵无音见白得得不为所动又继续道:“不知道你们得一宗是落到哪个家族手里了?不过不管哪个家族,据我所知,你最好能快点儿动手救出他们,否则这些人熬不过三年的。”

    白得得心里一惊,“他们俘虏我们东荒域的人究竟是所谓何事啊?”

    梵无音道:“秋原域的修士修炼用的是极品灵石,而挖掘极品灵石矿不仅会遇到许多异兽,同时对修士的精元也有损耗,像你这等开田境修士,即使不死在异兽爪下,也最多熬不过三年,就会精元枯竭。这也是为何那些大家族要不辞辛劳地开辟下等星域去捉人。”

    白得得一下就想起容舍说东荒域已经沦为牧场的话来。他们就好似那一群群白羊一般,待到繁殖成熟,就会再次被捉上来去挖矿。

    白得得只觉得骨头都开始发冷了,这些人居然把下等星域之民当做牛马在养?

    梵无音见火候差不多了,再开口道:“如果你不想被圈养成畜生,就最好强大起来,去保护你想保护的人。不是我看低你,你天赋虽然不错,但要想在无亲无故的秋原域变强,给你一千年时间你都做不到。”

    “但那也不意味着我就要投入你的门下当尼姑!”白得得道,别以为她不知道梵无音这是在诱哄她,虽然梵无音说的话也有些道理,但白得得就是个不肯低头不肯委屈的性子。

    何况拜师乃是大事,当初白元一也是怕庸师误了这唯一的宝贝孙女,才迟迟没让白得得拜师的,主要是能入白元一法眼的可没几人。

    而梵无音这边呢,则是越看白得得越喜欢。若是白得得真轻易就点了头,她反而还会不喜。偏白得得越是嘴硬,她就越觉得白得得适合当她徒弟。至少看来很有主见,也挺聪慧,不会随便就被男人骗。

    白得得反正是没料到,她连老秃尼都骂了,眼前这杀人不眨眼的梵无音居然没杀了她,当然活罪也没少了白得得的就是了。

    日子一晃就到了半年后。

    白得得拿了一卷典籍,正优哉游哉地顶着春光,靠在溪畔的白石上翻阅,身侧还放了根鱼竿,她的脚却泡在水里无意识地踢着,也不怕惊扰得鱼儿不上钩。

    “了因师祖”有人在溪畔唤白得得的法号。

    白得得就跟没听见似的,还故意翻了一页书,表示自己看得很专心。

    “了因师祖,静默太师祖的剃度大典就要开始了,掌门师叔让我来请您。”妙通立在池畔恭敬甚至满含爱敬地看着白得得。

    妙通从小在莲花庵长大,身边来往皆是高尼高僧,但若要问谁最具仙气,最为圣洁,非得属眼前这位才进门不到半年的了因师祖不可。

    妙通每见一次白得得,心里就要感叹一次,难怪她一进门,掌门就赞她,天生无尘无垢,净灵慧透。

    妙通作为白得得的小迷妹,回回看这位师祖都看得出神,心想天下

    竟有美得如此出尘剔透之人,光是看着她就仿佛能洗涤灵台尘埃一般。

    若是放在往常,妙通遇到白得得,肯定就痴了,她已经被同门笑了不下数十次了。不过这次因为是有事来请白得得,所以妙通不得不静心守神,又恭敬地唤了声“了因师祖”。

    现在白得得辈分可高得不得了。

    莲花庵与广渡寺并称秋原域两大禅宗圣地,白得得在莲花庵里的辈分比掌门常慧师太还高,只因为她那便宜师傅静默的辈分特别高。这静默便是那梵无音。

    至于妙通先才嘴里说的什么剃度大典,却正是白得得最不忿的。原来她那便宜师傅梵无音一直都只是莲花庵的待发修行弟子,并没有经过剃度大典而正是称为莲花庵佛家弟子。据说是当初她师傅说她尘心未了,只容她在莲花庵挂个名儿。

