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62.第六十二章

时间:2018-06-04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白得得骂了句“你妹”, 容舍这人到底得多自恋、多骚气啊,出个场竟然用花瓣撒天, 难道是天下第一美男出场?

    随后容舍的身影被投射到了得一宫后巨大的山峰上, 让所有人从任何角度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新任宗主。

    “长得很一般嘛, 长成这样也敢自恋?心得多大啊, 天啊, 不会是娘娘腔吧?”白得得很不屑地撇了撇嘴,“不行, 我得去看看东荒十大美男洗洗眼。”

    白得得觉得以后他们得一宗是真窝囊了, 宗主不仅实力拿不出手, 就是颜值也是被众人碾压。今年招新肯定又是垫底, 其他四宗的宗主都能颜值担当,或英俊, 或儒雅,皆可以用来打广告, 而她们的新宗主, 想想就愁人。

    这时候容舍开始说话了。首先么肯定是感谢各位来宾, 感谢诸位同仁,感谢天(拜天), 感谢地(祭地), 最后是感谢祖宗。

    白得得心想, 可不得感谢祖宗么, 他如果不拼爹, 拼爷, 能到这里来慷他人之慨?

    之后么,宗主继任就跟皇帝登基差不多,要颁发一份继位诏书,写的是他这一代的施政方针,不用太详细,但方向是要明确的。

    容舍道:“一门之兴在弟子,败也在弟子,吾将视培养弟子为第一要务。”

    白得得在远处讽刺道:“每个宗主继任时都这么说,可到时候还不是只顾着自己修炼,最多就是照拂几个亲传弟子,真是说得比唱得好听。”

    却听容舍继续道:“从此凡我得一宗弟子,开启气机时,吾将亲自引导其种灵。”

    此话一出,当即哗然。这可是累死人的事情,得一宗那么多弟子,每年都有招新,而每年都有数百上千人开启气机,这样平均算下来,容舍一天得引导两、三个弟子种灵。那他自己不用修炼啦?

    继而容舍对着众得一宗弟子道:“吾以为种灵乃是踏入修行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之步,若在此走上歧途,徒然辜负一生。吾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只要走对了自己的路,平凡如你也能改变世界。”

    白得得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当容舍说“你”的时候,仿佛看向的就是她。当然其实这不是白得得一个人的感觉,其他所有弟子觉得容舍说的就是他。这是因为容舍讲话时用了一种法门,叫“我的眼里只有你”。

    白得得博览群书,立即想到了书中曾提及过的一种法门,叫“我的眼里只有你”,听这骚气的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法门,是几千年前一个著名花花公子自创的泡妞利器。

    其实万域世界中,类似的法门也有好几种,白得得是因为对容舍心里先存偏见,所以觉得他用的肯定是这最骚气的一种,反正不是也得是。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容舍吃饱了没事干要给每个开启气机的弟子引导种灵。放眼看去,那些没开气机的外门弟子全都神色激动,而已经种田的内门弟子,也多有失望者。

    旋即,容舍又颁布第二条施政方针,每月的月圆之夜,他将在不可道峰的第一虹为所有弟子解难答疑。

    注意哦,是最低级的杂务弟子所在的第一虹,这就意味着得一宗所有弟子每月都有机会见到宗主,这可算是上达天听了。

    白得得的第一反应是以后不能随便欺负人了,现在每个人都能见到宗主,也就意味着每个人都能告“御状”了。

    白得得气得直捶胸口,容舍这到底得有多闲啊?他叫什么容舍啊,叫容闲岂不更贴切?

    白得得将千里眼收起,用仙棉塞住耳朵,再也不想听见容舍的声音了,听见就想打他。

    宗主的继任典礼结束之后,容舍在得一宫开宴招待各方贵宾,比如其他四宗的宗主或长老,以及一些小宗门的掌教。

    至于跟随而来的他宗弟子虽然没有资格进入得一宫大宴,但也有得一宗的弟子负责接待游山赏景。

    “这谁啊,不是白孔雀吗?”一个容貌异常艳丽的女子挡在白得得面前,嘴角带笑地看着白得得。

    白得得扫了宁凝一眼,还真是冤家路窄,“原来是你啊,宁山鸡。”

    “白得得,你找死啊?”宁凝杏眼一瞪。

    宁凝是白得得的宿敌,五大仙宗排名第二的剑王阁大长老的孙女儿。人生得丰满艳丽,超额完成了男性的幻想,但在女人眼里却嫌美得太低俗。加之宁凝又爱穿戴艳丽的服饰,白得得第一眼看见她就送了个“宁山鸡”的绰号给她。

    这个绰号在她们这种修三代里一下就火了起来,因为大家心底都觉得很形象,所以宁山鸡这绰号就这么传了开去。你说,宁凝能不恨死白得得?

