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65.第六十五章

时间:2018-06-04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练紫霓生得花容月貌, 风华盖世, 加之天赋更是了得, 种出的灵乃是千年罕见的不死凰花。传说中不死凰花是不死凤凰涅槃失败所化, 只要供养得当, 不死凰花是有一定概率涅槃重生而为不死凤凰的。而凤凰乃是上古神兽,其血脉强大无比,可见练紫霓的资质和天赋有多高。

    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娇子, 所以练紫霓被称为得一宗第一美女。就是白元一提到练紫霓时也要说她的天赋罕见, 得一宗的中兴指不定就要落在练紫霓身上了。

    你说这话这不是存心给废材白得得添堵吗?在白得得心里, 练云裳和练紫霓两个人就跟她情敌似的, 把白元一老头子的心都给勾走了。

    现在白得得被宁凝追得狼狈逃窜,心里极盼人救,可是见来人是练紫霓时, 她觉得丢人丢到这个份上,还不如死了算了。所以也不开口求救, 只一个劲儿地往前逃。

    可是白得得不求救, 她拉着的那个得一宗弟子却是张嘴就大呼“练师姐”。

    练紫霓身形一闪, 落在白得得和那弟子面前,手中紫练一闪,朝追杀而来的宁凝袭去。

    练紫霓手里的紫练也是一件法器,是从得一宗的祖地找到的,虽然有所残损, 却被白元一修复并进一步精炼。白得得知道, 这紫练还是一个进阶性法器, 将来甚至有可能成为圣器。真是叫人眼红啊,就是白得得都没这种好东西呢。

    宁凝被练紫霓挡住,心知自己即使有凝光剑也打不过练紫霓,所以索性停下来,看向白得得道:“白得得,今天看在练仙子的份上,我就饶了你。”

    以练紫霓的修为当然还称不得仙子,就是宁凝内心也未必认同,可是她和白得得是宿敌,对白得得可谓是知根知底,也知道白得得跟练紫霓不对付,所以宁凝就是要在白得得面前故意抬高练紫霓而贬低白得得。

    “不过你以后最好见着我就绕道走,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宁凝嚣张地道,说完转身就走。

    白得得气得手发抖,长这么大,她可还没被人这样欺负过,尤其是这里还是得一宗主场。而练紫霓就这么让宁凝走了,白得得就更生气了。

    白得得不爽地看向练紫霓,“喂,练紫霓,你就这样让宁凝走啦。这里可是得一宗,你就由着她这样欺负一个没有修为的弟子,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

    白得得这种护短的人是完全不能理解练紫霓的,如果今年两人易地而处之,哪怕她很讨厌练紫霓,也定然会把宁凝留下来打得她跪地道歉不可。

    练紫霓却是个菩萨性子,“得得,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今日宁凝是跟着她祖父来做客的。” 你看这就是白得得终极讨厌练紫霓的原因,这女人圣母得够可以的,总有一天要叫恶人收拾了去的。

    白得得撇撇嘴,“欺软怕硬,真是白费了你的天赋。”

    哎,说起天赋白得得就更心酸了,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吃了那么多补药,居然都不能开启气机,要不然今天哪里容得宁凝这么嚣张。

    白得得一边走一边给她爷爷传音,哭诉宁凝的罪状。白元一听了当然心痛,可是他总不能以大欺小去对付宁凝。只能通过他和白得得两人之间的传音器小声安慰,并保证只要宁凝一离开得一宗,就派白得得父亲的大弟子,也就是第三脉这一代的种子弟子之一的白宏一去收拾宁凝。

    白得得还是撅嘴不快,她这个人报仇是不讲究什么十年未晚的,有仇都喜欢当面报,那才有快感。

    白得得才刚回到她的小院,就见凤真从门口跑了进来,“得得,你刚才遇到宁凝了?”

    白得得哀怨地看了凤真一眼,平时也没少喂好处给这丫头,关键时刻居然不在,真是心酸和郁闷。

    凤真道:“你受伤了?”凤真见白得得裙子上有血迹,着急地施展疗伤术帮白得得止血,“你别生气了,等会儿金龙来了,咱们合计合计,一定替你出了这口恶气。”

    “什么恶气?”周金龙从门口走进来。

    凤真正要说宁凝的事,却见周金龙带笑道:“是说宁凝的事儿吗?”

