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神背后的妹砸 59.第五十九章

时间:2018-06-04作者:明月珰

    ,精彩小说免费!

    “你说的可当真?”秋狄先觉得今日是他人生中最幸运的日子, 不仅长年旧伤好了,突破孕神境居然也有望了。

    白得得点了点头, “如果我爹都帮不了你, 那就没人能帮你了。”白得得不遗余力地替她爹打着广告。

    “好。”秋狄先道:“我在东来会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过一会儿去找你。平安客栈的人白天不敢动手的。”

    白得得朝秋狄先行了礼, 便带着南草等人走了。

    “主人, 你可太神了,废人你都能医活了, 果然是虎父无犬女啊。”南草现在也有信心多了, 自然就有心情拍白得得马屁了, “如今咱们手头有三个筑台境修士, 而且秋狄先还是巅峰修为,倒是和平安客栈有一拼了。主人真是鸿运当头, 这样都能被你逆转局面。”

    白得得不满地道:“什么我运气好?是他运气好好吗?要不是遇到我,他真的是没救了, 就是我爷爷估计都够呛。”

    “对, 是他运气好。”南草立即改口道。

    而这厢东来会里, 卢竹正目瞪口呆地看着重新站上筑台境修为顶峰的秋狄先,说话都结巴了, “秋, 秋……”

    “嗯。”秋狄先点了点头。

    “秋执事, 你全好啦?”卢竹道。秋狄先以前在东来会的地位不低, 乃是四大执事之一, 现在他修为一恢复, 卢竹也就改了口,说起来他的地位比秋狄先可是低多了。

    秋狄先道:“卢竹,这些年多谢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我混吃混喝,你的好处我会记着的。不过我答应了白姑娘,要对付平安客栈,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愿意连累东来会,所以你给上面通报一声,就说我要退出东来会。”

    “秋执事!”卢竹急了,他怎么可能任由秋狄先这么离开,那样别说高升了,上头肯定要罚他留不住人的。

    其实以东来会的消息网来说,卢竹早就得知平安客栈要对付白得得了。所以他用玲珑盘联系那几位筑台境修士时,那些人才会没空。这是因为东来会不愿意和平安客栈过不去。白元一名头再大,可在瀚海里却未必吃得开。

    但是如今情况就不一样了,秋狄先为了报恩,要脱离东来会,这可是大事。东来会就得衡量,为了个平安客栈,值不值得失去一个筑台境巅峰的执事。再说了,卢竹觉得,白得得这人绝对太值得拉拢了。

    人家白家大小姐,平日就是你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的。现在证明白得得又这么有能耐,卢竹觉得完全值得和平安客栈对抗。

    “秋执事,你等我一下,我争取劝服上头,接下白姑娘这单生意。”卢竹道。卢竹是做掌柜的,虽然修为不行,但说话做事的圆滑都是秋狄先拍马也追不上的,所以秋狄先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他其实也不想离开东来会。

    也不知卢竹是怎么跟上面说的,反正是成功了。“秋执事,上面点头了,还派了四位筑台境修士过来,说是既然接了生意,就要将平安客栈连根拔起,不留后患。”

    白得得可不知道有这么多惊喜等着她,她回到小院之后就开始用传音螺联系杜北生。

    “北生说,他已经潜进过平安客栈的地牢了,发现了一些东西。”白得得对南草道:“他把东西放在天福楼转角处的石砖后了,他做了记号,你去拿一下。”

    “北生怎么溜进去的?”南草吃惊地道,实在想不出他那么点儿微末本事是怎么混进去的。

    其实杜北生在遇到白得得之前本就是在夹缝里求生存的人,有许多手段不足为外人道,何况他因为修炼寂灭剑诀,如今丹田枯寂,没有灵气波动,平安客栈的人防修士,却没有防凡人的。因为觉得凡人都是蝼蚁,都不值得低头看一眼。

    南草出去一趟,将杜北生留下的记录石取了回来。

    白得得将记录石里的画面放出来,在昏暗的地牢里,挂着一套又一套的肉色衣裳。

    “这里怎么挂这么多衣服啊?”白得得第一眼还没认出来。

    南草却有些不适应了。

    待白得得凑近了再看了片刻,吓得手里的记录石都掉地上了,东食、西器也是花容失色。

    “那个是人皮吗?”白得得低声问道。

    南草点了点头。全是人皮,而且是女人皮,看样子是从人体上活活剥下来的。

    东食和西器已经跑到院子里发吐去了。

    “这都什么爱好啊?”白得得也想吐,可是胃里没什么东西,因为她一天到晚就喝点儿灵泉,瀚海里连花露都没有。

    南草觉得自己也算是见识了,这些道修,比魔修还魔鬼,“咦,那里好像绑了个人。”南草指着地上的记录石道。

    刚才他们几个都被人皮给震撼到了,没注意到地牢里还管这个人女人。

    “怎么有点儿眼熟?”南草摸着下巴道。

    白得得凑过去看了一眼,“是宁凝。”

