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86.第八十六章

时间:2018-07-06作者:明月珰

    白得得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然后道:“帕子我洗干净了再还给你。”这是礼貌。

    “不用。”容舍从白得得手心里抽走那帕子,随手一捏,帕子就灰飞烟灭了。

    白得得刚因为同病相怜对容舍产生的那么一丁点儿亲切感瞬间就消失了。她歪了歪头道:“刚才你一见我, 为什么对我施清净术啊?”这是非常冒犯人的事情, 白得得那会儿一时没顾得上质问。

    “因为你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容舍道。

    白得得的脸红了又白, 白了又红, 双手垂在身侧握紧了拳头, 她差点儿就忘记她以前为什么跟容舍那么不对付了,而这人真是不忘时刻提醒她。

    “那是因为我修为被制了,不是我不爱干净好吗?”白得得气愤地道。

    “嗯,你不用这么强调。”容舍回道。

    白得得又无力地望天翻了个白眼,跟容舍反正是说不清楚了, 还是正事要紧。

    “对了,宗主,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幅画里?他们怎么没制住你?还有,你说的静待时机是什么意思啊?”白得得一口气把自己要问的问题全问完了。

    “我画的画有我的印记, 只要离得不太远, 我都能自由进出。”容舍道。

    白得得点了点头,忘记问容舍,不太远是多远了。

    “他们制住的是我的一只木偶。”容舍继续道。

    白得得点头,表示这事儿她后来猜到了。现在看起来“知识就是力量”的确不错, 但精通一门技能看起来才是走到哪儿都不会饿死的充要条件啊。

    白得得心里有些意动, 对着容舍转了转眼珠子, 只是话还没启口, 就听得容舍又继续道:“至于时机么,要等我们离开东荒域到了上面再说。”

    “到了上面?”白得得不解,那不是一切都晚了么?

    容舍道:“头顶上的这个传送阵不可能一直存在,能量总会耗竭的,而我们要去到上界的机会也只有这一个。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白得得算是听明白了,她曾经也梦想去上界看看,但却没想过是用这么惨烈的法子,而且还是被迫的。

    白得得咬了咬嘴唇,虽然明白容舍的意思,可是还是很担心,“可是万一我爷爷,还有爹娘都没上去呢?”

    容舍淡淡地道:“下面的人上不去,但是上面的人你也看到了,想下来却不是没有办法。”

    白得得摇头道:“我不能上去,我不想离我爷爷他们那么远,而且我爷爷找不到我,肯定不会上去的。”白得得对自家亲人可是信心十足。

    容舍没搭腔,反而把手里雕好的木轮车递给了白得得,那木轮车看着只有巴掌大,但放到地上却能变成半人高。白得得坐上去刚合适,而且这木轮车以灵石为动力,用起来十分方便,她再也不用学青蛙蹦蹦跳了。

    说不得有时候容舍还是很贴心的,比如这幅“得一宗山水图”,还有这“木轮车”。

    白得得才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听见容舍道:“这件事恐怕不是你想去想留的问题。”

    白得得狐疑地看向容舍,“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容舍道:“这幅画,能护着你的时间不够长。一路上我看你都被单独照料,他们应该很看重你,不会让你随便逃了。”

    一说起这个,白得得就更怕了,她原本以为见到容舍,这就能逃出生天了。“他们是看上了我的体质,说是什么星体。还有那个紫头发的女的,我怀疑他们不是想蒸了我就是想煮了我,我听着那个意思像是要转换体质。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逆天的法子,可是光是想一想就太可怕了。”白得得还配合地打了个冷颤,“我要是上去了,肯定会死得很惨。”

    “更改体质的法子我听说过一点。在东荒域是绝对没有那个条件的,所以在上去之前你的小命都是安全的。”容舍安慰道。

    可惜白得得一点儿都没被容舍安慰到,她实在是有些怵那个老太婆。“你根本不知道,那里面有个老太婆,太可怕了,心理极度扭曲。”

    容舍叹道:“小白,世间唯一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今日你吃的苦,须要牢牢记住,欺负了你的,你就要亲自把它还回去。”

    白得得张口欲言,却被容舍打断,“你的体质,连上界的人都要觊觎,你自己难道还没有信心吗?”