    “你也知道啦?”凤真道。

    “那当然,只怕现在咱们得一宗的弟子都知道了。”周金龙道。

    白得得眉头一皱道:“你什么意思,周金龙?”难道是她被宁凝欺负丢脸的事情这么短时间就传遍得一宗啦?

    周金龙见白得得变脸,也不敢再卖关子了赶紧道:“是宗主。宗主知道了得得你被欺负的事,当时就勒令让人将宁凝赶出山门,并说得一宗永远不再欢迎她。”

    白得得“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说的是真的?”

    周金龙道:“当然。宗主说,咱们得一宗的任何一个弟子都容不得外人欺负,还说以后宁凝再敢欺负你,得一宗的弟子就是追到天涯也要将她抓回来。”

    “哇。”凤真双眼冒星地仰头看向得一宫所在的不可道峰,“宗主这话说得好帅啊。”

    白得得虽然心里对容舍多有嘀咕,但这会儿听他这样为自己出头,对他抢她爷爷的宗主位的恶感总算是少了一点,但好感依然还是负值。“那宁凝的爷爷怎么说?”

    “宁长老当场就跟宗主翻了脸,不过他也不敢在得一宗放肆,只能带着剑王阁的弟子走了。”周金龙嘿嘿笑道。

    白得得双手掌根击掌道:“这还差不多,容舍还算是有宗主的样子。”

    不过过了一天之后,白得得就觉得自己上当了,因为她身边的人都已经开始说容舍的好话了,就连白元一得知容舍这么护着白得得,对他的好感都飙升了一大截。

    白得得这个怀疑论者又开始嘀咕了,“爷爷,你说容舍玩的这一手该不会是‘千金市骨’的把戏吧?”

    千金市骨说的是古代有个国君为了招揽人才而不惜用五百斤买千里马骨的事儿。

    而容舍对白得得的这一番维护,很像是把她当那马骨头了。如此一来,才一天的功夫,容舍就赢得了全宗所有弟子的爱戴,同时还得了白元一老头子的好感。要知道就算容舍成了宗主,可只要白元一不撑他,他也是寸步难行的。

    白得得越想越觉得是,而白元一却道:“得得,容宗主是真心维护弟子,你不要这样想他。”

    白得得摆摆手道:“爷爷,你这个炼器大宗师不懂。”在白得得眼里,炼器大宗师就等同于头脑单纯。“不过容舍能有这种手段也不错,他既然成了咱们宗主,我就只盼着他越厉害越好。”

    白元一翘起大拇指对着白得得道:“通透,还是我们家得得通透。”

    白得得嘚瑟地撅起嘴道:“爷爷,你以为我要跟他对着干啊?你实在太小瞧我了,现在他是宗主已经是既成事实,我跟他闹,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我才没那么傻呢。我决定去压榨一下咱们宗主的利用价值。”

    前几句听着还不错,后面这一句可就吓着白元一了,“得得,你要做什么?”

    “容舍想就这么不用付出代价地利用我而收买人心,我可不能让他就这么称心如意。总得收点儿好处费吧?”白得得道。

    到月圆这天,白得得带着凤真和周金龙大摇大摆地走上第一虹。

    今日是容舍继任宗主之后第一次在第一虹答疑解难的日子,早早儿就有数百位弟子等在登圣石前头自觉地排队了。

    登圣石位于得一宗山门进门的地方,石头的名字取得挺有气魄的,可惜得一宗已经有两千年没出现过圣人了。

    白得得当然不会傻傻地排队,她只要往排队的那些弟子跟前一站,那些人就很自动地往后退了一大步给她让位。

    白得得微笑着道了谢,站在了队伍的第一位。她自己觉得自己还是很平易近人而富有礼貌的。

    日落月升时分,容舍准时出现在了登圣石前。

    容舍从光影里走出,光从他肩头似水般流淌而下,时光的长河仿佛迤逦在他身后,恍惚将白得得觉得这人好像是从太古而来,缓步迈向未来。

    这还是白得得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到容舍,上次只是在千里眼里看到过。

    这一看白得得可着实惊了一跳,当然不是被容舍的脸。他的脸依旧没什么特色,也就是俗话说的毫无辨识度,扔人群里立即就淹没了。可是那一身气韵,却叫人为之惊叹。

    白得得博览群书,曾经听闻世上曾有天生道胎一说。这样的人一生下来就身具大道,天地之道在他身上显现,他自己修行可毫无阻碍,一日千里不说,就是其他人若能在他身边修行,都能事倍功半,而参悟天地那玄之又玄,不可名的道。

