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83.第八十三章

时间:2018-06-25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白得得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呢, 就又听她舅舅道:“你胆子可真不小啊, 连罪恶城都敢来。说吧,又惹什么麻烦了?等我把这儿的事了了, 再去帮你行不行?”

    太瞧不起人了吧?白得得嘟了嘟嘴, 唐家男人虽然也挺好的, 可就是有点儿太大男人了,尤其是她舅舅, 嫌弃女人嫌弃得连媳妇儿都不想娶。

    白得得也懒得跟唐不野多说,直接朝他又晃了晃那三枚玉珩。

    唐不野的眼睛立即就亮了,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改为密语传音道:“怎么会在你这儿?”

    白得得傲娇地抬了抬下巴, “你真的在找这个?那另一片是不是在你那儿?”

    唐不野点了点头, 伸手就想去取白得得手里的玉珩。

    白得得闪开了, “别急, 舅舅,这个是我们宗主帮我拿到的,咱们得合作,你可不能欺负我年纪小。”

    唐不野没好气地道:“我欺负你什么?你跟你娘不欺负我都是好的了。”他一边说一边招呼了外面的黑衣人收手。

    那些黑衣人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白得得将玉珩一把塞入唐不野手里,“走吧, 舅舅, 咱们得快点儿行动。容舍还在外面等着我呢。”

    唐不野跟着白得得走了出去, “容舍?那不是你们得一宗的宗主吗?”

    “是啊。”白得得点头。

    “得得, 你跟你们宗主现在关系缓和了?你不是瞧不上他的吗?”上次白得得到不夜城的时候, 可是抱怨过容舍的。一个开田境的宗主,唐不野显然也瞧不上。

    白得得摸了摸鼻子道:“可他毕竟是我们宗主呀。”

    唐不野扬了扬眉头,看向对面空无一人的夜色道:“你们宗主呢?”

    白得得气得直跺脚,容舍这家伙,真是重色轻义,她大道理都跟他讲了,居然还跟她来这一套,指望她能感动吗?嘁,最瞧不起的就是容舍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了。好在容舍中意的人是她,要换个绝代妖姬的话,那可真是呵呵了,说不定得一宗都能被他给拱手让人。

    “不管他了。”白得得有些不耐烦地在空中摆了摆手,“舅舅,这玉珩是开什么地方的呀?”

    唐不野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拿到玉珩的?”

    白得得道:“葛半仙绑了我,把我的如意珠拿走了,我和容舍偷了他的乾坤囊,找到这三枚玉珩的。”

    “你被葛半仙绑了?”唐不野被惊了一跳。

    白得得暗道糟糕地捂住嘴,不小心说漏嘴了。“不小心听到了一点小秘密,就是那什么玉珩,他怀疑是在我爷爷手里。是容舍救了我。”

    “他能有法子救你?”不是唐不野瞧不起容舍,实在是一个开田境的修士怎么可能从葛半仙手里救人,而且还和白得得一起偷了玉珩。

    “你别瞧不起人,舅舅,容舍还是很厉害的。”白得得道。

    唐不野眯了眯眼睛,当初唐色空遇到白圣一时就是这么说的,也是这种略带崇拜的语气。不过白圣一的确配得起唐色空,所以唐不野没什么异议。但容舍?

    唐不野看着自己容貌绝世的外甥女儿,他没有孩子,所以也是拿白得得当女儿看的,小姑娘虽然麻烦了点儿,但真要嫁出去他这个舅舅是肯定要替她把关的。

    容舍来历成迷,白元一是炼器炼得成了呆子,所以把宗主之位拱手让人,但不夜城唐家人可不是傻子,唐不野和他爹唐不奇私下也曾议论过得一宗换主的事情,都觉得容舍有些蹊跷。

    不过那是得一宗的内务,他们不会干涉。可若是容舍想打白得得的主意,那就不行了。

    “得得啊,你要知道,你生得很美,很好看,家世也很好,容舍要坐稳得一宗宗主的位置,是离不开白家的支持的。他待你好,未必就是真心认为你好,你明白舅舅的意思吗?”唐不野点到即止地道。

    白得得有些苦恼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知道舅舅的,这就是咱们这些人的苦恼。你永远不知道对方是真心喜欢你这个人,还是喜欢你爹是唐不奇,或者喜欢我爷爷是白元一。”

    唐不野觉得白得得孺子可教地点了点头。

    “舅舅,你还没说玉珩的事儿呢。”白得得追问道。

    唐不野这才给白得得讲了那玉珩的来历。原来唐不野手里的那枚玉珩是唐家祖上传下来的,他们也是几百年前那次天裂的收益人。唐家也是从那时候起开始发家的。

    至于那玉珩,是唐家先祖亲眼见到天裂时,一个闪着宝光的宝匣从天空跌落,那玉珩就是从宝匣上掉下来的。

    当时唐家先祖抢到了其中一块,从此就开始四处打听另外三块的下落,还有那宝匣的下落。

    “我们死了很多人,花了很多代价才打听到葛半仙拿到了另外三块玉珩,正在找我们手上这一块。”唐不野道:“这件事我们已经布置了很久,没想到……”

    “没想到却歪打正着地落在了我手里。”白得得嘚瑟地笑道,什么叫气运逆天,想必大家都有清楚的认识了吧?