    但梵无音却是一根经,死活要当尼姑,自己先把自己的头发给剃了,导致别人都以为她是真尼姑来着。

    偏生梵无音这假尼姑遇到白得得,死活还逼得白得得也要当假尼姑,头一回见面就把她头发给剃了。

    好在莲花庵的庵主常慧是个真有大智慧的,她见白得得拜师拜得不情不愿,就不肯为白得得剃度,也只给她挂了名儿,算作记名弟子。

    可惜白得得的头发已经被剃了,也不知梵无音使了什么手段,她那头光溜溜的就跟个剥壳熟鸡蛋一般,久久也不见有头发茬长出来。白得得为这件事没少跟梵无音怼。

    今日,梵无音因为宿怨了解,尘缘已净,所以正事剃度称为莲花庵的佛家弟子,法号静默。

    白得得是心中不忿,故意跑出来看书、钓鱼的。听见妙通再三叫她,她干脆往石头上一倒,把书往脸上一扣,装起睡来。

    “师祖。”妙通见白得得不搭理她,只得上前几步,往白得得身边蹲下小声地喊着,“师祖。”似乎还真怕把白得得吵醒了。

    白得得在书下面撇了撇嘴,这常慧老尼姑也是狡诈,居然让妙通来叫她。作为她的头号迷妹,白得得怎么也得给妙通一点儿面子。

    白得得用一支手指微微掀开书,不悦地瞅向妙通,“叽叽喳喳的,麻雀都没你吵人。”

    妙通轻轻一笑,“师祖,快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我们莲花庵已经很久没举行过大典了呢。”

    这是真话,莲花庵虽然号称两大禅宗圣地之一,但是择徒非常严格,宁缺毋滥,所以弟子一直不多,的确很多年没给人剃过度了。

    白得得这么轻松地入门,绝对算是异类,因为她师傅梵无音也是异类。

    梵无音基本可以归结于强行想加入莲花庵但一直被拒绝最后莲花庵拒绝她拒绝得不好意思了终于同意她加入的那种奇葩。

    而这奇葩这么两百多年来一心修炼,从没收过半个弟子,眼看着有可能渡劫不归想收个弟子,莲花庵本着慈悲为怀的心情,才跟吞苍蝇似地把白得得给吞下去的。

    话说梵无音刚把白得得带回莲花庵不久,就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个雷劫,然后九死一生地通过了,昏睡了一个月多,这会儿才刚醒不久,所以才行剃度大典。

    这边白得得半推半就地被妙通引到了观音殿。

    在莲花庵内,供有一座一人高的墨玉观音,传说中是观音显圣所化,而莲花庵也是从那时开派的。所有莲花庵内的大殿都会在这观音殿中举行。

    此刻,梵无音,或者改叫静默了,正跪在墨玉观音前等待剃度,她听见白得得脚步声,虽然没回头,但嘴角已经微微翘起了一点弧度。

    剃度大典是由庵主常慧亲自主持的。不过梵无音没有头发可掉,白得得观完礼之后总觉得少了点儿仪式感。

    而再看梵无音,脸上带着一丝恬淡的笑意,颇有那么点儿佛祖拈花微笑的意境,整个人好像都有点儿不同了,像被佛光笼罩了似的。要不是白得得看过她杀人如麻的修罗样,可真要被她现在的得道高尼的表象所欺骗。

    “诶,我有听你的认真修炼,修为又进步了一粒米。”白得得对梵无音道,从始至终她可从没喊过静默当师傅,逼急了她就喊老尼姑。

    “知道了,待会儿就给你拎一个得一宗弟子回来。”梵无音道。

    这是白得得和梵无音之间的交易,要不然她能乖乖待在莲花庵?