    白得得看着容舍登上登圣时,他身周道韵流淌,连步伐都透出道意,让白得得瞬间觉得那登圣石似乎真的能登圣。

    白得得虽然在得一宗这么多年,还从没正眼瞧过这块石头一眼,今天要不是容舍在这里解难,她也不会正眼瞧的。此刻她仿佛觉得石头也得了道,有道纹在其上显现。

    其实有这种感觉的可不止白得得一个,她气机未开,感受并没有周围其他人那么大。而人群中有那有见识和悟性的弟子已经立即盘腿坐了下来开始盯着登圣石参悟那道纹。

    那些跟白得得一样未开启气机的杂务弟子也有样学样地开始盘腿而坐。

    不过身为凡人的白得得关注的重点可不是道韵,而是容舍居然比她还更孔雀。

    “得得,你说别人的校服怎么就这么好看,又白又仙,我们得一宗的却是黑不黑,绿不绿的,这究竟是什么人的审美啊?”说话的是得一宗一脉木长老的孙女儿大胖妹木可婉。

    得一宗以前是以炼丹而闻名,所以炼丹一门居于一脉,现在么则是风光大不如前,被三脉给超越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脉也就只比三脉差一点儿而已,可依旧是财大气粗,木可婉是丹药随便吃。

    结果吃得她不思修炼,全靠丹药增加修为,身体却又消化不了那许多丹药的药效,弄得现在胖得有白得得三倍之多,走起路来肉都在颤抖。

    白得得和木可婉以前没什么太大交情,两人各霸一方,现在则是同为天涯沦落人,心灵的距离立马就拉近了。

    “校服是开派圣祖定下来的,你难道还能指望他有多好的审美?”白得得吐槽道:“你听听咱们得一宗各处的名字就知道了,别的宗门炼丹的可以叫丹霞峰,宝丹峰,再不济也能让人一目了然地叫炼丹峰,就只有我们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没文化得名字都不会取。就他这种审美,这衣服用墨绿色估计是为了耐脏。”

    木可婉一脸欢喜地看着白得得,“你跟我想的一样诶,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

    只是下一刻白得得就往木可婉心上插刀了,“不过,真正的美人是可以驾驭任何丑衫的。”白得得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小腰细得一个巴掌几乎就遮住了,胸脯鼓鼓囊囊的挺拔,俨然是胸脯之下全是大长腿。这墨绿色衬得她越发肤光如雪,可不是异样鲜妍么。

    再且白得得的双唇红得好似烈焰一般,灼红配墨绿,一见就夺人神。

    木可婉总算知道她以前为什么没和白得得好上的原因了,这女人可真够自恋的。

    “等我以后成了宗主夫人,一定要把咱们各脉的名字改过来,再把这丑死人的校服给换了。”木可婉道。

    “宗主夫人?”白得得怀疑自己听错了。

    木可婉得意地笑了笑,其实刚才她那句话的重点就是为了炫耀宗主夫人四个字而已。

    “对啊,我奶奶说,要同宗主议亲。”木可婉洋洋得意地看着白得得,脸上就差没写着“快来巴结我”几个大字了。

    白得得愣了片刻之后然后开始爆笑,“哈哈,好好,你可一定要嫁给容舍,我等着你压死他。”想想那画面就格外美好。

    “什么压他?”木可婉问。她是个小清纯,连山都没怎么下过,主要是长太胖走路太累,不爱逛街。自然也就不如白得得这般“见多识广”。

    白得得跟木可婉咬耳朵道:“等你们两个进洞房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木可婉脸一红,轻轻推了推白得得,“讨厌,说什么呢?”

    白得得将木可婉拉回来道:“我跟你说,前天我偷偷跟着宗主的侍女去了他的精舍,里面可是有十七八个小妖精在给他跳舞,啧啧,真是……你是未来宗主夫人,可得拿出你的派头来,去管管他!”

