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76.第七十六章

时间:2018-06-18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三天,白得得只用了三天的功夫就入门了。她尝试着操控摄魂老祖, “对我说, 主人,你是天下最聪明的姑娘。”

    尽管摄魂老祖只觉得白得得自恋得可怕, 极端不愿意张口, 却控制不住地道:“主人,你是天下最聪明的姑娘。”

    白得得摸了摸下巴,一脸欣喜地看着手里的书,“还挺有用的嘛。”

    摄魂老祖却还在极度惊讶和妒忌中。她修习这《摄魂大典》足足用了三十年的功夫才初窥门径, 白得得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 她真是不敢相信。

    白得得自己却觉得没什么。她家里的人各有各的强项。以她爹为例, 白圣一痴迷于医道, 炼丹也不过是为医道打基础。所以白圣一暗搓搓地有些非常隐私的癖好,他觉得是十分见不得人的, 因此总是藏着躲着。

    白得得呢, 从小顽皮,没有她不钻的地方。有一次白圣一正在解剖尸0体的时候, 不小心就被白得得给闯了进来。当时白得得没吓着, 倒是把一手血的白圣一给差点儿吓瘫了。天知道,他可不想在白得得心里留下个变态的父亲印象。

    谁知道他女儿蹦蹦跳跳地就到了他身边, 指着那人的心问道:“爹爹,那是什么啊?”

    白圣一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才回答道:“那是我们的心。”

    “我认得这个人, 就是上次杀了陈师姐的坏蛋。爹, 不是说坏人的心是黑的吗, 为什么他的还是红的呀?”白得得问。

    白圣一只好给白得得吧啦身体的常识。

    白得得一手托着小下巴,一手指着自己的脑袋道:“爹爹,那你知道我们脑子里哪个东西能控制人想吃什么不想吃什么吗?”

    “这个么,解剖死人可解答不了。”白圣一道。

    白得得转了转眼睛珠子叹息一声道:“真遗憾,爹爹,那下次再捉到坏人,让爷爷别杀他好不好?给你研究研究。”

    白圣一心想,真不愧是亲闺女啊,这么为爹着想。

    所以么,有白圣一的教导,白得得在医术上还是有见地的,况且又览书无数,知识就是力量,因此理解和修行起《摄魂大典》而言就是小菜一碟。

    白得得又试着指挥摄魂老祖做了好些事情,无不是令行禁止,用得十分趁手。她正玩得不亦乐乎呢,却听见门外有人敲门,然后一个恭敬的声音传了进来,“启禀老祖,三大老祖已经在日月谷等着你了。”

    白得得这才想起来前几日摄魂老祖的确有说过什么日月果要熟了的事儿,这岂非又是送上门的好处,白得得控制着摄魂老祖应了,然后让她把有关的事儿都道了出来。

    半个时辰后,便见鲁花月飞到了日月谷内。

    这日月谷在罪恶城外的东南方,是一处靠近大海的山谷,被列为禁区,除了四大老祖外所有人都不能进出。

    “你怎么才来啊,等你老半天了。”火焱老祖不耐地道。

    “一点儿小事耽搁了。”白得得道。当然说话的虽然是鲁花月,但寄居在她脑子里的却是白得得的神识,她是太好奇了,所以干脆藏好了自己的肉身,跑到了鲁花月脑子里,借着鲁花月的眼睛去看,耳朵去听。

    这日月谷不大,放眼望去就一目了然,这当然只是表象,需要四大老祖一起开启的禁制可不简单。

    白得得和其他三大老祖分据一个山头开始施法,眼瞧着在谷中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发光球体。那球体渐渐裂做四瓣,但每一瓣之间只留有一个人侧身大小的缝隙,四大老祖看到缝隙出现,立即闪身飞进了那光球内。

    那光球内自成天地,看来又是一个时空缝隙。白得得兀自惊叹,不知道上古时东荒域是个怎样的繁华世界,那时候的修士修为要比现在的人高超许多,否则哪里能找到这么多让人惊艳的时空缝隙。

    不过四大老祖的确是厉害,空间灵气如此浓郁的地方都能被他们掌握,怪不得实力这么强悍。

    白得得深吸了一口灵气,然后看着面前的薄雾渐渐散开,在这片空间的中心位置,看到了一棵奇迹般的树。

    那树的叶子就像是一片一片黄金铸就,而挂在树上的果子则呈现月亮般的透白色。每一颗果子的内部隐隐可以看见一颗金色的核。

    薄雾散开,又渐渐合拢,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薄雾,而是浇灌日月树的灵露,乃是由法器喷出,原来根本不是这处空间灵气浓郁,而是四大老祖特地收集了巨量的灵气来滋养日月树。

