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61.第六十一章

时间:2018-06-04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有这样便利的事情, 也难怪白得得一事无成,找的道也是笑掉人大牙的拼爹。

    “师傅, 你上次说过在灵气之眼吐纳, 吐纳灵气的速度可以比其他地方快上一倍, 但是弟子试过了, 也不过就快了十分之一炷香的功夫, 你是不是又吹牛了?”杜北生问。

    白得得眼睛一瞪,“师傅什么时候吹过牛啊?你现在修为太低, 是自身限制了灵气的吐纳速度, 可跟灵气之眼没关系。”

    “这样啊?”杜北生点了点头。其实他还去试过灵气之眼周边的地方, 即使只是离开那“眼”处一个拳头的距离, 灵气的吐纳就瞬间慢了,所谓的灵气之眼不过是方寸一尺半的地方, 当初也难怪白得得要坐得离他那么近了。

    就那么一小块地方,白得得能在阔如海的竹林里找出来, 要说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就说不过去了。

    杜北生先是对白得得信了两分, 然后考核那日, 好不容易勉强通过,还是受了白得得的恩惠。

    这月负责考核剑灵门种灵弟子的是于万山最小的弟子何光海。他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 还不到看透红颜白骨的年纪, 所以白得得一个微笑, 几个暧昧的眼神, 就让何光海动了恻隐之心, 让杜北生勉强通过。

    这样通过考核杜北生当然难受, 只是看白得得似乎更加难受,一张小脸上乌云密布,杜北生原本以为白得得该得意的,她向来是有三分功,恨不能表十分的人,这回居然一点儿得意之色都没有。

    “师傅,你怎么了?”杜北生问道。

    白得得闷闷地道:“我娘要是知道我以美色引0诱男人,一定会打断我的腿。”

    杜北生从小看惯了在江湖上挣扎生活的妇人,她们没有一技之长,只有一张脸和一具身体,因此他并不认为女人用美色为武器是什么不正常的事儿,这和男人靠力气吃饭没什么差别,都是各凭本事。

    更何况,白得得更不应该为这件事郁闷,她不是最爱美么?

    “师傅美貌绝伦,男人受你吸引这是你的本事。”杜北生安慰道。

    结果白得得却怒气冲冲地道:“你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我娘说过,女人靠出卖美色而达到目的,是最下贱之人才会做的事情。所做者不过仰人鼻息,而自己沦为玩物。那是对美的亵渎,就好像你力气大却用来欺负弱小一般。”

    杜北生一愣,想起他所见过的那些女人,虽然的确是生存了下去,但一生都要仰仗男人。“可是师傅不一样啊,师傅生得这般美,不会沦为玩物。”杜北生心里想的是,谁要是敢这样对他师傅,他就是死也得弄死对方。

    “再说了,师傅平时那么爱美不就是为了……”后面的话杜北生没说出来,觉得是对白得得的冒犯,但他是个男孩,将来也会成为男人,从本心里他就是觉得女人之美便是给男子看的。

    白得得撅撅嘴,“我这是己悦而容,我照镜子看着自己美,那是让自己高兴,可不是为了让男人看了觉得高兴。这兴致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懂不懂?”

    这也是为何白得得对阴阳修容花没兴趣的原因。她对自己的容貌已经很满意很欢喜了,哪怕就是有缺点,但那也是她自己的,她就是无比喜欢,因此并不需要修容。

    “总之,这是第一次,也是师傅最后一次这样做,我回去的时候还得找我娘领罚呢。下个月的考核你可得自己过了。”白得得道。

    杜北生看着白得得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他晓得白得得心高气傲,从来不肯对人矮下身段的,但为了他却求了几次人了。

    杜北生练剑的时候又想起何海光的话来。何海光此次负责考核弟子,也问了问杜北生的修炼情况。他如是以告,何海光的话虽然委婉,但实则是说他的灵种太弱,并不适合修行金毅剑诀这种高阶剑法。

    杜北生本是从没想过放弃金毅剑诀的,但何海光明显比他师傅靠谱多了,既然他这般说,他也就开始认真考虑是否真的不适合修习金毅剑诀。

    杜北生想了想,便拿起了寂灭剑开始练,只是寂灭剑练起来并不顺手,姿势总是忍不住滑于金毅剑。很多时候贪多嚼不烂,尤其是初学者更是需要专一。

    “师傅,我想过了,我想重新开始练寂灭剑。”杜北生晚上在竹林见着来吐纳的白得得时道。

    白得得的眼睛一亮,脸上露出笑容,仿佛雨过初霁,“你可算是想通啦。”

