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84.第八十四章

时间:2018-07-06作者:明月珰

    “姐姐?”白得得可有点儿受不了这称呼, 以这炉子的年纪, 可把她喊得太老了。

    而且这是不是太和蔼可亲了?造物之神的东西,怎么着也是神吧?居然一点儿架子没有,还喊她姐姐?

    白得得怎么想怎么觉得可疑, 可别是遇上什么妖怪了。她仔细看向那小炉子, 只见在它的沿上刻着三个古字,“炼星炉”。

    “炼星炉?你不会是真炼过星辰吧?”白得得问道。

    “我不知道。”小炉子道。

    “你炼过什么你都不知道啊?”白得得心里给小炉子已经盖棺定论了:妖怪。

    “造物之神不愿造出相同的东西,所以我记不住炼制过的任何东西。他希望我能像一张白纸一样, 永远保持童心和初心。”小炉子道。

    “懂了,别扯那么高深, 不就是健忘症嘛。”白得得还是把小炉子当妖怪再看。

    小炉子用它的两只“炉耳朵”合起来鼓掌道:“姐姐总结得好。”

    白得得看着小炉子这柔韧的小身体, 越发觉得它就是个妖怪。算了, 妖怪也无所谓,嘴巴甜才是最重要的。

    “你怎么这么听我的话呀?”白得得直白地问道。

    “因为你身上有星辰的味道, 是我最喜欢的。”小炉子道。

    白得得抬起手臂自己闻了闻,可没觉得有什么星辰的味道。“星辰什么味道啊?”

    “宝宝的味道。”小炉子回答道。

    很好, 白得得的辈分一下就从姐姐下降成了宝宝了。

    这小妖怪的话也太没逻辑了。白得得继续哄着它道:“你既然跟造物之神混了那么久, 应该有很多宝贝吧?”

    “我就是最大的宝贝啊。”小炉子大言不惭地道。

    白得得“呵呵”两声,“好了, 姐姐还有事儿要走了, 你自己玩吧, 好吗?”白得得试图把小炉子从她掌心挪开。

    结果小炉子不干了, “不要啊, 姐姐, 已经很多年很多年没人跟我说过话了。你别走啊,留下来陪我吧。”

    妖怪这下可现形了吧,“留下来陪我吧”可是妖怪的标准用语。

    但是白得得也不敢跟小炉子硬干,只好道:“可是我的爷爷还在外面等我呢,我不能不走。要是看不见我,他们会伤心的。”

    小炉子想了想道:“你爷爷就是我爷爷,我跟你一起出去啊。”

    这么没脸没皮,连爷爷都认上了?白得得使劲地甩着手,那小炉子就跟长她手上似的,任她怎么甩、怎么揪都挪不动。

    那小炉子却似乎觉得很好玩,一直“嘻嘻嘻”地笑个不停,好像白得得在胳肢它似的。

    最后白得得不能不败下阵来,“行吧,那我们走吧。”

    小炉子欢呼一声开始在白得得掌心里转了起来。

    “不过你不能长我手上,这太难看了。”白得得把如意珠拿出来,“你到这里面来吧,我带你走。”

    “呃。”那小炉子明显有些嫌弃白得得的如意珠,“姐姐,你这个珠子品质也太差了吧?”

    “小孩子不要这么挑三拣四。”白得得算是发现了,这炼星炉的器魂俨然就是个小孩儿。不过可千万别小看小孩妖怪,红孩儿可不就把齐天大圣都给虐了?

    “我帮姐姐炼一炼。”小炉子算是感觉出来白得得对它的不冷不热了,所以想努力表现一番。

    “别。”白得得这一声才喊了一半,就见那小炉子一张嘴就把她的如意珠给吞了。

    “我里面有宝贝的,你别给我毁了。快吐出来,吐出来。”白得得急了。

    小炉子闻言便将白得得的如意珠给吐了出来。

    白得得松了口大气地打开如意珠往里瞧了瞧,这可不得了了,以前她的如意珠不过五进宅子大小,现在里面却有些一望无际的意思了,她不敢置信地捏了捏自己的脸,又往里看了看。

    “没做梦啊。”白得得道,这小妖怪看来挺厉害的嘛。

    “你这样不用烧炉子就能随便炼制东西啊?”白得得好奇地道。

    小炉子摇了摇头,“不行,姐姐看到那九颗星子了,那就是我的能源,现在已经熄灭了,若是能重新点燃,我就能帮姐姐把如意珠炼成星辰了。”

    白得得听一听也就过去了。点亮星辰,她可没这个本事。“那你是怎么炼制我的如意珠的?”