    这棵树的来历白得得现在已经弄清楚了。它就是当初四大老祖从天外来石里开出来的东西。

    不过那时候一片混乱,西北边落下来的东西,谁抢着了就是谁的。四大老祖当时都看中了这块石头,而大打出手,可惜谁也不是谁的对手,打到最后,还是龟寿老祖提出四人共享的。毕竟东西都没开出来就自相残杀也太不值得了。

    其余三人便点了头,开出来的就是这株树的树苗。他们谁也不认识,但都知道天外来的活物肯定不同凡响,便由永生老祖带他们进入了这处他祖上找到并传下来的时空缝隙里。

    待一百年后这树长大结果,四大老祖才知道它结的果子饱含日月精华,他们才给他命名为日月树。

    白得得抬头看向天上,除了这个时空里本身的太阳外,竟然还挂着另一轮太阳。不过仔细看去就知道,那太阳并非真的太阳,而是一个囚禁了九只金乌鸟的圆球。

    白得得在树上看见过金乌鸟,是日精所化,但只存在于上古的传说中,没想到现在却能亲眼见到。

    而在金乌球的旁边仔细看的话,还有一轮月亮。因为其光线被日光所遮掩,这才不易分辨。

    那轮月亮自然也是人造的,在那里面囚禁着九只玉蟾。传说里言姮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蜍,不过也有说玉蟾是月精所化。

    这样大手笔的人造日月,可真是让白得得汗颜呐。她如意珠的那套日月算什么呀?功效更是云泥之别。

    现在天上的金乌日是火焱老祖的宝贝,而玉蟾月则是摄魂老祖的宝贝,那喷出浓郁灵气的法器乃是龟寿老祖的宝贝。

    有了这三样大宝贝加持,那日月树开花结果的时间一下就缩短到了十年。一个百年开花结果的日月树就已经是奇珍了,现在居然还能缩短到十年,简直可以称为神树了。

    大家须知,那传说里西王母的蟠桃,九千年才成熟,功效的确神奇,但等待的岁月太长了。而一棵树的价值想要高,一个是功效要强,另一个则是成熟时间要短。从这一点上来说,日月树绝对称得上神树。

    四大老祖里年纪最大的龟寿老祖道:“这次日月树一共结果十一枚。上次我和摄魂之间已经决出胜负,所以摄魂这次只得两枚,我等三人各得三枚,可有异议?”

    既然是早就想好的,自然是没有异议的。

    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几大老祖为了想独占这日月树,曾经大打出手,结果是四败俱伤,险些失去对罪恶城的控制。后来打了几十年,大家也想明白了,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得按照最先约定的方法,才能彼此受益,这才有如今的和平局面。

    不过每个人都不甘心,面对这样的宝物谁能不贪婪?摄魂这才靠上了葛半仙,结果葛半仙却处处敷衍她。

    日月果对白得得的重要性自然更不言而喻。这果子如果拿去给她爷爷吃,效果可就大发了。虽然杜北生他们还无法承受这种果子,但把里面的日月精华拿去催熟仙樱王果也行啊。

    当然如果能得到面前的树,还有天上的日月的话,就简直美得不能再美了。这美梦虽美,但白得得可没狂妄自大到同时去跟三大长老杠上。

    不过在离开这处时空缝隙时,白得得将才找回来不就的雪绒鼠留在了里面,同时又将自己的一缕神识附在了雪绒鼠身上。虽说不一定有效,但总算有点儿希望,可以让她下次重新来到日月谷时有几率找到这一处隐藏的缝隙。

    日月果拿到手后,四大老祖就各奔东西了,都急着回去找个安静的地方闭关,以消化着日月果的灵力来提升修为。

    白得得远远地看着永生老祖离开,想着这老魔头最近应该没什么心思玩女人,她也就能回去找南草他们了。

    当然这之前白得得先得回到摄魂老祖的老巢,再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才行。

    不过白得得操控着鲁花月才才走进房间,就再次差点儿被吓得心裂而死。葛半仙正坐在罗汉榻上,而白得得的身体就那么躺在他身后。

    “我不是说不要打草惊蛇吗?”葛半仙不悦地看着摄魂老祖。

    “我这不是想试试能不能帮你吗?”瓤子里是白得得的鲁花月道。

    “你对她搜魂了?”葛半仙是见白得得仿佛行尸走肉一般才有此一问的,明显她的神魂已经被毁了,而被搜魂的人不死既傻。任葛半仙脑洞再大,也绝对猜不到白得得居然能控制鲁花月。

    鲁花月道:“是啊。”

    “糊涂!”葛半仙道,“她这样了,白元一来了一看就知道不对,还怎么拿捏他?”