    杜北生点了点头,其实也不是想通了,只是觉得反正他学什么都不会有大成,还不如能让白得得高兴一下。

    “可是我练寂灭剑的时候,总是会受金毅剑诀的影响。”杜北生道。

    “这个简单,那是因为你的筋脉里已经存在了金毅剑气,我去找淳于根给你讨颗丹药将剑气洗去就好。”白得得说得十分轻松,那也是因为淳于根有求于白元一,否则别人去讨丹药试试。

    从这天起,杜北生就放弃了自己任由白得得折腾了,反正他是输无可输。“师傅,你带我来思过崖做什么?”

    思过崖每个门派都有,最大的特点就是乃是灵气空乏之地,关在此地不能修行,因此对修士来说就是最大的惩罚,更不提还有别的折磨。

    白得得倒是没有折磨杜北生的想法,“师傅我研究过了,又参阅了其他跟寂灭剑类似的剑诀,万法自有其相通的地方,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寂灭剑就得在灵气匮乏的地方修炼。”

    杜北生表示不明白。

    白得得继续嘚瑟自己的研究,“所谓寂灭,你想想啊,在寂灭之地都能破土而生,这得是多强大的生命力。也只有你的灵种剑齿草这种贱草才有可能。譬如我的阴阳修容花,娇贵得不得了,连灵气都只能吸收阴阳交汇时的那种,想要在寂灭之地生长那是完全不可能,这就是有利有弊。”

    “世间万物皆有平衡之道。譬如你觉得祖龙、麒麟这种神兽是世间最强大的对吧?可是你可知道,他们死后,却被一个个小得连肉眼都看不见的小东西给蚕食分解而化为空。这就是自然之道的平衡。”白得得道。

    杜北生听得有些入迷,“师傅,是不是就像棋盘上,那些将相,最后反而被过河小兵给吃掉了。”

    “孺子可教。”白得得摸摸杜北生的头,“赶紧修炼吧,这里虽然灵气匮乏,但是你的剑齿草会帮你的。以此来磨砺你的剑道,也磨砺你的灵种。”

    因为当今世界灵气枯竭,所以现在的修行之道才是从种灵开始,借灵种而吸收转化那些修行者所不能吸收转化的灵气。越是强大的灵种转化能力越强,可是这个的前提条件是得有可供转化的能量存在。

    在天地之能匮乏的地方,反而是剑齿草这种贱命灵种更具有优势,这也是寂灭剑的剑道所在。

    杜北生按照剑谱开始摆出姿势,结果刚刚才站好,就见白得得摇头道:“姿势不对。”

    杜北生收回剑看着白得得,他自己觉得姿势摆得一板一眼的,而他师傅一个什么都没练过的人居然在哪里指手画脚。

    白得得手里拿了一根竹枝,走到杜北生面前,“喏,看看我。这剑招不仅是对敌,还得对应气脉走势。所以那些人即使偷学剑招,没有剑诀上的气脉走向图也是学不到东西的。而气脉走势,只要动作稍微偏差一点,就会走向不对,虽然你感觉没什么差别,可这就像是骨头断了,没有正骨也能站起来,但走路时可就吃力了。”

    杜北生接下来就感觉到了白得得话里的道理。他自己按照剑谱的第一式——荒穷尽开始修习,那剑招他勉强能使出来,入门比金毅剑诀可说是容易了许多,却久久也感应不到灵气,即使剑招本身用起来也有些滞涩。

    但是经过白得得的指点就不一样了。她只是用竹枝微微抬动他的手臂一分,或者将他的腿往前挪动半寸,剑招的流畅性就完全不同了。

    杜北生越练越顺手,第一式反复练习了半天之后,就感觉到了剑气。当筋脉里的剑气足够强大之后,就能渐渐地开辟出丹田来,那时候就能进入开田境。

    而这种剑气是需要消耗灵力的,在灵力充沛的地方,一边练剑可以一边转化灵气,虽说也会灵气不济,但消耗的时间会慢一点。可是在思过崖,杜北生的灵气就只有他气海里的那么一点点,一招“荒穷尽”使出来就耗光了。

    “师傅,你又没有练过寂灭剑,如何知道这一招一式的正确姿势的?”杜北生问。

    白得得道:“我既然要当你师傅指导你,当然得先随便练练,不然你以为我的优等是怎么来的?不过……”