    “可是那老太婆的境界比孕神境还高。”白得得道。

    “那就希望你吃的苦头再多点儿,你才能更有动力。”容舍道。

    这是人话吗?白得得吃惊得眼睛瞪成了铜铃,“你是不是嫌我死得不够快啊?你知不知道什么是星体啊?就算没听过,天灵体你总该听说过吧?”

    在容舍答话之前,白得得继续道:“就是那种一碰就会碎的体质,吃口稍微辣点儿的东西,都能吐血。那老太婆打了我一棍子,我肋骨都差点儿断了三条,现在喘息胸口都还疼呢。”

    容舍上下打量了白得得一番,“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那是因为阴阳修容花超强的修复……”白得得算是明白容舍的话中意了,这个人,还真是冷血啊!

    “不能因为我的灵种修复能力强,就活该去受虐待吧?”白得得怒道。

    “你也可以自救。”容舍一句话把白得得就给堵死了。

    要是她能逃得出去,还用跟容舍在这儿废话?白得得期盼地看着容舍道:“你现在不能救我出去吗?”

    容舍看着白得得的眼睛道:“我现在救了你,就只能带着你远逃,那剩下的得一宗弟子怎么办?”

    以前吧白得得还嫌弃过容舍不以得一宗为念,反而把男女的小情小爱放在前面,现在才知道当他把得一宗放在前头的时候,依旧是那么讨人嫌。

    白得得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耷拉下了脑袋,嘟囔道:“你不能多画点儿画让得一宗弟子都躲进去吗?”

    “你帮我当成神了吗?”容舍反问。

    白得得也知道自己是强人所难了,毕竟容舍的修为也不过是开田境,但她不知为何总有种错觉,老是忘记他修为很低这件事。

    “回去吧,这幅画支撑不了几天,现在还不是用的时候。”容舍道,转身半个身子就消失在了画里。

    白得得赶紧喊道:“你去哪儿啊?”

    “得一宗并不是只有你一个弟子要照顾。”容舍抛下这么一句,整个人就消失了。

    白得得气得在容舍身后朝了做了三、四个鬼脸才泄气地坐回木轮车上。

    但是气归气,小命却还是要顾的。白得得咬了咬牙,在得一宗的山上打了好几个滚,把自己又给弄得脏兮兮的才作数。好在她没换衣服,脚上依旧只有一只鞋,依旧破着洞。

    然后白得得还照了照镜子,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结果一眼就看到了脸上那道恐怖的划过整张脸的伤口,因为伤口已经结痂,反而越发显得恐怖。

    白得得这是美女当惯了,完全没有“丑女”的自觉。她此刻后知后觉地才想起来,容舍对着的岂不是一直是这张脸?这也太伤眼睛了吧?

    难怪他听说老太婆虐待她,居然一点儿不心疼,这是暗恋人的人该有的表现吗?当时白得得还奇怪来着,现在可算是知道了,容舍就是个只看脸的人,肤浅!

    白得得回到地牢里时,幸运的是并没有人发现她不见了。其实她在画里也没待太长时间,这本就是半夜,所以也没人来查看她。

    次日一大早,地牢里就来人将白得得带到了高老太面前。

    高老太使了个眼色,所有人便都退了下去。

    白得得紧张地看着高老太,她居然驱离了所有人,显然是有所图谋。

    高老太婆拄着拐杖站在白得得近前,那拐杖尖还不停地在地板上敲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知道我老婆子这蛇头拐杖有什么特别吗?”高老太婆问。

    白得得倒是想硬着脖子不答,可这老太婆实在太扭曲了,而白得得却又还不想死,她还没找到她爷爷,她爹娘呢,哪怕就是受尽千般侮辱,也得先活着。所以她最终还是不甘愿地摇了摇头。

    高老太婆笑了笑,“这才乖嘛。”老太婆用尖利地指甲在白得得结痂的伤口处划了一道,眼见着献血又开始往外滴,她把那血迹放在嘴边舔了舔,享受地闭上眼睛道:“真鲜甜啊。”