    “对,就是她。”南草也认出来了,“这下刻好了,都不用主人出手收拾她。她一死,剑王阁肯定得找平安客栈麻烦,都不用咱们出手。不错不错,这可是平安客栈自己找死。”

    白得得却道:“看来我们得提前动手了。”

    南草无语地看着白得得,“那不是你仇人吗?”

    “又不是什么生死大敌,我们之间就一点儿姑娘家的较劲儿,可还没到要见死不救的地步。”白得得道。

    南草心里开始跑神兽,不是生死大敌,你还让人家给你下跪唱征服?

    白得得给易家那两老头以及秋狄先发了讯息,又通知了杜北生,然后便带着卸除了易容之后的南草还有两个丫头,径直去了街头的平安客栈。

    此时华灯初上,平安客栈的大堂里已经熙熙攘攘坐满了食客,老板娘蜂蜜采花似地在每一桌客人之间飞旋,见着白得得四人进来,脚步便停了下来。

    她是没想到白得得居然会自己找上门。

    对的,蜂蜜已经知道白得得的身份了,不是平安客栈查出来的,而是白得得在东来会自报来历,很快就有人通知了她。但是这并没改变蜂蜜的决定,反而让她更加想杀了她。

    白元一的孙女儿,唐不奇的外孙女儿,可真是会投胎啊。这世道实在太过不公,她们姐妹从降生以来就屡经磨难,而白得得这样的人却可以张扬跋扈,肆意杀人,她蜂蜜是一万个不服。

    张龙在知道白得得的身份后,便有些摇曳不定了。白元一他不怎么怕,但不夜城卡着瀚海的咽喉,唐不奇可不是好惹的。

    蜂蜜却笑得越发妖娆,“别人不敢杀白得得,我却敢。你知道我的本事的,阿龙。”蜂蜜摸了摸张龙的脸,“你说,如果我披上了白得得的皮会怎样?”

    “你太疯狂了。”张龙道。

    “是啊,可是你得承认,这是个很好的主意对吧?你想想,以后我就是唐不奇的外孙女儿了,哈哈哈——”蜂蜜搂住张龙的脖子道。

    唐不奇的外孙女儿,张龙听了也的确心动,“那我们得下手干净点儿,所有知情人都得死。”

    蜂蜜点了点头,正因为这样她才一力主张要半夜才动手。

    可是没想到,白得得居然黄昏时就自己找上了门。蜂蜜贪婪地看着白得得的脸,心里发出了由衷的赞美。

    多美的肌肤啊,像最上等的绸缎,那光泽哪怕是仙窑烧制的秘瓷也无法媲美。还有那嘴唇,红莹莹的就像仙樱果一般,只要是个男人,就恨不能抱着啃上一口,品尝那仙樱果的甜美汁液。

    白得得正个人就像一汪灵泉般,空灵澄澈。那双眼睛可真漂亮啊,那么明亮,像倒映着漫天繁星,她的干净,她的恣意,她的高贵在那双眼睛里都那么明显,蜂蜜浑身都兴奋得发抖,很快这一切就都将是她的。

    白得得被蜂蜜的眼神看得有些恶寒,她见过很多男人用这么炙热的眼神看自己的,但还从没见过哪个女人这么看自己。

    而且蜂蜜这个女人身上有种奇怪的违和感,让白得得看了极其不舒服,鼻尖总觉得有股尸臭。

    白得得脑子里灵光乍现,自己把自己给吓得退了半步。

    “主人,你怎么了?”南草赶紧扶住白得得。

    白得得重新站直身体对着南草吩咐了一句。南草就往旁边桌子上一站,对大堂里用饭的客人大声道:“本姑娘和平安客栈有点儿恩怨要了结,烦请诸位离开。”

    “我非告,哪儿来的臭娘们儿啊。”

    “哈哈,这娘们儿疯了吧?”

    “可惜了,长得这么好看。”

    起哄的人一大堆,没有一个愿意离开的,都等着看热闹呢。

    “哎,老板娘,有人砸场子呢,你平时凶得跟母老虎一样,现在怎么不说话啊?”