    “是啊。”唐不野点了点头。

    “那匣子呢,你们打听到了吗?”白得得道。

    “那不是什么匣子,应该是一个小型空间。”唐不野道:“葛半仙没有办法挪动,但被他遮挡起来了。我和爹都猜测那一处应该就在十字街上,不然他不会花那么多时间打理十字街。不过我们一直没找到具体位置,现在四块玉珩齐聚,肯定能有所感应。”

    “被遮挡了?”白得得立即又想到了四方馆的那幅画,还有摄魂老祖卧室的那幅画,两幅画加起来构成了一个联系通道,同时又似乎挡住了一部分空间,那里面还有个什么义薄云天庄,很有趣是不是?

    “舅舅,去四方馆试试。”白得得道。

    带着四块玉珩来到十字街,唐不野依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同,所以最终还是跟着白得得去了四方馆。

    白得得指着那幅群仙图道:“舅舅,这里面有个空间,叫什么义薄云天庄,我怀疑它的后面可能就是你说的什么匣子。”

    “怎么进去?”唐不野道。

    白得得道:“我能进去。不过你么,就不知道了。容舍曾经用过一个法子,就是把自己的节律调整到和画中空间一个节律,就能自然而然地进去。”

    唐不野伸出手附在那画上良久,也没有感应到所谓的节律。

    就在这时,西北边再次发生了异动,这一次没有任何震耳欲聋的声响,但整个大地都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振动。就像有人再把东荒域当做一面鼓在敲打一般。

    白得得看着周围的墙壁开始上下微微振动,她侧头看向唐不野,“舅舅,这也是外公外婆布置的吗?”

    唐不野如临大敌地道:“不是。”他将四枚玉珩都塞进了白得得的手里,“得得,舅舅还有事情要去处理,这里就交给你了。”

    是什么大事居然连找了几百年的玉珩都不要了?白得得不解地拉着唐不野的衣角,直觉地就不肯松手。

    唐不野摸了摸白得得的头发,“得得,那画中空间你能自由出入,如果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话,就待在里面别出来。舅舅办完事以后,会回来找你的,好吗?”

    唐不野这样说,白得得就更不能放唐不野走了,“舅舅,是不是真的天变了?”

    唐不野道:“不清楚,不过我得去帮你外公、外婆。”

    白得得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就是个拖油瓶,于是松开手道:“那你去吧,别担心我,我能照顾好我自己的。”

    末了白得得又朝唐不野俏皮地眨了眨左眼,“而且一定把那个匣子打开,满足唐家先祖的好奇心。”

    唐不野心知白得得这是为了安他的心,才故作轻松的,“行啊,我等着你给我解惑。”

    唐不野不舍地又摸了摸白得得的头发,他是很不放心把白得得这么弱小一个家伙放在这里的,可如果事情真如他所想的话,整个东荒域都将会有大变动,白得得藏在画里指不定更安全。

    现在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唐不野只能头也不回地走了,生怕走慢一步,就会心软。因为白得得站在他身后,虽然含着笑朝他挥手,但那眼睛就跟被遗弃的小兽一般,巴巴地可怜。

    到再看不到唐不野的时候,白得得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走进了那幅《群仙贺寿图》。她心里有些担忧她爷爷和爹娘,还有得一宗。但眼下她也做不了什么,在瀚海打乱的时候,以她的修为和这张脸出去就真的是作死了,反而让她家长辈担心,不然她舅舅也不会把她留在这儿。

    白得得定了定神后,吐了口气,决定先把眼前的事儿办了。

    这画后的义薄云天庄白得得是来过的,里面雪白一片,空间内望去全是一间一间的小房间,一眼就能看全,似乎并无什么隐藏的空间。

    但白得得手里拿四枚玉珩却有些微微发热,明显是对什么有所感应。

    白得得召唤出金红凤雀,骑在背上往上飞,低头再看那些下面的格子间时,又觉得那就是一个一个的小抽屉,就像她妆奁上搁首饰的盒子,里面也是这样一屉一屉的。

    金红凤雀很快就飞到了顶,这个空间并没有白得得想象的那么大。手里的玉珩也每个什么热度指示之类的,白得得只能靠瞎蒙,便往左开始飞去。

    横向的空间也不大,很快左右两侧白得得都飞到了底,但依旧没有找到可以放置玉珩的地方,也没有发现任何隐藏空间。

    白得得几乎把这处空间的每个角落都摸遍了,都未曾发现一样,但玉珩明明是有感应的。

    白得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该不会那神秘空间是在那些格子后面吧?她手上可没有钥匙。白得得心想应该不会这么坑爹吧?她可是气运女神来着。