    白得得脸上的惨白度又增加了几分,就像血液都流光了一般。

    高老太婆满意地看着白得得的反应,“小女娃子,告诉婆婆我吧,你的灵种是什么?我这蛇头拐杖划下的伤口,可就没有能结痂的。它只会留下永久的血痕,让你的伤口一直往外淌血,但是你却能恢复,啧啧,婆婆我可太好奇了。”

    白得得当然不肯说。

    高老太婆将手贴向白得得的丹田,没有察觉到任何动静。这可不是白得得厉害,实在是她虽然开了田,而且在容舍那幅叠瀑画里似乎还吃了不少好东西,可是那阴阳修容花迟迟未见露苗,似乎是她的丹田元气依旧不足以支撑它出苗生长。

    所以高老太婆虽然厉害,却也只能察知那灵种的存在,而不知究竟为何物。

    “不说是吧?不说的话,我老婆子可就只有辣手摧花,把你的灵种从你丹田里掏出来了。”高老太婆把手伸到白得得面前,那指甲又尖又长,不似人手,反而像是怪物的尖牙。

    白得得下一刻就感觉自己的腹部生疼,老太婆的五指指甲已经陷入了她的肉里。这种被生吞活剥的感觉实在太过恐怖,白得得不假思索地就对上了老太婆的眼睛。

    摄魂老祖的摄魂大法,白得得明知可能是死路一条但还是施展出来了。当初要不是有阴阳修容花帮助,摄魂老祖又轻视她而没有防备,白得得根本不可能能赢过摄魂老祖。

    而现在站在白得得面前的乃是神桥境的高老太,她们之间元神上的实力差距只会更大。白得得这也是病急乱投医,狗急跳墙了。她只知道自己若是在不做点儿什么,真就要被老太婆剥开肚子了。

    其实高老太婆是真的在诈白得得,毕竟韩丹凤还需要白得得的体质,所以高老太婆现在是不可能弄死白得得的,哪怕是抢夺她的灵种也不行,那样一来星体必然崩溃。

    白得得当然不会知道高老太婆是诈她的,她只知道这老太婆心理太扭曲了,什么都做得出,因此才兵行险招,这会儿她甚至连阴阳修容花都没办法联系上。

    高老太也是没料到白得得还能有这临死一扑,而且滑稽的是,一个开田境的小菜鸟居然对她用元神攻击?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高老太一点儿没迟疑地就开始反击,也不怕弄傻了白得得,反正她们需要的只是她的体质,白得得成了傻子说不定还好操控些。至于灵种么?待转换体质的“星辰交替大法”施展后,她再挖出来养便好。

    本来高老太以为白得得的元神毁起来肯定是手到擒来,却没想到她的元神滑不溜秋的像抹了油的鱼儿一般。“桀桀,看来有两下子嘛,难怪敢班门弄斧。”对于白得得开田境元神就如此强悍,高老太却没像摄魂老祖一般惊讶。

    毕竟是境界不同,而且她所在的秋原域,年级轻轻的妖孽可多不胜数,所以以她家小姐韩丹凤这样的身份,要争夺圣女之位都得用额外的手段。

    白得得的元神在上次阴阳修容花大战日月树后,的确如容舍所说又有了一次飞跃,即使不依靠阴阳修容花,可说同境之人应该无人能超越她的元神高度。

    高老太可谓是见猎心喜,恨不能一口扑上去把白得得的元神全吞了。

    这高老太婆从孕神境以后就开始修炼元神,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元神修炼术——“吞天经”,她最终能突破到神桥可都得益于此。原本她以前天赋一般,按部就班地修炼到孕神境,已经走到了寿元末,一路走来也没少受罪,自从得了吞天经之后则是异军突起,将以前受过的罪全都变本加厉地报复了回去,性子越发地扭曲可怖。

    若不是这老太婆很有些了得,韩丹凤的父亲也不会招揽她。

    白得得的元神虽强,但和高老太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那高老太的元神就像一只张着大嘴的老虎般在她身后追着,似乎要一口吞掉她。