    “对啊,老板娘,是不是怕了啊,要是怕了,陪老子睡一觉,老子帮你收拾这不知天高的臭0婊0子。”

    这帮人都跟看傻子似的看着修为最高才开田境的白得得一行人。

    白得得心想,你们都不走,接下来的事儿可就不怪我倒你们胃口了,毕竟是吃饭时间,让大家都恶心发吐还是不道德的。

    蜂蜜扭着腰走向白得得,“这几位姑娘怕是开玩笑的,都坐着吧,来者是客,张龙,快给姑娘们找张桌子。”

    白得得被蜂蜜给熏得又往后退了两步,她这副“怂样”可把在场的人都给逗笑了。就这,还来砸场子?

    白得得以手做扇在鼻前扇道:“你别再过来了,太臭了。”

    蜂蜜依旧还在笑,就是眼神已经冷了下来。

    白得得继续道:“喏,大家既然不肯走,那可不怪我。你们往那边儿看。”白得得伸手指的地方是平安客栈二楼的北面,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了一张白幕。

    那是白得得小时候,她爷爷给她炼制的小玩意,就是记录石的大型投影屏,但凡其他人没工夫理她的时候,白元一就给白得得放记录石,内容是他炼制法宝的过程,白得得从小就爱看这个。

    现在这大型白幕又派上了用场。上面出现的画面是“一号平安客栈”的地牢。一瓶又一瓶的鞭子还是很震撼的。

    南草高声道:“这是前些日子被炸掉的平安客栈地牢里的东西,大家认出是什么了吧?那老板娘蜂花就是个大变态,多亏我们家姑娘替天行道。”

    蜂蜜沉下脸道:“本来上门是客,姑娘先才的话我只当是玩笑,但现在未免欺人太甚了?你随便放个东西出来,就说是我平安客栈?”

    南草继续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别着急,这家已经炸掉了,眼下不是还有一家么?大家想不想看看这间平安客栈的地牢里有什么?”

    蜂蜜对张龙使了个眼色,张龙立即朝正躲在角落里播放记录石的东食、西器摸去。

    不过显然张龙并没能阻止得了,那白幕上赫然出现了“人皮地牢”。

    “这就是才不久我们在这家客栈的地牢里记录的东西,如果大家不信,可以让老板娘立即带大家下去看看。”南草道。

    不过即使这般,在场的客人也是将信将疑的,但无疑都搁下了筷子,这画面的“美感”实在叫人难以下咽。

    “你们实在欺人太甚了!”蜂蜜暴喝,伸手就朝白得得抓去。

    秋狄先一个闪身挡在了白得得身前,大喝道:“不想死的都赶紧走。”

    “秋狄先!是秋狄先。”有食客认出了秋狄先,大声地喊了出来。就冲这名字,食客就开始四散,他说的话可比南草令人置信多了。

    “你功力恢复了?”蜂蜜也有些吃惊。“秋狄先,我们平安客栈和你东来会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这是什么意思?”

    “多行不义必自毙。”秋狄先冷冷地道。他帮白得得是为了报恩,但现在看了记录石里的东西,感觉即使不为报恩,这种事情也绝不容姑息。杀人不过头点地,但蜂蜜做得的确已经超过人的接受底限了。