    白得得又起身把所有的角落再摸索了一遍,依旧没什么收获。

    白得得盘腿坐在地上,不停地用手指敲着自己的额角,似乎妄想从里面敲个主意出来。

    不过这法子还真有用,每次白得得都是靠敲脑子敲出点子的。她想着既然玉珩有反应,那就说明地方肯定是找对了的。然而这边她都摸遍了也没有找到地方,那会不会真就在那些格子后面?

    当然并不是某一个格子后面,而是整面格子墙的后面。就好似她的首饰盒一般,从上面用手指转动一下什么的,挡在中间的横格(格子墙)就能被转动或者推开。

    那么如果是这样的结构,它的机括会在什么地方呢?这可难不倒白得得,她再次召唤了凤雀往上飞到顶部,沿着边缘用手指一点一点地去摸。

    这对细皮嫩肉的白得得可是不小的考验,摸不了多久她的指尖已经开始疼痛,不过要是有所收获倒也值得,可惜白得得觉得水璃罗都要磨破了也没能找到机括。

    白得得无力地重新落回地面,再次毫无头绪,然后再接再厉第把所有角落都用手指摸了一遍,还是没有收获。

    白得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儿困了多少天了,她只知道有水璃罗护着,她的指尖也被打出了水泡。

    白得得不得不将指头放进嘴巴里略作安抚,然后痛苦地哀嚎了一声,开始用头去碰那格子墙的墙壁,“真是蠢死了,怎么一点儿头绪没有啊?”

    似乎觉得碰一下还不够自虐,白得得又把头连续往墙上撞了好几下,然后只觉得额头一痛,似乎碰到了什么边角,可这里明明是平面。

    白得得诧异地往后仰了仰,只见她头碰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玉珩”形状的凹痕。

    “这样也可以?”白得得不敢相信地看着那玉珩,然后摸着自己的额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随便找个地方撞墙,居然就成了?

    白得得又为自己的气运感叹了一次,然后掏出一块玉珩,对着那凹槽放了进去。

    瞬间在眼前的格子墙上就出现了一道上弯的放大的玉珩状的红色光弧。那到光弧中有龙凤游弋。

    既然下方的玉珩凹槽找到了,左、上、右的也就不难找了。白得得是没料到这炼器师会把机括藏在墙面里,从外表完全看不出任何痕迹来。

    待四块玉珩都被白得得放进凹槽里时,整个墙面便出现了一道完整的红色圆环,圆环里龙凤呈祥,鸳鸯嬉戏,怎么看怎么喜庆。

    而就在圆环闭合时,那墙上便渐渐显出一个女子的身影来。

    她穿着一身红裙,说不出质地来,只觉得就像漫天的火焰都在为她燃烧一般,她站在那瑰丽的火焰红里,缓缓绽开了笑颜。

    这个女子的美是白得得毕生所仅见的。到了这个层次的美,已经不在仅仅局限于五官或者身姿了,诚然她身上肯定是无一丝不美,无一处不妙的。

    她之美更在那高高坐于云端的高贵和神圣。

    白得得摸着下巴想着,这种圣神感,便是东荒域上古遗留下来的神像似乎都比之而有不足,真不知这女子乃是何方神圣。

    待那女子的映像渐渐实化清晰后,但见她轻启朱唇,曼声道:“神君,能打开着三生盒,就说明你我是注定的三生有缘,你无可再否认。这三生盒乃是宇宙初生时造物之神手下的炼器之神亲手打造的,唯有有缘人才能找到游离的机括。你能打开它,就是我的有缘人。我会一直等你。”

    那女子的眼睛仿佛活了一般,紧紧地脉脉深情地盯着白得得。白得得忍不住往后倒退了两步,首先她不是什么神君,其次,她可不想跟一个女人产生三生有缘这种“缘”。

    好在那影像很快就开始消失了。

    白得得摸了摸下巴,觉得这事儿有些荒唐滑稽。唐家祖上找了这几百年的东西,还有葛半仙一直想找到的地方,居然是一个女人送给一个男人的“定情信物”。

    当然这盒子听起来的确是了不起的,又是造物之神,又是炼器之神,还是送给神君的。还说什么游离的机括?

