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63.第六十三章

时间:2018-06-04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白得得看看孙易礼, 又望了望担架上的马怀真,大概是觉得不太过瘾, 干脆排开人群走了过去, 近距离欣赏马怀真的惨样。

    这可真是惨, 脸肿得猪头一样, 躺在那儿进气比出气都还少。白得得“啧啧”两声, 然后低头对杜北生抱怨道:“我爷爷做事儿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你说这是不是气死人了?孙易礼还没指凶手呢,白得得就自己站了出去, 还说着风凉话。

    “万师叔, 当初得一宗送弟子过来时, 我们两宗是说好了的, 对弟子要一视同仁。如今白得得携怨逞凶,下手如此歹毒, 找人将小侄打伤不错,还废掉了他的灵种, 如此心狠手辣之辈, 还请师叔为小侄主持公道。”孙易礼道。

    于万山看向白得得道:“是你找人打的?”

    白得得耸了耸肩, “不知道,不过多半是我爷爷做的, 可就算不是我爷爷做的, 这锅我也背了, 反正我看见马怀真这样惨挺高兴的。”

    杜北生在旁边猛拉白得得的衣袖, 都没能阻止她这么作死。四周一望, 白得得果然触犯了众怒, 多少人都在瞪着她,毕竟她是得一宗的,而马怀真是七宝宗的。

    于万山道:“既然这样,你们的事情我听说了,不过是小辈之间的龃龉,犯得着下如此狠手吗?”

    白得得其实也觉得马怀真有点儿惨,起因真是小事,但是白元一跟她一样护短,伤着白得得了,可不得往死里整马怀真吗?

    当然白得得在七宝宗吃过亏之后,也知道不能凭着脾气任性而为了,她看着于万山道:“我没想着我爷爷会这样。我就是写信跟他说了一声儿,他老人家最近脾气大概有点儿暴躁。我愿意代我爷爷跟马师兄道歉。”

    但这件事可不是一句白元一脾气暴躁,加上白得得道歉就能解决的。白元一是得一宗的长老,而孙易仁是顾渊海的大徒弟,未来七宝宗宗主的接班人,孙易礼是他弟弟,因此马怀真的身份么比白得得也低不了多少,孙易礼摆明了要替马怀真出头,于万山也袒护不了白得得。

    于万山看着孙易礼道:“不知师侄想要讨个什么样的公道?”

    “既然白元一废掉了小侄的灵种,只要白得得自废灵种这件事就算了了。”孙易礼说得轻巧,不仅白得得,就是于万山都吃了一惊。

    白得得心里震怒。她可是白元一的亲孙女儿,而马怀真还不知道是孙易礼的什么表亲呢,再说了孙易礼又不是孙易仁,居然敢如此嚣张,还真是不把她们得一宗放在眼里。

    到底是宗门式微啊,白得得心里又将容舍拎出来骂了一顿,看来她拼爹的道还得继续延展,顺带还得让白元一多为得一宗的事儿尽尽心,宗门也不能叫人看扁了。

    “冤家宜解不宜结,白得得年少不懂事,师侄何必跟她一般见识?”于万山劝道。

    孙易礼昂然道:“既然于师叔为她说情,晚辈也可退一步。若白得得嫁于小侄为妻,一生侍奉他,晚辈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不说白得得,就是杜北生都已经气得发抖,当然人群里那些想当白家女婿的人也开始对孙易礼不满起来。

    于万山朝白得得看来,白得得却是不怵的,上前一步道:“既然孙前辈为侄儿马怀真出头理论此事,还请门主为弟子主持公道,也将我爷爷白元一请来为我理论此事,若是我爷爷同意我嫁与马怀真为妻,我便同意。”

    于万山点点头,“婚嫁之事,的确需长辈出面,孙师侄若执意如此,我当修书一封与白长老,请他前来。”

    孙易礼当然知道不能请白元一来,他转向于万山道:“于师叔,难道咱们七宝宗是怕了得一宗,所以你处处维护逞凶的白得得?”

    于万山脸色一沉,“师侄此话怎讲?”

    孙易礼也不想太得罪于万山,他刚才那句话不过是为了激一激于万山,当着这么多七宝宗弟子的面,于万山总不能一味地偏袒白得得。

    段严守此时走了出来,朝于万山道:“师傅,孙师叔也只是一时情急而已,然他言之有理,马怀真灵种被毁,咱们七宝宗总不能这样算了。”

    于万山捋了捋胡子看着孙易礼不说话。

    孙易礼矮下身段道:“于师叔,刚才是晚辈失礼了。只是不毁白得得灵种,她又不肯嫁给小侄马怀真,那依师叔之见该当如何处置?”