    鲁花月笑道:“我可不糊涂。白得得事儿,我搜魂的时候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搜魂这手段,白得得也是听过的,十分残忍,能将人活生生地变成傻子,但却可以把动手的人想知道的事情都搜出来。不过动手的人也会存在一定风险,很容易陷入被搜魂者的神魂里。

    葛半仙不说话。

    鲁花月接着道:“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现在就可以将元神附身在白得得身上,保管她爷爷也察觉不出异样来。”

    “我不喜欢你这样自作主张,下不为例。”葛半仙冷着脸道。

    “知道啦。”鲁花月道。

    “既然你搜了她的魂,可知道玉珩的下落了?”葛半仙问。

    白得得想了想,看葛半仙这样子仿佛是断定了她爷爷手里有那东西。如果现在鲁花月说没有的话,只怕会引起葛半仙的怀疑。于是她道:“这倒是没有搜到。”

    葛半仙道:“想也是,这么重要的消息,白元一怎么可能给白得得说。”

    鲁花月点了点头。

    “你现在先附身在白得得身上吧,然后回水宫去找她那些跟班。看能不能打听出有用的消息。如果他们也觉察不出你的异样来,我才能相信白元一看不出来。”葛半仙起身道。

    鲁花月再次点了点头,走到白得得身边坐下。

    不久后葛半仙就看见躺在榻上的白得得缓缓睁开了眼睛。

    睡美人虽美,却绝没有鲜活的美人那么朝气,眼睛是灵魂之窗这话绝对没错,白得得一睁开眼睛,便是葛半仙这样的人也不由被她的美色所惊。

    葛半仙看着白得得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花月,你到这小丫头身上,倒还别有股风情。”

    白得得忍着下巴疼没叫唤。她知道自己体质特殊,绝不能轻易泄露。谁知道葛半仙这老魔头会不会见微知著啊,所以她得万事小心。

    只是这老魔头的眼神看着好像有些不对劲儿,让白得得浑身都不自在,再看他将脸俯下来,白得得当即就滚到了榻的另一边。

    情况好似有些不妙,白得得脑子飞速地转着,想着该怎么救场才能打消葛半仙脸上明显的怀疑。

    “你不是说你对白得得没有非分之想,只爱我一个的吗?怎么我到了她身上,你就开始……哼,你还说你不重美色?”白得得忍着鸡皮疙瘩地跟葛半仙打情骂俏道。

    白得得这真是一错再错。这世上可没有傻子,尤其是老魔头,一点点不对劲,就能让他心生警觉。白得得是说得越多,错得越多,她再怎么表演,看起来都不会像鲁花月。

    鲁花月和葛半仙同床共枕又不是一年半年,她的每一个神态葛半仙都熟悉。先前白得得在鲁花月身上,做动作的都是她本人,肢体形态还算能遮掩过去,现在可就露馅儿了。

    “你是谁?!”葛半仙一把捏住白得得的脖子,他当然不相信眼前的人是白得得,白得得只有开田境修为,绝不可能元神离体,再回来。

    白得得那小身板哪里经得住葛半仙捏脖子啊,当时就痛得晕了过去。

    葛半仙放开白得得,转身去探查鲁花月的情形,只感觉她元神之力大减,明显是被人控制住了。

    可是眼前这人,被他捏一下脖子就晕了,实在看不出哪里有能力可以控制鲁花月,但葛半仙还是弄醒了白得得,逼问她,“你对花月做了什么?不管你做了什么,现在马上解开她的禁制,否则我就杀了你。”

    白得得一边剧烈咳嗽,一边想:说得好像你就不会杀了我似的。白得得只恨自己太大意了,没想到阴沟里翻船,最后一刻竟然落到葛半仙手里了。

    “快点儿!”葛半仙厉声道。

    白得得这才颤巍巍地站起身,她看了看葛半仙,又看了看鲁花月,想着自己大概是小命休已,她外公那边至今没有消息,而葛半仙又要利用她来威胁她爷爷。

    白得得太清楚自己对白元一的重要性了,别说要什么玉珩了,要老头子的命他也会给的。所以她绝对不能让她爷爷落入这样的困境里。

    转眼间白得得就做出了决定,示弱地看着葛半仙道:“我要是救了她,你会放了我吗?”