    白得得又开始得意了,“不过师傅我可没你那么笨,我只要看一遍剑谱就能感应剑气了,那姿势多简单的事儿啊,随随便便一摆就出来了。”

    杜北生心里呵呵,真是信了白得得的邪了。

    这下可不得了了,白得得虽说是个废材,但从小生得粉妆玉裹,就像菩萨座前的小玉女一般,加之嘴巴又甜很会讨长辈欢心,从她爷爷开始对她都是爱若至宝的,虽然长大后成了废材,可是感情已经付出,家里长辈又哪里舍得她受委屈。

    白得得知晓有人劝她父母再生孩子,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觉得他们若有了其他孩子,她一个废材只怕从此就无人问津,还不如死了好。白元一哪里舍得啊,白得得她娘肯定也舍不得啊,那可是她肚子里掉出来的肉,因此此事一推再推,到现在白得得也没有其他弟弟妹妹出来。

    白元一一听白得得的话,就知道她心里又想起了伤心事,叹息着又摸了摸白得得的头。

    白得得不在乎地甩了甩头,“爷爷,这下咱们得一宗可惨了,本来就没落了,现在空降一个废材三代,眼看着明年就是咱们东荒五大宗的大比,这下可是没救了。”

    白元一再次长叹,“未必就那么悲观,你父亲如今闭关有成,待他出来,自不会堕我得一宗荣光。”

    白得得嘟嘴道:“可是我爹是独木难支,他一个人闯进去也没什么用啊,分配资源不是按人头算的么。”

    白元一被白得得说得叹息得越来越多。

    “爷爷,以后我可怎么办啊?上次遇到梵音谷的莫容容我就被她给欺负了,到现在都没报仇呢。以后只怕见到她我就只能转头跑了。”白得得越说越觉伤心,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这都是被容舍那废材给害的。

    说起莫蓉蓉,那是梵音谷这一代重点培养的传人,名列东荒三女神之一,美貌自不用说,实力更是惊人,可列入年轻一辈中东荒十大高手之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得得,说得难听点儿,白得得哪里够资格让莫蓉蓉看在眼里。

    所谓的欺负,不过就是人家莫蓉蓉不搭理她而已。但是白得得什么人啊,被周围的人逢迎谄媚惯了,可没受过那种冷遇,再加上她身边的虾兵蟹将跟莫蓉蓉的追求者比起来那就差了太多了,她自己觉得面子受损,回来向白元一和她娘告了无数状。

    可是然并卵,因为梵音谷在五大宗里排名第二,白元一哪怕再心疼白得得,也没办法帮她上门问罪。从此这就成了白得得的心病,一直想找回场子来。

    白元一摸了摸白得得的头,“傻孩子,容宗主既然是圣祖血亲,哪怕修为不行,但是见识和迷藏肯定都是其他人拍马也比不上的。他能接任宗主,对我们得一宗来说或许是个转机。你心里莫要太着急了。半个月后就是宗主继任大典,到时候各宗都会派人来贺,你乖乖的听话,这档口可别惹事。”

    白得得颓丧地垂下肩膀,她爷爷从来不对她说“别惹事”这几个字的,如今显然是没了底气,可见她爷爷内心对容舍也未必看好,刚才说的那些不过是安慰她罢了。

    白得得倒的确听了她爷爷的话,这半个月不去惹事低调做人,只是将得一宗给转了一遍。用她的话来说,这半个月就是试金石。

    往日她人红的时候,围在她身边的人仿佛河滩砂石一般,不胜枚举,到现在白家“落难”,才能沙里淘金看看究竟那些人才是真正拥护白家的人。

    白得得转山回来,趴在自己的软床上开始在小本子上写写划划,两条白嫩似雪仙藕的小腿在空中交叉晃悠,小嘴嘀嘀咕咕似乎在骂人。

    “小姐,该吃饭了。”东食做好饭来叫白得得,“今日第二脉送了新出的灵米来,是小姐最喜欢的紫气米,白长老又去后山抓了条龙鲤给小姐补身体,我把鱼头熬了汤,又去第二脉从人参娃娃那儿拔了几根参须放进去给小姐补气,鱼肚肉做了鱼糜丸子油炸,鱼脊肉是用蜀山辣椒烤了香辣味。”

    白得得气呼呼地将小本子往旁边一扔,一边起身一边道:“老头子有空还不如多去修炼呢,抓什么鱼啊,同样是拼爷,他再不努力我以后可就惨了。”说起来就伤心,白得得将圣祖在心里臭骂一顿。个老不修,万把岁的人了,居然还生儿子,还有孙子。孙子是个废材,就扔到她们得一宗来,也不怕把得一宗的老本给赔光了。