    白得得立即将元神丝四散,高老太咬住一团就往肚里吞,白得得发现她和她的那团元神立即就失去了联系,显然是湮灭了,或者说被高老太的元神给同化了。

    白得得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高老太的功法如此霸道,那摄魂老祖还只能控制人的元神,这老太婆却是以食用他人的元神来增强其元神。

    白得得的元神进入高老太的神海时,本是想对她施展摄魂大法的,现在可谓是自投罗网,送到了高老太的吞天口中。

    其实白得得从没想过要用摄魂大法对付人,因为她看过摄魂大典,风险非常高。据典籍上说,虽说摄魂大典能以弱胜强,但元神却会因此沾上他人的印记,初时不觉,日积月累下来,对人的元神却有极大的污染,在突破境界时会格外危险,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和自己也就不容易一条心。

    且元神杂质不同于身体上的杂质,那个靠丹药还能勉强净化,那典籍上创出摄魂大法的人却说,他一直没能找到净化之道,叫后人使用摄魂大法时切忌谨慎。

    这也是白得得为何被虏了这么久,都没想过用摄魂大法逃脱的原因。

    眼下是被高老太逼急了,白得得才不顾后果的,却没想到是这等结果。

    白得得眼瞧着元神就要被吞噬,急乱中想起既然摄魂大法都有那么大的副作用,她就不信高老太婆这吞噬人元神的功法能没有副作用,哪怕她是上界修士又怎么样?天地家的法则总是差不太多的。

    既然高老太婆的吞天法有漏洞,那么白得得就想出了法子,她把它叫做“螺旋吸魂大法”。

    白得得的灵感是来自容舍和阴阳修容花两者。当初容舍帮白得得剥离异魂时,用的是镇魂调,那会儿白得得还不太理解里面的原理,但后来在大战日月树时,阴阳修容花就像巨型旋涡一般把她的元神和修为都吸走了。

    现在想起来,如果那会儿白得得身上还有异魂的话,一定会三魂七魄崩溃而亡,亏得她的元神够纯粹和凝练。

    现在白得得是用元神丝在高老太婆的神海里弹奏镇魂调,而卷出巨型急速旋涡来,被“吸”的感觉白得得可是遭遇过两次的,那滋味可有得高老太婆受。

    高老太婆也不是吃素的,立即察觉到了不对劲,且因为她元神里异魂太多,眼看着有那弱势的元神团无法再支持,而像铁削一般被旋涡“磁铁”给吸引了过去。

    白得得眼见那团“异魂”过来,还得抽出元神丝去束缚它,这就相当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她的元神强度根本就不能跟老太婆比,到最后她顾不过来那些异魂,赢的依旧是老太婆。

    那高老太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儿,反倒是不慌着将元神召回了。两人现在就好似在对兵换卒,高老太有十万天兵,而白得得手里却只有三千,这种巨大的差异,换卒对白得得可不厉。

    白得得急中生智地想起,当初阴阳修容花抽她的神魂可是为了去跟日月树较量,现在她也完全可以吸取高老太的神魂去找个东西较量,这东西可不能弱了,不然无法压制高老太的元神。

    要说白得得的宝贝里最神奇的当属小炉子。白得得立即用神识召唤小炉子问道:“我把这老太婆的异魂抽出来,你可有办法压制?”

    小炉子一看可喜欢坏了,“啊,啊,啊,魂之力,我最喜欢啦。姐姐,你记不记得当初你找到我时身边的那九颗星辰?”

    白得得“嗯”了一声。

    小炉子道:“要重新点燃它们,就需要魂之力,很多很多的魂之力。”

    敢情这还是正瞌睡有人送枕头呢?