    于万山沉吟不语,段严守又开口了,“杀人偿命,不过既然马怀真并未丧命,不妨叫白得得赔偿于他。”

    白得得眯了眯眼睛,可算是看出孙易礼和段严守打的如意算盘了,只是不知道于万山是与他们沆瀣一气演的这场戏,还是……

    “白得得你来说。”于万山再次看向白得得。

    不就是想让白元一给他们炼制法宝么?却不肯付出代价或放低身段求人,反而柿子捡软的捏,欺负到她头上来了。白得得道:“人是我爷爷找人打的,要赔当然是他赔。”

    白得得说话顿了顿,其余人都没反对,看来他们本就没指望白得得赔偿,都是在打白元一的主意。

    “所以,你们抬着马怀真去找我爷爷好啦。”白得得很光棍地耍赖道。

    孙易礼他们去找白元一能讨得好?

    孙易礼一声冷笑,“看来白得得是打算赖到底了,若不处置你,你还真当我七宝宗是好欺负的。”

    白得得直着脖子道:“你嘴上说什么,一视同仁,现在又口口声声说什么七宝宗,得一宗,你哪里有一视同仁。你要处置就处置,你敢废我灵种,你以为你的灵种能保得住?”

    看看,拼爹的好处出来了吧。孙易礼当然不敢废了白得得,不然白元一肯定跟他拼老命。他又不是真心为马怀真出头,不过是想讨要好处而已。

    只是白得得也是个作死的,这事儿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如今她说出来了,可叫孙易礼怎么下台阶?

    孙易礼果然动怒,“哼,别以为我怕你爷爷,别人怕白元一,我可不怕。只不过刚才于师叔替你说情,你也别以为我们是贪图赔偿,如今我只要你嫁给马怀真。”

    “嫁给他?”白得得指指马怀真,“凭什么?就他那猪样,给我提鞋都不配。”把她拉到和马怀真一个水平,白得得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真是太掉价了,她绝对不允许,跟他出现在同一句话里,她都觉得耻辱。

    “你以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到现在也不过是种灵初期的废物,带个徒弟也是废物,连考核都过不了,若不是何海光放水,他早就被赶出去了。”说话的人是马怀真的表弟——孙钟,平日他和马怀真玩得比较好,也是他撺掇着孙易礼帮马怀真出头的。

    白得得道:“谁说我徒弟是废物的?自己有眼无珠,还在这里叫嚣。不如我跟你打赌啊,你出来和我徒弟比武,若是你能赢他,我就赔偿马怀真三件魂器。”

    白得得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魂器啊,那可是魂器。就是定泉境的修者也少有的魂器,譬如孙易礼就没有,他虽然是孙家的人,可是灵种不强,天赋也不足,成日里不过替孙家处理杂务,完全不同于孙易仁。

    听见“魂器”二字,别说孙易礼了,就是于万山都有些心动,他一个筑台境修者手里至今也不过才三件魂器而已。

    修真界一出手就是三件魂器的,也只有白得得这个败家子了才能这么豪气了,谁让她爷爷牛叉呢。

    “好,这可是你说的?”孙钟得了孙易礼的指示,急急应下道,生怕白得得反悔。

    “是我说的。”白得得很傲然地道。然后她转头看了看杜北生,“小徒弟,你敢不敢应战?”

    杜北生上前一步道:“弟子就是死,也会维护师傅的尊严的。”这本就是杜北生心里的打算,刚才他听到孙易礼要让白得得嫁给马怀真,而孙钟又羞辱白得得时,就已经决定了,哪怕跟孙钟同归于尽他也愿意。

    白得得摸了摸杜北生的脑袋:“乖。”

    当然这是人前的对话,人前白得得绝对不会认怂的。但是人后么,说的就不一样了。

    白得得拉着正要上台的杜北生道:“嗳,小徒弟,什么死啊死的话,咱们表面上说说就好,你要是看着打不赢了就赶紧下来,三件魂器嘛,白元一还是拿得出的。”只是可能会肉痛几十年,还要扣她的零花钱。

    杜北生无语地看向白得得,“师傅跟孙钟打赌,难道不是对弟子有自信?”