    “这珠子太低级了,我随便炼一炼就好,不用动用能源。”小炉子道。它这口气,别说还真有点儿白得得第二的意思。

    白得得只能再次呵呵。

    对眼前这只小炉子,白得得的感觉挺复杂的,既有点儿相信它是什么神之物吧,可又觉得这太不可能了。天裂了,砸下来一个神的宝贝,还被她得到了?这气运逆天得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过分得白得得都不愿意相信了。何况,神什么的,真的只是个传说。他们东荒域的人一心修道,所求的也不过是挣脱自身的枷锁而已,哪里就真有什么仙啊,神啊的。

    白得得这心理其实挺好理解的,就好似在那些末法星球,他们也不相信有什么修道之士的存在,反而说那是怪力乱神。白得得自然也不容易相信从来没有存在过的神。

    白得得收拾起复杂心情,管他的呢,不管小妖怪是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呗,反正甩也甩不掉。

    “现在可以进去了吧?”白得得问小炉子道。

    “不要。姐姐,要不然我把如意珠放我肚子里,你把我挂在你脖子上吧?你身上才有星辰的味道,如意珠里没有。”小炉子道。说完它也不管白得得同意不同意,直接就雀占鸠巢了。

    白得得气得那个哟,头都疼了。这小魔星真是无法无天了,但是她也无可奈何。

    白得得顺着来的光带通路再次回到了三生盒里,心里记挂着外面的事情,所以从画里探了只耳朵出去,没听到有什么异动,就从画了走了出去。

    小炉子对外面的世界似乎也很好奇,炉身上的两只小耳朵都兴奋地竖起来了。不过它还是顺着白得得脖子上的链子往后滚到了她的后脑勺看向后方被她遗留下来的义薄云天庄。

    “姐姐,那个盒子也是个宝贝,你不要吗?”小炉子问。

    “不就是个装东西的吗?而且又收不起来。”白得得道。

    “那是用净虚砂打造的,可以净化放进去的所有东西的杂质,提高品质。”小炉子道。

    “净虚砂?”白得得表示完全没听过,不过小炉子既然这样说,她便接嘴道:“你能把那盒子收起来吗?”

    小炉子点了点耳朵,嘴巴一张,只见一个散发着玉色宝光的方形宝盒便飞入了小炉子的肚子里,它再一口吐出来放到白得得的掌心献宝,“姐姐,我厉害吧?”

    白得得奖赏性地摸了摸小炉子的耳朵,它立即在白得得的掌心里开心得打起滚来。

    白得得将三生盒收了起来,抬脚开始往外走,只是才走了几步,她就疑惑地停住了。四周的世界实在是太安静了,这四方馆或许前面因为被不夜城的人搜过,所以人都做鸟散了。

    可是罪恶城却不该这般安静啊?安静得就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了似的。

    “这里还有一只漏网之鱼,带走。”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出现在白得得的耳边将她吓了一大跳。

    白得得的第一个反应当然是想逃回画里,偏偏一道光束从头顶而降,也不知是什么法宝,将她困在里面就好像一间小号牢房般。

    然后便见一个身着靛青道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了身侧。

    那男子见白得得侧过头来,眼睛不免一亮,遂笑道,“没想到这种低等星域也有如此殊色。”

    这话听着可不对,白得得虽然被困在光束里,修为被压制,但手脚却还能动,暗中少不得做了点儿准备。

    “你是谁?知不知道我是谁啊?你要是敢动我,我爷爷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白得得拿出气势来道。

    那男子立即不屑地笑了起来,“大言不惭,你爷爷能是谁?不过就是下等星域的小蝼蚁而已,还这么大口气。哥哥我就是现在动了你,他又能奈我何?”

    白得得倒吸一口冷气。下等星域?难道说眼前这人是西北天裂后的上法星域的人?这怎么可能?他们难道不受星域规则限制吗?竟然能降临东荒域?