    白得得一边吃肉一边长叹,小日子就过到了半个月后。

    宗主继任大典即将开启,白得得一个月前就为了这一天特地去东荒最贵的驴微店定了一套礼服,一心想闪瞎人眼,可惜造化弄人,上位的却不是她爷爷。

    白得得这身礼服自然没场合穿了,因为她气机没开,只能跟杂役弟子去第一虹观礼,眼睛长天上去的白得得哪里受得了这种事儿啊。

    白得得坐在自己院子里的屋脊上,啃着草根发泄,听见得一钟敲响,才慢吞吞拿起手边的“千里眼”往不得道峰看去。

    千里眼原本是一种神通,有这种神通的人可以看见千里之外的蚊子展翅,而神通要到筑台境才能领悟。白得得的爷爷得一宗那些隐世的太上长老之下的第一人也不过才筑台境而已。所以白得得这辈子都不要肖想有神通了。

    白得得虽然不能修炼,但志气却不差,一心要让自己这个不能修炼的人比那些修行者更厉害。于是她出主意,画图纸,让她爷爷白元一替她炼制出了手里的“千里眼”,一个山寨神通。虽然没有神通的那些变化,但千里之外看蚊子扇翅膀却绝没有问题。

    就是因为这柄千里眼,让白元一看到了白得得在炼器一道上的前途。炼器一道,光靠苦工是不可能走得远的,必须得有天赋,得有自己的“道”,才能成为大宗师。只是可惜了,白得得十八岁都还没能开启气机。

    将来即使白得得有机缘开启气机,但却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筑基时间。人越是年少,生机却强,越早筑基,才能走得越远。比如白得得父亲白圣一,一岁就开启了气机,才能成为第三脉的道子。白得得的母亲就更牛了,直接在娘胎里就开启了气机。

    千里眼中,得一宫高耸云端,至上而下一共垂下八道彩虹,而得一宫自身则在第九道彩虹上。彩虹周围祥云缭绕,仙鹤飞翔,瑞兽吐霞,有仙乐飘飘,俨然仙境。

    各宗的来宾已经被延请到了第九虹上,诸位长老包括白得得的爷爷白元一也已经站好,他们身后是各脉的道子,只有这些人才配走上第九虹。

    其下第八虹上立着的是各脉种子弟子,也是重点培养的子弟,每一脉这样的弟子不会超过十人。

    第七虹上则是各脉定泉境的弟子,他们是得一宗的主力军。第六虹则是开田境弟子。第五虹是种灵境弟子,第四虹到第二虹则是人数最多的外门弟子,第一虹上则是杂役弟子。

    观这九虹的站位就知道得一宗的等级有多分明了。如果白元一入主得一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白得得就能站在第九虹上,现在么,头上压着个宗主人容舍,白得得称王称霸的地方就只能局限在第三脉上了。

    得一钟九响之后九道彩虹开始盘旋上升,从“i”形绕成了盘旋上升的螺旋形,第九道彩虹始终在最高处的核心区。如此变幻只是方便其他几道彩虹上的人都能看到得一宫。

    九虹玄(旋)阵开启后,不可道峰万花齐放,百兽俯首,百鸟和音。从云雾缭绕的峰顶冲天射出一道霞光,继而散做千丝万缕,仿佛垂柳由天而降,将九虹上的所有人都笼罩在了霞光之中,接受灵霞的洗礼。

    五大宗之外前来观礼的人都不由衷心叹服,到底是有万年底蕴的仙宗,众人都开始贪婪地呼吸着峰顶普泄而下的不得道峰之灵霞,这是得一宗对客人的馈赠。

    白得得在远处看得目瞪口呆,见过败家的,比如她自己,可她从没见过如此败家的。

    这灵霞的馈赠可是有讲究的。

    就好比婚宴一般,有的人结婚酒宴一桌可以高达两万,而有的人结婚,包席价格也就是一桌八八八。这个么全看自个儿荷包的丰厚程度。

    当初白得得替她爷爷盘算的灵霞宴是黄色霞光。根据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级别,所有灵霞中以紫霞的级别最高。霞光以得一宗的所在区域的灵气幻化,经过祖脉的纯化和凝练,呼吸一口赤色霞光所得到的灵力,相当于一块下品灵石的含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