    “呃……”白得得被问住了,“我当然对你是有自信的,不过我并不希望你去拼命。”这是实话。

    刚才的情形,白得得不可能一步不让的,于万山和她爷爷平辈论交,即使白元一来也得让步。所以她早就想好就割肉的,只是又不甘心就那么低头,这才借着孙钟的话下的台阶。

    至于魂器么,白得得那纯粹是自己作死,她大小姐觉得说个宝器出来,实在对不起了她的身价。富贵弟子哪怕落魄了,也还要摆空架子。

    尽管白得得后面的话有些打击人的自信,但杜北生一登上演武台就将这些杂念抛诸脑后了。他没什么别的优点,但毅力却非常人能及,且道心兼顾,他的道就是要变强,再强,不许任何人欺负他的亲人和在乎的人,为了他师傅白得得,杜北生生出了无穷的勇气和毅力。

    容舍道:“大略是的。”

    “你在跟我开玩笑吧,这朵花天地间都只有一朵,就是拿来美颜的?”白得得道。

    “未必是美颜。相由心生,修心才能修容。”容舍直接敲碎了白得得的幻想。

    所以说这朵花虽然上天入地只有一朵,可是功能就是修容,而且是变美变丑还不一定?这就是传说中的鸡肋吗?

    直到白得得回到三脉也没回过神来,指着自己的脸对白元一道:“爷爷,你看看我,看看我这张脸,我还用得着美颜吗?为什么我种灵会种出阴阳修容花来?难道不应该是那些丑八怪才需要这什么修容花吗?”

    白元一也万万没料到白得得会种出这么个没用的东西来,真是应了天地间广为流传的那句话,“好看的都不好用。”

    “而且你知道吗,容舍居然还说修心修容,这花不一定是美颜的。”白得得不敢置信地在屋子里气呼呼地踱步。

    白元一赶紧道:“我们得得当然是心美人美,肯定会越变越漂亮。你也别生气了,这好歹是天地奇花,至少你已经种灵,可以修行了。等你爹娘出关,爷爷多给你炼制些防身的法器,乖孙,你该去修行了,争取早日开田。”白元一说完就塞给了白得得一口袋的灵石。

    白得得丝毫没有被白元一安慰到,她推开那袋灵石道:“我不要,种的这什么鬼修容花,一点儿战斗力都没有,修没修行有什么区别?”

    “这说什么话呢?没有战斗力又怎么样,至少可以延长你的寿元。我白元一的孙女儿难道还用得着出去打打抢抢?爷爷,只盼着你能每天高高兴兴的,别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爷爷就心满意足了。”白元一道。

    白得得看了看白元一,这才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那你不会嫌弃我的灵种鸡肋吧?”

    “当然不会。”白元一道。

    “那你会背着我让我爹娘生二胎吗?”白得得瞪着眼睛道。

    “他们敢,看我不打断他们的腿。”白元一夸张地否认道。

    白得得这才勉强接过了那袋灵石,转头遇到凤真和周金龙的时候,就把灵石给他们拿去分了,连西器和东食都分了一些,她们两个小丫头也是种了灵的。

    “得得,你种的是什么灵啊?”凤真好奇地问白得得。

    白得得瞅了一眼傻不溜丢的凤真,看她都没显摆,就该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呗,居然还上赶着来问,要不是她心胸宽广,谁受得了凤真这种蠢材啊。

    周金龙一直在给凤真使眼色,示意她别再问了。

    白得得道:“就种了一朵花,没什么特别的。”白得得没有生凤真的气,毕竟这已经是事实了,就是凤真不问,将来大家也会知晓的。

    “哦,对了,那个苏彦璟种的什么灵啊?”白得得道。

    说起这个凤真就来劲儿了,“得得你还不知道啊?苏彦璟种出的是黄金祖龙,咱们得一宗可算是要扬眉吐气了。”

    祖龙是龙族里血脉最强的一族,源自远古,苏彦璟的这个灵种简直堪称当代第一人了,连剑王阁的神剑子也要略逊一筹。大约只有七宝宗的七宝镇仙塔才可与之媲美。

    “居然是黄金祖龙?”白得得那真是羡慕嫉妒恨,一同种灵的人,她居然遇到一个种出黄金祖龙的,而她却得了个鸡肋。

    白得得从自己的乾坤囊里又拿出一袋灵石还有一袋“清灵丹”交给凤真,“你把这个拿去送给苏彦璟,让他好好修炼,争取早日开田,明年就是咱们五仙宗的大比了,咱们得一宗能分到多少灵脉矿就要靠他们这些天赋弟子了。”