    梵无音对付白得得也是有手段的,拿着得一宗弟子吊着她,只要白得得修为进步一点儿,她就拎一个得一宗弟子回来。

    而救回来的得一宗弟子就暂时被安排在莲花庵的山门外,因为有莲花庵的名头罩着,也没有人敢来打他们这些下等域民的主意。不过莲花庵也不会供养吃闲饭的人,得一宗的弟子皆需要服杂役。

    梵无音说到做到,她一个一阶渡劫仙人想要一个下等域民,都不用抢,对方自然会送给她的。

    这次梵无音拎回来的人却是白得得的老熟人——练紫霓,也就是她爷爷的新欢练云裳的孙女儿,当初白得得的“死对头”,现在再看到时,却只觉得亲切和鼻子酸。

    “得得。”练紫霓吃惊地看着白得得的光头,“你……”

    白得得看着一头秀发飘扬的练紫霓,有些惆怅地摸了摸自己的光脑袋,“是被老尼姑剃的,她用你们来要挟我乖乖当她徒弟。”

    被白得得称作老尼姑的梵无音其实就在她们背后。白得得就是当着她的面也敢说坏话,而且还就喜欢在她面前说。

    练紫霓也算是和白得得一起长大的,哪儿能不知道白得得有多臭美,这会儿见她成了光头,也有些心酸,“得得。”

    白得得一看练紫霓欲哭不哭的样子赶紧道:“没事儿,这点儿委屈不算什么。”前几次白得得看到被救回来的得一宗弟子还会抱头痛哭片刻,但现在么就有些脑仁疼了。

    “紫霓,走吧,我带你去见贺明他们。”白得得道。

    “贺明?他们还活着?”练紫霓惊奇地道。得一宗遭逢大难时,有誓死不肯走的,也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如今跟着容舍投降被俘虏到秋原域的不过五百来弟子,相处久了,练紫霓自然全部认得。在贺明他们被李家的人带走时,练紫霓本以为是凶多吉少,却没想到是被白得得找人救走了。

    白得得点了点头,将练紫霓带到了山下。同门相聚自然又有一番寒暄和眼泪,如今这田庄里已经有五十来名得一宗弟子了,白得得也是真心不容易。

    梵无音对她要求极高,完全是用渡劫境修士的水准在要求她,白得得长这么大都没这么刻苦用功过,如今也不过才换得五十来名得一宗弟子,她要在三年内把所有五百多人都救出来,还任重而道远。

    “得得,以后我们要怎么办?”练紫霓从激动的情绪之中冷静下来后问白得得。

    白得得摇了摇头道:“我还没想那么远,我现在就想着怎么快点把所有弟子都救出来。”

    练紫霓点了点头,又问白得得,“得得,你见过我姥姥吗?”

    白得得又摇了摇头,“没有,半年了,我也有打听过,但是我爷爷还有爹娘,以及其他的太上长老都没消息。”

    练紫霓吸了吸鼻子,忍着没掉眼泪,说实话她以前比白得得还天之骄女,从小就天赋了得,姥姥也是得一宗的长老,在得一宗可比白得得来得炫目。如今被俘虏到秋原域,做了半年的矿奴,多少的傲气都被磨灭了,但性子却也坚韧了。

    “紫霓,现在一切都得靠我们,你天赋了得,就算在秋原域也不差,你得带着贺明他们抓紧修炼。得一宗如果想要重振,是要靠所有人团结一致的。”白得得道。

    练紫霓点了点头,“我知道。”

    白得得又道:“咱们现在手里没什么修炼资源,也不可能一直靠莲花庵,所以还得自己想办法,集思广益。我不能长留在这儿,紫霓你在众弟子里很有人望,还盼你把他们都统领起来、要是有我能做的,就告诉我。”

    “我会的。”练紫霓道。

    末了白得得起身之前,又抱着万一的希望问了问练紫霓,“紫霓,你最后一次见到宗主是什么时候?”这个问题在前面的得一宗弟子就救出来之后,白得得都挨着问过了,可是答案都是一样的。

    练紫霓道:“是在上星辰梭之前。他嘱咐我们静待时机,说这一次能到上界,对我们也是巨大的机遇。”

    果然答案都是一样的。虽然后来容舍没回来找她,可白得得一直希望容舍是因为得一宗的事情才没顾得上她的,可现在看来,一定是韩家和龙家大战之中,容舍出了事儿。所以他既没顾上自己,也没顾上得一宗。但说到底他都是为了照看自己才出事儿的。

    练紫霓见白得得神情黯然,心里有些奇怪。在得一宗白得得出了名的和容舍不对付,怎么会突然这么关心起容舍的下落了?

    (捉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