    “张龙。”蜂蜜大叫道。

    张龙立即发出一声啸声,立即有四个筑台境修士从四方扑来。

    蜂蜜底气一足,和秋狄先动起手来。

    “抓她头发。”白得得在被易家兄弟带走之前朝秋狄先大叫道。可是她这样一叫出来,蜂蜜就有了防备,白得得有些懊恼自己修为太低,连密语传音都使不出来。

    不过同为筑台境修为,但秋狄先可比蜂蜜强多了,就好比如果修为都是个位数,但九却是一的九倍之多。

    修为境界越是高,等级之间的差别就越大。

    秋狄先想抓蜂蜜的头发还是有机会的。一招得手,只见蜂蜜身体一扭,那头发连带着那身皮就从她身上被扯了下来。

    有那大胆没走躲在一边看戏的食客立即惊呆了,“天哪,原来是真的。”他本是不相信这么美的老板娘会那般残忍,但是看到这一幕立即就知道“人皮地牢”是真的了。

    就在蜂蜜被揭穿面目之后,她回首一看,只见张龙那四位朋友都已经被缠住了,因为平安客栈里一下子涌入了八名筑台境修者。

    其中两位就是白得得找的易家兄弟,而另两位被易家兄弟找来的是唐不奇派来保护白得得人,剩下的四位则是东来会的人。

    蜂蜜眼见情况不对,也不恋战,叫了张龙来抵挡秋狄先,自己却再次脱掉一层人皮,悄无声息地从密道溜了。

    白得得这边,加上秋狄先一共九位筑台境修者,龙门镇的平安客栈自然抵挡不了。张龙和他那几位朋友一个都没活下来。

    “可惜被蜂蜜逃走了。”秋狄先有些愤怒,让这女人从他手里逃走,对他的威信是极大的打击。

    “她跳不掉的。”白得得掏出骨笛,手指在笛孔上弹了弹,雪绒鼠便仿佛一条银线射了出去。这小东西之所以那般值钱,最重要的就是因为它的鼻子非常灵敏,但凡被它嗅过的东西或者人,它都能再次找到。

    而地上就躺着蜂蜜穿过的人皮,遗留着她的气味。

    秋狄先跟着雪绒鼠闪身而走,想来蜂蜜是再不可能从他手里溜走的。

    另一边杜北生趁着混乱时将宁凝从地牢里救了出来,她一路都在发抖。因为她看到的东西可比杜北生记录的东西多。她前几天就被蜂蜜捉住了,亲眼看到蜂蜜是怎么把一个女的皮完整剥下来的。

    “白孔雀。”宁凝见着白得得时,眼泪就流了下来。牙齿依旧上下磕着响,她受了极大的刺激,短时间怕是没办法恢复。她其实是想喊白得得的,可是白孔雀实在是喊顺口了,一时没改过来。

    看宁凝这么可怜,白得得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她的仇早就报了。“宁山鸡,没事儿了,我找人通知你爷爷,让他来接你。”

    宁凝抽泣着点点头,她再不敢一个人来瀚海了。其实她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好几名剑王阁弟子。她是因为探知到白得得进了瀚海,所以想跟进来报仇的,最重要的当然还是拿回那记录石。

    哪知道宁凝进了瀚海,还没找到白得得,就落入了平安客栈的地牢里。

    说起来她是应该要怪白得得的,但这次又是白得得救了她,不然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南草呢?”白得得问东食和西器道,她看了一圈没找到南草的人。

    “我在这儿呢。”南草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一脸的喜色,估计是找着宝贝了。

    不久后秋狄先就提着蜂蜜的人头回来了。

    白得得迎上去道:“秋前辈,这次真是多谢你了,居然还带了这么多帮手。”

    秋狄先道:“东来会只来了四个人,另外四位我不知道哪里来的。”

    “呃。”白得得懵了,“那多出来的两位是哪儿来的?”

    秋狄先摊了摊手。

    “不过这都是小问题。”白得得摆摆手就决定置诸脑后。也只有白仙子这儿,多出两名筑台境的高手,还能被看做小问题。

    剩下的事情就是打扫战场了,东来会的人早就很自觉地开始搜索平安客栈了,易家兄弟和另外两位也没闲着,毕竟人无横财不富,龙门阵的平安客栈开了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些积蓄的。

    那些东西白得得当然看不上,领着杜北生他们就往租来的小院回去了。宁凝一路紧跟着白得得,生怕她把她扔下。

    白得得淡淡地吩咐东食和西器给宁凝铺了床。

    因为宁凝的关系,白得得在龙门阵多留了两日,等待剑王阁的人来接她。

    走的这日,宁凝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白得得道:“得得,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咱们算是两清了吗?”

    “嗯。”白得得点了点头,她也没那个功夫记宁凝的仇。

    “那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宁凝问。

    白得得冷淡地道:“你该走了。”

    宁凝一走,南草忍不住在白得得耳边道:“主人,多个朋友好走路,我看宁大小姐还是很诚恳的嘛。”南草对漂亮女人一向比较心软 。

    白得得白了南草一眼,“我交朋友可是要求很高的。因为我爷爷比她爷爷厉害点儿所以看我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像宁凝一样欺负我修为低就出手的人可没几个。这样仗势欺人的人,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南草心里忍不住吐槽,说得你大小姐好像就不仗势欺人一样。

    “对了,你在平安客栈找到什么宝贝了?”白得得问。

    南草装傻地道:“我?我能找到什么宝贝,都被东来会搜刮完了。”

    白得得偏头看向南草,“你这老魔头,刚开始打架的时候你就已经动手了,现在你跟我说你什么都没找到?”
小说推荐