    周金龙不太高兴白得得对苏彦璟那么关注,“人家现在可是大红人,各脉都在抢他,送他东西的人都一串一串的。连白长老亲自去请他来三脉,他都没来。得得,人家未必肯领你的情。”

    “我无所谓他领不领情,只要他不要辜负他的天赋就好。” 白得得倒是不在乎这点儿东西,她慷慨惯了,何况苏彦璟看起来还算顺眼。

    凤真现在成了苏彦璟的小迷妹,生怕白得得反悔,拿了袋子就往外走,“我这就去送给他。”

    凤真一走,白得得转过来对周金龙道:“你也抓紧修炼吧,这一次看能否夺得你们五脉的那五个名额,参加明年的大比。”

    周金龙点头道:“我正要跟你说呢,我准备闭关半年,参加年底的宗门比试,我一定能夺得大比资格的,得得。”

    白得得点头道:“我相信你,爷爷已经在帮你炼剑了,等你出关大概就能有属于你自己的剑了。”

    这世间法器虽多,但大多都是制式,不是量身打造,那种量身打造的法器是根据修者自身的优缺点而设计,同阶的情况下威力会更大,甚至可以越级作战。

    周金龙闻言一喜,“替我多谢白长老。”

    白得得随意应了,然后就开始翻开玲珑盘逛逛宝丽、驴微等店铺的网店,她感觉自己急需购物来发泄自己的郁闷。后来觉得不过瘾,干脆带着东西两人下山逛街去了。

    白元一是管不住自己这个孙女儿的,只能由得她的性子,想着还得再拼命多炼制几件法宝,给白得得再多赚点儿灵石花。说不得,白元一炼器之道的进步还有几分白得得的功劳,这孩子实在太会花灵石了。

    白得得在山下疯狂购物,足足买了五天才心满意足地回到三脉,顺便还带回了一个右手从手腕处断掉的男孩儿。

    白元一看着那个瘦得跟豆干似的阴冷男孩,不明白他这个从来只买贵的不捡垃圾的孙女儿是哪根筋不对了,居然捡了个孩子。

    “让杂役处的安海给他安排个轻松点儿的事儿。”白元一看在白得得的面子上勉强收留了这孩子,要知道即使只是杂役,但人们为了能进得一宗打得头破血流也是愿意的。

    北生伸出手拉着白得得的袖口不松手,仰头低声喊了句“师傅”。

    白元一眉头一皱,看着北生道:“你叫她什么?”

    白得得道:“哎呀,就是收个徒弟嘛,爷爷,我觉得北生资质还不错。”

    白元一只觉得头痛,他觉得还是到处撒钱更来得让人省心。“得得,收徒不是儿戏,你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着孩子负责。你这才刚种灵,自己都没怎么修炼,又怎么当这孩子的师傅?”

    白得得很潇洒地道:“这不是还有宏一哥哥吗?让他帮忙带带不就行了?”

    白元一叹气都快没力气了,“为了明年仙宗大比,你宏一哥哥也要闭关了,而且我三脉收弟子要层层选拔,万里挑一,修行逆天,资源有限,不能浪费于无用之人身上。”

    白元一看北生,虽说看起来小,但观骨龄应该已经是十二岁的孩童,这个年纪还没开启气机,将来也不可能有什么大成。

    其实白得得也知道这个问题,每个宗门的资源并不是无限的,而无论是门派比试还是仙宗大比,所为的都是在资源分配中占据大头,因此每一脉,每一宗收徒都很谨慎。资源有限,能培养的核心弟子就那么几人,决不能浪费。

    当然白得得是除外的,她生下来似乎就一直在浪费资源。

    北生在世间早见惯了世态炎凉,对白元一的态度丝毫不以为意,他只是执拗地紧紧拉着白得得的袖子,然后道:“师傅,弟子会努力的,一定不会浪费资源。”小脸上满是恐惧,生怕白得得听了白元一的不要他。“师傅,我什么都会做,我可不可以既当杂役,又当你徒弟?”

    白得得摸了摸北生的脑袋,然后对白元一道:“爷爷,北生的资质真的不错。”

    “你怎么知道不错?”白元一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