    不过这只是她们之间梁子的开始,最近杠得天昏地暗却是因为在驴微定礼服闹起来的。

    白得得给自己定制宗主继任典礼的礼服时,宁凝的堂姐出嫁,她也想礼服。两个人在店里碰上,同时看中了驴微新出的水光纱。但这种纱产自深海之渊,由水光族鲛人所织,数量极其稀少,驴微也就得了那么一匹。

    两个人都想要,开始竞价,不过还是白得得财大气粗,加上她爷爷即将成为得一宗宗主,驴微总是要给她爷爷一点儿面子的,因此是白得得最终拿下了水云纱。

    宁凝瞪完眼睛之后突然又灿然一笑,很嘚瑟地甩了甩头发道:“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哎呀,也不知道是谁那么脸大,自己爷爷还没继任呢,就急着订礼服了。你不是定了礼服吗,今天怎么不穿呢?是不是脸太疼了?”

    “知道我心情不好,就别惹我。”白得得瞥了宁凝一眼,想继续往前走。

    宁凝一闪身再次挡住白得得,“可是我就想惹你,怎么办?你奈我何?”

    白得得平时也是个嘴毒的人,不过这次真的是脸被打得有点儿疼,也就懒得再跟宁凝啰嗦,手一抬,她手指上那枚雷霆戒上就朝宁凝射出一道雷霆剑光来。

    白得得虽然没有修为,但是她那雷霆戒却是个宝贝,里面是她爷爷向第五脉的戴长老换来的三道雷霆剑光。

    得一宗一脉之主注入的剑光,其威力可想而知,一道剑光使用得好,连定泉境的修士都能击杀。

    宁凝没想到白得得这么凶悍,一上来就是杀招,她躲闪不及,只能拍碎一张保命符代她承受了这一击。那保命符也是个好东西,相当于多了一条命,乃是由宁凝的爷爷请大符师炼制的,宁凝一共也就得了两张。

    一言不合就开干,宁凝险些被击杀,当然要反击。剑王阁以剑修为主,宁凝已经是开田境中期的剑修,拼实力的话哪里是白得得这种凡人能比的。

    宁凝冷笑一声,手中剑光一闪,“很好,这是我新得的凝光神剑,正好拿你的血喂剑。”

    白得得虽然没有修为,但是见识真不算浅,尤其是兵器一道上更是无所不知。一看那寒芒,再听名字就知道了剑的来历。

    凝光神剑,东荒十大名剑之一,前一任主人是一剑耀东荒的凝光仙子,凭借这把剑,当时筑台境的凝光仙子曾经越级伤过孕神境的大能。可见此剑的不凡。

    白得得脚上有神风靴,身上有蚕神甲,却也不敢托大,赶紧往旁边一闪,神风靴上有神风阵,一瞬可行百里,是保命良器。

    但是宁凝得了凝光神剑,实力大增,虽说第一招的剑锋被白得得靠神风靴躲开了,但是那剑芒却割破了她身上的蚕神甲。

    白得得倒吸一口凉气,这凝光剑的威力实在太巨大,光是剑芒居然就破了她的防器。

    白得得的气还没吸完,就见宁凝再次攻来,这次她攻击的是白得得的脚,显然是要毁掉她的神风靴,然后就能好好收拾她了。

    白得得只觉得脚下一痛,脚踝的筋都差点儿被割断,血从靴筒里流出,很快就湿润了整只靴子。

    说时迟,那时快,宁凝的第三招直刺白得得的脸颊,这是要毁容的意思,看来宁凝是恨透了白得得。

    白得得也不是好惹的,她没怎么打过架,没什么实战经验,所以刚才被宁凝打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这会儿回过神来,右手手镯开启,里面飞出漫天梨花针,让宁凝躲无可躲。

    宁凝不得不手剑抡圆了隔开梨花针,不过白得得也不过是得了一个喘息机会而已。她毕竟是凡人,往日打架身边都有死忠帮忙,可是今天周金龙和凤真都去观礼了还没回来,让她落了单。