    贾海波见白得得如此表情,就知道她听明白了,于是又扯出了一丝颇淫0邪的笑容,伸手去拉白得得,“现在知道哥哥是谁了吧?你要是聪明点儿,乖乖地伺候好我,说不定还能免受奴役之苦。”

    贾海波的手才碰到白得得的衣袖,就赶紧扯了回来,再看那手掌,已经漆黑一片,“好贱人,竟然敢下毒。”

    贾海波举掌就朝白得得砍去,白得得抬起手臂对着贾海波

    就射出了冰针,那天女散花的机关她也有。

    贾海波惨叫倒地,没想到一个东荒域的蝼蚁修为被制,居然还能有还手之力,也是太过狂妄自大的后果。

    白得得趁着这间隙立即重新逃回了画里。

    白得得背靠着墙壁,腿都有些哆嗦,却不是被贾海波吓的,那人不过定泉境后期修为,可还不够资格吓唬她。

    吓到白得得的是上法星域的人的降临,听他们这口气,明显是把东荒域的人当做蝼蚁般看待,还说什么奴役,她想起自己的亲人还有杜北生他们,心下更是着急。也不知道现在外头的东荒域是个什么境况。

    白得得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想起来这画背后的三生盒已经被她收起来了,没办法再连通到摄魂老祖的宅子,不过即使能联通,那边也未必就安全。她只能先在画里待着,以观动静。

    可是白得得的气儿都还没喘平,忽然就见一只大手伸入了画卷,将她往外大力一扯,她便狼狈地跌倒在了地上,浑身骨头都差点儿散架了。

    “如此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搬弄?”这声音正是前不久在白得得耳边说她是只漏网之鱼的那个。

    白得得抬头一看,但见一个紫袍孕神境中年男子手里正抓着那卷《群仙贺寿图》立在她跟前。

    那中年男子弯腰在白得得面前蹲下,以手抬起她的下巴,“星体?想不到这种鬼地方居然能有这种体质。”

    白得得没敢轻举妄动,她的大小姐脾气这会儿可发不出来。

    那紫袍男子重新站起身道:“把她带走,好好看着,谁也不许动她,她的体质特殊,对小姐有大补益。”

    这一次出现在白得得跟前的就不是贾海波那种大老粗了,而是一名冷若冰霜身着金色盔甲的绝色女子。那女子出现手里银光一闪,一道锁链就系在了白得得的双手上,然后翻身骑上一匹毛色鲜红如火的龙马,将白得得像个犯人似地往外拉。

    白得得欲要不动,但很快就被拖得一个趔趄,她要是再不配合,就只能倒在地上被拖着走了。

    好看不吃眼前看,白得得也只能耻辱地跟在那匹龙马身后小跑了起来。

    不过很快白得得就顾不上自己的自尊了,她见到罪恶城的人被一个个地用长链子串了起来,就像烤串上的蚱蜢一般,被拖着踉踉跄跄地往前走。

    而跟前头骑马的那女子一样穿着金色盔甲的人正在罪恶城的各间房子里进进出出,搜刮资源。

    就这一路,白得得便已经见到不下二十个孕神境修士的身影,而那龙马上坐着的女子修为也已经是筑台境巅峰。他们看起来还只是入侵东荒域的一支队伍而已,实力却已经如此强大了,而东荒域的五大仙宗凑起来也出不了二十个孕神境修士。

    白得得忙着观察四周时,一个黑袍人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这个挺漂亮的,我留下了。”

    又一个孕神境修士。

    那马背上的黄甲女子立即跳下马对那黑袍人行了一礼,“回禀启连大人,这是紫君要送给小姐的人。”

    那被唤做启连的人伸手在白得得脸上捏了捏,似乎很满意那细腻的手感,不无遗憾地道:“紫君的人啊?送个女的给小姐有什么用?小姐难道还差丫头不成?”

    黄甲女子道:“这,属下就不知道了。”

    启连冷冷地瞥了瞥那黄甲女子,冷笑道:“那好,我亲自去找紫君说。”

    那黄甲女子不屑地扫了白得得一眼就重新回到了马上。

    这样高高在上的姿态还真是让人讨厌,不过白得得没反省自己也是这种人,她心里想的是,将来一定也要这样把这黄甲女子拖在马屁股后面跑一跑,不对,还有那什么紫君,启连的,统统都要跟着跑。

    在心里臆想着出了口恶气后,白得得的心情才能平复一点儿,恨不能抬手敲脑子能敲出个逃跑的好主意来。

    但四周放眼望去都是黄甲人,白得得并不敢轻举妄动,她看的书里可没少说,逃跑要是没跑掉的话,下场都很惨,尤其是还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完全之策最好还是先等待时机。何况绑着她双手的那链子很有些神奇,让白得得一丝元气都调动不起来,如意珠都开启不了。

    没有元气护体,白得得的手臂既然有衣裳保护,也究竟磨破了皮,渐渐浸出血迹来。她咬着牙到时没喊疼,只是到后面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好几次都差点儿摔到地上被马拖着走。