    木可婉眼睛一瞪,“你说真的?”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白得得道,她最多就是把小妖精的人数夸张了一点儿而已,那不是骗人,只是修辞手法罢了。“喏,宗主就在那边,你快过去问问情况,给他点儿下马威,不然你这几年不在,等你回去的时候,指不定他孩子都打酱油了。”

    木可婉一听都要哭了,提着裙摆就往容舍那边走过去。

    白得得回头对旁边的杜北生道:“这小妞实在是太天真了,我真怀疑她在七宝宗能不能活着回去。”

    杜北生凉凉地道:“多吃点儿苦就变聪明了。”

    白得得赞同地摸了摸杜北生的脑袋,“以后咱们要多帮帮她,千万别让她瘦下去,不然那画面就不美好了。”

    琼鲸舟停在七宝宗的码头时,七宝宗的宗主顾渊海亲自迎到了船前,可谓是给足了容舍面子。

    白得得五人静立在容舍身后听他们寒暄,她当然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直到听到容舍说,“顾宗主,那我就将这五名弟子交托给贵宗了,请贵宗对他们一定一视同仁,就当是普通弟子。”

    “这是自然。”顾渊海道。

    正说着话,却听见有御剑破空之声传来,周遭原本安安静静的七宝宗弟子突然就抬头低呼了起来。

    白得得也跟着抬头望去,却见空中一人疾驰而来,那人蓝裙飘渺,脚下一柄星光剑,有星光于她足下闪耀,叫人白昼如见璀璨星空。

    待她弛近落地,远远看去五官虽不明,但那奢香特地为她定制的渐变星空裙却是格外引人注目。

    顾晓星神态端方,丽光四射,仿佛神女仙娥般,人还未走近,已有香气先到,叫人为之痴醉。

    等她走近,那绝色之容,绝代之姿顿时将人的三魂七魄都夺走了,恨不能化作她脚下的一颗星辰才好。

    这便是东荒第一美人,顾渊海的孙女顾晓星。也只有她,才能让奢香为她一人专门定制星空裙,除她之外再无人能得。这星空裙也就成了顾晓星的标志。

    白得得天天看自己,当然不会被顾小星的美貌所惑,就是看她身上那条裙子太眼热,也不知道她白得得什么时候才能有一条专属自己的大牌裙子。

    白得得环顾四周,七宝宗的弟子还好,毕竟是见惯了顾晓星的,而诸如容舍之流的得一宗弟子基本都被迷住了,连小豆丁杜北生都忘记合拢嘴了。

    白得得一巴掌呼在杜北生的脑袋上,“小小年纪不学好,这就想女人啦?”

    杜北生被打得莫名其妙,他倒不是痴迷于顾晓星的美貌,他还不是对女人感兴趣的年纪,当然杜北生本身对女人就没什么好感。这会儿看着顾晓星不挪眼,其实只是为了看她脚下的星空剑而已。

    “师傅,我不是在她,我是在看她脚下的剑。”杜北生道,他心知白得得最讨厌别人比她漂亮,“而且她也没有师傅好看。”

    白得得闻言绽笑,轻轻地安慰地摸了摸杜北生的脑袋,“乖徒弟,还是你眼光好。”

    杜北生这句话绝对是昧着良心讲的,虽然白得得五官不输给顾晓星,可是那周身的气质和气韵可就差远了。白得得基本就没怎么修炼过,完全比不上顾晓星的空灵仙韵,皮肤也没她那么宝光流彩。

    “师傅,她那柄剑很有来头吧。”杜北生道。

    白得得很不得劲儿地“嗯”了一声,“那是前年五仙宗大比之后,开启了得胜秘境,她走了狗屎运在得胜秘境里得到了那柄亚圣级的星空剑。”

    当代年轻人中,最了不得的也就是魂器傍身,只有顾晓星手里有一柄亚圣器,即使是白得得的父亲也不过才只有魂器而已。

    “哇,亚圣级?”杜北生无比羡艳地叹道。

    “可不是嘛,要不是有这柄剑,她也成不了东荒第一美人。”白得得道。东荒美人榜年年都在变,那是美貌和实力的集合评分,而且首重实力。

    白得得不无嫉妒地看着顾晓星,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来,又闭上眼睛自言自语道:“不能嫉妒,不能嫉妒,嫉妒会让我变丑。”她这是突然想起阴阳修容花来了,所谓修心修容,她生怕被容舍说中了,要是越变越丑那可就笑死人了。

    顾晓星走近后,对着众人为来迟而道歉,然后在顾渊海身后立定,视线却和容舍在空中交汇。

    白得得一看就觉得两人之间有猫腻,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白得得腹诽道,容舍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搭上了东荒第一美人。至于顾晓星,则是个真眼瞎,平时不是多高贵冷艳的吗,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拼爹的废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