    那因着宁凝来游山的得一宗弟子见两人一言不合就斗了起来,吓得一个哆嗦,赶紧上前来劝,不过他修为没有宁凝深厚,走上来还平白挨了宁凝一剑。

    宁凝嗤笑一声,“看来你们得一宗的弟子都是饭桶啊。”宁凝可不怕得罪得一宗,她今天就是有意来砸场子的。

    容舍出任得一宗新任宗主,其他门派当然会去扒他的老底,他开田境的修为瞒不了人,这就让其他宗派心里开始蠢蠢欲动。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得一宗既然开始走下坡路了,自然有人想取而代之,而上面的宗门也想瓜分得一宗的资源。于是各家心照不宣,来赴宴的却未必都有好心。

    宁凝得了她爷爷的暗示,今日就是想借着和白得得的宿怨来试一试得一宗的水深。

    白得得这个人极其护短,而且得一宗是生她养她的地方,她哪里能由得宁凝侮辱。先才她还有所顾忌,毕竟宁凝是上门做客,又是她先出手的,现在却是一点儿顾忌也没有了,因为她被宁凝给气疯了。

    白得得从乾坤囊里掏出“紫晶雷”就往宁凝炸去,这是她爷爷所制,威力在整个东荒域都排得上号,也是得一宗的重要收入之一。

    这紫晶雷可不便宜,平常人是不可能像白得得这么豪放的,一出手就是十颗。哪怕宁凝修为了得,却也惧怕紫晶雷,不得不闪躲。

    白得得趁机换了双神行靴,拉了那劝架的弟子就往后跑,想去搬救兵。她今天可是主场作战,犯不着跟宁凝死磕,自然会有人收拾她。

    不过白得得今天着实是倒霉,堪称喝凉水都塞牙。第一个因紫晶雷响而闻声赶来的得一宗弟子却也是白得得的“冤家”——练紫霓。

    白得得知晓有人劝她父母再生孩子,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觉得他们若有了其他孩子,她一个废材只怕从此就无人问津,还不如死了好。白元一哪里舍得啊,白得得她娘肯定也舍不得啊,那可是她肚子里掉出来的肉,因此此事一推再推,到现在白得得也没有其他弟弟妹妹出来。

    白元一一听白得得的话,就知道她心里又想起了伤心事,叹息着又摸了摸白得得的头。

    白得得不在乎地甩了甩头,“爷爷,这下咱们得一宗可惨了,本来就没落了,现在空降一个废材三代,眼看着明年就是咱们东荒五大宗的大比,这下可是没救了。”

    白元一再次长叹,“未必就那么悲观,你父亲如今闭关有成,待他出来,自不会堕我得一宗荣光。”

    白得得嘟嘴道:“可是我爹是独木难支,他一个人闯进去也没什么用啊,分配资源不是按人头算的么。”

    白元一被白得得说得叹息得越来越多。

    “爷爷,以后我可怎么办啊?上次遇到梵音谷的莫容容我就被她给欺负了,到现在都没报仇呢。以后只怕见到她我就只能转头跑了。”白得得越说越觉伤心,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这都是被容舍那废材给害的。

    说起莫蓉蓉,那是梵音谷这一代重点培养的传人,名列东荒三女神之一,美貌自不用说,实力更是惊人,可列入年轻一辈中东荒十大高手之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得得,说得难听点儿,白得得哪里够资格让莫蓉蓉看在眼里。

    所谓的欺负,不过就是人家莫蓉蓉不搭理她而已。但是白得得什么人啊,被周围的人逢迎谄媚惯了,可没受过那种冷遇,再加上她身边的虾兵蟹将跟莫蓉蓉的追求者比起来那就差了太多了,她自己觉得面子受损,回来向白元一和她娘告了无数状。

    可是然并卵,因为梵音谷在五大宗里排名第二,白元一哪怕再心疼白得得,也没办法帮她上门问罪。从此这就成了白得得的心病,一直想找回场子来。

    白元一摸了摸白得得的头,“傻孩子,容宗主既然是圣祖血亲,哪怕修为不行,但是见识和迷藏肯定都是其他人拍马也比不上的。他能接任宗主,对我们得一宗来说或许是个转机。你心里莫要太着急了。半个月后就是宗主继任大典,到时候各宗都会派人来贺,你乖乖的听话,这档口可别惹事。”