    但是白仙子就是落难,也得端着她那范儿,绝不容许自己躺在地上被马拖着走,何况那样只会更疼,整个背上的肉估计都要被磨破。

    黄甲女子期间回了数次头,看着白得得的眼神却也有些变化,似乎没料到她居然能在没有灵气的情况下支持这么久。

    出了罪恶城之后,黄甲女子带着白得得一路往西北去,白得得看到各个方向都有人马牵着一串又一串的东荒域民过来。同样身着黄甲的队伍,开始汇入黄甲女子的队伍。而身着其他衣袍的队伍则各自往西北而去。

    走到第十天的时候,白得得便看到了身着得一宗墨绿色袍服的弟子也被结成了串,被马拉着往西北去。那里面有许多人白得得都认识,她定睛搜过去,却不见自己爷爷,还有爹娘,连白宏一也不在。

    白得得松了口气,以她爷爷的修为总不至于也被串成串,她爹娘应该也能自保,只要他们能逃出去,自己和得一宗或许就还有希望。

    不过容舍呢?他这个得一宗主又在哪里?他不是上界来的吗?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得一宗弟子被掳掠吗?

    白得得正四处搜着容舍呢,就感觉一道神识落在了自己身上,她侧头往东南方看了看,站在不远处正望着她的不是容舍又是谁?

    容舍现在也成了阶下囚,被人串成了烤串,一步一步往前挪着。

    白得得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容舍,他这个宗主当得是不是也太窝囊了?不说带着得一宗弟子血战到底吧,好歹整个得一宗陷没,他这个宗主也应该以死谢罪吧?

    白得得暗自咬牙,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对容舍有些苛责了,他跟自己一样,也不过是开田境修为而已,面对异常强大的敌人,能做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到了晚上,两支队伍都想找躲避风沙的地方,这附近就一片破壁残垣能够挡点儿风,所以彼此靠得十分近。

    那黄甲女子似乎和对方的黑衣领队也认识,彼此还坐到了一起说话。

    白得得这边,东荒域民散乱地到了地上,手依旧被绑着,只能东倒西歪地休息。

    白得得是被特别“照顾”的,一个人单独坐一处。

    而再看对面的得一宗弟子,却是整整齐齐地一排一排的直线坐着,虽然落难了,但是依然不没大宗的气度。

    白得得心酸地看着他们,心里十分愧疚,自己似乎一点儿忙都帮不上,还自身难保。白得得也问自己,是不是她的道选错了,如果她不是总想着依靠她爷爷,总是不想修炼,是不是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得一宗落难甚至毁灭?

    白得得想着想着眼睛也酸了,又想她爷爷他们也不知下落,以前她还有些自信,白元一肯定能自保,但现在看到东荒域满地走的孕神境,她就担心死那老头子还有自己爹娘了。

    白得得真害怕再没机会见着他们,她还有那么多话要跟他们说。白得得眼泪已经止不住了,只好将头埋到膝盖上。

    这一低头却看见她的鞋已经破了,露出了大脚趾。她的鞋自然昂贵得惊人,不过贵的未必就意味着耐用,大小姐以前买东西也不是冲着耐用去的。这下可是吃到苦头了。

    鞋一破,拇指也就起了血泡,白得得自然是疼的,不过她现在浑身都疼,脚上这一点儿疼也就没多明显了。

    “你怎么没跟着你舅舅?”容舍的声音出现在白得得耳边。

    白得得一惊,抬头看向背对她而坐的容舍,他居然还可以传音,岂非说明他修为没被制?

    “别看我。”容舍的声音再次出现。

    白得得闻言便垂下了眼皮,她有无数的话想问容舍,奈何却传不了音。

    “不要轻举妄动,静待时机。”这是容舍对白得得说的最后一句话,第二天两支队伍就分开了。

    虽然白得得不懂容舍的静待时机是什么时机,但心里总算有了点儿底。

    半个月后,白得得她们终于走到了西北天裂之处。

    抬头望去,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涡流,隐隐有阵法之光闪耀。应该是有上界大能在打破了东荒域的天之后,以无上之力开启了传送阵法,所以这些人才能降临东荒域。

    这些人的能耐居然能无事星域法则,不由得白得得不心惊。然而那巨型大阵就摆在白得得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白得得看着许多艘船漂浮在那旋涡大阵中不上不下,而下面的人则正在用东荒域的飞行坐骑将东荒域民一串又一串地送上去。显然那些船只没办法降落。

    白得得看着被押上船的东荒域民,终于知道奴役是个什么意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