    白得得可算是想起来了,她以头碰墙的地方乃是同一个点,她总不能一边摇头一边撞墙吧?所以她撞前几下的时候那个地方并没有机括,而是后面那机括游到那儿了,正巧被她的头给撞上了?

    这还是白得得第一次见到机括可以游离的法宝,也算是涨了见识,她十分好奇其中的原理,虽然未必有太大的使用价值,但十分有意思。

    就在那红衣女子的身影完全消失后,格子墙便从中间往两侧渐渐打开,而露出一条光怪陆离的通道来。

    白得得沿着那条七彩同心圆换不停转动的通道心怀警惕地走了进去,看到的是一座悬在夜空中的巨大的三足炼器炉。

    古拙无纹,沧桑寂静地站在那里,像经历了无穷的岁月的老人一般。

    白得得还没来得及膜拜那古朴三足炼器炉就感觉无法呼吸了。她猛地吸了两口气,却发现什么也没有。而且浑身感觉就像要结冰了一般,呼出去的气瞬间霜化。

    好在白得得的如意珠里还有些天地灵气,她赶紧地放到了鼻子边上,再把所有衣服全都穿在了身上,裹得跟个可笑的胖球一般,这才再次抬头打量眼前的景象。

    那夜空看起来似乎不再遥远,群星也不再遥远得只露出一点儿微光。或者把这里叫做星空更为恰当些。

    以那三足炼器炉为圆心,周围共排列了五颗漆黑的星子,若非天边不知为何闪现了一丝亮光,白得得根本就发现不了那五颗死寂的星子。

    “五星连环炼星辰?”白得得不敢置信地呢喃出这句话。这是她在一本残缺的《神史录》中看到过的一句话,前后都缺了,她完全不知道是何意思,可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很自然地想起了那句话。

    这什么地方啊?白得得想着她难道是到了所谓的“虚空”?这也太不现实了吧?她一个开田境的小泥鳅?

    白得得想召唤出金红凤雀出来飞过去,但那凤雀一出来就开始剧烈喘息,白得得又只好把它收回去。她尝试着跨出一只脚,发现自己稳稳地浮在了空中,一条若隐若现的光带在她脚底出现直接连向那三足炼器炉,当她站定后,那光带迅速地将她送向了炼器炉边上。

    白得得来到那炼器炉边上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看不到那炼器炉的全貌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所站的位置是炼器炉的哪里,放眼望去完全是一马平川,就像东荒域的大草原一般。可它明明就是一只炉子。

    白得得这才想起来,她刚才看到周围的五星连环时,那五颗星子的大小似乎和这炉子差不多的。她的下巴顿时就掉了,这炉子难道大得真的可以熔炼星辰?

    白得得想了想,伸手贴在地上,想要去感知一下这炉子。她的手指一摸上去,就感觉有无数强大的器魂曾经在此逗留,还残存着印记。

    白得得吓了一大跳地收回手。在筑器时器魂就被唤醒的至少是圣级以上的法器,而这些器魂历经了无穷的岁月后印记居然还在,这得有多强大啊?说不定是超越了圣器之上的存在呢。白得得有些想象不出来。

    白得得再次将手贴到了地面上,然后把神识也探了出去,她对这里实在好奇极了。

    就在白得得的神识附着在炉身上时,她明显地感觉到这炉子微微震动了一下,她无意识地挪了挪手掌,却发现手掌就像被浆糊给糊住了一般完全没办法拿开了。

    白得得一遇到这种事就感觉要糟,她前不久才刚经历过被阴阳修容花“强抽”的痛苦呢,这次可别又遇上另一个怪物了。

    好在那炉子虽然是铁打的,却比阴阳修容花那坑爹货温柔多了,除了黏住了白得得的手之外,并没有抽取她的修为或者神识,反而还开始跟她共振起来。

    对,就是共振。白得得感觉到了,当初容舍为了能进日月谷的时空缝隙就主动调整了他的节律,而只一次却是这炉子为了亲近白得得而调整了它的节律。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共振加强,白得得感觉自己掌心下就像摸到了一只人的心脏一般,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心脏的搏动。可它肯定不是人,那么便只可能是器魂了。

    “你能缩小吗?”白得得尝试着用神识去沟通。

    白得得才刚沟通完,就感觉掌心下的炉身有了异动,似乎正在缩小。

    最后那只炉一直缩小到核桃大小,静静地躺在了白得得的掌心。白得得揉了揉眼睛,心想着可不得了啊,大得能吞星,小到可立掌,这伸缩性未免也太好了。

    “你是什么材质的呀?”白得得俨然是将那器魂当做人在对待了。

    “我也不知道,当初造物之神创世时,就是用我当炉子的,姐姐。”那炉子在白得得掌心里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