    白得得颓丧地垂下肩膀,她爷爷从来不对她说“别惹事”这几个字的,如今显然是没了底气,可见她爷爷内心对容舍也未必看好,刚才说的那些不过是安慰她罢了。

    白得得倒的确听了她爷爷的话,这半个月不去惹事低调做人,只是将得一宗给转了一遍。用她的话来说,这半个月就是试金石。

    往日她人红的时候,围在她身边的人仿佛河滩砂石一般,不胜枚举,到现在白家“落难”,才能沙里淘金看看究竟那些人才是真正拥护白家的人。

    白得得转山回来,趴在自己的软床上开始在小本子上写写划划,两条白嫩似雪仙藕的小腿在空中交叉晃悠,小嘴嘀嘀咕咕似乎在骂人。

    “小姐,该吃饭了。”东食做好饭来叫白得得,“今日第二脉送了新出的灵米来,是小姐最喜欢的紫气米,白长老又去后山抓了条龙鲤给小姐补身体,我把鱼头熬了汤,又去第二脉从人参娃娃那儿拔了几根参须放进去给小姐补气,鱼肚肉做了鱼糜丸子油炸,鱼脊肉是用蜀山辣椒烤了香辣味。”

    白得得气呼呼地将小本子往旁边一扔,一边起身一边道:“老头子有空还不如多去修炼呢,抓什么鱼啊,同样是拼爷,他再不努力我以后可就惨了。”说起来就伤心,白得得将圣祖在心里臭骂一顿。个老不修,万把岁的人了,居然还生儿子,还有孙子。孙子是个废材,就扔到她们得一宗来,也不怕把得一宗的老本给赔光了。

    白得得一边吃肉一边长叹,小日子就过到了半个月后。

    宗主继任大典即将开启,白得得一个月前就为了这一天特地去东荒最贵的驴微店定了一套礼服,一心想闪瞎人眼,可惜造化弄人,上位的却不是她爷爷。

    白得得这身礼服自然没场合穿了,因为她气机没开,只能跟杂役弟子去第一虹观礼,眼睛长天上去的白得得哪里受得了这种事儿啊。

    白得得坐在自己院子里的屋脊上,啃着草根发泄,听见得一钟敲响,才慢吞吞拿起手边的“千里眼”往不得道峰看去。

    千里眼原本是一种神通,有这种神通的人可以看见千里之外的蚊子展翅,而神通要到筑台境才能领悟。白得得的爷爷得一宗那些隐世的太上长老之下的第一人也不过才筑台境而已。所以白得得这辈子都不要肖想有神通了。

    白得得虽然不能修炼,但志气却不差,一心要让自己这个不能修炼的人比那些修行者更厉害。于是她出主意,画图纸,让她爷爷白元一替她炼制出了手里的“千里眼”,一个山寨神通。虽然没有神通的那些变化,但千里之外看蚊子扇翅膀却绝没有问题。

    就是因为这柄千里眼,让白元一看到了白得得在炼器一道上的前途。炼器一道,光靠苦工是不可能走得远的,必须得有天赋,得有自己的“道”,才能成为大宗师。只是可惜了,白得得十八岁都还没能开启气机。

    将来即使白得得有机缘开启气机,但却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筑基时间。人越是年少,生机却强,越早筑基,才能走得越远。比如白得得父亲白圣一,一岁就开启了气机,才能成为第三脉的道子。白得得的母亲就更牛了,直接在娘胎里就开启了气机。

    千里眼中,得一宫高耸云端,至上而下一共垂下八道彩虹,而得一宫自身则在第九道彩虹上。彩虹周围祥云缭绕,仙鹤飞翔,瑞兽吐霞,有仙乐飘飘,俨然仙境。

    各宗的来宾已经被延请到了第九虹上,诸位长老包括白得得的爷爷白元一也已经站好,他们身后是各脉的道子,只有这些人才配走上第九虹。

    其下第八虹上立着的是各脉种子弟子,也是重点培养的子弟,每一脉这样的弟子不会超过十人。

    第七虹上则是各脉定泉境的弟子,他们是得一宗的主力军。第六虹则是开田境弟子。第五虹是种灵境弟子,第四虹到第二虹则是人数最多的外门弟子,第一虹上则是杂役弟子。

    观这九虹的站位就知道得一宗的等级有多分明了。如果白元一入主得一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白得得就能站在第九虹上,现在么,头上压着个宗主人容舍,白得得称王称霸的地方就只能局限在第三脉上了。

    得一钟九响之后九道彩虹开始盘旋上升,从“i”形绕成了盘旋上升的螺旋形,第九道彩虹始终在最高处的核心区。如此变幻只是方便其他几道彩虹上的人都能看到得一宫。

    九虹玄(旋)阵开启后,不可道峰万花齐放,百兽俯首,百鸟和音。从云雾缭绕的峰顶冲天射出一道霞光,继而散做千丝万缕,仿佛垂柳由天而降,将九虹上的所有人都笼罩在了霞光之中,接受灵霞的洗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