    “只要你解开花月的禁制,我可以保证不杀你。”葛半仙道。

    白得得咬了咬嘴唇,走到鲁花月跟前两步处停下。下一刻,却见鲁花月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全部开始流血。

    葛半仙一把推开面上带笑的白得得,搂住了往下倒去的鲁花月。

    白得得虽然伤不了鲁花月的肉身,却能彻底毁了她的脑子,现在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她。因为她弄死的是她的元神,让鲁花月连像南草那样舍掉肉身逃命都不行。

    “你……”葛半仙目眦尽裂地看向白得得。毕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他和鲁花月之间虽然各有盘算,但感情基础还是有的。

    但是葛半仙的“你”字才发了半声就停住了,袖子一拂,狰狞地道:“想死,没那么便宜,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这下白得得可是真吓着了。刚才她没有半分迟疑地就将早已准备好的□□拿了出来往嘴里倒,本来算好了的,葛半仙应该要抱着鲁花月先悲伤片刻,她有机会自杀。哪知道这老魔头半点儿没迟疑地就转过头来看她了,导致功亏一篑。

    白得得面色惨白地看着葛半仙,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她现在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好歹是弄死了鲁花月,一个孕神境修士,这辈子也算有值得夸耀的事情了。当然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战绩,全得靠鲁花月自己作死。

    再想着,能杀了鲁花月,葛半仙少了个帮手,到时候就算他爷爷来为她复仇,也能少几分风险。想着想着白得得就开始掉眼泪了,如果可以,她真想对她爷爷说千万别来,她可不愿意她爷爷冒险,她死也就死了,让她爹娘赶紧趁着年轻再生一个,万一她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再投胎做他们的孩子。

    只是白得得虽然不惧死亡,却害怕葛半仙让她生不如死。

    葛半仙控制住白得得后,这才转身抱起鲁花月走了出去。没多会儿葛半仙就回来了,他盯着白得得看了半晌,直看得白得得头皮发麻。

    “听说陶为舟看上了你?你这贱人倒是会跑,居然胆子大得跑到这里来躲,难怪陶为舟找不到你。现在你弄死了花月,让我少了一个好帮手,我就只好把你送去给陶为舟,以换取他的合作,共同对付你爷爷。你放心吧,我会嘱咐他留你一条贱命,让你亲眼看着你们白家的人是怎么死的。所有姓白的都得死。”葛半仙道。

    想起陶为舟,白得得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只是她现在就是想死也身不由己,急得心胆皆碎也没有法子。只能任由葛半仙将她收入兽囊中。

    白得得无比恐惧地缩在漆黑而弥散着难闻气味的兽囊中,眼泪像小溪一样往外流,这是真吓着了,只在心里默默念着她爷爷,还有爹娘,眼泪就流得更凶了。

    白得得从兽囊里被放出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面前嘴巴咧到耳根子后去的陶为舟。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陶为舟色眯眯地笑道。

    葛半仙在旁边提醒道:“永生,别忘了你跟我的交易。”

    陶为舟的眼睛一刻也舍不得从白得得脸上挪开,“放心吧,我动了白元一的宝贝孙女,也巴不得他死呢。不然我睡觉都不安稳。”

    看起来这两人已经达成了交易。

    葛半仙扫了白得得一眼,转身走了。

    陶为舟则围着白得得转了两圈,“美人,果然是美人,真是无一处不美啊。”陶为舟本来正要闭关,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搅的,就是葛半仙他也不愿给面子,但是因为葛半仙提到了白得得,他的兴致一下就来了。

    日月果再加上天灵体,他一定能得到巨大的突破,因此陶为舟迫不及待地见了葛半仙。

    白得得眼泪还依旧挂在脸上,毕竟是没怎么受过磨难的小姑娘,遇到这种事情害怕得哭还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白得得的眼泪并不会让陶为舟心软,反而还越发助长他的气焰,“啧啧,美人就是哭起来也格外美,仿佛梨花带雨,芍药承露。”

    白得得被恶心得连哭都不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