    “那好,我把这老太婆神海里的异魂全部引过来,你把它们接过去点燃那些星辰。”白得得道。

    “这么点儿可点不燃。”小炉子嫌弃道。

    “别废话了,有一点儿算一点儿好吗?”白得得不耐地道,她现在可没有功夫跟小炉子这儿唠嗑。

    白得得的元神旋涡还在急速旋转,但是明显有些力不从心,转速不够快,反而有被高老太的吞没的危险。

    “姐姐,你这转得太慢了,我来帮你。”小炉子道。

    怎么帮?这可是元神之间的较量。白得得显然是忘记了,说话的这个本来就是器魂。

    也合是白得得运气逆天,阴阳修容花没了感应,又有这小炉子来加持。她顿时感觉元神所受的压力减轻,然后像被什么托着一般,飞速地转动了起来。

    高老太婆眉头一皱,不知白得得是哪里借来的外力,她的元神明显地开始被撕裂和吸走,然后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里,她完全无法感知。就好似白得得瞬间也懂得了吞噬之法一般。

    不过白得得的这个“螺旋吸魂大法”更为霸道,她是偷师于阴阳修容花,吸的不仅是高老太的元神,还连带着她的修为一同吸噬。

    高老太眼瞧着不对劲,立即逆向开始旋转自己的元神,想要抵抗那股吸引力,但她的元神虽强,操控起来却没有白得得那么精细,看来白得得当初花在消灭那仙樱果核上的小虫子上的功夫可没白费。

    这时候白得得的元神几乎是停在一处没有挪动的,但高老太已经没办法再施展吞天经,因为她的元神越是靠得近,被吸过去损失得就越多,反而得不偿失。

    偏偏这里又是高老太自身的神海,她的元神逃无可逃,渐渐地那些杂质“异魂”几乎被白得得吸了个干净。

    按说高老太该高兴才是,毕竟当初摄魂老祖就是想要有人帮她净化元神都没有门路。可是高老太的元神里大多数都是吞噬别人的异魂,因为功法走了捷径的缘故,她自己本身的元神反而没怎么修炼,竟然只有柔弱的一团火焰。和人有了强力的盔甲后,反而会忽视自身肌肉的锻炼是一个道理。

    白得得原本也就是想着把高老太的异魂剥离掉,卸除她一些“武装”,然后再寻思着能不能想个法子和高老太的本真元神对抗。

    现在看到这情形,可就没什么需要思考的了,就是白得得自身的元神也足以施展摄魂大法来控制高老太。

    不过经此一役,白得得对元神的纯粹度有了切身体会,像摄魂大法这种捷径,如果不是为了保命,还是不施展得好。

    因此白得得只是将自己的元神当做一个桥梁,全力支持小炉子把高老太的元神吸过去点燃那些星辰。

    很快,高老太不仅整个元神,就连肉身都开始干瘪,最后软软地倒下去像被抽走了灵魂和精气的傀儡。

    到一切结束时,白得得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跃过了这么多级而杀死了一个神桥境的修士,这要是说出去,绝对不会有人相信。

    也合该高老太倒霉,她元神里异魂太多才给了白得得那机会。若是换做其他神桥境的修士来,元神分分钟就能碾压白得得。

    幸亏这房间里没人,先才高老太为了恐吓白得得,把人都撵走了,没有她的吩咐,谁也不敢进来,甚至都不敢靠近。

    白得得手一挥,从如意珠里拿出化尸粉来把高老太在这世上的所有痕迹都灭了。这可是当初她出门时,她爹白圣一特地给她准备的旅行必备的药剂,能抹掉不少麻烦。

    只是高老太的消失也是个麻烦,都看着白得得被带进了这个房间,她若是一个人好好地走出去,那岂不是惹人怀疑?可若是逃走的话……

    这就别想了,别看白得得杀了高老太,可那靠的全是神识和运气。她自己的丹田至今依然毫无反应,一点功法用不出来。

    白得得咬了咬下唇,只能再次藏入容舍给她的画中,也不管容舍听不听得见,就开始大喊,“宗主,宗主……”

    容舍身影过了半晌才在小院里出现,“怎么了?”

    白得得单脚跳过去道:“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老太婆,神桥境的,我把她给杀了。”

    容舍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白得得点头道:“对,你没听错,我在摄魂老祖那儿学了点儿摄魂大法,本来是病急乱投医,却没想到那老太婆元神那么弱。”白得得这话说得可有些装了,而且把小炉子的功劳都给吞了。

    (捉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